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三百二十章 高调宣战
    “老师,现在你在哪里那?我们可是大清早的就开始赶路,现在已经到了你们县城。怎么,中午咱们去哪吃那?你学生我可是好不容易过来一趟,还给你带着一群崇拜仰慕者,有水灵妹子呦。你怎么都得请咱们吃一次正宗的大餐吧!”

    苏沐之所以预留出来十分钟的时间,一是为了让那些人全都过来,二便是为了接这个电话。这一忙起来,苏沐差点就要忘记,今天是杜品尚他们那群人要过来。现在听到杜品尚这小子的唠叨,苏沐刚才凝重的心情竟然变淡不少。

    杜品尚是个活宝,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总是能够带给人欢乐。

    “别臭贫了,我现在正在处理一些事情,这样,你先带着你的同学去县招待所,我安排下,忙完了就过去找你们。”苏沐说道。

    “成,没问题!”杜品尚笑嘻嘻道。

    苏沐放下电话后便给邬扬打过去,吩咐了几句,那边邬扬连忙拍着胸脯保证说,一定会照顾好这群人。

    “县长,这是我刚才弄到的一份会议记录,您要不要看看?”就在苏沐站在楼道窗前,瞧向外面的时候,杜廉突然走过来低声道。

    “会议记录?”苏沐微微挑眉,他知道杜廉是个做事知道轻重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给他一份会议记录的。

    “是的,就在咱们没有来管委会之前,古繁召开的会议。准备研究的几项议题。县长,其中有几项,我觉得有些过分。”杜廉沉声道。

    能让杜廉说出这种话,可见这份会议记录的议题的确有些文章。苏沐拿过来之后,很快便扫了一遍。看完之后,苏沐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的确像是杜廉所说的那样,其中的几项议题,还真的很是过分。

    这几项议题不是别的,讨论的都是开发区管委会的人事任免。有升迁的,有免职的,有调动的。其中排在首位的便是葛明朗这个办公室副主任被免职。没有说什么原因,只是很简单的一条。

    看来这是古繁想着趁自己没有上任之前,打一个时间差,先将这些位置都换成他自己的人。只不过就算这样。他苏沐现在都已经是开发区管委会的党委书记,是这里的第一把手。古繁啊古繁,你这是自取其辱,就别怪我狠狠扇脸了。

    十分钟过后。

    苏沐已经将整件事情在大脑中过了一遍,脸色凝重的缓缓走进会议室。随着他的走进。会议室内所有人全都恭敬的站起来,不由自主的开始鼓掌。只是虽然鼓着掌,但他们脸上露出的神情却是那样的谨慎。

    苏沐走到中间位置,却没有坐下。他漠然扫过全场,凡是碰触到他眼神的人。全都心跳加速,心弦紧绷起来。

    “都别站着了。坐下吧!”苏沐淡然道。

    等到所有人全都坐下后,苏沐清泠的声音没有任何征兆般,骤然响起。

    “同志们,或许你们中间的一些人已经认识我,见过我,但相信更多的人却仍然是第一次见到我。在这里,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苏沐,是开发区管委会的党委书记,是管委会的主任。”

    “做这个自我介绍,不是想要向你们炫耀什么,只是想让你们明白,今天的事情,我不会推卸任何责任。作为管委会的一把手,我会原原本本的将事情的始末,向县委县政府做出汇报。该我的责任,我背!”

    “但在我背负责任之前,我想要问问,你们在座的诸位,你们的责任那?你们准备怎么背负?”

    看似很为平静的开篇语,随着几句话的响起,便已经带上了浓烈的火药味。没有谁认为苏沐现在的心情会好,也都在等待着他的发火。每个人心底现在祈祷的惟一事情便是,这把火别烧到他们头上。

    “苏县长,这件事情是我处理的不当,我有责任,我请求组织处理。”

    就在苏沐话音落下的同时,古繁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脸色沉重,以很为悲痛的语调说出这话。

    要是有可能,古繁是绝对不会想着站起来的。这一站,便意味着他想要占有的主动权就此让了出去。但他有的选择吗?他没有!

    苏沐都已经这么公然表态,古繁作为真正的管事者,要是再不表态的话,被上级知道,那情节就严重了。

    “古书记,谁的责任谁承担,这是我党历来的原则。你没有必要着急着站起来自请处分,在这里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还请古书记你给我解答下。”苏沐并没有准备就这样放过古繁,而是脸色阴冷着问道。

    “苏县长,请问。”古繁头皮发麻着道。

    “开发区管委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在这之前,你在干什么?为什么出面交涉的只有谭默书记!面对着黄云水泥厂工人们的合理请愿,你为什么会要求大门紧闭?为什么会在大门被关上后,仍然没有露面?”

    “作为管委会的副书记,你有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报警,让派出所的警察前来维持秩序?你为什么没有主动向我汇报情况?事情进行到不可开交的时候,你为什么仍然没有露面?你知不知道外面站着的便有巨人集团的唐绣诗唐助理?你知不知道唐绣诗助理很有可能会因为你这样的举动,而直接否决之前和嘉和达成的协议?”

    “古书记,就是这几个问题,现在麻烦你给我解答下。”苏沐言辞凛冽,步步紧逼的直接锁定古繁。

    那股超强的气势,瞬间弥漫开来,会议室中所有人听着苏沐的话,全都战战兢兢起来。谁也没有想到,苏沐会在这时,在上任的第一天,便以这样的高调姿态,向古繁,这个管委会的二把手宣战。

    但知道宣战又如何?谁让你古繁实在是理亏!

    “苏县长,这件事情我能做出解释,我当时是在办公,是在处理公务,所以没有听到外面的声音!”古繁急忙道。

    这话刚一说出来,便引起一片轩然。所有人瞧向古繁的眼神,都充满着不屑。你古繁真的是蠢到家了,这样的理由都能够找出来?什么叫做处理公务没有听到,整个管委会的人都听到了,你没有听到?

    “真的是这样吗?”苏沐冷然道。

    “苏县长,我有话要说!”就在这时谭默突然举起手。

    “说!”苏沐淡然道。

    “苏县长,刚才古书记的话,全都是假的,是在撒谎!”谭默果断道,话音响起的瞬间,会议室内人头便开始攒动起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如同蚂蚁咀嚼般响起。

    “谭默,你在胡说什么?”古繁气急败坏的怒声喝道。

    谭默眼底滑过一抹冷光,古繁,这是你逼我的。这管委会都被你抓在手中,你要是不倒下的话,我怎么有机会翻身。既然这样,你就别怪我无情了。

    “古书记,我有没有在说谎,你问问便知道。苏县长,我以党性保证,我所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当时正在开会,外面发生了黄云水泥厂工人堵住门口的事情,是古书记说他们这是正常请愿,便没有报警,并且让我前去和黄云水泥厂的工人们进行谈话。

    我出去后便直接向派出所报了警,而且接电话的便是派出所所长赵华柳。至于为什么赵所长到县局的人都来了,他们都没有出现,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敢肯定的是,苏县长,古书记刚才的话绝对是在撒谎,他清楚的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您要是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调阅会议室的视频记录!”谭默大声道。

    “你!”

    古繁现在是怒火攻心,大意,太大意了。古繁原本以为这管委会里面,他就是天,没有谁敢违背他的话。所以他才会以处理公务的理由,想着搪塞过去。谁成想一向和他作对,但都不敢玩血刃战的谭默,竟敢在这时候抽他一冷刀子。

    这简直太要命了!

    苏沐面无表情的站立着,心底却泛起着阵阵冷笑。还真是一处精彩的狗咬狗,放着黄云水泥厂的事情都还没有彻底解决,你们便开始互相咬了。

    谭默为官到底廉不廉洁,苏沐不知道。但他现在却十分清楚,谭默这是想要将古繁给拿下,有这样心计的人,要说真的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苏沐才不会相信。

    不过这样的局面,恰恰是苏沐现在最为乐意见到的。只要局面掌控在我手中,棋子越多越好,有扮演冲杀的,就有扮演辩论的。但不管是那颗棋子,我都是布局的人。

    因为我现在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

    像是眼前这一幕,其实发生的真的很突然。这事要是换成别的管委会主任,都未必敢这么强硬的宣战。你刚刚来管委会,都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班底,没有根基,就这么强硬的出招,始终不是明智的选择。

    但苏沐却不同!

    苏沐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勾心斗角的事情上面,他的主要任务便是将开发区给发展起来。为了能够达到这个目的,他便必须以雷霆万钧的魄力,将管委会这潭死水给激活。

    恰恰发生这样的事情,而苏沐又是以县政府副县长的身份,兼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一职,分量极重。如此情况下,他便悍然决定,就在今天破局。

    事实证明,一切都在按照苏沐的计划走!

    “是这样吗?”苏沐冷声道。

    “是这样的,苏县长,我也要向您检举,古书记刚才的话是在撒谎!”就在这时又是一道石破天惊的声音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