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第五贝壳
    第五贝壳瞧着吉普车就那样消失在眼前,脸上顿时露出一种嗔怒的表情,真是倒霉那,怎么偏偏碰到这样的事情?要是换做其余任何一个人,自己都能够通过身份,将苏沐暂时留住。只要将苏沐留住,她放到苏沐身上的东西就能够拿回。现在倒好,人一下子就给带走了。

    “组长!”

    就在第五贝壳嗔怨的时候,旁边走过来几个身穿便装的男人,靠近后低声道:“组长,这两个人也带走吗?”

    “带走,都带走!”第五贝壳扫过那两个男人,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一种愤怒神情,“都带回局里,要不是因为他们的话,我的任务也不会失败。带回去,好好的审问,我要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到底想要干什么?”

    “是,组长!”

    很快这里便散开,旁观的那些旅客因为站的距离比较远,都没有听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不妨碍他们开始八卦,而且越是这种不知道,八卦起来越是让人无语。

    吉普车稳稳的行驶着,方硕笑着说道:“听说你在下面干的不错,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说出来,让方叔给你参谋参谋。”

    “方叔,要不你给我们省一号打个招呼,让他直接给我委任个县委书记干干。”苏沐笑着说道。

    “县委书记?你还真敢想!你才多大就想着成县委书记,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方硕笑着道。

    “嘿嘿!”苏沐就是通过这样的对话拉近彼此的关系。自己虽然是徐中原认下的孙子,但和方硕的关系如果搞不好,那对他以后的仕途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苏沐。有没有考虑过来京城?”方硕沉思了下直接问道。

    这句话是真的让苏沐有些吃惊,但他脸上却没有流露出多少惊诧,“方叔。我现在还是想着在下面基层干点实事。邢唐县那摊子我刚铺开,要是不看着它们成长起来,我就算被调走,心里也会不踏实。”

    “这样…”方硕缓缓闭上眼,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其实方硕是好意,要知道苏沐如果有着在京城机关做事的经历,这对他以后的升迁绝对是大有帮助的。而且以方硕的实力,他其实最想安排的是让苏沐进军委办公厅。

    但现在听到苏沐的话。知道了他的态度,他也便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苏沐的前途还是要徐中原最后拍板的,自己只是稍微试探下就成。

    西山别院。

    等到吉普车开过来后,苏沐便见识到什么叫做戒备森严。即便吉普车挂着车牌,即便方硕的身份摆在那里,但站岗卫兵仍然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严格的进行着检查。直到确定苏沐没问题后才放行。

    第一道大门通过后,苏沐才算是走进了西山别院。而呈现在眼前的情景,让他有种置身大观园的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遥不可及,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独栋独栋的别墅暂且不说,光是荷枪实弹的岗哨。那就是每隔多远便有着一个。而如果让苏沐知道,这些仅仅是明面上的,在暗地里还有着无数暗哨的话,他估计会更加惊愕。

    这里住着的是谁?那可都是党国元老,每一个拿出去那都是能够轰动一方的角色。要是他们的安全都得不到保证,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苏沐,是不是很想知道这里都住过谁?现在又都住着谁?”方硕笑着道。

    “方叔,别说出来,我怕保守不住秘密。”苏沐笑道。

    “这并非什么秘密,只要稍微动点心思就能够查到。瞧见那边那栋别墅没有?那是…”

    随着方硕的介绍,苏沐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张张熟悉的面庞,这些人还都是牛人,厉害的很。以前这些人都是在电影中见到过,现如今自己竟然能够这么近的出现在他们的住所旁边。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苏沐,这里就是老首长的家。”当吉普车停下的瞬间,方硕指着眼前这栋极具东方风格的别墅说道。

    “方叔,咱们进去吧。”苏沐说道。

    两人很快便走了进来,徐中原并没有待在外面,而是在书房中,此刻正提笔运气,前面的桌子上铺着一张上等宣纸。没有任何停顿,徐中原甚至都没有半点眨眼的意思,就那么一气呵成。

    顿时宣纸上面便清晰的出现四个大字:为民请命!

    徐中原能够被称为儒帅,其书法真不是吹的,这首漂亮的草书,张狂中透露出一股傲然,仅仅是瞧上一眼,便能够感到迎面扑来一股凛然气息。

    “老首长!”方硕站在书房外面沉声道。

    “接到了?”徐中原转身扫过去,发现两人站在门口后,便笑着招呼道:“都别站在门外边了,进来吧。”

    “好字,爷爷真是写了一手好字!”苏沐笑道。

    “好在哪里?”徐中原顺势问道。

    “我说的好,并非单单指字好,爷爷您的字那是不用说的,绝对是一等一的,我看就算是现在那些大书法家都不敢说稳超过您。我说的好,更多的是在说爷爷您的这四个字背后隐藏的含义。”苏沐笑道。

    “为民请命,说说看。”徐中原端过旁边的茶水,喝了一口随意道。

    “从古到今有很多官员为民请命,而这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海瑞。古代人都知道为民请命,而我们现代某些党员,却已经忘掉了自己的根,不知道自己能够坐到那个位子上,到底是谁赐予的。对外装作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对内实则搜刮着民脂民膏,调子喊的要多动听有多动听,其实那?骨子里面就是一条蛀虫。”苏沐言辞突然凌厉起来。

    咳咳!

    方硕在旁边突然咳嗽起来,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苏沐竟然会这么大胆,在见到徐中原的第一面,便公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有些太放肆不过。

    “别咳嗽了,让他继续说下去!”徐中原淡然道:“苏沐,这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想到了什么,但你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太过片面?咱们的党员干部中,大多数毕竟都是好的。”

    作为打下如此大好江山的徐中原,从心底是不想着相信苏沐的话。但他却也很明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苏沐既然敢说出这话,那便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爷爷,其实我根本不用多说什么,我想说的只有一句话,是谁赐予你们荣耀,你们现在又在剥夺谁的荣耀。”苏沐很为平静道。

    “苏沐,这次过来准备待几天?”徐中原轻轻的将茶杯放下,直接转移了话题。

    “爷爷,我还没有想好那,不过我初步给县里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苏沐说道。

    苏沐也不想刚开始就制造出这种浓郁的火药味,虽然他知道徐中原不会和他一般见识,但有些话点到为止是最好的效果。徐中原既然岔开了话题,他自然没有可能继续说下去。

    那么做,无疑是自讨没趣。

    “一个星期,知道了。”徐中原点点头,“倒是也能够办成事后,转转这京城。没记错的话,你应该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是啊,爷爷,我对京城的印象那可都停留在想象中,一次也没有来过。”苏沐笑着说道。

    “放心,肯定让你逛过瘾的。”徐中原说道:“你应该知道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这里没有外人,你就老实的给爷爷说,方硕的病能治吗?你有多少把握?”

    听到徐中原的问话,方硕的心情冷不丁的开始紧绷起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事情要是关己的话,那岂止是提心吊胆,用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形容都不为过。

    方硕不怕死,却也不想这样憋屈的死掉。

    能够活着,没有谁愿意面对冰冷的棺木。

    “爷爷,方叔的病我的确是早就知道了,不过我想说的是,他的病和当初你的不一样。想要治好方叔的病,必须得有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苏沐肃声道。

    “天时?地利?人和?是什么?”徐中原皱眉道,他可不认为苏沐是故作玄虚,因为没那个必要。

    “天时指的便是最佳时机,这个时机就是中午阳光最炙热的时候,因为那时成功的把握会比较大。地利说的便是我要在京城阳气最旺盛的地方,人和说的便是我要方叔心无旁笃,彻底放下所有杂事,就像是一张空白纸。只有那样,我才能够有着十足的把握治好方叔的病。”苏沐说道。

    “天时好说,人和也没有任何问题,就是地利,你说的阳气最旺盛的地方,指的是什么地方?”徐中原微微皱眉道:“整座京城,哪里的阳气最旺盛?”

    “爷爷,你这是考我那?这个阳气最旺盛的地方还用说吗?”苏沐笑着道。

    “难道你说的是…”徐中原心思一动。

    “没错,爷爷,你猜对了,就是那里!”苏沐停顿了下,缓缓道:“京城军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