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默契挑衅
    位于房间中谈话正浓的庞海潮几个人,怎么都méiyǒu想到,在这样的dìfāng,会有人这么大胆,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当那扇房门被踢开的瞬间,都méiyǒu谁反应过来,全都有些发愣的坐着。直到梅朵儿和陈碧螺就那样堂而皇之的走进来,庞海潮六个人才从愣神中清醒过来。

    “你是谁?”庞海潮顿时冷喝道。

    我的姑奶奶!

    当梅朵儿和陈碧螺将那扇房门给踢开的shíhòu,刚才被问话的领班经历恰好看到这一幕,当场震惊的他,转身就向着后面跑去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两个包厢中的客人都是紫云酒店得罪不起的,别管接下来发生shíme事情,都只有刘启瑞出面才nénggòu解决。

    “我是谁?我倒想要zhīdào你们又都是谁?”梅朵儿不屑道。

    “狂妄无知,你是哪家的小太妹,竟然敢在这里放肆!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将你们抓起来,简直就是岂有此理的很。花海县的治安环境shímeshíhòu这么差劲了,看来我回去之后有必要给老爹说两句了!”庞海潮阴狠着道。

    这话要是被苏沐听到的话,就zhīdào庞海潮这是准备借此闹事了。谁不zhīdào花海县的暴力机关如今是掌握在苏沐手中的,真的要是扯出了shíme所谓的治安事件的话,那被扇的就是章锐的脸,削的就是他苏沐的面子,这是苏沐绝对méiyǒukěnéng容忍发生的事情。

    但现在这样的话,听在梅朵儿和陈碧螺的耳里。是真的méiyǒu任何wēixié价值。尽管谈不上是shíme所谓的顶级纨绔,但在盛京市内,因为小圈子的力量,这两个人也不是谁想要招惹就nénggòu招惹的。她们不去招惹别人,别人就yǐjīng是烧高香了。现在庞海潮还敢这样凶她们,正对姜宁她们的胃口。

    “shíme小太妹不小太妹的,你嘴巴放干净点。我们就是喜欢这样,刚才我们从洗手间出来,这是认错门了。所以才会这样,行了。我们既然认错门。回去就是!”陈碧螺在这时说道。

    “怎么就给认错门了那?”梅朵儿也挑眉道,那神情倒像是真的认错门似的,“这饭店之内的房门也不说设计的稍微个性化点,全都是千篇一律这样。难怪会走错门。各位。对不住了。”

    说着,梅朵儿和陈碧螺便装作要转身离开,就在她们两人的脚步刚刚转弯。都还méiyǒu真的转过去的shíhòu,庞海潮的怒骂声又轰然而至。

    “shíme态度啊你们,走错门?真的是走错门吗?这么多门,我怎么就不相信你们会走错门那,shíme都别说了,赶紧过来给我们道歉!”

    要的就是你这样!

    别管是梅朵儿还是陈碧螺,做这种事情那都是顺溜的很。她们压根就不是想要真正离开,所谓的走错门也不过是一个借口。她们现在需要的便是这个借口,只要这个借口在,她们再做别的事情就会更加的顺理成章。这就是她们给zìjǐ和给家里人找到的一个埋伏下来的大伏笔。

    “道歉?我们为shíme要道歉?不就是走错门了吗?至于让你们这样横眉竖眼的冲我们吼吗?”梅朵儿说道。

    “就是,我们是不会道歉的!”陈碧螺冷笑道。

    “不道歉?”

    庞海潮扫过这两张容貌不同,气质不容的脸蛋,嘴角斜扬而起,“我说你们两个,今天的事情是你们的错,只要你们肯过来端起来酒,和我喝三个,事后再陪着我唱一次歌,咱们就算了。不然的话,你们真的以为你们光想着道歉就行了吗?你们zhīdào我是谁吗?你们zhīdào他们是谁吗?”

    坐在酒桌pángbiān的四位行长,瞧着tūrán间闯进来的梅朵儿两人,都是感到有些错愕。不过当他们看到这两个人长的还算是都有些姿色的shíhòu,眉宇间也便都流露出一种喜悦。这样的喜悦被庞海潮准确的捕捉到之后,心底就更加zhīdào如何才nénggòu将这四位给拉下水来。

    庞海潮做事,最喜欢的便是对症下药。

    不怕你不贪钱,就怕你méiyǒu弱点,只要你有弱点,我便nénggòu直接锁定住你的这个弱点,然后加以攻破,直接将你给拿下来!靠着这样的手段,庞海潮向来是无往不利的。

    你们这两个小丫头,别管你们是谁,既然你们闯了进来,就等着被收拾吧。

    “哎呦喂,吓唬我啊,我倒是想要见识下,他们四位是谁?你又是谁?敢这样说我们?我怎么就是小太妹了?还想着让我陪你喝陪你唱,要不要事后再陪你做点别的事情那?”梅朵儿冷声道。

    在杜品尚的这个小圈子中,真正说到牙尖嘴利的,自然便是梅朵儿。和梅朵儿相比,姜宁那样的说笑,简直就是小儿科的。梅朵儿nénggòu说到最后,让你哑口无言,说出的每句话,都nénggòu让你gǎnjiào到比针扎着还疼。

    最为夸张的是,梅朵儿的话语具有着一种剥夺性,慢慢的将你的衣服全都剥下来,让你就那样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中。

    像是这些话,梅朵儿便是一针见血的全都说出来,说完之后就冷漠的扫视着四位行长。一个个还真的是肥头大耳,人到中年的情况下,真的是贪污**的身材。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你这是谁家的小孩,怎么nénggòu说出这样混账的话来那?”建行行长阴沉着脸道。那样子就hǎoxiàng他是多么正经似的,殊不知从他们坐在这里商量着对付苏沐那刻起,就yǐjīng是被梅朵儿直接打入黑名单。

    “就是,瞧瞧说出的这都是shíme话,简直是混账头顶的很。”

    “也不zhīdào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无礼!”

    “应该将他家长喊过来才是!”

    随着建行行长的开炮,其余三个也都开始大声的呵斥起来,而就在他们的呵斥声中,梅朵儿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阴险起来。没错,就是阴险。现在的梅朵儿,笑着笑着就让人gǎnjiào到很为阴险。

    熟悉她的人都zhīdào,是该有人倒霉了!

    “碧螺,你都听到了,他们真的是在说我,说我méiyǒu家教,说是让我爸过来。他们四个,不,应该是他们五个,要挨个的对我爸训话。你说他们是不是怪蜀黍那?”梅朵儿侧头眨巴着眼道。

    “怪蜀黍?肯定的吧。不过既然他们这么想要找叔叔聊聊,要不咱们就给叔叔打个电话?”陈碧螺淡然道。

    “我说也是!”梅朵儿道。

    瞧着两个人在这里插科打诨般的表演着,庞海潮的耐性早就被磨光,“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想要怎么样?还是我刚才的那个条件,你们要不要做?不做的话,就趁早给我滚蛋,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们。想跑的话,也行,不过千万别被我抓住,不然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的!”

    “你这是恐吓我们吗?”陈碧螺冷漠道。

    “你说是那就是吧!”庞海潮随意道。

    啪啪!

    就在这时,一阵拍巴掌声就那样从门口处传来,站在门口拍巴掌的是杜品尚,他pángbiān站着的自然是姜宁他们。至于说到苏沐的话,他倒是méiyǒu出现。苏沐在从刘启瑞那里zhīdào梅朵儿和陈碧螺走进谁的包厢之后,就缓缓的坐下。有着杜品尚他们在,闹出多大的事情,他都不怕。

    至于说到梅朵儿为shíme会那样冲进去,苏沐才不会去管。不过苏沐对梅朵儿是很有信心的,zhīdào梅朵儿是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做的,她既然这样做了,就肯定是有着她的道理。只要占着理儿,苏沐就不会理会。

    等到事情真的闹到不可开交的shíhòu再说吧!

    “还真的是牛逼的很那,我还以为像是花海县这样的dìfāngméiyǒu牛人那,现在看来我真的是井底之蛙。méiyǒu想到在这里,还有着这样的人物。恐吓人都恐吓的这么理直气壮!”杜品尚冷笑着道。

    “你们又都是谁?”庞海潮的神情yǐjīng是快要暴走的边缘,好好的一顿饭,怎么就会发生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不过认人的眼力劲他还是有的。

    就冲着杜品尚他们出现之后,身上的那种气质都méiyǒu多少害怕,就nénggòuzhīdào他们肯定不是一般人。难道说是有人故意要整我吗?不kěnéng的,别说是在这花海县,就算是在整个西品市,有谁敢这样对我?

    倒是四个行长,瞧着杜品尚他们出现在这里,眉头都不由皱起来。他们zhīdào事情闹大的后果,bìjìng他们的身份也是有点敏感。独自出现在这里的话,怎么都好说。

    现在四个银行的行长,就这样全都在这里冒头。rúguǒ说事情méiyǒuyīdiǎn猫腻的话,谁信?关键是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到上面去的话,他们怎么办?

    印象这种事情,想要竖立起来好的不róngyì,但想要毁掉的话,却是很快的!

    “庞总,我们就先走了!”

    “好说,四位,今天的事情多有抱歉,来日我再好好的宴请四位。”庞海潮笑着道。

    “好说好说!”

    只不过就在这四个行长起身要离开的shíhòu,杜品尚仍然是堵着门,méiyǒu丝毫要让开的意思。

    “四位,想要这样就走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