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越是繁华,越要冷静
    解释真的管用吗?

    柳伶俐现在是不敢确定的,但她却也知道,如果说现在要是不解释的话,那么肯定是不管用的。只要解释了的话,还是能够管点用的。当然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以诚相待,自己还想着在苏沐这样的聪明人面前耍弄什么心计的话,是真的会被彻底遗弃掉的。

    “苏沐,我向你承认,我心里是有着点别的想法 。因为我对庞海潮还算是有所好感的,我们毕竟是朋友关系,我总不能够将关系走的太僵不是?但那真的不是我想要欺骗你的理由,我以前说过不能够喝酒,是真的不想着喝酒。但我昨晚喝了,别管是什么样的原因,喝了就是喝了,我认错。”柳伶俐说道。

    这时候的柳伶俐,心态明显已经是放的平和。

    “认错?看来我以前是真的对你太好了,以至于你将我对你的好当成是理所应当的,所以想要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想要怎么践踏就怎么践踏。喝酒的事情我可以当作没有发生,但后面的亲吻那?

    还有我问你你在干什么的时候,你怎么说的,你说你是自己一个人的。知道我就在旁边,瞧着你睁眼说瞎话是什么感觉吗?柳伶俐,我不否认,对你我是有着感情的,这和我当初对你的初衷是已经有所发生变化的。

    但我还是坚持着我最初的态度,咱们之间毕竟都是成年人了,抛开官职这些虚幻的影响因素。你既然找到了想要依靠终生的人,那么我就会成全你的。我会退出的!”苏沐冷然道。

    “不,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柳伶俐猛地冲到苏沐身前,就那样扑到他的怀中,眼泪哗啦啦的向下掉落着,“我没有想过要离开你的,我只是有了那么一个想法,难道说我连那种稍微想要谋求幸福的想法都不能够有吗?我也只是想了想而已!”

    “当然可以,你怎么想是你的自由。你愿意怎么做。那也是你的权力。我说过我是不会干涉你的,但有句话我想要提醒你下。庞海潮在西品市的为人并不怎么好,他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别管你信不信。我是把话说到这里。

    你愿意当作是我故意诋毁他的话也好。愿意直接将我的话抛在脑后也罢。总之我话是说完了。柳伶俐,我想我们之间并不适合在一起,既然你已经有了别的想法。有了别的主见,那就去做吧,我会支持你的。”苏沐说道。

    “不!”

    柳伶俐使劲的摇晃着脑袋,抬起泪眼蒙蒙的脸蛋,大声着道:“我没有想过要离开你的,我对庞海潮真的只是朋友关系?我们之间…”

    “朋友之间需要亲吻吗?”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当场便将柳伶俐的所有解释给按回肚里,“知道吗?当时我就在旁边,我能够看到你的神情,并不是那么拒绝的,你的身体虽然说有了那么短暂的紧绷,但很快也就舒展了。

    柳伶俐,咱们没有必要这样自欺欺人,你对庞海潮或许还没有到那种关系,但不可否认的是,你的心底已经有了他的影子。既然如此的话,我就什么都不必多说了。咱们之间还是分开吧!”

    “我不想要和你分开!”柳伶俐紧紧的搂抱着苏沐,任凭泪流成河。

    “柳伶俐,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苏沐猛然起身,他最为烦的便是现在这种场面,既然你不想要这样,当初却又为什么要那样做,你真的当我是傻子不成?当我的双眼没有看到你当时的不拒绝表情吗?

    “柳伶俐,就这样吧,以后除却工作外,咱们还是不要再私下见面了!”苏沐说道。

    “不,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我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柳伶俐哭泣着站起来,紧紧的搂抱住苏沐的腰,这时候的柳伶俐哪里还有半点风姿动人的意思,整个人是那样的狼狈着。

    “苏沐,你真的不能够原谅我一次吗?哪怕就是一次也好!”柳伶俐哭泣着道。

    “其实我原本就没有必要原谅不原谅你,你也应该知道当初跟着我的原因是什么。无非就是彼此各取所需,只是后来在这样的过程中,我动了感情而已。是我破坏了游戏规则,我是该淘汰出局的那个。”苏沐淡然道,瞧着柳伶俐哭成那样的脸蛋,说实话,他的心底也是不好受的。

    但不好受又能如何?如果说像是这样的事情再有第二次第三次的话,保不齐哪一天苏沐的头上就会被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这是他绝对不会允许发生的事情。

    “是我错了,真的是我错了。”柳伶俐哭喊着道:“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真的是没有必要这样的!

    苏沐瞧着梨花带雨的柳伶俐,心弦不由被触动,慢慢的蹲下身子,瞧着柳伶俐的双眼,柔声道:“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说这些错误不错误的,既然你不想着现在就分手,那好,咱们之间就先不分手。”

    “你说的是真的?”柳伶俐惊声道。

    “是真的!”苏沐点点头,“但是不分手是不分手,却不能够再像是现在这样,我们之间先分开一段日子,就当做是给彼此的冷静期。你说那?”

    “好,我答应!”柳伶俐赶紧道。

    这能够不答应吗?要是这个都不答应的话,以后还怎么办?只是苏给给她的一个台阶,她必须抓住。只要现在不分开,那么以后柳伶俐会知道如何做,才能够讨好苏沐的欢心的。

    “行了,既然这样,那就不要再哭了。再哭脸蛋就都哭花了,就你这样,下午不要去上班了,直接请假吧,不然出去后也会被发现不对劲的。”苏沐擦拭着柳伶俐脸上的泪水道。

    “我不去上班了,我哪里也不去,我已经请好假了,今天下午我就在家里好好的陪你好不好?”柳伶俐可怜兮兮的说道。

    “那不行,我下午还要上班那。行了,话都说开了,就没有必要再这样腻歪了。时间不短了,我要回去了,你就好好的休息下吧,瞧瞧你的脸色是这样的不正常。”苏沐淡然道。

    “你晚上能过来吗?”

    柳伶俐瞧着苏沐起身走到门口处,低声问道,脸上浮现出的是一种柔弱的神情,那模样真的是瞧着就让人感觉到心疼的很。双眼中流露出来的那种可怜,有种震人神魂的感觉。

    “晚上不会过来的,你休息吧!”苏沐说完便直接离开。

    等到房门被关上的瞬间,柳伶俐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痛苦,就那样猛地扑倒在沙发上,再没有任何顾忌的肆意痛哭着。眼泪瞬间便染湿了沙发,只是苏沐却再也没有回来。

    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却是绝对不能做的。

    能做的事情做过之后,就算是知道是错误的,也是能够改正的。但不能做的事情做了之后,就算你再如何,都是没有可能抹去的痕迹。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你只要做过了一件事情,就没有可能将之完全的遮掩住。

    因为做错的事情而痛哭?那就彻底的痛哭吧,因为没有谁能够替你背负这一切。

    呼!

    当苏沐走出这里坐进车内之后,忍不住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就好像是要将心中的那种悲愤彻底的宣泄出来似的,身上莫名其妙的卸下了一种防备。

    对柳伶俐是残忍的吗?苏沐并不这么认为。再说他也给了柳伶俐机会,留下了能够和好的空间。如果说柳伶俐在冷静过后,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的话,苏沐是不介意给她这个机会的。

    但如果说真的要是再犯的话,苏沐便再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直接踢开!

    身为一个政治家,混在官场之中,苏沐的心肠如果说没有被淬炼的狠辣的话,那是假的。和柳伶俐现在的哭泣相比,那些被拿下的官员,有谁心中的苦痛比她的少?难道说就因为你们的苦痛,就应该将所有的痛苦让我来承担吗?

    你们这是自以为是!

    苏沐瞧了一眼柳伶俐的窗户,果断的开车离开。等到他回到县政府的时候,他的情绪已经从刚才的那种波动中恢复过来。楚铮早就为苏沐准备好所有的一切,等到苏沐开始准备工作的时候,楚铮说道:“县长,国土资源局的张正炳局长,从一点多就开始在这里等着了,您看要不要见他下?”

    国土资源局的张正炳?

    苏沐有些好奇,自己早上才刚刚让楚铮下达了通知,下午张正炳就过来,难道说真的是有什么事情吗?

    “让他进来!”

    “是!”

    等到张正炳走进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当他看到苏沐的时候,就知道从这刻起自己也已经是选择好了队伍,站到了苏沐这边来。不过对自己的选择,张正炳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他相信自己的选择。

    “苏县长,我今天过来是想着向您汇报下工作的同时,针对咱们花海县现在的经济发展情况,我也有着一个小小的建议!”张正炳知道苏沐不喜欢听假大空的汇报,所以直奔主题。

    “什么建议?说来听听!”苏沐笑道。

    “越是繁华,越要冷静!”张正炳一字一句道。(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