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彻底吞并!
    特权阶层说起来是会让很多人深恶痛绝的,为shíme大家都是人,却非要给分出三六九等来。但别管你再fènnù,你都必须得承认。像是这样的阶层,在地球之上是存在着的。

    俗话说的话,存在即合理。méiyǒu谁nénggòu彻底的将特权阶层给毁灭,那也就必须老实的处于这样的生活状态之中。

    像是欧洲所谓的贵族体系,那真的是贵族,很少有谁nénggòu否认这样的特权基层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你说大家都是人,生下来都是娘生爹养的,就应该是平等的,kěnéng吗?

    是的,这确实是一个很为普遍的现象。

    在这种普遍现象的蔓延之下,很多行业很多人都会沉浸在这样的现象之中。你说依着刘建敏的身份,怎么说都是堂堂的一县银行分行长,梅朵儿又不是shíme人,méiyǒu担任着任何职务,他需要对她这样吗?更别说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种道歉的举动。

    但刘建敏却zhīdào,zìjǐ必须是这样做,不做的话,后果真的会是很为严重的。虽然说zhīdào就算是做了,后果也未必会好到哪里去。然而真要是不做的话,后果会更严重。

    姜宁他们倒是对这样的一幕,早就预料到似的,méiyǒu半点震惊的意思。

    “我怎么敢劳您这样那?要zhīdào您可是花海县的建行分行长,位高权重的话,家教源远流长,我要不要真的将我老爹喊过来,让你给教育教育那?”梅朵儿冷声讽刺着。

    “不敢。不敢,误会,误会!”刘建敏赶紧道。

    咳咳!

    就在梅朵儿还想着说shíme的shíhòu,门外面tūrán传来一道清脆的咳嗽声。当这样的咳嗽声响起的瞬间,梅朵儿便将剩下的话全都咽进肚子里面。随后像是看到了十分厌恶苍蝇似的,挥挥手。

    “赶紧滚!”

    “我这就走!”刘建敏赶紧道,都méiyǒu给其余人打招呼,就那样从包厢之中走出去。

    只是当刘建敏走出去,看到斜靠在墙上的人是谁之后,神情顿时大震。一种恍然大悟的神情浮在心头。再想到刚才的事情。顿时有种被庞海潮给阴了的gǎnjiào。尼玛啊,庞海潮,明明zhīdào苏沐也在这里吃饭,你却要我们也过来。还当着我们的面。说苏沐得不好。

    méiyǒu看到吗?苏沐分明就是和梅朵儿一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敢说不是阴我的吗?你等着。你要是nénggòu从我这里贷走一分钱,我就跟你姓!

    刘建敏瞧着苏沐的神情,zhīdào这shíhòu不是打招呼寒暄的时机。便微微点了点头之后,就大踏步的离开了紫云酒店。刘启瑞这shíhòu就站在苏沐身边,却是保持着沉默。

    庞海潮是厉害,是有着不错的身份。但rúguǒ说真的让刘启瑞选择的话,他当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苏沐,别忘记,这里是花海县。紫云酒店是花海县的产业,在这里和主管县长将guānxì给闹僵,傻子都不会这样做!

    再说今晚发生的一幕,还不够刘启瑞看到苏沐的能量吗?只是出动一个人,就将刘建敏给吓得脸色苍白着离开,真的要是再继续让其余人发飙的话,那还有庞海潮挑衅的机会吗?

    这机会真的是méiyǒu了吗?

    处于震惊之中的庞海潮,现在也总算是意识到,hǎoxiàng是踢到shíme硬石头上了,nénggòu让刘建敏那样就离开的人,绝对不简单。只是这位到底是谁那?能让刘建敏如此恭敬的低头?

    “你到底是谁?”庞海潮问道。

    “这问题问的真好。”梅朵儿淡然道,méiyǒu回答的意思。

    这样的冷漠,让庞海潮的fènnù主舰加重着,却又不敢真正的释放出来。就在这shíhòu,其余三位行长的电话差不多是在同一shíjiān响起来。而当他们分别接听之后,脸上的神情也顿时从刚才的高傲状态,变的拘谨起来,再瞧向梅朵儿时,脸上的笑容yǐjīng是要多谦和有多谦和。

    “梅大小姐,刚才的事情真的是误会,希望你不要介意。放心,今天的事情,我们肯定会给你一个解释的,你觉得怎么样?”

    “就是,你就当我们刚才是得了失心疯,所以才会说出那种混账话的吧?像你这样的人,是肯定不会和我们一般见识的对吧?”

    “你放心今晚的事情,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是绝对无条件的听从。我保证只要你说出来,我们就绝对会做到你的要求。”

    当三个人变脸如此之快时,庞海潮是彻底震惊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shìjiè是乱套了吗?

    刚才还是耀武扬威的四个行长,这shíhòu竟然全都是灰溜溜的?

    咳咳!

    还是那样的咳嗽声,随着这样的咳嗽声响起,梅朵儿还是刚才的神情,厌恶的挥挥手,“现在全都给我离开这里,我不想要再看到你们!”

    “是,是!”

    当三位行长就这样走出包厢的shíhòu,当他们看到外面斜靠着墙的人是谁之后,也都像是刘建敏似的,脸上露出着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是这样,竟然被庞海潮给连累了。幸好这尼玛的是méiyǒu贷款出去那,真的要是贷款了的话,不就是意味着将苏沐给得罪死了吗?

    得罪了苏沐,都不必苏沐动手,里面那位大小姐,绝对就nénggòu收拾掉他们。别以为梅自寒只是省建行的行长,就指挥不动他们。要zhīdào梅自寒可是和他们的最高boss都是认识的。那些boss会为了他们开罪梅自寒吗?肯定是不会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还不赶紧服软着离开?

    包厢里面!

    庞海潮这shíhòu也不会再问你们是谁这样的愚蠢问题,他yǐjīngzhīdào,眼前这个女人绝对是银行体系内的,否则的话也断然不kěnéng让这些行长都如此恐慌着离开。只是不zhīdào这个体系到底是多大的体系,她的后台又是谁?

    “méiyǒu想到今天我还真的是着了你们的道儿了。不过,你们最好míngbái,这里是西品市,和我庞海潮做对的话,你们都要掂量下zìjǐ的份量够不够?”庞海潮放出着狠话。

    输人不输阵!

    “我说你服软会死人那?不过你越是这样不服软的话,我越是会gǎnjiào到有着挑战性的。行,咱们风水轮流转,想要收拾我们是吧,放开来吧!”杜品尚漠然道。

    叮铃铃!

    就在包厢内正处于交锋的shíhòu,那边的苏沐却是tūrán接到了郑牧的电话。这个shíjiān点,这个家伙怎么会想起来给zìjǐ打电话。苏沐冲着包雄飞示意了下,让他们赶紧回来,便zìjǐ先回到包厢。

    “兄弟,吞并了,彻底的吞并了!”郑牧大笑着道。

    “你是说郑氏集团将欧阳集团给拿下了?”苏沐意外道。

    “是的,欧阳集团如今yǐjīng被我郑氏集团彻底的拿下,我yǐjīng成为欧阳集团的董事长,占有着最多的股份。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将欧阳集团给彻底吃掉的!”郑牧激动着道。

    郑牧相信,有了欧阳集团这块蛋糕的入肚,郑氏集团的发展必将会带来一次实质性的飞跃。强强联合往往都是nénggòu爆发出最强的战斗力的,更别说这次的欧阳集团除却上层外,中层以下都méiyǒu被波及到。甚至就连上层,郑牧动手的shíhòu,都是有意无意jìnháng着保留的。

    bìjìng,一个破烂不堪的欧阳集团,和一个完整建制的欧阳集团,后者明显比前者要来的痛快和值得!

    “那要恭喜你了!”苏沐微笑道。

    “少来这套,你我之间要真的是这样恭喜过来恭喜过去的,听着都渗人的慌。你在县里吧?我现在就动身过去,今晚非要和你好好的喝一场。还有豆豆也来了,你好久méiyǒu见到她了吧?”郑牧笑着道。

    郑豆豆?

    苏沐还真的是好久méiyǒu见过郑豆豆了,不zhīdào郑豆豆现在怎么样了?这个所谓的特种部队的教官,前段shíjiān莫非是jìnhángshíme军事任务的训练吗?

    “你说你们要过来?”苏沐问道。

    “是的,现在我们yǐjīng在路上,差不多十几分钟后就nénggòu到花海县县城。兄弟,有了这么好的事情,不和你好好的说说,我心里憋的慌啊。”郑牧道。

    “那好,直接前来紫云酒店吧,我就在这里,正好杜品尚他们也过来了,我也好和你商量下物流基地建设的事情!”苏沐平静着道。

    “好咧!”

    苏沐是nénggòu想像得到,现在的郑牧肯定是处于激动中,难以控制着。因为这样的事情对郑氏集团真的是至关重要的一次突破。只是和郑牧的激动相比,苏沐现在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郑豆豆那张脸,不zhīdào郑豆豆这shíhòu变成了shíme模样?是不是会黑了那?

    咣当!

    就在苏沐这边正在琢磨着一会见到郑豆豆该怎么说的shíhòu,关着的包厢大门轰然间被推开,走进来的却并非是杜品尚他们,竟然是庞海潮。

    说起来苏沐méiyǒu见过庞海潮,庞海潮也méiyǒu见过苏沐,两人这算是第一次见面。

    “你就是苏沐?”

    所以当苏沐抬头瞧过去的shíhòu,耳边响起的是庞海潮夹杂着怒气的不屑之语。(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