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张南秋的孤注一掷!
    张北夏现在的精神状态是很为差劲,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倒霉了那。那么明显的圈套都没有看明白,就那样一头扎进去。现在想想,当时哪怕是稍微谨慎点,都不足以犯下那样的错误。作风问题,这样的问题真的是让张北夏有种汗颜,有种无脸面对张南秋的羞辱感。

    幸好这家里面只剩下张南秋,张北夏的老伴在去年已经过世。而张南秋这个独子,又怎么能够不明白张北夏是被人给算计了的那?否则张北夏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看着是给了张北夏脸面,让他辞职离开。但张北夏的心里面是憋着一股怒火,这也是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离开殷玄县的原因,因为他想要亲眼看到,侯柏凉是怎么倒台的。

    不看到这一幕,张北夏气愤难消!

    而就在前几天,张北夏也已经知道前来接任他的人是谁,是个叫做苏沐的年轻县委书记。当张北夏知道苏沐只有二十六岁的时候,是真的有所震惊。

    上面是怎么想的?

    怎么会派下来这样一个年轻人?

    俗话说得好,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就苏沐这样的人,毛长齐没有?但当张北夏真正了解到苏沐的从政经历之后,还是从其中窥探到一些端倪,瞬间就将之前自己的第一印象给推到。因为张北夏知道,只要是苏沐任职过的地方,就没有说一处没有发展起来,全都变成了经济强区。

    而随着这样的发展,苏沐的官位也是越升越高。张北夏还知道,这次苏沐之所以会前来殷玄县,是周奉前周老亲自点的将。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说苏沐是个善茬儿的话,张北夏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刚才张北夏就在和张南秋说着苏沐,聊着苏沐,所以张南秋这么冷不丁的问出来这话。倒是让张北夏有些不解,“苏沐啊,怎么了?”

    “就在刚才我接到的那个电话,是一个叫做段鹏的人打过来的,他说他是苏沐的司机,现在苏沐被县公安局的人带走了!”张南秋说道。

    蹭!

    张北夏在听到这话之后,蹭的便从椅子上站起来。盯着张南秋急声问道:“你说什么?苏沐现在已经到了殷玄县,现在却被县公安局的人带走了?”

    “是的,刚才那人是这样说的。”张南秋说道。

    “那他还有没有说别的?”张北夏问道。

    “没有,只是给我说了这个消息之后,那边便挂了电话。”张南秋说道。

    是恶作剧吗?张北夏第一时间就将这个可能排除掉,对方既然敢公然说出自己的姓名。就是不怕张南秋知道的。而苏沐这时候被带向县公安局,这事也是不能够作弊的,只要是查,一下就能够确定的。关键是为什么苏沐会让段鹏打这个电话过来?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张北夏的大脑急速的转动开来,这时候的他,突然发现,之前自己猜错的苏沐为人办事。是那样的不经推敲。苏沐的办事风格绝对是另辟蹊径的,就冲着这事就能够看出来。

    现在的关键是,苏沐到底想要做什么?

    “爸!”张南秋低声道。

    “南秋,这或许是你的机会,也将是我能够报仇的机会。当然我报仇不报仇都是次要的,只要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侯柏凉这个小人锒铛入狱就成。倒是你,就像是之前我们所说的那样。追随着苏沐,将会成为你的机会。我张家能不能够继续在官场上混着,就要看你如何选择了。”张北夏凝声道。

    “爸,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张南秋果断道。

    虽然说只是一个派出所所长,但张南秋又怎么会体会不到那种疏远的滋味。放在以前的话,他虽然只是个派出所所长,但别管是在派出所。还是在县公安局内,甚至就算是在殷玄县之内,都没有谁敢小瞧他。见到张南秋之后,众人都是会以众星捧月的姿态拱卫着他。

    然而现在那?

    随着张北夏辞职。如今的殷玄县之内,已经再没有谁对张南秋有任何恭维之意。每个人见到他之后,能够和他说两句话,都算是不错的。

    那种众叛亲离的感觉,真的是让张南秋不舒服的很。

    原本张南秋认为自己的人生就会这样,因为最近已经有风声传出来,说是要将自己的这个派出所所长给拿下。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张北夏说新来的县委书记会是团系的人。这也就意味着张南秋有可能再崛起,而现在这已经不是单单的有可能,因为苏沐已经传信过来。

    张南秋能够不清楚这是天赐机会吗?

    是,侯柏凉在这殷玄县之内是权大势大,但要知道一点,在官场之内,县委书记是有着天然的优越性。在任何一个县内,县委书记都是指定的一把手,是真正的掌握话语权的。别管是任何时候,这样的身份都是不容挑衅的。

    这也是张南秋现在敢这么斩钉截铁站起来的依仗所在。

    “苏沐既然让自己的司机给你打过来电话,说明是想要见你的。这样,你现在马上动手做两件事情,第一,前去见见这个叫做段鹏的司机,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第二,尽快赶到县公安局,我会安排人,让你前去见苏沐一面。别管是任何事情,只要是苏沐吩咐的,你都要照办。懂吗?这两件事情十万火急,必须马上办!”张北夏果断道。

    “是!”张南秋起身就冲出家门。

    张北夏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么紧张过,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前提下,他的精神高度集中着。他很清楚,殷玄县的暴力机关和其余县是有着不同的,因为在这里县公安局局长是由县政法委书记马文隽兼任着的。而马文隽很显然是侯柏凉那系的中流砥柱。

    今晚的事情或许是能够成为一个爆炸口,将目前殷玄县的暴力机关结构给炸开。

    张北夏好歹也是在这里担任过县委书记的人,就算再不济,在这里的各个部门之中都是有着一批张系干部。哪怕是在县公安局之中,都不例外,现在就是张北夏动用关系进行安排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张北夏直接拿起电话拨打出去,当那边传来一道恭敬的声音之时,他缓缓说道:“施连,现在有一件这样的事情,你要帮我办下…”

    暂且不说苏沐那边的事情,说说张南秋离开家门之后,就按照刚才的电话拨打了回去,段鹏就像是在等着似的,很快就接通。当段鹏将自己的位置说出去之后,五分钟张南秋的身影便出现在这里。

    两人接上头之后,张南秋便急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

    随着段鹏的讲述,张南秋的神情是越来越阴沉,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

    就因为张眸的车被超过,所以他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张南秋真的是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张眸是谁,他当然知道。但张眸敢这样嚣张,还真的是出乎张南秋的意料之外。

    “所以说现在苏书记有什么样的指示?”张南秋问道。

    段鹏瞧着张南秋,一双眼睛之中迸射出来的精光,直接冲入张南秋心底。哪怕张南秋是所谓的派出所所长,碰触到这样的眼神,都不由心底暗暗惊骇着。心里想着,苏沐的这个司机绝对不是简单人物。

    “张所长,我能不能相信你?”段鹏说道。

    “当然能!”张南秋果断道:“你既然是苏书记的司机,那么想必也知道我家的事情。我爸是如何被弄下来的,相信你也清楚的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绝对会站在苏书记这边的。我现在就要动身前去县公安局里面见下苏书记!”

    “好,我相信你。”段鹏说道,随即摇摇头,“张所长,没有必要去县公安局,领导是不会想着你过去的。现在咱们要做的便是前去一趟医院,因为那里正在演着一出好戏。”

    “医院?”张南秋不解道。

    “是的,就是医院,等到了那里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需要张所长你出面才能够解决了。”段鹏说道。

    “好,那咱们现在就去医院!”张南秋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意思。

    反正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在没有扩大化之前,知道苏沐身份的人并不多。那么这就是自己的机会,是自己能够好好运作一番的机会。相信这也是苏沐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跟随着段鹏前去医院就去那里。我倒是要瞧瞧,段鹏让我去医院,是要去看什么样的大戏。

    殷玄县县医院。

    说起来这家医院就在严宽的辖区之内,所以现在的他,在这里那是熟悉的很,很快就包扎完毕。这之后就跟着身边那四个被揍趴下的协警,全都龇牙咧嘴的对着口供。

    “你们四个都给我听清楚,今晚上的事情一定要给我咬死,只能够是得到线报,前去查房,发现毒品,然后毒贩奋起反抗,咱们和毒贩力斗,直到苗队他们前来,知道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