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处处皆学问
    赵司德瞧着徐春廷脸上露出来的那种不相信和质疑,便解说道:“那不是一副简单的字,而是一套字。你要是让我给你说的话,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那套字真的是别树一帜,拥有着大家风范。

    你还别不信,要知道当初我陪伴的是魏老前去的,魏老在瞧见那副字之后,当场就惊为天人。如果说不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写的,魏老早就会将苏沐给弄到身边去。不行,苏沐,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今天怎么都要给我出去一趟。”

    魏老?当徐春廷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神情也不由一愣。如果说真的要是连魏老都这样推崇的话,那么那套字想必肯定是不简单的。要知道,魏老可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书法家。

    这样一来,倒是让徐春廷也很为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字,能够在京城之内如此流行。看来自己是在外面当官当太久了,以至于连京城之内的这种动静都没有办法捕捉到。

    “二舅,我爸还是稍微的保守着那。你也知道,我和皇甫家的皇甫青蜂也算是闺蜜的。皇甫青蜂给我说,那套字就算是在皇甫家,都没有多少珍品能够和之相比。”赵英男说道。

    轰!

    这还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皇甫家那是什么样的家族,徐春廷是清楚的很。而现在赵英男说,就算是在皇甫家,都没有多少珍品能够和那套字相比。这岂不是说那套字真的已经达到了宗师境界。

    到底是什么样的字那?

    “姑父,我稍后真的是要去拜访一个人的。如果可以的话,晚上我倒是能够陪着姑父前去拜访下那个所谓的魏老。”苏沐说道,今天因为是中秋,所以苏沐在赶到这里之后,才明白燕京大学是不上课的,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大清早的就出现在西山别院不是。

    至于说到午后的话,苏沐倒是没有说谎,因为下午他要前去面见梅铮的。既然是已经约好的事情。自然不能够反悔。再说梅铮是谁,那可是苏沐的师父,是绝对不能够放鸽子的。

    如果说这话不是赵司德说的,苏沐都是不会理会的。魏老之类的又如何?和苏沐又没有任何关系。

    “行了!”

    还没有等到赵司德说什么,徐中原却是已经直接道:“苏沐这次前来京城是有事情要做的,至于你说的老魏的事情就暂时放在后边吧。再说这样的中秋之时,老魏那边也不会是闲着的。知道你们喜欢研究这口。等到以后再说吧。反正苏沐已经是咱们徐家的人了,难道你还怕没有机会吗?”

    “是,爸!”赵司德点头道。

    徐中原的话在徐家就是圣旨,赵司德怎么敢不听?

    苏沐倒是无所谓,说到书法的话,他还真的是没有任何发怵的。其实不仅仅是书法。像是其余的琴棋书画之流,苏沐都是很为精通。再加上他现在发现随着官榜的运转,自己能够稍微动用官榜的能量,就更加的自信。

    “开饭吧!”徐中原说道。

    现在尽管只是十点半,但却是已经开始吃饭。因为到十一点的时候,像是徐春山都要出去的。所以徐中原倒是没有任何拘泥于形式的意思。再说今天的午饭。最为主要的是想要让苏沐认识下徐家众人,吃饭倒成为其次的。

    或许现在徐春山他们是没有办法领会徐中原的意图,但只要假以时日的话,他们都会明白自己现在的决定是如何的正确。

    “苏沐,那改天再来京城的时候,去我家坐坐,我和你好好的研究下书法。”赵司德说道。

    “好的,姑父,正好我手中还有着几幅不错的字画,到时候一起拿过来和姑父研究下。”苏沐道。

    “好!我等着你!”赵司德笑着道。

    原本以为在今天的午饭中,最为难说话的就应该是赵司德。谁想到赵司德现在反而是最为被攻克的,这倒是让徐中原有些意外。不过想到苏沐是攻其要害的,倒也很快释然。

    “苏沐,你这都给姑父礼物了,是不是也应该给姑姑点那?”徐春茹笑着道。

    徐中原坐在旁边,对眼前的事情是不会干涉的。苏沐想要真正走入徐家,就必须经过这些人的点头。所以说徐中原想要看看,苏沐到底能不能投其所好。

    是这样的一回事吗?

    摆明是想要考验下我吗?

    无所谓了,既然你们这样想的话,那我就陪着你们玩下,让你们知道,我苏沐那是真的有着真才实学的。

    “姑姑,您这是当长辈的,长辈既然开口说话,我是绝对不会推辞的。”苏沐说着起身,走到徐春茹的身边,为她倒上一杯红酒的同时,官榜开始旋转起来。

    徐春茹的窥私一栏:如何搞好现在手上的工作,尤其是这次中宣部举办的晚会,到底该怎么做那?

    中宣部?

    徐春茹现在是刚刚调到中宣部,就任的是中宣部的副部长,那么作为刚上任没有多久的徐春茹,肯定是想要有所作为的。而在中宣部想要有所作为,必须针对的便是宣传舆论。

    想到这个,苏沐已经想到了之前和吴清源所聊过的其中一个议题,这个议题便是有关现代经济社会下,思想道德应该保持什么样的状态,才能够更好的为经济发展服务。要知道这不是一个小议题,真的要是能够把握好的话,是能够形成一股社会风潮的。

    如果说中宣部能够主持这股风潮,并且形成对社会发展有利的一种推动,想必绝对是不可抹杀的政绩。

    当然苏沐之所以会准备拿出这个,是因为这个议题据吴清源说,是中央智囊团正在研究的,还没有流传出来。如果说徐春茹能够掌握这个先知的话,那…

    “姑姑,我这里有篇文章,不知道能不能请您帮忙给指导下。”苏沐说着便从旁边的椅子上将皮包拿过来,从其中的几篇文章中翻出一篇来,递给了徐春茹。

    文章?

    徐春茹有些疑惑的接过这篇文章,“苏沐,不是吧?你这分明是区别对待,给你姑父的和给我的这简直是天壤之别那。”

    “就是啊,苏哥,你难不成想要一篇文章就将我妈给收买了吗?”赵英男倒是自来熟般的笑着道。

    真要说起来,在徐冰清和赵英男这里,苏沐都是大的,徐龙雀是最大的,苏沐是次之的。

    徐冰清脸上倒是露出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文章,难不成苏沐想要做的便是这篇文章吗?只是到底什么样的文章,能够让苏沐如此自信那?

    徐冰清是清楚的,送礼是一门学问。礼物不在于贵重,真的以礼物的贵重来判断感情的,那是下下之道。真正送出的礼物,是要送的恰如其分,是能够打动人心的。也就是说送对方急需之东西,才是最高明的学问。

    但眼前这种情况,可能吗?

    徐春山和徐春廷都是淡然不语着,依着他们的身份地位,是不必多说什么的。他们也很想要知道,苏沐到底会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讨好徐春茹。

    要知道徐春茹那在徐家,可是一个刁钻古怪之人。错非东西真的是很好,否则是断然打动不了她的。

    “文章?”徐春茹脸上的狐疑神情,随着她瞧见文章的标题之后,顿时变化起来。之前脸上的那种狐疑那种不肯定,现在陡然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和喜悦。

    一篇能够针对这现代经济社会和现代企业从业两大群体的思想论文,有着什么样的震撼力,徐春茹是清楚的很。最为关键的是,这篇文章并非是那种空洞无文的,是很有思想很有深度的,建立在数据之上的论证,更是将这篇文章的精髓给提炼出来。

    哪怕是在中宣部内,徐春茹都不相信有谁的文章有谁的报告,能够做的像是这样详细?这篇文章只要稍加琢磨,就能够成为一个很好的执行报告。

    “姑姑,我能给你说的是,这是我老师给我的,让我拿回去研究下的,我想着姑姑应该是会很喜欢的。这篇文章目前只此一篇,知道的人没有几个,姑姑,应该懂我的意思吧?”苏沐微笑着道。

    话语虽然说的是云里雾里,但徐春茹却真的是听明白了。这就是说现在自己手中拿着的这个,就是没有问世的文章。像是这样的文章,只要吃透的话,绝对能够带给她好处的。

    “苏沐,你的这份礼物我很喜欢!姑姑谢谢你了,姑姑现在就动手复制一份,没有问题吧?”徐春茹问道。

    “姑姑,没有必要复制的,你拿去吧,我已经看过了,和老师通下气就成。”苏沐说道。

    “那太好了!”徐春茹激动着。

    “什么嘛?装神弄鬼的,有必要这么激动吗?再说你的老师是谁,至于让你如此推崇吗?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样的文章?”赵英男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话一出,谁想赵英男便被几道目光狠狠的锁定,眼神之中透露出来的那种凌厉,让赵英男陡然后背一阵发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