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拒不下车
    人生何处不相逢!

    在匪夷所思的地方遇到难以想象的人,这原本就是很为让人感到震惊的事情。更别说这个人要是再有着别的身份在,那就更加的让人感到惊讶。

    就像是现在!

    苏沐是真的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他,徐立功。说起来和徐立功的认识,也是托了郑牧的福。徐立功是谁,那不是路人甲路人乙。

    他可是标准的官二代,只不过这样的官二代为人却是很为洒脱,又很会办事。所以说才能够走入苏沐的视野,成为苏沐在盛京市结交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徐立功的老爹是谁?

    当然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徐康华。如果说不是因为这样的关系,徐立功又怎么会和郑牧走到一起来?徐康华那可是郑问知的绝对心腹,是郑问知掌控省委的最关键帮手。

    当年在省委督查室的时候,苏沐就和徐立功经过郑牧的介绍认识,但苏沐却没有想到,会在西品市这里遇到了徐立功,而且瞧他的样子,分明不是前来这里旅游的打扮。

    “立功,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沐惊奇着道。

    “苏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一直关注着你,你却是死活都不关心着我,你什么意思吗?我都知道你在花海县当县长,你却不知道我的行踪,你说你该不该罚?”徐立功笑道。

    “该罚,绝对该罚!”苏沐道。

    “我现在也在西品市工作。”徐立功说道。

    “你也在西品市?你在哪里?”苏沐好奇的问道,之前认识徐立功的时候,他当时是被徐康华安排在盛京市市委的。怎么好好的省会城市不呆,会前来西品市那?

    稍等!

    就在这时候,当徐立功的手臂从苏沐身边划过,两者碰触的瞬间,苏沐脑海中的官榜便开始旋转,出现的消息。让苏沐真的是有所吃惊。

    徐立功果然是在西品市工作,目前是西品市的下属县秋水县的常务副县长。说起来的话,徐立功是比自己要大几岁的,这样的年龄坐上这个位置,也是绝对不容易的。

    “我在秋水县任职,县政府常务副县长。”徐立功倒是没有掩饰,只不过说这话的时候。却是稍微有些低声,以免被人给听到。

    “我就说吧,除非是像这样的情况,不然徐秘书长怎么会让你给出来。不错,真的是不错。总要在基层工作过,人生才会变的丰富。”苏沐说道。

    当初在盛京市的时候。苏沐就曾经建议过徐立功,有机会的话,就直接下放,到基层工作段时间,这对他的成长是有好处的。现在看起来,别管当初自己的那番话是不是起到了作用,只要知道徐立功真的是下到了基层就够了。

    “我说你怎么会在这里看热闹。这样的热闹不看也罢,没什么意思。到最后肯定是不了了之的,你放心吧,那孙子是不会出来的。”徐立功扫向前面低声道。

    “怎么?你知道车里面坐着的是谁?不对啊,你是秋水县的,我刚才可是听说他们是斜县!”苏沐好奇道。

    “是的,的确不是我们秋水县的,要是秋水县的。我非要弄死他们不行。刚才的事情你是没有看到,我可是亲眼目睹着。人家就那样在这边停着好好的,这孙子一屁股便开过来,直接撞过去,硬是将当时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老者给撞伤。估摸着就算是不死,也不会很轻。

    你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好歹你下来道声歉。该治疗的治疗,该赔偿的赔偿,总是要解决问题的不是。谁想到从车上下来一个满嘴酒气的男人,说什么自己是斜县的县公安局局长。硬是冲着那个男人在那里大声喊叫着。这最后要不是交警过来,赶紧将伤者给送到医院去,我瞅着那个混帐东西还要动手打人。”徐立功越说越愤怒。

    这要是放在以前,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徐立功是毫不犹豫的就会动手,收拾那个该死的公安局长。但自从成为常务副县长之后,他已经是开始控制着自己的怒意,让自己能够静下心来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但饶是如此,却仍然是感觉着愤怒。

    “真的是混账!”苏沐眼神凛然道。

    “苏沐,你真的认为他这样的一个县公安局局长就敢这么猖狂吗?”徐立功摇头道。

    “什么意思?难道说里面还有说法?”苏沐心思一动。

    “是的,在后座还真的是坐着一个人,那个人更混蛋。偏偏我还真的就是认识这个混蛋,我说怎么会不下来道歉那?原来是因为这个人渣!”徐立功说起这个人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谁?”苏沐问道。

    “陈梅史!”徐立功缓缓道。

    “陈梅史?”苏沐挑起眉头,记忆中并不知道这人是谁。

    “县长,陈梅史是斜县的县长。”就在这时楚铮在旁边低声道。

    竟然是斜县的县长?这倒是让苏沐有些意外的。

    “没错,就是斜县的县长,这个该死的混账现在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斜县的县长。”徐立功咬牙切齿道。

    现在就算苏沐什么都不清楚,却也会清楚一点,那便是徐立功和这个所谓的陈梅史倒是真的不对付。两个人之间如果说没有矛盾的话,谁信?

    只不过现在却不是询问这个的时候,还是看看这样的事情,西品市的交警是准备怎么处理吧。如果说真的要是因为对方是什么斜县的县长,就徇私舞弊的话,那么没得说,苏沐还真的是会仗义执言的。

    “立功,咱们一会找个地方坐坐?”苏沐说道。

    “好!”徐立功深吸口气,将刚才的情绪给控制住后,也开始瞧向前去。

    就在两个交警走进奥迪车,刚想着说什么的时候,车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秘书般模样的人来,他迎着两个交警走过去。不知道这个秘书和交警说了什么悄悄话,随后其中一个交警便走向被撞的那个司机。又低下头不知道和他说了些什么,那个男的虽然说最开始还低声嘟囔着什么,但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行,那就这样办!”男人道。

    “都别看了,这里都被你们围的水泄不通了,赶紧让开,要保证交通的畅通!”

    随着交警的开始指挥,这起很有可能会爆发起来的大事,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解决了。楚铮在旁边留意了下那个男人的车牌后,暗暗的记在心里。

    “私了了吗?”苏沐问道。

    “肯定是,陈梅史这混账最擅长的便是拿钱说事,没有猜错的话,他肯定是答应给那人一笔钱。反正人撞都被撞了,还能怎么说?只是看到没有?就连那个秘书都是满身酒气的,这样的情况下,谁敢肯定那个司机就一定没事?这样都能够让他们开走,你说这西品市的交警是不是很过分?”徐立功忿忿道。

    “行了,或许那个司机真的是滴酒未沾那?真的要是喝酒了的话,陈梅史也未必敢坐不是。不说他们了,事情已经解决,你就不要在这里再多说什么了。咱们还是找个地方聊聊天吧!”苏沐说道。

    “成,我知道一处。”徐立功道。

    “走,你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苏沐道。

    “好!”

    随着徐立功坐进他的车在前面开着领路,苏沐则是在后面跟随着,楚铮低声道:“县长,我已经将那个男人的车牌号记下,要不要查下?”

    “没有那个必要!”苏沐摇摇头。

    “是!”楚铮道。

    如果说真的是私下解决了的话,那就解决了吧,遇到这样的事情,充其量最多只能够是指责下,你还能够做什么?苏沐已经过了冲动的时候,是不会鲁莽行事的。再说那里坐着的可也是一县之长,苏沐又不是市里的干部,凭什么在人家都解决了事情的前提下,还想着去闹事。

    再说如果说自己真的想要收拾什么陈梅史的话,又何必动用这样的手段。

    陈梅史?

    陈梅史?

    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古怪那?

    不知道徐立功这家伙到底和这个陈梅史有着什么样的恩怨!

    “楚铮,你知道陈梅史这个人?”苏沐问道。

    “是的,县长,我倒是听说过这个陈梅史,因为斜县和咱们花海县是邻县,其实您也知道,这个斜县不但和咱们花海县是斜县,和秋水县也是邻县。而斜县的这个县长,就是陈梅史上位之后,就开始大兴土木工程。

    如果说真的是为民造福也就算了,但谁都知道,那全都面子工程。如今的斜县,尽管以前比咱们花海县要好,这时候却是也被弄的有点怨声载道的意思。”楚铮低声道。

    仅仅是这样的简单介绍,苏沐的脑海中便已经形成了对陈梅史的印象:嚣张跋扈,好高骛远,典型政客。

    别管是哪种,都没有一种是好的。

    是啊,一个只知道修建面子工程,迎合上级的县长,又怎么能够真正为民?

    陈梅史,你的背后到底站着谁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