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第一夜,第一战
    要知道公安局这种暴力机关,在社会之中所扮演着的角色,是具有着相当份量的。 是除却军队之外,最能够让人感觉到恐惧的力量。而这样的力量如果运用的好,是能够为民办事的话,那自然是其最为正确的选择。但怕就是怕,有些事情的发生,是那样的不可理喻。

    就像是现在!

    苏沐真的是没有想到过,原来这个所谓的鸭舌帽男,竟然还是一个警察。拥有着这样的身份,在道路上却敢公然拦截住自己,理由却是很为荒诞不及的超车了。大师不喜欢被超车,尼玛啊,还有比这样的理由更加无耻点的吗?偏偏这样无耻的理由,又是从一个警察的嘴中说出来,这时候就显得更加荒谬。

    “慕白,知道他是谁吗?”苏沐安静的问道。

    “知道,这个人叫做严宽,是和李建新关系不错的一个派出所副所长。”慕白说道。

    慕白怎么说都是在这殷玄县之内混着的人,哪怕是再不受重视,对这里的情况却是熟悉的很。在县委党校无聊的日子,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搜集县城之内官场上各种人物的信息资料,并且将其分门别类的排列好。在慕白的家里面,有着几面黑板,扮演的便是人脉树的角色。

    因为无聊,而让慕白对殷玄县的官场是了如指掌的很,只要是消息,别管是验证的还是小道的,他都知道。甚至就连所谓的组织部,都没有他知道的多。

    还真的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苏沐的想法之中,这个鸭舌帽男在公安系统之中所扮演的角色应该不会是很大的,否则的话,还真的不是李建新这样的人能够认识的。

    但知道归知道,苏沐却还真的是没有放在心上的意思。笑话,自己是谁,那可是即将到任的县委书记,别说眼前这个人。就算是县公安局的局长到了这里,都只有俯首的份儿。不过说起来这个,倒是有段时间没有和徐炎联系了。这家伙在古澜市不会是混的风生水起,都乐不思蜀了吧。要是那样的话,得调动下,让他挪挪地儿了。

    毕竟在殷玄县这种陌生的地方,如果说手底下没有一个知根知底的人帮着。苏沐想要做任何事情,都会变的捉襟见肘的。更别说这个部门。还是所谓的公安局。

    像是今天晚上所会发生的事情,苏沐只能够允许发生这一次,再发生的话,那就是对苏沐权威的挑衅。而且苏沐知道,殷玄县的县公安局局长,是由县政法委书记兼任着的。想要改变这个局面,还真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当然这些念头都是苏沐现在想起来的,是要运作下才能够成功的。

    至于说到现在的话,还是先将眼前这个问题解决掉是正事。

    “你们是谁?知道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吗?”苏沐沉声问道。

    “我们在做什么?你说我们在做什么?我们这是在查房。我们怀疑你们之间有不正常的交易,现在给我将你们的身份证件全都拿出来!”严宽说道。

    “严所长,没有必要闹成这样吧。”慕白脸色低沉着。

    “你算什么东西,给我站到一边去!”严宽毫不在意般的呵斥道。

    “你?”慕白顿时愤怒着,想到以前自己被人奉承着的场景,再看看现在所遭受着的遭遇,慕白真的是有种没有办法言语的复杂感觉。

    “慕白。退到一边吧,这里全都交给我处理就是,他们毕竟是前来找我的。”苏沐说道。

    慕白退到旁边!

    苏沐扫向严宽,漠然道:“严宽是吧?你们到底是谁?”

    “我们是警察!”

    “警察?那就出示你们的证件,我要先看看你们是不是警察。”苏沐镇定着道。

    “呦喝?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在咱们这里,还敢给咱们要证件?我实话告诉你。证件这玩意,我就是一直没用过的。怎么吧?我今天就是要找你麻烦的,你能够奈我何?”严宽说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虽然是外地人,却也是知道法律的。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行为,你们说你们是警察。真要是那样的话,就更加是知法违法,罪加一等的。”苏沐说道。

    “哈哈!”

    听到苏沐的话,严宽几个对视一眼之后,全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见过白痴的,却没有见过像是这种白痴的。真的将自己当成了是所谓的正面人物,在这样的地方和自己讨论什么执法的资格问题。你以为你是谁?

    严宽眼神一冷,“给我搜!”

    “是!”

    紧接着苏沐总算是见到什么叫做栽赃陷害,因为房间就这么大,属于那种一览无遗的类型。而跟随着严宽前来的人,只是走到床边,然后便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袋子,随即就像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物品似的,大声喊叫起来。

    “严所长,发现了,他们果然是藏毒运毒。”

    “这下我看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严宽直接拿起那包白色的粉末,塞进一个袋子之中,“给我当作证物,现在将他们全都给我抓回去,我要严加审问。”

    “是!”

    就在四个男人即将动手的时候,苏沐的神情已经是实在难以控制。这样的行为,放在以前苏沐都没有碰到过,而现在在这里却是瞧着他们玩的是那样的炉火纯青,他们还真的是将自己当成了废物吗?当自己是最为好欺负之人吗?简直就是无耻之尤的混帐东西!

    如果说自己的治下,要都是这样的人,那整个殷玄县的风气就真的要来一次彻头彻尾的大整顿。

    想到很有可能因为这几个人,而让整个殷玄县的公安系统处于一种被千万人所指所憎恨的状态,苏沐心中所憋着的那股怒火,便没有任何能够继续控制的发泄出来。

    “给我滚!”苏沐怒喝道。

    “呦喝,竟然还敢骂我?”严宽是真的没有想到,苏沐都已经这样了,还敢如此嚣张跋扈的口吐脏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辱骂自己。

    严宽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就要抓向苏沐的脖子,似乎是要将苏沐直接拎过来之后,狠狠的收拾一顿。

    反正这样的事情以前又不是没有做过!

    一言不合当即开打?

    恼羞成怒之后的威逼?

    知法犯法的鲁莽之举?

    瞧着严宽的动作,苏沐鼻端冷哼一声,随后就在严宽的手即将碰触到自己衣服的瞬间,猛然间向前跨出一步。随后便将严宽直接被抓住,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一记漂亮的过肩摔,当场便将严宽给摔出去老远。严宽的身子当场便砸向身后的桌子,碰到桌上的电视之后,将电视旁边的热水壶给撞飞。

    动手了!

    苏沐竟然敢在这里动手!

    在知道严宽的身份之后还敢如此强势!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苏沐的动作给震惊住,就连慕白都有些目瞪口呆,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这时候的苏沐。难道说他真的像是自己之前所猜测的那样,是想要借助孙迎清的力量解决掉这事吗?不然的话,苏沐为什么会这么强势,压根都不给严宽动手的机会。

    严宽摔到在地之后,硬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躺在地上,脸上的事情是扭曲着的,身上传来的那种疼痛感,让严宽不断的发出着杀猪般的惨叫声。

    听到这样的惨叫声,外面旅馆的老板是真的心里发慌的很。按理来说,他是不应该将消息透露给严宽的,毕竟自己是开门做生意。要是被别人知道,自己竟然将住客的消息泄露出去,自己还怎么混?所以他想要的是严宽赶紧将苏沐给带走,这样的话,自己也能够有足够的理由解释这事。

    但现在那?

    严宽非但没有能够动的了苏沐,还被人家狠狠的来了一记过肩摔。

    这事从这刻起,就算是想要低调,想要遮掩住都没有可能。

    我的天啊,我到底是倒什么霉了,怎么会在国庆节后,遇到这种麻烦事。

    那四个协警这时候也是懵了!

    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揍人的份儿,哪里会被人这样收拾过。而且瞧着苏沐还是这样的一个小白脸,却没有谁想到,他的力量竟然会这么大。而且动作还是那样的标准,从出手到结束,简直就是行云流水,他们就像是在看拍电视似的,心里面都开始有些发虚了。

    能选择的话,苏沐也不想这样做。毕竟这样做了,自己再想要掩饰住身份就很为困难了,但无所谓,既然没有办法掩饰身份,那就干脆点,将这事给闹大。

    这样等到自己正式上任的时候,也是能够拿这事做做文章。有了这么一把刀子悬在殷玄县某些人的脖子之上,相信他们是知道该如何做的。

    想到这里,苏沐瞧向严宽的眼神,是越发的透露着一种不屑。

    “现在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这几个抢劫犯,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进行抢劫?还有你们还想着栽赃陷害,别给我说我没有证据,我说的话就是证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