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蠢招
    灯火通明的县委会议室官榜!

    像是这样的场景在花海县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确切的说除非是遇到那种特大的事情,不然真要细算的话,在花海县这样的事情压根就没有出现过的先例。

    而所谓的特大事情,指的也是上级吩咐下来的紧急要务。真的说到花海县自身发生的大事,没有一件有必要像是这么晚了召开县委常委会 。

    每个县委常委全都到场,所有人都不知道李隽这样做意欲何为,不过却对之前发生在县城之内的事情都有所了解。毕竟这样的事情涉及到一个县财政局的局长,如此的要员被绑架,任谁都不能掉以轻心不是。

    苏沐和孟为谦一起走进来,章锐作为县局局长,如今正在对蔡金堂和焦猛储进行着审问。用苏沐的话来说,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你都不要管,全部精力给我投入进去,务必撬开蔡金堂的嘴。只要蔡金堂招了,那到时候丢人的就是李隽。

    别管李隽今晚是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只要自己守住这点,那便立于不败之地。

    再说苏沐也qīngchu在如今的县委常委会上,李隽是占有着大头,手中有着绝对的票数。但别忘记,这所谓的绝对票数只是说他们会在关键时候投给李隽,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自己的意识,会盲目的进行投票。要知道他们的背后也都是站立着各自的后台,都是在西品市有着依赖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站在李隽这边,只能够说是一种站队,而不能够当作是彻底的投靠。

    这是有着根本差别的!

    为什么作为宣传部长的刘娅,如今已经暗暗的站到苏沐的队伍中,便是因为她并非是李隽的人。她和林宜铎不同,林宜铎是靠着李隽才能够坐稳现在这个县委办主任的wèizhì,真的要是李隽不罩着他,他真的会瞬间失势的。

    官场中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真的是一门学问,一门即便你花费一生心血。都未必能够窥破十之一二的高深学问。

    “苏县长!”

    等到苏沐的身影出现在会议室的时候。众人别管心底有着什么样的想法,全都纷纷打着招呼。直觉告诉他们,李隽这样做肯定是在针对苏沐,但在事态没有明朗化之前。他们是断然不会公然向着苏沐开炮的。

    苏沐微笑着回应着。丝毫没有任何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神情安然镇定。

    “苏县长,今晚真的是多亏你了,不然的话蔡金堂的小命恐怕就要没了!我虽然说当时没有在场。但能够想象到那是如何的紧张。”温黎笑着道。

    “温书记严重了,这还要多亏李书记的英明领导!”苏沐微笑着说出这话,但给人的感觉却是苏沐在讽刺李隽似的。当时是什么样的情景,在座的人可都是知道的。说实话换成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像是李隽那样做,那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他们都知道。

    但李隽偏偏那样做了!

    李隽这是想要做什么,在座的全都是官场老手,一眼就能够判断出来。而现在苏沐说出这话,如果说是发自真心的话,是没有谁会相信的!

    “呵呵!”温黎一笑而过。

    很快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李隽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跟随着的是林宜铎。至于柳伶俐则是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暂时性的被留在门外面。其实门外面也是一个小世界,和里面正在开会的这些巨头一样,各自的秘书也按照小圈子聊着天。

    这就是现实!

    上位者的关系,必然会影响到身边最为亲近的秘书。如果说作为秘书,你要是连这点都把握不住的话,也就距离被拿下不远了。比如说现在柳伶俐就断然没有可能和楚铮多说什么,在她身边围着的是和李隽关系不错的几个县委常委的秘书。

    “楚哥,你说里面今晚会怎么样?”作为孟为谦的秘书王勃低声问道。两个人的关系因为苏沐和孟为谦倒是最为好的,在花海县也是走的比较近的。

    人脉是很为玄妙的东西,你要在无时无刻都有着想要经营的意思,只有这样你才能够确保身边不会被那些有的没得事情所涉及到。楚铮知道王勃这样说是想要和自己拉拢关系,但自己又何尝不是存着这样的想法。

    像是他们这样的秘书是迟早都会被下放的,到时候秘书和秘书之间的香火情分就要在这时候完成拉拢,否则临时抱佛脚的话,有点太不靠谱,也是对现在身份的一种浪费。

    “放心吧,没事的!”楚铮淡然道。

    “嘿嘿,有些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非要蹦跶,蹦跶吧,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够蹦到到哪里去。”王勃眼底划过一抹嘲讽的笑容,说出这话拉近着和楚铮的关系。

    会议室内。

    李隽坐在主位之上,扫过全场之后,咳嗽了下神情肃穆着道:“今天这么晚之所以还将大家给喊过来,只有一件事情,相信你们也都听到了。没错,就是县财政局局长蔡金堂被财政局一个叫做焦猛储的科长绑架劫持的事情。”

    李隽的这个开场白在众人的预料之中,所以说没有谁有任何插话的意思,全都在聆听着。

    “经过一番较量,焦猛储是被拿下,蔡金堂同志却因为被焦猛储刺伤,如今正在医院中进行治疗。我想要说的就是这个,我们的某些同志,都已经这样了,还要将蔡金堂同志带回去进行审问。同志们啊,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党派,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难道说我们就因为所谓的怀疑,就要置最基本的信任于不顾,就要这样怀疑着自己的同志,就要秋风扫落叶般动手。知道的就算了,不知道的会以为我们这是在做什么?他们会怎么想我们县委县政府的领导班子?他们又怎么会想我们党的执政作风和执政理念?

    所以我的态度便是,蔡金堂同志现在还没有被免除职务,就要回到他的岗位上去,至于说到涉嫌犯罪进行调查,更是无稽之谈。除非是拿出足够的证据,否则蔡金堂便没有必要理会这些,仍然在医院进行养伤,养好伤之后,直接回去上班。

    财政局不可能一天没有局长,不然财政局要是乱了,同志们,那意味着什么样的后果你们很qīngchu吧。”李隽是真的愤怒了,所以紧接着开场白之后,所说出的话,就直接表明自己态度不说,还是如此强硬的表明着。

    什么叫做某些同志?这个某些同志是在说谁,在座的人有谁不qīngchu吗?蔡金堂的暂时停职是谁做出的决定,是你李隽,你现在却不但要将蔡金堂给从县财政局的乱摊子中救出来,还要让他重新回到财政局局长的wèizhì上。

    这是严重的前言不搭后语!

    这是严重的政令前后不一!

    难道说非要这样才能够体现出来你县委书记的威风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这个县委书记真的就是做的够呛了!每个人在听到李隽如此破天荒的表明态度之后,全都开始沉思起来。

    谁都不是傻子!

    谁也不会抢先在这时候发言!

    最为主要的是,他们现在都有着各自的渠道,都已经知道蔡金堂不是说没事,而是事情重大。光是一万和五百万的差距就够让人无语。而就算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道你李隽真的就要因为蔡金堂将所谓的账面做的比较光溜就免除对他的惩罚吗?你能这样做,我们却不想着这样做。

    因为这样做了,可就真的意味着再没有任何退路了!如此公然涉嫌给一个犯罪分子作保,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就真的是一场不小的灾难。

    要是再加上磨刀霍霍的苏沐,那他们的日子就真的会变的很为困难,所以说他们没有谁会想着开这个口。

    跟随着李隽的都是谁,县委办主任林宜铎,县纪委书记张稳,县委组织部部长司马山,县委宣传部部长刘娅。除却这四个人外,其余的都并非是紧随着李隽的。而要知道就这样的四个人中,现在刘娅也已经站到苏沐这边,剩下的除却林宜铎之外,便是张稳和司马山。

    这两个人会轻易表态吗?

    要知道张稳作为县纪委书记,对蔡金堂的事情是知道一些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更加没有表态的可能。为了一个蔡金堂就将自己的前途给搭进去,真的是没有那个必要。

    司马山倒是有些迟疑,不过就是这样的迟疑便够了。只要他的心底产生着动摇的念头,那么就意味着司马山不会再像是以前那样,跟紧着李隽做事。

    甚至李隽都没有想到,处于盛怒之下的她,光是想着如何将自己的权威给竖立起来,却不知道在无形中做出的这种愚蠢决定,硬是自己生生的将身边人给疏离开来。如果说她要是早知道这个的话,恐怕真的不会开这样的会。

    会议室的氛围陡然间紧绷起来!

    就在这样的气氛中,林宜铎开口了,他的开口,直接让苏沐的眼底划过一抹冰冷光芒。

    等的就是你!(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