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你要速战,我便速决
    花海县的这一场雨下的可真谓是痛快淋漓的很,别管如何说,这场大雨过后,空气中多出一种清新的味道,就连整个世界看上去都是那样的不同。

    当然还有最为重要的是,这场大雨过后就意味着燥热的夏天彻底的过去,秋高气爽的天气是最为让人幸福和渴望的。

    县委大楼县委书记办公室!

    苏沐回到县城之后,就直接被李隽请过来 。是的,没有听错,就是请过来的。苏沐这时候就坐在李隽的对面,桌边放着一杯泡好的上等铁观音,办公室中多出一股袅绕着的茶香。

    苏沐虽然说不知道李隽为什么在自己刚刚回到县城,距离所谓的县委常委会召开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就让自己过来。但李隽不说的话,苏沐是不会主动询问的,他就那样不紧不慢的喝着茶。

    现在大局掌握在苏沐手中,他有必要恐惧吗?

    章锐那边已经是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就将所有的事情都问出来,如今苏沐的手中掌握着翟建雷的病历本,是县医院开具的;掌握着翟建雷的死亡原因尸检报告,是县公安局的老法医给出的;掌握着林三山的证词,证明是林辛让他带人前去抢尸的。

    就算林庚和林辛不开口说话,就算林盛德现在拒不承认,都是在做无用功的。更何况林盛德的屁股是不干净的,要知道林盛德被抓的时候,可是正在林家镇镇上的小寡妇家里面嘿咻着。

    上班期间非但不上班。还做出这种有损形象的事情,林盛德是绝对逃不掉惩罚的!

    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苏沐的手中,这些事情想必其余县委常委也都qīngchu,那么剩下的便是如何针对这起杀人事件进行审问。这个是关键,除却这个外,其余的都是暂时能够放任不理的。

    “苏县长,相信发生在咱们花海县的这起恶**件你也已经知道了,在开会之前,我想要和你碰个头。听听你的意见,要知道这事市里面是很为关注的。”李隽说道。

    这样的开场白还算是不错的。最起码是没有藏着掖着。苏沐也知道李隽在这时候要是再敢打马虎眼的话。他是毫不介意顺势而为的。不就是插科打诨吗?谁不会。

    “李书记,你指的是什么事?”苏沐淡然道。

    “就是翟家岭翟建雷死亡事件,有关翟建雷的事情,其实我也是很为伤心的。没有想到这么一个优秀的同志就这样死掉。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咱们就要想办法解决不是。”李隽说道。

    “那不知道李书记你是什么意见?”苏沐反问道。

    “我是这样想的,这件事情林庚林辛作为当事人,已经在县公安局里面招供。只不过他们却是承认他们动手了。并没有真正打到要害。动手的是其余三个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是不是应该相信下咱们的同志?

    毕竟林庚林辛分别是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的领导干部,相信依着他们的觉悟,是没有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的。不过既然他们在现场也亲身参与了斗殴,这事就不能够轻易的算了,我的意见便是,对林庚林辛进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将两人直接调离,免去他们现在的职务,只是保留党籍,你说那?”李隽说道。

    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苏沐虽然说知道李隽不会就这样便心甘情愿的服输,却也没有想到李隽会这么干。林庚林辛是杀人凶手,她非但准备将他们保下来,保留着党籍不说,还想着直接让其余三人充当着替罪羔羊。

    李隽,这就是你的为人原则吗?

    李隽,这就是你的官场哲学吗?

    “李书记,这件事情我看还是慎重考虑点吧。虽然说林庚林辛是咱们的干部,但却也不能够因为他们是干部,就直接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实际上恰恰因为他们是领导干部,所以才要更加以身作则不是?

    如果说没有他们的事情,我们要洗刷掉他们的不白之屈。但如果说要是他们的话,就必须严惩。所以我的意见还是慎重点考虑!”苏沐靠着身后的沙发,神情平静着说道。

    李隽死死的盯着苏沐的双眼,语气中带出一种按捺不住的愤怒,但却是仍然竭力的克制着。

    “苏县长,要知道现在的花海县在你的带领下,已经是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这时候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如果说因为这样的事情,连累到花海县的经济发展,是不是就有点得不偿失了?还是要注意稳定!”李隽说道。

    “李书记,你说的是现在花海县的稳定吗?”苏沐微笑着道。

    “是的!”李隽点点头。

    “其实这也是我正想要说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这种稳定局面而做出的决定。就像是你所说的那样,花海县必须要稳定,必须要发展。但如果说外人看到我们花海县,堂堂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的科长都敢如此公然行凶,你说别人会怎么想?

    这样的花海县真的还是稳定的吗?这样的花海县还有谁敢前来进行投资?所以说为了花海县的发展稳定,这事也必须公开公正的审理,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速战速决,向上级领导汇报的同时,也要给所有人一个交待!”苏沐不愠不火道。

    李隽是真的要疯掉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苏沐会是这样的滚刀肉,说到所谓的理论知识竟然是这样的成套成套。自己的话全都被他用来当作攻击的话柄。只要是说出来的,他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拉到这个上面。

    苏沐就是要将林庚林辛给置于死地!

    难道说苏沐不知道这样做,就真的是和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公开宣战吗?还是说苏沐压根就不在乎这个。换做平常的话,李隽是很为乐意瞧着苏沐这样做,因为只有苏沐这样做了,才会让司马山和张稳越发站在自己这队。

    但现在却不成!

    如果说李隽要是连这事都办不成的话,那么还有谁会听她的?都会认为她只是一个没有了权威的县委书记。那样的日子,绝对不是李隽想要面对的。

    “苏县长,你真的准备这样做吗?”李隽问道。

    “是的,我坚持我的意见!”苏沐淡然道。

    “那好,既然咱们在私下没有办法进行沟通的话,就直接上会进行讨论吧!县委常委会会在十分钟后开始,苏县长先下去准备吧!”李隽说道。

    “好!”

    苏沐倒是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的意思,自己的态度就是这样,你李隽想要玩什么我不管,我只要我的良心能够得到公平的待遇。我只要刘昕丽和翟成志这对孤儿寡母,在灵堂之前,能够痛痛快快的哭着。

    人死了就够倒霉的,总不能人死之后还要顶着这种不清不白的理由死掉,这简直就是荒谬至极的事情。

    有了分歧自然要开县委常委会进行决断,其实这也是李隽的想法。这次的县委常委会对李隽而言无疑是最为重要的,因为李隽如果说在这次的县委常委会上再没有办法掌握主动权的话,那就真的会威严尽失的。

    李隽瞧着苏沐的背影就那样从办公室走出去,她缓缓的坐回了办公桌后的那张椅子上。这张椅子不是普通的椅子,它所代表着的便是绝对的权势。谁要是能够坐到这把椅子上,谁就会成为花海县当之无愧的一把手。

    苏沐,就算你现在有着天大的本事又如何?只要这把椅子还属于我,我就能够压制住你!

    这时候的李隽面目狰狞着!

    是啊,县委书记的椅子是在李隽的屁股下面坐着,但要知道有时候所谓的表面上的恭敬并不能够说明任何问题。你是县委书记又如何?政令不出县委大楼的县委书记,走到哪里又有多少人会对你尊重?没有人尊重,没有人将你放在心上,试问这样的县委书记,做起来还有什么滋味?

    更别说对于李隽,那是曾经掌过权的。掌权和没掌权的区别便在于,一旦掌握过权利,便绝对没有办法从那种权力的**中挣脱出来,会沉浸其中不可自拔的。

    “苏沐,我对你已经是够仁至义尽,你真的认为这事能够压到我吗?等着瞧吧,你会后悔的!”

    以李隽堂堂县委书记的身份,以她自认为掌握着县委常委会大权的身份,亲自和苏沐进行对话。并且不是说不处理,而是处理的力度稍有不同,这样的情况下苏沐都不服软,这已经是让李隽真正的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给脸不要脸!

    群尊降贵你不愿意!

    那我就只好真刀真枪的和你对着干了!

    这时候的李隽还不知道,在花海县的县郊,刚刚走出县高速的两辆车上,分别坐着几个人。这几个人的到来,将会直接影响到即将召开的县委常委会。

    两辆车在下了高速之后,就风驰电掣般的向着花海县县城开去,目标直指县委大楼。

    十分钟悄然而逝!

    花海县的县委常委会就在周日的下午四点半,在县委会议室内开始进行。(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