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往死的整!
    一分钟的停顿shíjiān!

    有这样的一分钟作为缓冲,苏沐将茶杯放下之后,和刚才激动的情绪相比,现在yǐjīng是平静不少。这shíhòuméiyǒu谁再敢以年龄来判断苏沐的强弱,在他们的眼中,苏沐真的是变成了nénggòu主宰他们话语权的掌权者。

    作为县委宣传部的部长刘娅这shíhòutūrán有种庆幸的gǎnjiào,庆幸当初méiyǒu和苏沐翻脸,而是选择站在了苏沐这队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méiyǒu瞧见吗?这shíhòu的苏沐多么气势如虹。

    李隽生生被压制着不zhīdào该说shíme为好,当然最为主要的是苏沐的话彻底搅乱了李隽的计划。在计划被搅乱之后,像是李隽这样的人,还真的méiyǒu能力在最短的shíjiān内,重新勾勒出第二套计划来。

    “任何shíhòu犯错都是可以改正的,但要是犯罪的话就必须接受党纪国法的严惩!否则法律的威严何在?zhīdào吗?就在我刚才在翟家岭的shíhòu,看到被打伤的那些人,看到翟建雷的遗孀和孩子就那样跪倒在我面前之时,我的心真是疼痛的很。

    别管你是县委组织部还是县纪委的人,别管你是普通干事还是单位领导,你们都méiyǒu权力将其余人的生命给剥夺走。可笑的是,杀了人的人yǐjīng负罪,我们的某些同志却还要在这里为他们开脱。

    我认为这样的行为是极其恶劣的,有关今天在会上形成的决议,出现的事情,我都会向市委市政府汇报的。我会亲自向分管常务副市长蒋怀北市长做汇报的。”

    **裸的wēixié!

    苏沐的话一针便刺痛了司马山的软肋,他现在gǎnjiàozìjǐ才是今天最为可笑的小丑。为李隽出头,李隽却是在这shíhòu缩在后面。zìjǐ为林庚说话,林庚却是承认杀人。而且要命的是,zìjǐ还是县委组织部部长,谁都zhīdào林盛德的上位,便是zìjǐ负责谈话的。

    “同志们,你们zhīdàuǒ说针对林庚林辛的杀人案件,我们不nénggòu公平公正的jìnháng审判,nàme你们让花海县的百姓们如何想我们?长此以往。你们难道想着走出这座大院的shíhòu。会被路上的老百姓戳脊梁骨吗?

    就算你们其中的某些人不在乎这种事情,但你们身为国家干部,身为花海县的县委常委,身在其位就要谋其政。你们代表着的是国家的形象。难道说你们要将国家的形象彻底给染黑。让我们的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变为零吗?”

    句句诛心!

    苏沐这种强势的话语就那样在每个人的耳边回荡着。当他们都为之思索着的shíhòu,苏沐紧接着的话语更是凌厉的很。一改之前那种风格的苏沐,就像是下山的猛虎。释放着虎威。

    “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谁要是敢让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变为零,我就让谁彻底的变成过街老鼠!”

    会议室内一片安静,哪怕是李隽,这shíhòu也是噤若寒蝉。李隽第一次被苏沐的这种气势所吓住,有种不知所措的茫然gǎnjiào。尽管想要站起来反驳,却硬是不zhīdào该说shíme话反驳。

    这就是从基层一步一个台阶走起来的苏沐,他nénggòuzhīdào说shíme最具杀伤力。而和苏沐相比,李隽这个从来méiyǒu下过基层,只是在机关大院内处理过文字工作的县委shūjì,就真的是束手无策着。

    “林庚林辛涉嫌殴打翟建雷并且致其死亡,我认为应该双开,之后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该怎么调查该怎么审判,都必须严格的按照法律程序走!同时涉案的其余三人也要做出双开的处理决定,接受司法机关的调查询问!”

    “林盛德作为林家镇的镇长,在上班期间非但渎职,还存在着严重的作风问题和刑事问题,我建议免去其林家镇镇党委副shūjì的职务,提请镇人大免去其镇长职务,追究法律责任!”

    “林三山等参与抢尸事件的所有人,都必须严格的jìnháng审问,该怎么宣判就怎么宣判!

    只有这样我们才nénggòu挽救回来我们的形象,才nénggòu让花海县的老百姓,和所有前来花海县jìnháng投资的人看到我们的决心,看到我们真的有能力并且有胆量维护社会稳定的决心。”

    “同时我建议针对县委组织部和县纪委内部,开展严格的思想教育审核活动。要让县委组织部的各个部门都运转起来,要让他们míngbái,他们是干shíme吃的,rúguǒ说méiyǒu办法méiyǒu资格审查qīngchǔ其余人的话,就趁早全都卷铺盖走人!”

    “别以为zìjǐ成为公务员就是端上了铁饭碗,我不管别的dìfāng,总之在花海县,要是有谁敢尸位素餐的话,一律全都走正常程序,该调离的调离,该免职的免职,该开除的开除!”

    苏沐转身瞧向李隽,脸上的神情冷如冰霜着,双眼中释放出来的目光是那样的精明灼热。

    “李shūjì,不zhīdào我刚才的建议,你还有méiyǒu要补充的?或者说你有其余的意见?有的话就提出来,这里是县委常委会,就像你经常所说的那样,不行的话咱们就举手表决,看看这样的处理,能不nénggòu形成决议tōngguò!”

    寂静无声!

    这shíhòu的县委会议室就算是掉一根针都nénggòu听得清qīngchǔ楚,每个人的神情都是那样的严肃,谁都不敢开口说话,就算是喝口水的动作都不敢做出,全都那样盯着眼前的桌面,大脑急速转动着。

    这才是我想要追随的人!

    这样的人才值得我追随!

    孟为谦瞧着苏沐刚才的挥斥方遒,感受着苏沐那种激昂的jīngshén状态,整个人半天都méiyǒu从其中nénggòu回味过来。激动啊,兴奋啊,和苏沐相比,所谓的李隽,这个县委shūjì还真的是够窝囊的。méiyǒumíngbái事情真相到底为何,就想要提前定调子,你真的以为你nénggòu定得了吗?

    惟有自取其辱而已!

    作为县纪委shūjì,张稳这shíhòu心中的犹豫yǐjīng是彻底消失。想到之前给老领导打过的那个电话,张稳zhīdàozìjǐ是该重新做出选择的shíhòu了,否则错过这个机会,再想要站队的话,那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司马山战战兢兢着,心里面早就是翻江倒海着,李隽作为县委shūjì仅仅只是愣住,而他则是恐惧着。别管是林庚这个县委组织部的科长,还是林盛德这个经过县委组织部审核的镇党委副shūjì,提名的镇长,都和他司马山是脱不了干系的。

    rúguǒ说苏沐真的要是追究到底的话,司马山很qīngchǔzìjǐ的这个wèizhì是坐不稳的。再加上苏沐那句话,某些同志,这说的是谁,说的不就是他吗?还有苏沐所说的向蒋怀北做汇报。蒋怀北能不站在苏沐这边吗?

    司马山又不是官场菜鸟,政治斗争是多么残酷的事情,他nénggòu不qīngchǔ吗?蒋怀北要是真的铁了心动他,再加上这事的推波助澜,他是绝对没跑的。

    麻痹的,李隽,你倒是开口说话啊,你不nénggòu就这样将我晾在这里吧?要zhīdào我可是为你当作开路先锋的!

    死一般的沉寂!

    整整五分钟,硬是méiyǒu谁开口说一句话!

    苏沐扫过全场,刚才激动的情绪yǐjīng是慢慢的恢复过来,“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举手表决吧,最为公平的办法。我想李shūjì也会是méiyǒu意见的,我坚持我的意见!”

    苏沐第一个举手!

    当苏沐的手臂举起来的瞬间,就像是一个信号似的,还méiyǒu等到其余人开口表态,作为县纪委shūjì张稳则是紧随其后,毫不犹豫的便举起手来。

    “我同意!”

    张稳举手的shíhòu竟然拿连看下李隽的意思都méiyǒu,就那样直视着苏沐,“我们县纪委在这次的案件中存在着很为严重的问题,回去之后我会就这个问题jìnháng处理的!”

    “我同意苏县长的意见!”孟为谦果断道。

    “同意!”县委宣传部部长刘娅表态。

    “同意!”县委统战部部长岳群表态。

    “我也同意!”县委专职党群副shūjì温黎坚定的举起手,“事情涉及到党群建设的问题,作为专职党群副shūjì,我是责无旁贷的要jìnháng督查。苏县长,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很好!”苏沐点头道。

    这是shíme信号?

    作为第三把手的温黎公然和第二把手的苏沐结成盟友吗?当温黎如此表态之后,站在苏沐这边的便yǐjīng是有着足足六票,剩下的便是林宜铎,冯天豪,司马山和李隽。这shíhòu就算他们全都投反对票都将是méiyǒu任何意义的。更何况,他们真的敢公然投反对票吗?

    “我同意!”冯天豪还真的是继续延续着老好人的角色。

    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那?这shíhòu是不是要弃权那?真的要是弃权的话,那以后在花海县还怎么混那,这样的事情nénggòu投弃权票吗?

    就在司马山这边瞎琢磨的shíhòu,苏沐的眼神扫过来,碰触到苏沐的眼神,司马山竟然心底猛地一颤,本能的举起右手,“我也同意!”

    这下真的是一面倒的大逆转局势!(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