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无处安放的血性!
    动荡之中蕴藏着机遇,这话是真的méiyǒu任何错误。任何一次大的动荡,都会有人升有人降。wèizhì就是nàme几个,rúguǒ说méiyǒu人被拿掉的话,又怎么会有着人替补上去那?

    就像是这shíhòu的花海县,在经历过蔡金堂的风波之后,经过一次县委常委会上的讨论,很快便确定了几个空出来的人选,其中以闻人霆正式的接替蔡金堂,成为县财政局的局长是最为耀眼的。

    明眼人都qīngchǔ的很,现在的花海县掌管着暴力机构的县公安局,yǐjīng站到苏沐那边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掌管着钱袋子的县财政局,也成为苏沐的人在把守着。最为厉害的是,乡镇级别的很多一二把手也都是紧紧的跟随着苏沐的脚步在前进。

    rúguǒ说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很难让人相信,苏沐赤手空拳而来,却在短短的shíjiān内,便yǐjīng打下这样的基业,形成了如此强大的影响力。

    这shíhòu的花海县,rúguǒ说李隽的话或许是méiyǒu人zhīdào,但只要提起苏沐,那却是人人皆知。一个肯带领着老百姓发家致富的县长,是méiyǒu谁会忘记的。

    当然在这期间花海县的体制之内也还有着几个最新的任命,第一个便是章锐的任命tōngguò了,被提名为副县长,兼任着县公安局的局长,这是最为显赫的一件;第二件便是所谓的常务副县长,市里面yǐjīng有决议,是会空降下来的,只不过到现在为止。这个所谓的常务副县长还méiyǒu降下来。

    大棚种植基地如期jìnháng着!

    花卉种植基地稳步前进着!

    生态园基地建设如火如荼!

    花海县的这三大支撑基地,在苏沐的英明指导下是真正的开始发挥着作用。作为县政府的副县长,杨荣和邹一科这shíhòu是忙的都不歇脚的。两人都在想着,等到基地正式建成开始投产的shíhòu,就是他们的政绩被夯实的那刻。

    当然在苏沐的心中,对杨荣他们的想法是méiyǒu多少反感之意的。他认为rúguǒ说一个官员真的nénggòu为了所谓的政绩而拼命工作的话,也是值得表扬的。bìjìng这样的政绩是有东西nénggòu拿出来的,当然前提是这所谓的政绩不nénggòu是面子工程是形象工程,真要是那样的话,会遭到苏沐的反对。

    在县政府口上。如今还méiyǒu谁敢和苏沐叫板!

    李隽这段shíjiān也表现的很为平静。méiyǒu再去找苏沐麻烦的意思,一连七天了都保持着这种不相争夺的态势。李隽nénggòu这样做,苏沐也懒得去挑衅她的权威。bìjìng苏沐也zhīdào,依着他的情况。除非是nénggòu将花海县给彻底的发展起来。否则的话méiyǒu足够多的政绩拿出手。是别想着再前进的。

    这天是周末!

    现在的苏沐正坐着一辆长途汽车向西品市行去,之所以坐着这样的车,并不是说苏沐故意要这样做。而是因为zìjǐ的私家车被他丢给了楚铮。楚铮那边不是有着小护士宋茹在吗?苏沐怎么都要给楚铮点面子不是。

    楚铮是有办法弄到车,但那影响不是不好,所以苏沐就让楚铮开着zìjǐ的车去陪宋茹去玩玩。

    至于说到段鹏的话,这家伙和那群战友组团前去参加shíme实战游戏去了,说是代表着乾龙参加的,为期三天。周五就走了,苏沐更是指不上这家伙。

    所以苏沐只好坐着这趟长途汽车前往西品市,然后从那里再和郑牧一起动身前往盛京市。为shíme要去盛京市那?是因为杜品尚这家伙的生日就要到了。

    想当初zìjǐ在大学当他家教的shíhòu,就是在那次他生日的shíhòu,真正和杜品尚的guānxì变的好起来,所以说苏沐也méiyǒu准备放过这次生日会。反正zìjǐ又méiyǒushíme事情,恰好又是个周末,就去盛京市转转,只不过他却是méiyǒu提前给杜品尚说要过去,是想要给他个惊喜。

    杜品尚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苏沐会不会来,苏沐却是以要前往燕京大学上研究生的班儿当作借口给推掉,估摸着杜品尚是绝对不会怀疑这个理由的。

    反正从这里到西品市的shíjiān也不长,就当作是一次短暂的心灵放空之旅吧!

    苏沐想着这个,便直接靠着窗户,眯缝起双眼来,整个人瞬间陷入到一种安静的沉睡氛围中。就在他这样的shíhòu,在他的身边坐下一个男人,苏沐却是méiyǒu想着多瞧一眼的意思,仍然是那样微闭着双眼,倒是男人在瞧见苏沐的容貌之后,脸上浮现出一种错愕。只不过这样的错愕很快就隐藏起来,嘴角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

    现在是早上八点!

    长途汽车差不多会开出两个小时,之后才会达到西品市。在这条道上是méiyǒu所谓的高速路的,汽车是要在各个乡村之间穿行着,晃晃悠悠的。

    早上九点半!

    当长途汽车停在一处荒凉之地,想着让车上的人下去方便方便的shíhòu,苏沐的耳边tūrán传来一道惊呼声,紧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便在他的耳边响起,他猛地睁开双眼,透过玻璃窗瞧出去,发现就在pángbiān同样停着一辆车,只不过不是长途汽车,而是一辆公交汽车。没猜错的话,这辆公交车应该是开往某个村终点的。

    这么说现在是距离西品市比较近了!

    当然所谓的距离不是重点,重点是就在那辆公交车上,正在发生着很为血腥的一幕。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剃着光头,光着上半身,手中拎着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刀,就那样站在公交汽车上,不断的威逼着乘客拿出他们的财物来。因为两辆车的距离不算是很远,苏沐都nénggòu听到他在喊叫着shíme。

    “赶紧将你们的钱拿出来!不拿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我是劫财的,你们不要逼着我动刀子取走你们的性命,那样的话,对咱们谁都不好不是!”

    “王八蛋,你敢乱动,你的手机怎么会亮着?你刚才是不是报警了?我让你报警!”

    噗嗤!

    光头男人的杀猪刀就那样méiyǒu任何犹豫的刺出,直接刺中了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子手臂,当场便剜出一个血洞来,随即那个男人便痛苦的喊叫起来。

    就在这时整辆公交车上的所有乘客都是在短暂的慌神过后,脸上露出着疯狂的恐惧神情,然而却硬是méiyǒu谁主动上前来动手制服住那个光头男人。

    要zhīdào在那辆公交车上,并非全都是妇孺伤残,更多的是年轻壮劳力,他们中有着好多是明显比这个光头男要强壮的多。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硬是méiyǒu谁敢乱动下。

    嗤!

    就在这时随着司机猛然将车的前后门打开,并且随手冲着光头男人扔出zìjǐ的水瓶之后,车厢内开始混乱起来。所有人都趁着这个光头男被水瓶砸中,身上留着滚烫水到处乱跑的shíhòu,全都跑下车。

    出来之后众人便纷纷的开始乱跑,直到这shíhòu,直到地面上随处都是可见的大石头,有的是胳膊般粗细的树棍,他们中间都méiyǒu谁想着动手将那个光头男人给制住。

    “妈的,你们这是找死,竟然敢这样对我,你们等着,我非要杀死你们不行!”

    光头男人大手抹掉脸上的水滴,拎着杀猪刀就冲着身边的人开始挥刀乱砍着。尤其是当他看到司机的shíhòu,更是双眼布满着血腥之光,猛然冲着司机追过去。

    “看我不杀死你!”

    苏沐真的méiyǒu想到过这样的一幕会如此**裸的发生在眼前,以前只是在某些宣传品或者说是道德法制节目中看到过的事情,原来并不是虚假构造出来的,是真的有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偌大的一辆公交车上,nàme多人其中不乏壮劳力,却面对着一个男人,硬是méiyǒu谁敢站出来不说,在被放出来之后,在拥有着石块和棍棒当作武器的情况下,也méiyǒu谁想着组织起来动手。

    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们的血性那?

    难道说在他们的心中全都是想到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想到着反正我是nénggòu跑掉的,至于其余人的死活和我méiyǒuguānxì?没准以后还nénggòu当作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讲给其余人听?真的要是那样的话,你们的血性就会从狼变成所谓的羊。

    错,在狼面前羊是méiyǒu血性的!

    这难道便是我会面临着的shìjiè吗?苏沐瞧着这样的情景,在fènnù的同时,感到的却是一种难以抑制的心痛。rúguǒ说这便是所谓的民族精气神,我是真的会失望透顶的。

    稍等下!

    就在苏沐的这种悲观情绪中,他tūrán瞧见就在公交车的pángbiān,tūrán冒出一个小女孩,她应该是跟随着家长前来的,不过这shíhòu却是méiyǒu看到她的身边有谁。

    只见小女孩瞧着正在挥舞着杀猪刀追杀着司机的男人时,脸上露出的是一种坚定和果断。她低身从脚下捡起来一块石头,说着便冲着那个光头男人丢过去,边丟边喊着。

    “你是坏蛋,我要打死你!叔叔阿姨们,你们快点过来帮萱萱,咱们一起动手打坏蛋!”

    苏沐的心弦瞬间被拨动!(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