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京城急电!
    这个女人不简单!

    温朋坐在下面,瞧着唐绣诗沉着的面庞,心底猛地一颤。到了他这个年纪,所谓的美色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只要有权位在,什么样的女人他弄不到手。真正让温朋心悸的是,唐绣诗别看是尊敬各位领导,但她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明确,就是为新厂造势。

    管伱之前讲的天花乱坠,我自我行我素。

    “哼,不就是一个巨人集团的代表吗?伱真的以为自己是巨人集团的总裁吗?”

    赵瑞安听着唐绣诗的讲话,感受着场内引起的那种轰动,心底泛起一股阴狠的气息。自己刚刚讲完话,话音都没有落下,唐绣诗的讲话便响起。前后两种反差的效果,让赵瑞安很为不舒服。

    迟早有一天,我要将伱弄到床上!

    赵瑞安眼底闪烁着贪婪的光芒,他玩过很多女人,但像是唐绣诗这种的,却没有一个。现在唐绣诗又给他弄出这么大的一个难堪,赵瑞安心底的那种觊觎心理便一下子爆发开来。和温朋的不好女色相比,赵瑞安那就是一个色狼。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接纳高萍这样的女人。

    谭默在这种如雷般的掌声中走出来,在很为享受这种气氛的状态下,大声道:“现在我宣布,巨人集团并购嘉和罐头厂签约仪式开始,有请双方代表签订合同。”

    ……

    巨人集团签字的没有意外便是唐绣诗,而嘉和这边雷风果然是没有出面,不过签字的也并非是陈娇,而是现任厂长黄子峰。毕竟不管怎么说。陈娇和现在的嘉和都没有多大关系,由她代表嘉和签字显然是不行的。

    当协议正式签署的瞬间,礼炮齐鸣,锣鼓喧天,整个嘉和礼堂内外。陷入到欢乐兴奋的喜庆海洋中。没办法不激动啊,协议签署便意味着他们这些工人又能够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还有什么比这种事情更能鼓动人心的吗?

    “聂书记,午饭已经安排好,您看是不是要请温书记现在就过去?地点就定在咱们县的招待所。”苏沐走上前低声说道。

    县招待所是邢唐县招待的指定饭店,即便苏沐和金色辉煌的杨小翠关系再好。在没有完成这种转变之前,他都必须遵循以前的规定。

    “我去请示下!”聂越点点头走上前去。

    就在这时苏沐的手机悄然响起,这是他的私人手机,知道这个号码的人没有多少,能够打通这个手机,便意味着肯定是真正的自己人。

    “爷爷,您找我?”当苏沐看清是谁打来的后。立马走到一边,恭声道。

    打过来电话的竟然是徐中原!

    徐中原听到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有些喧闹,眉头不由轻皱,“苏沐,那边怎么这么吵?”

    “爷爷。是这样的…”

    当苏沐解释完后,徐中原的眉头才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一种舒心的笑容,苏沐能够做出这样的成绩,是徐中原绝对乐意见到的。

    “苏沐,这两天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来京城一趟吧!”徐中原淡然道。

    “去京城?”苏沐心思一动。

    说实话从苏沐认下徐中原后,并没有就那么认下,再也没有联系过。时不时的苏沐都会打电话过去问候下。确定着徐中原的身体无恙。至于前去京城徐家,苏沐还真的没有想过。按理来说他是应该过去拜访下的,但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没有机会过去。

    但没去并不意味着苏沐不想去,只是现在徐中原突然冷不丁的打过来电话,主动让苏沐前去京城。这里面难道说就没有别的事情吗?

    难道说…

    “爷爷,是不是方叔出事了?”苏沐小心着问道。

    徐中原在听到苏沐这句问话后。神情明显一愣,不过随即便释怀。苏沐既然能够查探出自己的病情,又怎么会不知道方硕的问题那?方硕脑袋中的那块子弹碎片,始终是徐中原心中一根刺。当初方硕就是因为保护自己,才被子弹射中的。这么多年之所以没有动手术,怕的就是万一动了,方硕立马会变成痴呆,甚至死掉。

    真要那样的话,不但方硕没办法接受,就算是徐中原都没有可能接受!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方硕的情况也比较稳定,但就在这几天,方硕突然出现了些症状,这样的症状让徐中原一瞧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了避免方硕出现不必要的麻烦,徐中原这才打电话给苏沐,想着让他过来诊治。

    而且方硕也只相信苏沐!

    “伱果然早就知道了,我就知道没有可能瞒过伱的。伱是商老的弟子,如果说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那岂不是贻笑大方!”徐中原如释重负道。

    商爷爷!

    苏沐每次听到徐中原提起商庭时,话语中流露出来的那种敬意,心底便不由感到疑惑。自己的确是跟随商庭求学的,但学到的那些知识中可没有这样的。这一切全都是官榜带给他的,只不过听徐中原的意思,难道说商爷爷真的还懂这些医术不成?商爷爷,您老现在在哪里那?我真的很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苏沐却不会揭穿什么,毕竟有着商庭这张活招牌在,他倒是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解释。官榜的存在,原本就是他都难以理解的东西,又怎么讲给别人听那?

    “爷爷,我今天就将事情安排下,明天就动身前往京城。”苏沐果断道。

    事关方硕的生死,苏沐又很清楚方硕在徐中原心中的地位,因此没有任何犹豫,他便决定马上起身。但是手上毕竟有工作,想要一下子撂下也没有可能。再说听徐中原的意思,方硕现在应该也不至于到了很危险的境地,一切仍然有缓解的机会。

    “好,定好机票后告诉我一下,我让人过去接伱。”徐中原道。

    “好!”苏沐点点头。

    等到苏沐这边打完电话的时候,那边聂越也已经请示完,温朋答应了。他这次过来既然是想着为赵瑞安站台,为自己招揽人的,这样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再说巨人集团的代表也将会参加这个午宴,能够有机会和唐绣诗交谈,在巨人集团那边留下一个印象,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聂越同志,赵瑞安同志,伱们两个跟我坐一辆车,其余的同志各坐各的,走吧!”温朋吩咐道。

    聂越坐上了温朋的车?

    这样的一个信号放出来,让其余县委常委眼前不由一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照常规来说,温朋不是应该只将赵瑞安叫进去吗?这样便能够给别人形成一种印象,那就是温朋最为待见的还是赵瑞安,是有意在打压聂越。

    但眼前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

    “苏县长,坐我的车吧。”

    梁昌贵当着其余县委常委的面,毫不犹豫的邀请苏沐上车,这便变相的解决了苏沐有可能会遇到的尴尬境地。真要是其余的县委常委一起邀请他,他该怎么选择。

    咣咣!

    随着一阵车门关闭声,一溜烟的小车从嘉和厂内离开。参加仪式的这些领导们虽然都走了,但这里的人仍然不少,尤其是以嘉和的工人居多。他们都在开心的讨论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厂规宣布。陈娇的身份现在也已经确立,那便是新厂子的总经理,负责新厂的全面经营。

    至于唐绣诗原本是被邀请参加午宴的,但她却直接找借口给拒绝了。唐绣诗不去,也没有谁会为难她。惟一觉得不爽的便是赵瑞安,对唐绣诗的不给面子更是暗暗记恨上。

    “苏沐,今天的签约仪式有玄机呀。”梁昌贵淡然道。

    “谁说不是那?”苏沐微笑着扬起嘴角,“温书记这是想要逼伱们这些领导们表态那。”

    “逼我们表态?他这是有些心急了。”梁昌贵不屑道,反正他是快要到点的人,有些话就算说的有些过分,都没有谁会真的和他一般见识。更别说现在是在和苏沐说话,苏沐是谁?那可是他的绝对心腹。

    “谁说不是那?谁的心里没有一杆秤。”苏沐随意一笑,岔开这个话题道:“梁县长,我想着稍后向聂书记请个假,会离开县里几天。我不在的这几天,开发区管委会有什么事,还请梁县长多多担待些。我会吩咐下去,让他们有什么事情就向您汇报。还有如果可能的话,邬梅我想在这两天就调过去。”

    “伱要离开?好,没问题!”梁昌贵也只是对苏沐说要离开感到些许疑惑,不过随后便直接岔开,他知道现在的苏沐和以前早就是两样。如今苏沐说要离开,又没有给自己说去哪,是什么样的理由,那么便是不方便透露。既然如此的话,那他就不必再过多追问。

    “老舅,其实我离开是去趟京城,没事的。”苏沐笑着解释了一句。

    “只要伱说没事就好。去京城顺路的话,到盛京市帮我们瞧瞧美丽,看看她现在怎么样。”梁昌贵笑着说道。

    “好!”苏沐知道梁美丽现在已经进入春秋拍卖行实习,这次去京城还真的是顺路,因为他得去盛京市坐飞机。有时间的话,过去瞧瞧梁美丽怎么样,将没任何问题。

    “接下来就该安排下其余的工作了!”苏沐心底暗暗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