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你之出身,何惧野心?
    我懂!

    我懂!

    我真的懂!

    杜品尚错愕之后瞧向苏沐的眼神露出坏坏的味道,“老师,行啊,够厉害的啊,你这不玩是不玩,一玩就是大飞的节奏!咳咳,不过看来我今晚来的真不是shíhòu,恐怕是打扰老师的兴致了!真是的,从看到老师穿着睡袍那刻起,我就应该zhīdào的。”

    杜品尚心底这么想着的同时,赶紧起身,瞧着苏沐说道:“老师,我想我还是回家吧!家里还有nàme大一摊子等着我回去招呼那,我总不能真的辜负了老头的好心是吧?”

    “是,回去吧!”苏沐能说shíme,他怎么也méiyǒu想到这shíhòu她们会笑出声来,不过看来,今晚的事情是有点乱了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乱到zìjǐ必须快刀斩乱麻,挨个的让她们离开。

    杜品尚笑着起身,走到门口的shíhòu,tūrán间冲着苏沐伸出了大拇指,低声道:“老师,悠着点!”

    “悠着你个脑袋啊,还不快滚!”苏沐笑骂道。

    “得嘞,这就走!不过老师,你还méiyǒu给我礼物那!”杜品尚笑眯眯的转身就走。

    “明天我离开之前,会给你打电话的,到shíhòu喊上刘坚他们,我会给你们个说法的!”苏沐道。

    “míngbái!”杜品尚这才痛快的离开,等到杜品尚走掉之后,苏沐méiyǒu任何迟疑,径直走向卫生间,将魏蔓给拉出来之后,就直接给送到门前。

    “shíme都不要问。shíme都不要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先回去再说,有shíme事情以后再说!”苏沐道。

    “嗯!”魏蔓倒是méiyǒu闹腾识趣的点点头,她也méiyǒu闹腾的那个身份不是。

    只不过当魏蔓从房里走出,在电梯中向下走着的shíhòu,眉宇间露出一种莫名的神情。

    “看来苏哥是憋的shíjiān太久了,也不zhīdào卧室中的那个女人是谁,希望不要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吧。”

    魏蔓的离开,总算是让苏沐紧绷的心情稍微的放松了点。只不过这shíhòu他是真的不zhīdào应该怎么做了。直接敲开门。让房间中的两人都出来吗?那样的话,可就shíme都穿帮了。原本和温璃之间méiyǒushíme事情,这下都说不qīngchǔ了。

    也不zhīdào这两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在刚才给噗嗤的笑出声来着。头大啊!

    就在苏沐这边正上愁的shíhòu。卧室的门tūrán打开。温璃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和刚才相比,现在的她,脸上明显带着一种娇羞和戏谑的神情。

    rúguǒ说魏蔓méiyǒu出现在这里。或许温璃今晚真的会做出点shíme事情来。不过现在温璃的那种心情,真的是减弱不少。再加上瞧过去,苏沐的症状分明也消失掉,便再也méiyǒu那种心思。

    至于说到刚才的笑声,温璃倒是méiyǒu多少怀疑。卧室之内原本就是黑着灯的,加上她的心情又是很为紧张,一shíjiān她竟然认为在卧室中不分先后响起的章灵筠那道笑声是所谓的回音,而méiyǒu任何想要继续探索的意思。

    苏沐是不zhīdào温璃是怎么想的,真的要是zhīdào的话,非当场无语着道这样都行?

    是的,就是这样都行!

    “苏哥,我先回去了!”温璃低声道。

    “嗯,我送你!”苏沐说道。

    “苏哥,不用送,我zìjǐ能走!苏哥,以后我能去看你吗?”温璃抬起头问道。

    “当然能!”苏沐道。

    得到苏沐的肯定答复,温璃悬着的心才算是稍微放松,等她走到门口的shíhòu,趁着苏沐méiyǒu防备,猛地抬起脚尖,狠狠的亲了苏沐脸颊一下,随后便咯咯笑着离开。

    “我是不会给魏蔓说我今晚来过这里的,苏哥,你就放心吧,我会保密的!”

    保密?

    保shíme密?

    当房门被关上之后,苏沐无奈着,我都还méiyǒu准备将你给供出去,你这么一说倒hǎoxiàng是我做了shíme亏心事似的。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道理吗?真的是无可救药的小丫头,算了,懒得理会她们了。

    这下总该清净了吧?

    想到卧室中第一个走进去的章灵筠,苏沐赶紧冲进去,随着灯的打开,他一眼便看到了章灵筠竟然蜷缩在大床的那边。在这里倒是不必担心会有shíme潮湿的kěnéng,就算是整个的在地面上躺着睡,那都是最为奢华的地毯。

    “小筠姐!”苏沐赶紧上前,想要将章灵筠给抱起来,却发现她脸上的那种羞红之情越发的浓郁起来。最为离谱的是,章灵筠竟然随着温璃的离开,随着所有防备的卸下来,整个人就那样彻底的放松着,她竟然睡着了。

    是真的睡着了!

    原本jīngshén就比较疲惫的章灵筠,在半瓶多红酒的刺激下,再加上这里适宜温度的影响,困意像是潮水般的涌过来,都méiyǒu等到苏沐走进卧室,便整个的睡着。

    这算shíme?

    刚才还是三个女子在这里,这下倒好,两个走掉,一个睡着,那我今晚怎么办?还想着享尽齐人之福,就这样还怎么享尽。苏沐无奈的苦笑着,将章灵筠抱起来,放到床上之后,想了下,还是将她的晚礼服给脱下来。

    不脱下来不行啊,因为她身上的红酒味道真的是很浓,要是不脱下来的话,睡着不舒服不说,最为没办法的是明天就méiyǒu衣服穿了!反正刚才两人都差点成就好事,苏沐也就méiyǒunàme多避讳。

    只不过就在脱衣服的shíhòu,章灵筠竟然在睡梦中也nénggòugǎnjiào到身上一凉,随着屁股被抬起来,她竟然嘟囔着。

    “别脱裤子,我不打针!”

    郁闷,打shíme针啊,不会是有shíme心理阴影吧?怎么还想到了小shíhòu的打针那!

    废了半天劲,总算是将晚礼服给脱下来,苏沐刚想着起身离开,但看到眼前这具美丽的**之时,脚步生生的停下来,双眼有些发直的瞧着秘密花园处,呼吸也开始急促着。

    真的是太美了!

    章灵筠那完美的胸部,那鲜嫩绽放着的秘密花园,那两条修长的细腿不断的扭动着,那性感的腰肢,就这样无所遮拦的呈现在眼前。这样魅惑的画面,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不像是稚嫩女子般身上释放出来的那种青涩气息,章灵筠这可是熟透了的水蜜桃那种,是属于婉约少妇的类型。如此成熟的气息就这样在房间中释放开来,能不激动吗?

    克制!克制!

    真的要是这shíhòu上了的话,那我就成为禽兽了!

    虽然说我不介意和章灵筠真的来上一次友谊赛,但rúguǒ说是在她不清醒的状态下来做,那就真的是méiyǒu必要。再诱惑的画面,也会因为对方的不配合而显得méiyǒushíme意思。

    这就是苏沐心中的真实想法!

    不行了,洗洗睡吧!

    苏沐使劲的摇摇头,将这样的想法给驱逐出去之后,转身便走出房间,将章灵筠的衣服拿出去洗了烘干之后,他便脱光衣服,在外面的游泳池内游起泳来。

    洞庭别墅!

    当杜品尚将刘坚他们都送走之后,便独自回到属于zìjǐ的房间中,在这个别墅里面有着很多房间,但杜品尚就喜欢眼前这个,因为这里有着他很多回忆。

    当初就是在这里,杜品尚和苏沐真正的相识,随即两人才有了后续的guānxì。也就是在这里,苏沐因为一番话真正的走入到杜品尚的心里,成为杜品尚人生中最为重要的导师。

    黑暗的房间中,杜品尚就那样站在窗前,点着一支香烟,不紧不慢的抽着,清秀俊朗的脸蛋在香烟的一明一暗中,越发的释放出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气息。

    记得那shíhòu也是晚上!

    记得那shíhòu也是生日晚宴!

    记得那shíhòu杜品尚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小猫似的,孤苦伶仃的躲在这个房间之中。在杜品尚的大脑之中,想到的不是shíme欢乐,想到的是一种凄凉。

    “妈,你看到了吗?今天又是我的生日,你现在在哪里?难道说连过来看望我下的shíjiān都méiyǒu吗?你是和杜展离婚了,但离婚是离婚,我还是你的儿子啊!”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要许愿!我想要让我妈在明年的生日晚宴上nénggòu出现在我的身边。哪怕shíme都不用做,只是陪着我吃碗面条,我都知足了!”

    “爸,我zhīdào当初的离婚不是你所想的,你也是被逼的。你放心,我还méiyǒu愚蠢到非要上演那种shíme亲父子反目成仇的桥段,我答应你我会努力学习的,我要让你的事业在我的手中大放异彩!”

    “只是我不zhīdào我这算是梦想那?还是算是野心?爸,我真的是méiyǒu底气!妈,你zhīdào吗?我真的是感到害怕。这么大的集团,黑白两道的大势力,我该怎么选择!我又能怎么选择?我害怕!”

    ……

    想到这里,杜品尚的嘴角不由露出一抹舒服的笑容,手指间的香烟随之被弹出,在半空中勾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落在了外面的地砖之上。

    因为杜品尚想到了,就在他当初想到nàme多,就在他当初很为害怕的shíhòu,是苏沐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坐下来之后,陪着他说了很多很多话。

    杜品尚nénggòu清晰的记得苏沐所说的每句话,尤其是最后那句,当苏沐起身离开时所说出的那句,真的是让杜品尚记忆犹新。

    “你之出身,何惧野心?”

    杜品尚自语着!(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