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往死的整!
    见过猖狂的却没有见过这么猖狂的,在花海县这一亩三分地上,竟然还有人敢这样冲着苏沐说话。这样的侮辱性的言语,真的是让人感觉到匪夷所思的很。

    但就在苏沐动手的瞬间,早就和苏沐培养出来很强默契感的郑牧和杜品尚,也都分别动手。

    砰砰!

    酒瓶就那样没有任何停顿的意思,砰砰的开着瓢。只要是被砸中的人,就没有谁能够抗住,全都当场瘫倒在地。笑话,那一酒瓶的力道,真的不是谁都能够抗住的。

    而郑牧他们的动手又是那样的快速,以至于雷正北这边的人,都没有多少的准备便全都被掀翻在地。

    这家酒吧原本就是花海县城之内比较出名的,现在又是晚上时分,正是一天人流量最大的时候。在酒吧内进行打架,这样的桥段在电视电影中真的是不少见的,但在现实中却很少出现。

    就算是有所矛盾,也是出去解决。要知道能够开起酒吧的人,又怎么会是没有背景的那?

    所以当这里开始打起来的时候,其余喝酒的人,非但没有惊恐着逃走,反而都是煞有兴趣的站在旁边,很为好奇的观看着。就像是要准备好好欣赏欣赏!

    所谓的看热闹,历来都是国人的精粹之举。

    雷正北是真的没有想到,苏沐竟然敢这么迅速的动手,而且又是这样的狠辣,连半点犹豫的意思都没有,就那样赫然一瓶子便抡了下来。这要是被抡中的话,真的是会让人瞬间丧失战斗力的。

    “苏沐,你敢这样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雷正北,我是雷正北,我是…”雷正北怒喝道。

    “我管你是谁!”苏沐漠然的扫视着雷正北,瞧着他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蛋,狠狠的直接扇过去。当场便啪的扇中。雷正北想要躲闪,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躲闪过去。

    被扇中之后,脸蛋肿胀起来的同时,一种让他快要疯掉的疼痛感,就那样顷刻间传遍全身上下每一处。

    啊!

    雷正北痛苦的喊叫起来,从来没有承受过这种羞辱的雷正北,这时候就像是在杀猪似的。大声的惨叫着。而就在雷正北的喊叫声中,酒店的老板突然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之后,就赶紧开始哄人。

    “各位帮帮忙,今天晚上酒吧不营业了,你们喝掉的酒就当作是我请客了。拜托,拜托!”

    很快酒吧里面便只剩下苏沐几个和酒吧的服务员以及雷正北的人。而酒吧的服务员也被老板呵斥着赶紧离开这里,他则是走上前,站在苏沐身边低声道:“苏县长,要不要报警?”

    “你认识我?”苏沐淡然道。

    “认识,认识!”老板赶紧道。

    “站到一边吧,今晚你酒吧的损失,我会来赔偿的。”苏沐说道。

    “不必。不必,我知道怎么办。”老板急忙道,转身走向旁边便开始戒备起来。只要雷正北这群人要是再敢动手的话,他是绝对会知道怎么做的。

    妈的,真的是给你们长脸了,你们竟然敢在花海县县城之内,动苏沐这个县长。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就算你们是什么衙内,都高不过法律吧?

    “雷正北。你说你叫做雷正北是吧?”苏沐平静道。

    “是!”雷正北仍然是犟嘴着喊道。

    “雷正北好啊,雷正南应该是你的哥哥吧?”苏沐淡淡道。

    “是的,雷正南就是我的哥哥。苏沐,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花海县的县长就能够为所欲为了吗?简直就是笑话!我们雷氏兄弟那在斜县之内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却敢这样对我们,你真的就不怕我们和你拼个鱼死网破不成吗?还有,你以为我们是没有根基的人吗?我叔叔可是…”

    “你叔叔是陈梅史对吧?”苏沐笑着道。

    “是的。你也知道了是吧?我叔叔就是陈梅史,是和你一样的县长。你竟然敢这样对我们,我叔叔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雷正北大声道。

    无趣的很!

    郑牧在旁边听着这样的对答,突然间发现。看着雷正北连半点想要狠狠踩下去的意思都没有。这样的人,还真的是不配他郑牧郑大少来动手的。

    “是不是感觉很无聊那?要是无聊的话,你就先走吧。品尚,陪着老郑回酒店。”苏沐说道。

    “好!”杜品尚道。

    像是这样的场合,杜品尚是不介意留下来的。但像是郑牧的身份就实在是有点显眼。真的要是传出去的话,会对他影响不好的。虽然说郑牧也不介意留下来,但真的要是能够避免的话,还是懒得惹事的。最为主要的是,现在郑牧实在是没有心情留在这里。

    “那我就走了!”郑牧道。

    “好!”苏沐微笑着点点头,郑牧和杜品尚就那样离开,当这里只剩下苏沐他们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是变的有些冷酷起来。

    “你们是跟随着雷正北前来的,但看情形雷正北没有给你们说起来是要过来做什么,也没有给你们说起我是谁吧?既然雷正北没有给你们说的话,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我是谁。我是花海县的苏沐,是这花海县的县长。你们竟然敢聚众殴打县长,知道这是什么样的行为吗?”

    轰轰轰!

    天打五雷轰!

    在场跟随着雷正北前来的那些人,这时候听到苏沐的话,全都当场愣住,每个的脸上都闪烁着恐慌的神情。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呼吸都开始变的窒息起来,那样子就好像是只要苏沐再多说一句话,他们就会当场崩溃掉似的。

    围攻县长啊,这是多大的罪啊!

    尼玛的雷正北,我们是跟着你混的,但你也没有必要这么往死的玩我们吧?你说苏沐是谁,是一个不起眼的土老板,所以我们才会跟着你过来的。

    现在倒好,土老板摇身一变成为了县长。县长啊,大哥,那可是县长,你让我们刚才说出那样的话,又准备让我动手,你这是想要让我们死啊!

    我们拼死拼活的跟着你混,难道这就是我们得到的报酬吗?

    想到苏沐即将对他们会做的事情,所有的人竟然全都直接跪倒在地,真的就是在那里跪着。

    “苏县长,你就放过我们吧?我们只是跟随着雷正北前来的,他给我们说要收拾下你的,谁想到你是县长啊,我们不知道你是县长啊!”

    “是啊,真的要是知道你是县长的话,我们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都不敢这样做。”

    “苏县长,你就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这回吧。”

    ……

    当跟随着自己前来的这些人全都跪倒在地哭喊着求饶的时候,雷正北的脸色已经是阴沉黑暗的很。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大的转折。

    这尼玛唱的是哪出戏啊!

    这些人平时的时候不是都是一副为了自己能够去死的架势吗?现在不过是让你们前来威胁恐吓下苏沐,你们就变成这样了?再说从头到尾,都是我们被打,苏沐又没有事情,你们这是害怕个毛啊!

    “你们干什么那?全都给我站起来,你们怎么能够这么没有骨气那。再说他就算是县长那又如何?我们又没有杀人放火,为什么要怕他那?现在他只有一个人,只要我们能够将他制住的话,我们就会是胜利的。”雷正北大声喊叫着。

    但这样的鼓动话语却没有谁听!

    真的要是再听你的话,我们非被折磨死不行。

    “你们不敢,我来!”

    雷正北说着就拎起旁边的一把椅子,冲着苏沐便走过去。只是就在他刚走出几步,酒吧大门口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章锐带队出现在这里。这是花海县城,在这里发生点风吹草动的话,作为公安局局长的章锐要是不能够第一时间把握到,那才真的是怪事。

    “妈的!”

    章锐瞧着正准备动手的雷正北,眼底涌动着愤怒的目光,竟然敢在这里动苏沐的念头,你真是活够了。真的要是让你将苏沐给打了,我章锐都不用上级说,自己便会请辞掉这个公安局长的。

    想到这里,章锐便一个箭步冲上前,从旁边猛然飞起一脚,直接便将雷正北给踢飞。雷正北真的是够可怜的,就他那样的小身板,之前被苏沐狠狠收拾了一顿,现在又被章锐这样一脚踢飞。都没有任何能够喘息的机会,当场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龇牙咧嘴着。

    “县长,您没事吧?”

    章锐一脚将雷正北踢飞之后,赶紧走到苏沐身前恭声道。

    “我没事!”苏沐扫过去,漠然道:“这里交给你了,将这人单独关押起来!”

    “是!”章锐说道。

    苏沐是真的没有心情继续留在这里,雷正北这样的小虾米还不值得他大费周折的去收拾。只要是交给章锐,苏沐相信章锐绝对是能够好好招呼他的。至于自己的话,应该是准备面对更高层面的对决了。

    陈梅史,这下你还不入套!

    只要你入套,就再也别想挣扎出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