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双重杀人事件!
    章锐作为花海县县公安局局长,rúguǒ说没事的话,是断然不会给苏沐联系的。就算是联系,也不会是在周末这样的shíhòu。因为官场之中的潜规则章锐是必须要遵守的,谁不zhīdào周末空闲shíjiān是属于的领导私人shíjiān。这万一要是领导在做某些**的事情,被你这么惊扰到的话,责任算是谁的?

    所以说,只有领导随时给你打电话的份儿,绝对méiyǒu你随时随地nénggòu汇报的份儿,

    这就是官场之中的现实!

    “苏县长,县里面出大事了!”章锐急声道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慢点说!”苏沐沉声道。

    “是,事情是这样的!”

    随着章锐的汇报,苏沐脸上的神情越来越低沉。要zhīdào现在的花海县,随着三大基地的正式投建,是真正的开始焕发出崭新的面貌来。原本在这样的大好局面之下,苏沐希望的是一切都会有条不紊的继续jìnháng着,等待着他的将是更加大力度的大展拳脚。

    然而现在却因为这件事情而彻底的毁掉,这事竟然是最为严重的杀人事件!

    案件的具体事情尚在侦查中,章锐只是提前打电话说声,因为这起杀人事件,虽然说死掉的人只是一个村干部。但涉嫌杀人的却是几个分量很重的人,他们的职务尽管不高,但却都处在要害部门,赫然是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的人。

    这便让问题的性质开始变的恶劣起来!

    rúguǒ说是一般的杀人案件的话,该怎么宣判就怎么宣判便是。现在涉及到的却是这样两个要害部门。而且谁都zhīdào,别管是县委组织部还是县纪委,那都是属于李隽那队的。真的要是闹大的话,李隽心底会怎么想?

    这些都是要考虑在内的,所以章锐才会直接给苏沐打电话询问,这也是孟为谦的态度。

    “现在嫌疑人的情况如何?”苏沐沉声问道。

    “五个涉案的嫌疑人现在仍然méiyǒu被抓捕归案,受害人的家属现在正在闹事…”章锐的话还méiyǒu说完,便被苏沐强行打断。

    “shíme叫做涉案嫌疑人还méiyǒu被抓捕归案?这算是shíme?受害人的家属正在闹事?他们闹shíme事?没事的话他们会闹吗?简直就是胡闹!”苏沐厉声道。

    “是的,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但苏县长您kěnéng不zhīdào。涉案的五个犯罪嫌疑人中。除却三个是一般的公务员外,其余的两个分别叫做林庚和林辛,这两人中林庚是县委组织部的一个科长,分管着的便是干部的审查;林辛是县纪委的一个科长。是县纪委纪律检查室的。”章锐说道。

    “那又如何?”苏沐冷然道。

    “是。苏县长。我们现在就动手将人抓回来!”章锐果断道。

    “稍等下,是不是其中有shíme难言之隐那?”苏沐倒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就鲁莽行事之人。

    章锐既然是县公安局的局长,察言观色的本领那是有的。他既然迟迟méiyǒu抓捕,就肯定是有原因的。再说不是还有孟为谦在吗?孟为谦zhīdào这个,他又怎么kěnéng允许章锐犹豫那?

    “是的,事情因为只是涉嫌,却méiyǒu足够多的证据证明他们涉案,凭借着的只是一些人的口供。而现在那些人却全都翻供了不说,最为主要的是,林庚和林辛是兄弟两个,是咱们花海县林家镇出来的,林家在林家镇是颇有地位的。”章锐解释道。

    “林家镇!”

    苏沐眉头微皱,他还真的是zhīdào这个乡镇,在花海县之中这个乡镇算是民风比较彪悍的那种。这些年经济倒是méiyǒu发展起来,、骨子里面的那种劣根性却是很为严重。

    苏沐曾经有过研究,发现林家镇的镇党委镇政府内的领导干部,十有**都是林家镇本土的。确切的说林家镇是一个比较排外的dìfāng,哪怕是在前段shíjiān的招商引资guòg中,林家镇镇党委shūjì和镇长都méiyǒu怎么前去找苏沐索要过政策。

    而林家镇nénggòu这样,也不是méiyǒu原因,因为林家镇穷归穷,但却是有着一个煤矿。规模虽然说不大,但想要维持住整个林家镇的生活还是méiyǒu问题的。至于这个所谓的煤矿性质如何,苏沐倒是还méiyǒu好好的研究过。

    林庚和林辛都是林家镇的,这和杀人事件有shímeguānxì吗?苏沐大脑急速转动开来。不过却méiyǒu再像是刚才那样fènnù,脸上浮现出的是一种坦然镇定的神情。

    “章锐,现在你给我听着,除却林庚和林辛之外,其余的三个人全都给我抓起来jìnháng询问。至于说这两人也暂时性的监视起来,只要有任何证据就立马抓人问话。我现在就动身往回赶,一切事情都等到我回去之后再说。”苏沐道。

    “是!”章锐果断道。

    等到挂掉电话之后,苏沐便瞧向杜品尚他们,“现在县里面发生了突发事件,所以我就不nénggòu陪着你们在这里闲聊了。刚才的事情你们要放在心上,rúguǒ说最近有空的话,也可以前去花海县瞧瞧转转。有任何事情都给我打电话联系,我现在要赶回去!”

    “老师,你去忙吧!”杜品尚说道。

    “好!”

    苏沐是真的牵挂着这事,便méiyǒu任何犹豫,直接起身向着洞庭别墅外面走去。这次他是独自前来的,这要是回去的话,还得想办法打车。不过杜品尚是谁?那察言观色的本领多强,他是zhīdào苏沐这次是怎么回来的,所以就在苏沐起身的shíhòu便跟随着他走了出去。属于杜家的司机早就在外面等候着,开的也是杜品尚的那辆悍马。

    苏沐zhīdào形势急迫,就méiyǒu任何推辞,上车之后,悍马便开始呼啸着驶出去,转眼间就融入到车流中。

    别墅之内!

    随着苏沐的离开,杜品尚他们几个凑在一起,至于苏沐遇到的那种麻烦事,他们是méiyǒu谁有任何的担忧。死人又如何?这个年代哪里还不死人,rúguǒ说只要是死了人就要将领导给拿下的话,那有多少个领导都不够用。

    “你们怎么想?”杜品尚问道。

    “我觉得应该相信。”姜宁倒是méiyǒu任何犹豫。

    “偶像的话要是不相信的话,岂不是太méiyǒu诚意了。我说反正偶像也惹上事了。虽然说不zhīdào是shíme事情,但nénggòu让偶像这么着急忙慌的回去肯定是麻烦事。我说咱们要不要帮帮忙那?”包雄飞笑着说道。

    “咱们过去?”梅朵儿摇摇头,“就咱们过去的话,实在是méiyǒushíme意思,不过你这个倒是很好的思路。rúguǒ说花海县nénggòu得到盛京市市政府的力挺,你们说会不会对苏学长有所帮助那?”

    杜品尚几个人眼前倏的一亮!

    是啊,怎么就méiyǒu想到这个那!要zhīdào他们都是官二代富二代,谁都qīngchǔ拥有着像是苏沐这样一个有着无限发展潜力的体制内人罩着有多重要。现在他们家里都有人位居高位,rúguǒ说nénggòu在这shíhòu帮着苏沐逐渐的站稳脚跟的话,对他们也是会有所好处的。

    “我现在就回去!”刘坚果断道。

    要zhīdào刘坚的老爹nénggòu在盛京市常务副市长的wèizhì上坐稳,可以说当初苏沐是出了力的。要是说刘登楼这次nénggòu代表盛京市,对花海县jìnháng一番经济援助的话,那效果绝对会是惊人的。就算是méiyǒu所谓的经济援助,组织起来一个作为的投资考察团,或者说有点政策倾斜,这都是显而易见的好处。

    怎么说盛京市那都是省会城市,想要照顾到花海县这样的dìfāng,还是绰绰有余的。

    苏沐是不zhīdào杜品尚他们正在谋划着这个,如今的他刚刚走出盛京市méiyǒu多远,手机便再次响起来,这次打过来电话的是蒋怀北。花海县发生的事情yǐjīng传到了西品市里面,作为从苏沐过去当县长之后,就屡次三番开始有事情发生的dìfāng,蒋怀北想要不关注都不成,更何况这次还是性质极为严重的杀人事件。

    “蒋市长,具体的事情我暂时还是不qīngchǔ的,等到我回去有所定论之后再给您详细汇报!”苏沐说道。

    “你大概shímeshíhòunénggòu回来?”蒋怀北问道。

    “我现在在高速上,如今是早上九点,我想最快的话,赶到花海县也要到下午两三点钟了!”苏沐说道。

    “好,争取尽快早点回来!”蒋怀北说道。

    “怎么?难道说市里面对这样的事情有着不同的意见?或者说是有谁想要挑事吗?”苏沐问道。

    “暂时倒是méiyǒu,不过不nénggòu排除这个kěnéng!”蒋怀北道。

    “我míngbái了,这件事情花海县nénggòu自行解决掉的,就不劳市里面关心了!”苏沐说完便直接给段鹏打过去电话,重点吩咐了之后,便靠着后座缓缓闭上双眼。

    别人都是看到了做官的风光,又有谁zhīdào当真正出现事情的shíhòu,真的要是想要应付起来却又是很为困难的。稍有不慎,就有kěnéng全军覆没的!

    希望不要出事!

    是啊,真的希望不要出事,这样想着的还有李隽。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李隽的心情却是低沉的很。在她眼前站立着两个人,赫然便是县委组织部部长司马山,和县纪委shūjì张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