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你用苍老,换我成长
    杏唐县县医院特护病房。

    尽管只是县级医院的特护病房,但对于之前的普通病房而言已经是天壤之别。更别说之前还是在病房之内简单的加了一张床而已,哪里能够像是现在这样。这所谓的特护病房医疗设施都是**的不说,还像是在住酒店一般,给人的感觉便是心旷神怡的那种。

    再加上特护的照顾,在这里住着就算病不想好的那么快都不成。

    有钱人的世界,就是这样。

    没有钱的话,就要有权。而有权是主宰一切的,如果说苏老实不是有着苏沐这个儿子的话,又如何能够一步跨入到这样的享受治疗中。要知道苏老实的脑袋只是被敲破,很多人像他这样的,被敲破之后稍微包扎下连医院都没有想着去住的,他却住着的是特护病房。

    “妈,您累了,我已经给您在县城里面开好房间,过去住下就成。这里就交给我吧,您要是还留在这里的话,真的会累垮身子的。要是那样的话,反而是不值当的。再说唐珂跟着您这样,也累了,去吧,吃点东西,洗个热水澡明天早上再过来替我就是。”苏沐说道。

    “你行吗?”叶翠兰道。

    “妈,我怎么就不行了。再说我长年累月不在家的,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要是再不陪在身边的话,还算是什么儿子!您就去吧,这时候天大的事情,都不能够拦住我留在这里。”苏沐坚定着道。

    “那好。小珂,咱们走!”叶翠兰说道。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苏沐便坐在床边,递给苏老实一杯水,“爸,喝点水吧。”

    说真的,苏老实很为享受现在的氛围,虽然说是在医院里面。但像是这样,和自己的儿子如此的对话,真的是很少能够碰到的事情。苏老实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就算再不矫情。像是眼前这事,他也是很为想要得到的。老爹儿子,原本就应该是这样和睦相处的。

    “刚才那个叫做什么梁都的县长过来了,前来这里赔礼道歉说了很多好话。临走之前还想要留钱。却被我给拒绝了。让他们带走了。儿子啊,如果说没事的话,就不要再闹了。那样对你不好。真的要是撕破脸皮的话,我相信你将来可能会被人陷害的。”苏老实说道。

    “爸,没事的,我心里有数。”苏沐说道。

    “是啊,你心里有数,我知道你从来都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小时候是这样,大了还是这样。还记得吗?小的时候,就是商老那边。你非要拜商老为师,那时候的商老我是不熟悉的,一点都不熟悉。当然,现在我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不过肯定是世外高人。

    那时候我就想着要劝阻你,甚至都罚你在墙角站着,你是怎么做的那?你这个家伙,真的是没有一点想要改变的意思,还是那样的倔强。到最后没有一点办法,我只能够听你的,让你前去拜商老为师。现在看来,当初是我错了。商老,那真的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碰触的人物。”苏老实感慨着。

    作为一个父亲,有谁不想着让自己的儿子能够出类拔萃的,有谁不想着让自己的儿子能够优秀的。那种所谓的只是想要让儿子平平庸庸的当个普通人的想法,相信是没有谁在最初就会有的。望子成龙望子成龙,恐怕是没有谁想要望子成虫的吧?苏沐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成绩,真的是让苏老实骄傲着。

    曾几何时,苏老实能够想到自家能够走出苏沐这样一个官员来?

    “是啊,爸,当时您真的是那样狠狠的打我。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您当初是怎么说服我妈的?我妈是最心疼我的,是不可能看着您那样打我的啊。”苏沐问道。

    “哪里说服了?我只是骗你妈,说那样做是商老给的考验,所以你妈才会没有干涉的。”苏老实说道。

    原来是这样。

    “爸,您可真够可以的,连我妈都骗。嘿嘿,我要是告诉我妈的话,我妈肯定会收拾您的。”苏沐笑着将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说道。

    “骗?这怎么能够说是骗那?用小可的话来说,这叫做善意的谎言。对了,这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要给小可再说了。小可现在在上学,我不想要让她因为我的事情分心。”苏老实说道。

    “我明白的!”苏沐点点头。

    “小可是不是在学校里面谈恋爱了?”苏老实突然问道。

    “爸,您怎么会这样想?”苏沐好奇道。

    “什么叫做我怎么会这样想,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我没有猜错。你们是我的孩子,我看着你们长大的,难道说你们心里在想些什么,我能够不知道吗?你们身上有什么动作代表着什么心思,我能够不知道吗?我给你说这些不是说想要让你劝阻小可。有你这样的大哥在,小可就算在学校里面不读书,相信将来也不会受罪的。

    再说我的闺女我能够不知道吗?小可绝对不是那种会闹事的人,她是个好孩子,以后谁要是能够娶了她当媳妇,绝对是谁家烧高香了。我给你说这个,是想要让你告诉小可,千万不要胡乱的应付这谈恋爱。既然是谈,就要好好的谈,别弄的最后遍体鳞伤。”苏老实说道。

    这就是苏老实的真实想法。

    说穿了苏老实还是心疼苏可,害怕苏可会因为所谓的恋情失败而痛苦着。尽管苏老实不知道现在的苏可,恋情是相当稳定,但当爹的总会是有什么事情都提前想好的。

    “爸,您就别担心了,小可的事情我会看着的。再说那个男孩子我见过,不错!”苏沐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苏老实笑道。

    虽然苏沐只是说了两个字:不错,但苏老实知道,能够让苏沐这样评价,看来那个人真的是不错的,否则苏沐也不必说出这样的话来搪塞自己。再说那可是他亲妹妹,难道苏沐会在这样的事情有所马虎吗?

    “行了,我要上厕所。”

    “来,爸,慢点!”

    “我没事的,我又没有伤到腿,能够自己走的。”

    苏沐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苏老实走进厕所,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苏沐脑海中就回想起自己小时候。那时候的自己,也像是现在这样,喜欢安静的瞧着苏老实的背影。在那个年代,苏老实的背影就像是苏沐的精神支柱,好像只要看到这个背影,他的世界就永远不会倒塌掉。

    父爱如山,一点都不假。

    小时候的苏老实喜欢将苏沐顶在脑袋上,喜欢那样在院子里面来回的跑着。那时候的苏沐,是最为无忧无虑的时候,那时候的苏老实,也是最为幸福的时候。在院子里面跑着的小鸡,被苏沐追赶着来回乱窜,阳光照耀下,到处都是温暖的阳光。

    上了中学之后,还是苏老实每次开学放假都会亲自将苏沐从学校接回来,因为那时候的苏沐要到镇上上学。每次开学,苏沐都是心里面不舒服着,但只要想到放假的时候,能够坐着苏老实的自行车,手中吃着棒棒糖回来,就会感觉到高兴。

    甚至就算那次发生了最为残酷的事情,苏沐为救骆琳而身负重伤,苏老实都没有任何责怪苏沐的意思。就那样守在苏沐的身边,照顾着他。哪怕是苏沐清醒之后,苏老实也是直接将他送回学校,期间没有任何打骂的意思。

    ……

    苏沐的大脑就像是在播放着电影似的,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是现在这样,能够回想起之前的那么多事情。苏沐从心底不是一个怀旧之人,但这也不算是怀旧。这只是一个儿子,在想着一个父亲曾经为他付出的那些心血和精力。想到那些,苏沐就感觉心潮澎湃着。

    说不上为什么,如果说不是在这里的话,苏沐恐怕已经哭出来了。

    情感再冰冷的人,不是说不会哭,只是说没有置身在能够让他哭的环境之中。只要戳准他的痛点,再冷酷的人,都会流出难以抑制的眼泪。

    “行了,我困了。”苏老实回来之后说道。

    “爸,你躺下吧,我稍后也会睡觉的。”苏沐说道。

    “好!”苏老实是真的有点困了,这一天折腾的,他的身体毕竟已经老了,不能够再像是以前年轻的时候那样。再加上脑袋之上虽然包扎着,但药物的作用之下还是会有时候会疼的。在这样的状态下,苏老实很快就睡着了。

    苏沐将灯光调暗之后,就坐在床边,看着苏老实那苍老的脸,回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心中涌起的是一股股感动。苏老实用自己的苍老,换来了自己的长大。长大之后的我,就不能够辜负父亲的付出。

    父亲脸上的每一道鱼尾纹,都是岁月的见证,每道岁月的见证,都会让苏沐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就在苏沐刚想着起身去倒杯水的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不过却是震动,他早就将铃声给取消了。看到是谁打过来的之后,苏沐微微一笑,走出病房,刚刚接通,那边便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