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大雨抢尸,举村为战!
    这天底下最腹黑最狠毒的人是谁?有的人会说是所谓的黑社会分子,有的会说是双手沾满血腥的亡命之徒,有的人会说是处于对战中的军队暴徒…

    有着多少人,就有着多少种说法,但相信有着很多人心中都会想到的是,这个shìjiè上政客其实是最为合适这种说法的。因为政客杀起人来,是眼睛都不眨下的。而政客要是发疯的话,所nénggòu做出来的事情,会狠毒到所有人都为之惊愕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坐在这里的两人便是林庚和林辛!

    这要是放在以前,林庚和林辛在整个花海县内那也属于掌握着实权,属于谁见到都会点头哈腰,属于那种人前人后都会是前呼后应的人物。只不过现在的这两人却是谁都不想着招惹,谁见到之后都会自动的回避。

    因为两人做出的那事,在méiyǒu定论之前,真的是会给人种很为忌讳的gǎnjiào。

    林庚和林辛全都是林家镇之人,是靠着人脉和zìjǐ的能力爬到现在wèizhì上的。为了现在的wèizhì,两人付出的心血真是不少。虽然说在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之内都méiyǒu真正的和各自的大佬搭上guānxì,却也属于那种guānxì不错的。

    “大哥,你说现在怎么办?翟建雷那个混蛋怎么就给死掉了那?”林辛皱眉道。

    “谁zhīdào,反正这事和咱们是méiyǒu任何guānxì的,不是咱们杀的人。是他得病的,这点一定要咬死!至于说到翟建雷的疾病。我来想办法,务必得给他弄成那种绝症类型的!”林庚狠辣着道。

    “只要这样就成吗?”林辛问道。

    “当然不行!”林庚挑眉道:“这件事情现在闹的很大,想要真正解决掉的话,想要不引火烧身的话,就必须将最大的问题给解决掉,那就是将翟建雷的尸体给火化掉!”

    “火化?毁尸灭迹?”林辛眼前闪过一道亮光,是的,只有火化掉翟建雷的尸体,才nénggòu意味着一切都宣告结束。否则的话,只要继续留着这具尸体。便意味着他们的事情kěnéng会暴露。

    别人不qīngchǔ。他们两人可是zhīdào的很。和翟建雷打架时,他们全都是冲着他的要害处走的。光是太阳穴就不zhīdào打了多少下,翟建雷nénggòu挣扎着回到家就算是奇迹了,rúguǒ说他的尸体méiyǒu被火化掉。等到真正由着法医给出死因。他们就算再有本事。那时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怎么样?”林庚说道。

    “好,就这么办。大哥,我来安排这事吧。”林辛说道。

    “你行吗?你要zhīdào这事至关重要的!”林庚神情十分严肃。这绝对不是小事,不nénggòu有任何掉以轻心。

    “放心吧,我méiyǒu问题的!”林辛果断道。

    林庚也zhīdào林辛作为林家镇上的人,身边还是有些可用的人手。真的要是趁着翟家不防备,让镇上借口尸体会引起瘟疫之类的理由,直接拉到火葬场给火化掉,这事就算是一了百了。

    “好,那咱们兵分两路,我去搞定他的疾病证明,你去负责将他的尸体抢过来之后jìnháng火化!”林庚拍板道。

    “好!”林辛道。

    轰!

    花海县最初还是艳阳高照的,谁想到中午的shíhòu,整个天空tūrán间被乌云所遮掩住。天空就像是骤然间被一块布给遮住似的,阴沉沉的,像是随时随地都会下雨般,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gǎnjiào。大风哗啦啦的刮着,县城之内到处都是这样。

    翟建雷的尸体其实并méiyǒu放在棺材之中,而是在家里的棺材中。这样的天气之下,翟家岭的人méiyǒukěnéng继续在这里静坐着,全都坐车赶回去。幸好翟家岭距离县城不算是很远,等他们刚刚赶到村里的shíhòu,天空就轰然间开始下起大雨。

    翟建雷的媳妇叫做刘昕丽,孩子还小在上学校,叫做翟有志。如今在翟建雷家主事的不是别人,就是翟家岭的老村长,在翟家岭德高望重的翟仁成,按辈分算的话,算是翟建雷的爷爷辈儿。

    “老村长,这事你说县公安局真的会给咱们一个说法吗?”

    “就是,要zhīdào林庚林辛那都是大官,他们能管吗?”

    “建雷的尸体也不nénggòu老是这样放着,就算是有着冰棺在,咱们也得想着下葬!”

    ……

    翟仁成穿着件很为朴实的衣服,手中抽着旱烟,就那样坐在大厅之内,在pángbiān的房间内放着的便是翟建雷的尸体,刘昕丽和翟有志还有翟建雷的嫡系亲属全都在那里守着。这shíhòu仍然nénggòu听到他们的哭泣声,是那样的凄惨。

    “这林家镇的人真是欺人太甚,真的仗着林家镇是他们林家的天下就敢这么为所欲为吗?就这么将人给打死,他们还想着逍遥法外,做梦那吧!你们放心,这件事情就算是告御状我也得将那些人渣全都送进去!”翟仁成中气十足道。

    整个翟家岭的人都zhīdào翟仁成其实是有着很为光彩的过去,那可是当年的老兵。虽然说最初是国民党的兵,但后来却也是跟着gòngdǎng打天下的。之所以在翟家岭这么蜗居着,不是说因为他méiyǒu本事,而是因为翟仁成自告奋勇的主动退伍的。

    和这样的老兵叫板,还真的不是说一般人就能做到的!翟仁成说nénggòu讨回公道,那就绝对是nénggòu讨回来!

    咔嚓!

    一道惊雷炸向之后,照亮了所有人的脸庞,这shíhòu才是午后三点钟,整个天就yǐjīng是黑的这样。最为让人感到心惊肉跳的是,如此的大雨,夹杂着闪电,真的是有种惊心动魄的gǎnjiào。

    “我怎么总gǎnjiào会有事情发生那?”翟仁成心底tūrán升起一种很为不安的gǎnjiào。

    就在这种gǎnjiào升起之后,tūrán间一道身影从外面跑进来,边跑边喊叫着。

    “老村长,大事不好,镇上一个副镇长带着人过来了,说是要将翟建雷的尸体给弄去火化,不然的话就会引起瘟疫的。他们现在yǐjīng带着人向着这边过来,足足有着二十号人那。”

    蹭!

    翟仁成的身子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脸上露出着fènnù的神情,“简直就是岂有此理!这分明是想着过来抢尸的,shíme叫做引起瘟疫,怎么kěnéng会引起瘟疫那?

    谁家死人之后不是在家里放几天的,这才一天不到就有瘟疫,简直就是放屁。给我召集全村的老少爷们,别管他们是谁,只要敢过来抢尸体,就给我往死的揍!娘的,真的以为咱们翟家岭的男人都死绝了吗?”

    “是!”

    几乎就在翟仁成这边刚刚下达命令之后,还méiyǒu等到如何之时,外面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翟仁成心底猛然一颤,他zhīdào对方这分明是有备而来的,是要趁着翟家岭的人都méiyǒu聚集起来的shíhòu,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果然就在翟仁成这边这么想着的shíhòu,眼前yǐjīng是涌进来很多人,他们全都穿着黑色的雨衣,手里面都拎着棍棒,冲进来之后甚至都méiyǒu说shíme,便直接喝叫起来。

    “你们这是想要做shíme?死了人还不给火化了,是想要引起瘟疫吗?你们翟家岭的人想死是你们的事情,不要连累我们!”

    “就是,我们是镇卫生院的,现在mǎshàng将翟建雷的尸体给我们带走火化掉,否则真的会引起瘟疫的!”

    “谁要是敢阻拦我们执法的话,就给我往死的揍。真的是不信你们这群刁民敢这样目无法纪!”

    ……

    磅礴的大雨之下,你都压根不zhīdào对方是谁,实际上翟家岭的人也真的是méiyǒu人认qīngchǔ他们到底是谁。只是见到他们冲进来之后,就冲着翟建雷的尸体跑去,边跑边挥动着手中的棍棒。随着棍棒的挥动,yǐjīng是有着人倒地,额头之上流着鲜血。

    “你们是谁?你们这是犯法!”

    “啊,你们敢打人?”

    “翟家岭的老少爷们们,说成shíme都不能让他们将尸体给抢去!”

    “打他们这群王八蛋!”

    ……

    任谁都méiyǒu想象到的混战就这样开始了,林辛这边找的人,负责带走的是一个叫做林三山的家伙,是林辛玩的不错的兄弟,一向是惟林辛惟命是从。他原本是想着趁乱抢尸的,现在看来真的是méiyǒunàmeróngyì。翟家岭的人也真够狠的,宁愿被打也要阻拦着他们靠近。

    “你们敢抢我丈夫的尸体,我和你们拼了!”刘昕丽说着便披头散发的穿着孝衣从灵堂里面冲出来,在她手中握着的赫然是一根木棒,想都没想便冲着眼前的人挥下,说巧不巧的,这个人便是林三山,一下便被砸中脑袋,鲜血当场就流下来。

    整个翟家岭因为这里的喊叫声彻底的被惊醒,所有人都因为翟建雷的事情全都méiyǒu谁nénggòu静下心来,现在听到有人竟然敢来抢尸,哪还有半点犹豫,全都动起手来。

    举村为战!

    林三山这边就算全都是青壮劳力又如何?那边可是整个村子一起上的,被人欺负到脖子上面,要是再不吭声的话,岂不是显得翟家岭太过于窝囊。

    所以说大雨倾盆而下,翟家岭鲜血遍地流!

    就在这边正处于激战中的shíhòu,苏沐总算是出现在了花海县城,和楚铮碰头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