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和平分手
    误会?你说是误会那就是误会吗?真的要是误会的话,那之前的话是什么?是谎言吗?现在的柳伶俐是真的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中,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为什么苏沐会出现在这里?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刚才的一幕,他想必是绝对看到了。

    喝酒!

    劈腿!

    欺骗!

    荡妇!

    当这样的字眼一个个的在柳伶俐的脑海中炸向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有种强烈的窒息感觉,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为这样。柳伶俐现在甚至都在想着,是不是从最开始苏沐就已经知道自己和庞海潮在一起喝酒的事情,否则他也不会这样巧合的出现在这里?

    但别管是什么样的,这些事情自己都是做了的,这可是没有办法否认的。如果说自己要是占着道理的话,分手就分手,姓格高傲的柳伶俐还真的是不会在乎的。

    但现在自己占着道理吗?肯定是不占着。一直以来自己都认为没有什么事情的行为,现在想必绝对会引起苏沐的强烈反弹。

    这样的事情想必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有可能忍受的!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会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做出这样的事情,自己不应该让庞海潮握手,不应该让庞海潮拥抱,更不应该让庞海潮亲吻的。

    自己甚至就不应该陪着庞海潮出来吃饭,因为庞海潮而在苏沐这边被误会了,自己该怎么办?憎恨苏沐不信任自己吗?设身处地的想下,要是换做自己站在苏沐的位置,也不会认为这事是假的。

    该死啊!

    柳伶俐的醉意已经是彻底的清醒过来,拿着手机就开始拨打起苏沐的电话,只不过这时候的苏沐是真的懒得理会柳伶俐,一直没有接通。车子开到了花海县县城郊外的一条小河之上,面对着黑暗的天空,苏沐缓缓的闭上双眼。

    还是太多情了!

    苏沐这时候是在反思,他不可否认身边是有着很多女人的存在,但那些女人对他,他对那些女人都是真的用情了的。虽然说结婚之类的事情还早,但现在苏沐能够保证彼此都是真诚相待的。

    柳伶俐那?

    或许和柳伶俐的开始,原本就是一场美丽的误会。苏沐倒是不会害怕柳伶俐敢将和自己得事情捅出去,第一是因为柳伶俐没有留下任何证据,第二就算是有着证据在,在官榜催眠的威能下,苏沐也能够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

    或许是时候该收收心了!

    叮铃铃!

    当手机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响起之时,苏沐终于皱着眉头接起,“说吧!”

    声音冰冷着!

    那边的柳伶俐是真的心急如焚着,“你现在在哪里?我要见到你,现在就要见到你!苏沐,你真的要听我的解释,事情真的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

    “是吗?”苏沐嘴角不屑的扬起着。

    “是真的,你就和我见一面吧,我真的是想要和你好好的说说这事!”柳伶俐急声道。

    苏沐沉吟着,如果说今天晚上不和柳伶俐见面的话,估摸着这个女人疯狂起来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既然如此的话,那见面就是,我倒是很想要知道,柳伶俐准备怎么解释这一切。

    “说吧,什么地方?”苏沐淡然道。

    “去我家吧。”柳伶俐低声着道。

    “我是不会去那里了。”苏沐平静的声音,听在柳伶俐的耳中是那样的如同雷震,惊心动魄着,她现在是真的不敢刺激苏沐,既然说不去那就不去。

    “那你说去哪里?”

    “我在…”

    “好,我这就过去!”柳伶俐赶紧道。

    这么晚县城之内是有着出租汽车的,但柳伶俐也清楚苏沐是肯定不会让其余人知道两人曾经的关系,所以打车前来的时候,距离这里还有老远便停下,自己则是一步步的走过来。

    星空之下,苏沐就那样躺在汽车车盖之上,仰望着头顶的星空,扫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柳伶俐,神情保持着漠然道:“哭死哭活的要见我,柳伶俐,现在你见我还有任何意义吗?你想要解释,我现在就给你解释的机会。如果你能够让我相信的话,我保证二话不说就向你道歉。如果说不能的话,柳伶俐,咱们之间就好合好散吧。”

    夜风是寒冷着的,但现在苏沐的态度和他的话语更冷,像是一把把刀子就那样扎进柳伶俐的心窝。她神情焦急着,赶紧道:“苏沐,其实事情真的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样,我和庞海潮之间是没有任何关系,庞海潮是前来咱们花海县进行房地产投资的,是李书记让我负责接待的。”

    “是这样的吗?”苏沐淡然道。

    “是的!”柳伶俐果断的点点头。

    “真要是那样的话,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之前你给我说是一个人吃的晚饭,是吗?之前你给我说过不会喝酒不能喝酒,喝了吗?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他就敢那样拥抱你亲吻你,你非但没有任何抵触心理,还那样反拥着,这样的话语说出来,你信吗?”苏沐冷然道。

    “我…”柳伶俐当场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些事情全都是事实,她怎么反驳?难道说这些事都是假的吗?那不就是相当于承认自己欺骗了苏沐吗?

    “苏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庞海潮之间,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关系。你应该知道的,我跟着你的时候,的确是第一次!”柳伶俐急忙道。

    “那又如何?跟随我的时候是第一次,我对你很不好吗?柳伶俐,你扪心自问,我有哪件事情做的是对不起你的?没有吧?你那?”苏沐蹭的从汽车盖子上跳下来,一下子就将柳伶俐的手抓住。

    我是不能够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官榜却能!

    随着官榜的开始运转,苏沐双眼直勾勾的锁定着柳伶俐,“说吧,将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就说出来,你难道对庞海潮就一点好感都没有吗?”

    窥私:我是不想着舍弃苏沐的,但我又不想错过庞海潮这样的人,我该怎么办?怎么办那?

    当这样的**浮现在苏沐脑海中的时候,对柳伶俐的心情和想法,苏沐已经是知道的再清楚不过。

    “伶俐,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走吧,我送你回去。就像是当初咱们在一起的时候那样,我说过,我们是好合好散的。庞海潮是庞振期的儿子,跟了他的话,或许你真的会有着不错的前途。

    我的身边是不缺少女人的,这个我以前是给你说过的,跟随着我你是注定没有可能有名分的。所以我不怪你,走吧,我送你回去!有什么话的话,咱们明天再说!”

    苏沐转身走向旁边,给柳伶俐打开车门之后,让她坐了进去。

    启动车!

    “苏沐,我和庞海潮是真的清白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和他上床的,你要相信我…”柳伶俐仍然是没有从那种失神中清醒过来。

    “伶俐,我刚才的话难道你还没有听清楚吗?你今晚喝的多了,喜欢喝酒的话,以后就在家里自己喝,半瓶白酒,还真的不是谁都能够干掉的。

    知道你现在肯定是有些困了,没事,等到回去之后睡一觉。有什么事情,等到你清醒之后再说。我相信咱们都是成年人,不会这么求死求活的对吧。”苏沐安静着道。

    原谅?

    饶恕?

    放过?

    这样的想法在苏沐这里压根就没有任何市场,怎么说苏沐都是堂堂一县之长,柳伶俐和自己又是那样的关系。这个将第一次给了自己的女人,在欺骗着自己的同时,还有着那样的想法,自己能够原谅吗?行啊,你不是不想着放过庞海潮这个金龟婿吗?好,我成全你。

    这一路上柳伶俐就那样委屈的哭泣着,但越是这样哭泣,大脑越是不清醒着。等到了她的楼下停车场之后,苏沐稍微打扮了下,将柳伶俐直接送回她的房间中,为她脱掉鞋,看着柳伶俐就那样躺倒在床上,脸上仍然是挂满着泪滴,眼睛都哭得红肿着的样子,不由摇摇头。

    这事现在是说不清楚的,等到柳伶俐真正酒醒了之后再说吧!

    “苏沐…不要走…真的不要走…”

    柳伶俐陷入到沉睡中,仍然这样絮叨着,苏沐却是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他是不可能留下过夜的。直接出去之后,便开车离开。有的事情当断不断,肯定是会反受其乱的。

    真的是绝情吗?

    苏沐并不认为自己有任何绝情的地方,换成是谁估计都是没有办法容忍的。而就算是他们能够容忍,为什么苏沐就一定要容忍那?你们愿意忍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却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柳伶俐,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却是不能做的。有些事情能想,但有些事情只要想了,就会给你带来难以预测的后果。我是不会主动为难你的,你好自为之吧。

    柳伶俐,你真的应该庆幸,还没有和庞海潮如何,真的要是如何了的话,你的下场将会因为你欺骗我,玩弄我,而变的更加凄惨。

    这便是我的原则底线!

    谁也不能够践踏!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