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当崇拜变成一种麻木
    何笙和何珉那是在盛京市讨生活的人,所以必须对盛京市有头有脸的人都要记住。别的不说,这些关键人的关键直系亲属的信息,那都是必须要掌握在手中的。但即便如此,都没有谁敢说,能将所有人都记下。

    不过眼前的三男三女,何笙却偏偏认识其中的两个,第一个当然是首屈一指的杜品尚,巨人集团的少主。

    谁都知道杜展的起家是神秘的,想要打探出来那是不可能的。这个起家的过程虽然没有谁清楚,但只要是在盛京市混的人都知道,杜展只有杜品尚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杜品尚便是巨人集团未来的掌舵者。

    何笙认识的第二个人,便是梅朵儿。没办法,作为鸿丰水产,很多时候都需要和银行打交道。而在机缘巧合之下,何笙便凑巧了省建行行长梅自寒,而眼前这个梅朵儿当时就陪伴在身边,事后何笙才知道,梅朵儿便是梅自寒的宝贝女儿。

    其余四人何笙尽管不认识,但以他的眼力劲自然能够分辨出来,绝对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都有着不可忽视的身份背景。

    杜品尚和苏沐认识,何笙早就知道,现在看来,通过杜品尚,苏沐的人脉网又在无形中拓展开来。

    而这便越发坚定了何笙的信心!

    不管苏沐以后去哪里做官,他何笙的鸿丰水产,他旗下的生态科技园都会尽可能的前去投资!哪怕不赚钱,只要能搞好关系就不愁以后没机会发展。

    何笙的意外只是一拨。他意外的只是两人,而杜品尚这边,六个人可都是有些意外。放眼现在的盛京市,有谁不认识鸿丰水产?有谁不知道鸿丰的总裁何笙?

    以前的鸿丰水产便已经稳坐着盛京市的头号水产交椅。现在的鸿丰,随着生态科技园的投入运营,赫然已经成为席卷整个江南省的大鳄。

    各种财经报道,各种经济报纸,全都在争相报道何笙。

    姜宁他们知道何笙的生态科技园是建立在黑山镇的,但却没有谁真正清楚,这个生态科技园到底是怎么建立起来的?难道说这里面还有苏沐的身影在?真要是那样的话,这个苏沐就未免让他们难以企及了。

    “偶像。真不愧是我的偶像,日后我也要让苏县长当我的老师,向他请教下怎么样才能够将企业做大做强。”包雄飞低声道。

    “切,就你这样的。苏主席不会收下当学生的。”姜宁笑着道。

    “谁说的?不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包雄飞扬眉道。

    众人全都坐下后,苏沐才微笑着道:“几位,既然咱们大家有缘能够见面,那么便无须过多礼节。来,我先给大家介绍下。这位是咱们江南省鸿丰水产的总裁何笙,这位是他的弟弟,也是鸿丰水产的总经理何珉。

    何总,何经理。这个是杜品尚,是我以前在江大读书时做家教认识的。这几个分别是姜宁。梅朵儿,陈碧螺。刘坚和包雄飞,都是杜品尚的同学,这次过来,就是想着去旅游区转转,玩玩。”

    “我说今天大清早出门的时候,怎么听见门外的树枝上喜鹊一直叫个不停,原来是我今天要遇到这么多俊男美女。来,几位,今天这顿饭算我的,就当是我给几位接风洗尘。”何笙笑着端起酒杯。

    这样的场面话,何笙那是驾轻就熟的很。

    “何总,我们这次过来就是吃老师的,你这一来,得,把老师的权力给剥夺了。我说老师,你这不行啊。不想结账就不想结,还非得让人家何总跑一趟过来。”杜品尚举着酒杯,嬉皮笑脸的说道。

    错非是在面对苏沐的时候,杜品尚才会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不然在平常的任何时候,他都喜欢带着各种各样的面具生活。

    时刻带着面具,不要轻信任何人,这是杜展对杜品尚的第一家教!

    “哈哈,你这小子!”苏沐笑着道:“何总,你也听到了,这顿饭你就别和我抢了,真要是再抢的话,这些人不知道会在这里磨蹭几天那。我可是一个标准的公务员,哪里有那么多闲钱请他们顿顿吃大餐。”

    “苏县长,你这算是说错了。还有几位,其实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也是江大毕业的,说起来你们也是我的学弟学妹。学弟学妹的过来,作为学长请你们吃顿饭,难道不应该吗?”何笙大笑道。

    “咯咯!”

    姜宁娇笑起来,“没想到,咱们江大还真是人才济济,在这小小的县城里面,竟然冒出来一个大企业的老总,一个县的县长。今天这顿饭,别管谁请,我怎么总感觉像是咱们江大老中青三代聚会那。”

    “就是,别管谁请,吃好喝好就成。”苏沐笑道:“我下午还要上班,就不能陪你们喝酒了,我以茶代酒,敬几位一杯。等到晚上了,咱们再喝。”

    “就这么定了,偶像,我和你喝!”包雄飞大声道。

    或许真的是因为大家都是江大的原因,就连何笙这种在商场上厮杀这么多年的人,和眼前这几个后辈交谈起来,都没有多少尴尬。大家都在谈着江大的那些趣事,有些现在的教授,放在何笙那时候压根就是助教。这些助教曾经做过的一些花边趣事,全都被何笙一股脑的倒出来,听得人津津有味。

    “知道吗?我当初之所以报考江大,就是因为吴老在这里执教。但谁想到我这刚刚上了,还没有来及见他老人家一面,他就走了。我这命够苦吧!”梅朵儿这么文静的女孩,这时也放开来。

    “吴老那可是经济学界的泰山北斗人物,当初在留在江大,那也是有其余原因的。现在当然要去京城了,不过小朵儿,你要是真的想见见吴老的话,我倒是有个主意,你想听吗?”杜品尚笑嘻嘻道。

    “你有主意?你能有什么主意!”梅朵儿挑起嘴角道。

    “嘿,你还别不信!我是真的有主意。小朵儿,碧落,记不记得有次你们问我那篇发表在国内著名经济学刊上的那篇文章是谁写的?”杜品尚问道。

    “你说的是那篇!”梅朵儿惊声道。

    “没错,就是那篇!”杜品尚笑道。

    “你不是说你不知道是谁写的。既然不知道,现在又说知道,我说杜品尚,你蒙我们玩那!”陈碧螺淡然道。

    “我哪里敢蒙你们玩!以前说不知道,那是正主没在。现在正主既然都在现场,我还有什么可怕的。您说是吧,老师!要不咱们让他们开开眼?”杜品尚嬉笑着问道。

    苏沐无奈的耸耸肩,从杜品尚这家伙张嘴那瞬间,他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说实话苏沐当初在江大发表的那几篇文章,杜品尚都知道。他之所以知道,完全是因为当初在做家教的时候,苏沐趁着杜品尚做题的时候,自己在边上鼓捣的原因。

    “不是吧?苏主席,别给我说那篇文章是你写的?那可是国家级核心期刊!你怎么能发表?”姜宁首先震惊起来。

    “苏学长,真的是你吗?”梅朵儿气息有些急促。

    “苏书记,是吗?”陈碧螺同样紧张着问道。

    就连一向镇定的刘坚和颇具喜感的包雄飞,都死死盯着苏沐。那篇文章他们也拜读过,的确是神来之作。原本还想着肯定是出自某个大能之手,没有想到,这样的文章竟然是眼前的苏沐所作?

    这就像是一颗原子弹轰然爆炸,将姜宁几个震得,对苏沐的崇拜之情已经从最开始的狂热变的有些麻木起来。

    苏沐准确的捕捉到杜品尚眼底一闪而过的那么促狭之意,嘴角微笑着道:“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哪篇,不过在国家级核心期刊上,我倒是真的发表过几篇。不过那些都是大一时候的无心之作。

    后来在老师的批评下,我便再没有那么冲动过。现在想想,那时写的文章,的确有些过激了。和后来在国际上发表的那几篇相比,实在是有些小白。”

    发表过几篇!

    大一时候的无心之作!

    和国际上发表的相比是小白!

    轰轰!

    再没有什么比现在这种情况更具杀伤力,房间中刚才还热闹的氛围,一下子变得要多安静有多安静,唰唰声响中,一道道目光全都投射向苏沐。姜宁他们又不傻,刚才苏沐的几句话,透露出来的消息便足够惊人。

    原来自己所看到的,不过只是苏沐发表过的众多文章中的一篇!

    苏沐不但对国内的经济形势有着精准的判断,敏锐的市场嗅觉,竟然使他的文章在国际上都掀起了轰动!

    一般人别说大学四年,就算是研究生阶段,能够写出一篇不错的文章都够惊人的,你倒好,一下子鼓捣出这么多篇来!

    就这还说什么不算什么!

    真要是再算什么的话,你会写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文章来?

    这时真要是让姜宁几个知道,苏沐前段时间投给吴清源的那两篇文章,在内参上发表所引起的轰动,估计他们真的会从椅子上跌下来,顶礼膜拜!

    你这也太妖孽了吧!

    你还让不让别人活!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比人气死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