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直接碾压!
    “兄弟,是不是想要问问欧阳集团的事情那?我正好想要给你好好说说那,你现在在哪里?我这就过去找你怎么样?”郑牧还méiyǒu等到苏沐开口,霹雳扒拉便是一阵话。

    “我现在就在西品市!”苏沐说道。

    “好,正好中午了,我来安排,西湖怎么样?”郑牧这shíhòu是对西品市门清的很。没办法,谁让郑牧是准备将欧阳集团给吞掉的话,要说最起码的几座酒店都不zhīdào,那简直就是笑话了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我是真的有事情要给你说,行,那就一会见!”苏沐说道。

    等到电话挂掉之后,苏沐便méiyǒu任何迟疑的意思,直接让段鹏开向西湖酒楼。在这期间,苏沐倒是méiyǒu给蒋怀北汇报和庞振期的谈话,他现在需要做的便是冷静的思考着,庞振期到底为shíme会那样做,这分明是一个最为危险的信号。

    千万不要以为在这西品市,只要有着蒋怀北就成了。庞振期的存在,无疑将会成为最有力的缓冲,也将会成为苏沐无形之中的一张保命底牌。

    怎么说庞振期的背后站着的都是郑问知,谁都zhīdào他是郑问知的人。要是庞振期就这样叛变了的话,性质可就是相当之严重。

    西湖酒楼。

    当苏沐出现在这里的shíhòu,在包厢之中郑牧可是早就安排妥当,至于说楚铮和段鹏的话,自然是有着pángbiān的包厢伺候着,这点眼力劲郑牧还是有的。偌大的包厢之中。便只有两人。

    “兄弟,你是真的不zhīdào,我现在是将欧阳集团给逼的够呛。只要三天,最多三天欧阳集团就会彻底的易主。到那时我郑氏集团就会绝对君临的姿态将欧阳集团给吞并掉。你说这算不算是好事那?”郑牧大笑道。

    君临的姿态?

    就冲着郑牧的用词,苏沐就nénggòu感受到他现在心情的激动。只是越是这样,苏沐就越觉得有点意外。要zhīdào欧阳集团那也是庞然大物,说塌掉就nénggòu塌掉吗?

    “郑牧,你要小心点,别到shíhòu阴沟里翻船!”苏沐说道。

    “我míngbái的!”郑牧笑道:“你不是说有事情要给我说吗?说说吧,shíme事情至于让你亲自前来一趟西品市?”

    “你zhīdào吗?就在昨天花海县发生了一件事情!”苏沐说道。

    “zhīdào。能不zhīdào吗?现在整个西品市都在传着。都说是你苏沐做事太过凌厉,锋芒毕露以至于逼迫着焦猛储做出了那种铤而走险的事情。其实我zhīdào,那压根就是一个意外!”郑牧是真的méiyǒu将这事放在心上的意思。

    “意外吗?”

    苏沐嘴角微微抽动,“是不是意外暂且不提。我想要问下。你zhīdào李晴这个人吗?”

    “李晴?不zhīdào。”郑牧摇摇头道。

    “李晴有个妹妹叫做李隽。是现在花海县的县委shūjì,而李隽之所以nénggòu当上这个县委shūjì,便是因为有着一个好姐姐李晴。而李晴之所以有着如此的能量。是因为她嫁人嫁的好,嫁给的是京城庞家!现在你总应该zhīdào李晴是谁了吧?”苏沐说道。

    “京城庞家!”

    郑牧眼神不由一紧,他虽然不从政,并不意味着他shíme都不懂。苏沐nénggòu在这shíhòu说出这样的话,又重点提到庞家,这难道还不够qīngchǔ吗?庞家,那在京城之内也是和郑家、李家相提并论着的家族。尽管说现在不如从前,但实力仍然不容小觑。

    “这个你要说的和京城庞家有shímeguānxì?”

    “我想要给你说的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得到庞振期,和李晴是有关联的。zhīdào吗?就在今天就在刚才,我被庞shūjì喊过去,并非是针对昨天的事情给我撑腰的,而是敲打我的,说是让我要密切配合李隽的工作!”苏沐淡然道。

    就是这么平淡的话语,听在郑牧的耳中却是响起了晴天霹雳。怎么会是这样?庞振期是郑问知的人,他怎么会敲打苏沐?真的要是发生shíme事情的话,也应该是站在苏沐这边才对,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场面。

    李晴?难道说庞振期心中有了别的想法?

    “兄弟,你到底想要说shíme?就咱们之间还有必要这么藏着掖着吗?再说我又不是我爸,你méiyǒu必要给我这样的。”郑牧直接开口问道。

    “你就不nénggòu稍微含蓄点吗?”苏沐无语道。

    “含蓄?和你含蓄个shíme劲那,你就直说吧,到底是不是这个庞振期出现问题了?”郑牧沉声道。

    “rúguǒ不出意外的话,庞振期的心中是想着脚踩两只船的。”苏沐平静的说道。

    “当真?”郑牧紧声道。

    “十有**是这样,不会出错的。”苏沐道。

    “那就是真的了,狗娘养的,竟然是这样!”郑牧破天荒的骂出脏话,要zhīdào这个所谓的庞振期nénggòu上位,是真的走的郑问知的路子。rúguǒ说被人zhīdào,庞振期竟然在这shíhòu选择了背叛,到shíhòu郑问知绝对会被打个措手不及的。

    虽然说官场之中像是这样的改换门庭不新鲜,但那都是上位者离开之后或者是失势之后才做的事情。庞振期现在是怎么想的?难道说就真的认为郑问知méiyǒu前途了吗?最为关键的是,郑问知现在还是江南省的省委shūjì,他这样做分明就是挑衅郑问知?真的当郑问知是好脾气的人吗?

    “我现在就给我爸说下!”郑牧说着就拨通了郑问知的话,开门见山便说起来。

    “老爸,庞振期想要脚踩两只船,我听谁说的?还用听谁说吗?要zhīdào今天早上他将苏沐给喊过去,使劲祅àme蜃牛馑鉺híme?难道他不zhīdào苏沐是您的人吗?”郑牧恼怒着道。

    “我zhīdào了!”郑问知就像是听到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似的,神情平静着道。

    “好!”郑牧倒也干脆,将话传过去之后,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他去管了。他相信郑问知是绝对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否则郑问知也枉为是郑问知了。

    自始至终苏沐都坐在pángbiān,méiyǒu任何想要插话的意思,郑牧也只是将苏沐说给他的话直接说给了郑问知,也méiyǒu将电话递过来的意思。真的要是递过来的话,性质就变味了。

    “来吧,喝酒吧,反正出不了大事情的!”郑牧说道。

    “那啥,刚才一小杯yǐjīng是够了,我要是再继续喝下去的话,下午上班的shíhòu满身酒气成何体统?现在又不是晚上,这才中午,你难道真的想要让我违背纪律吗?我就喝茶水吧!”苏沐笑道。

    “成,随你!”郑牧道。

    郑牧很qīngchǔ,苏沐这样说是绝对méiyǒu想要赖账不喝的意思,因为真的要是说起来喝酒的话,十个郑牧都干不过苏沐一个。苏沐是谁?那可是被誉为酒神的人物,郑牧在喝酒这方面是真的会甘拜下风的。

    这顿饭倒是吃的比较尽兴!

    只不过等到两人从包厢中离开,刚想着各回各家的shíhòu,在停车场那边tūrán传来一阵女子的尖叫声。原本不想着惹事的苏沐,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整个人便像是离弦的弓箭嗖的射了出去。

    果然méiyǒu猜错,喊叫着的是慕容勤勤!

    慕容勤勤现在的wèizhì真的很为憋屈,因为她坐在车内,想要下车,但两边却被两辆车给死死的压制住不说,就连车头前面,两辆车也是将她的车给死死夹住。在两辆车上分别坐着几个人,慕容勤勤刚才的话就是冲着他们喊的。

    “我说你们到底是shíme意思?我的车停在这里,你们非要这样停吗?给我让开道,我要走了!”

    “小妞,开着一辆这个破车,还在这里嚣张成这个样子,你是真的当我们家齐老板是摆设不成?”

    “就是,我们齐老板说了,只要你肯愿意下来陪着他喝个酒,就送给你一辆豪车!”

    “这天底下还有比这个买卖更划算的吗?赶紧的吧,你今天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你是别想将车开出去了!”

    ……

    当这样的声音传入到苏沐耳中的shíhòu,他便瞧向其中一辆车的后座,果然是坐着一个所谓的成功人士,瞧着他的神情就nénggòugǎnjiào到这家伙不地道,分明是个淫棍般的角色。因为他瞧着慕容勤勤的眼神,是那样的淫荡不看。

    “是他!”

    郑牧瞧向那个男人的瞬间,脸上不由闪过一种错愕的神情,méiyǒu想到zìjǐ竟然认识对方。

    “你zhīdào他是谁?”苏沐问道。

    “zhīdào,我的资料库中有着属于对方的详细介绍,确切的说这个家伙叫做方世玉,一向是以历史上的方世玉为目标,以此自诩着。至于说到方世玉的话,他是欧阳集团的人,算是外戚吧。因为他是欧阳毅风的媳妇方红玉家的人。不过在欧阳集团内,这家伙也算是个人物,掌管着的是所谓的保安部。”郑牧说道。

    欧阳集团的人吗?

    苏沐瞧着脸色yǐjīng开始有所焦虑的慕容勤勤,转身就走向pángbiān,从郑牧手中要了钥匙之后,méiyǒu任何犹豫,果断的启动加油,随即这辆悍马便像是猛兽苏醒般,咆哮着冲上前去,直接锁定方世玉所在的那辆奥迪撞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