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编的天衣无缝
    任何故事,只要是编出来的,就不愁着会被戳穿。高品质更新但在那之前,编故事的人,却是不会意识到这点。或者说,在他们看来,所谓的编故事就是在讲事实。只要是他们所编出来的故事,都是能够当作事实的。殊不知,当这样的故事被戳穿的时候,再好的表演都将是在做无用功。

    事实就是事实,用事实说话是据理以争的基础。

    虚造出来的事实,是经不起任何真实之言的洞穿。

    严宽现在在做的便是编故事。

    “严所,你说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那么厉害!”

    “一个人打我们五个,都没有任何受伤的意思!”

    “是啊,严所,那人不会是练家子吧?”

    严宽不屑的听着,“什么狗屁的练家子,练家子又如何?就他那样的练家子,来多少个,我都是能够收拾掉的。你们不会认为他进了局子之后,还能够是那样安然无恙吧?”

    “说的是,只要进了局子,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验伤,咱们现在就等着验伤结果便是。这次,我要是不从他身上榨出点钱来,我就不姓严!”严宽目露凶光,疼痛的龇牙咧嘴着。

    几个人在房间之中那是肆无忌惮的聊着这样的事情,没有任何想要收声的意思,反正这里只有他们,又是关着房门,还真的是不怕有谁敢听咱们的墙角。最为关键的是,听墙角也得能够听懂才是。

    但偏偏就在这里,张南秋和段鹏听着几个人的议论,两人的脸上都布满着一种冰冷的神情。张南秋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派出所之中,会有着这样的人渣。

    尽管之前知道这四个人是跟随着严宽走的比较近,就连严宽之前那对自己都是毕恭毕敬的很。现在倒好,从张北夏下台到现在,连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形势就彻底大变。高品质更新就在

    医院外。

    “人渣败类。我回去之后就动手彻查他们的事情!”张南秋沉声道。

    “张所,虽然我不知道领导是准备怎么做的,但在他出来之前,我想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将所有工作都准备好。比如说这个严宽,你手中应该是有着他的材料吧!”段鹏问道。

    “当然有!”张南秋说道。

    “那好,张所长,现在你就将材料全都落实。至于说到领导那边的话,你就不要过去了,我现在去一趟县公安局。”段鹏说道。

    “行!”张南秋点头道。

    县公安局审讯室内。

    从苏沐被带进来之后,就没有谁前来审问,苗力峰是真的按照之前所说的那样在做,他在给苏沐机会。也在给自己一个机会。要是苏沐真的是由背景的话,现在想必是应该会有人前来力保他的。如果说半个小时之内还没有动静的话,那就对不起了,我就要往死的收拾你。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特别憋屈那?”苏沐微笑着问道。

    “没有!”慕白摇摇头,“其实像是这样的事情,我早就习惯了。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以这样的理由抓紧来。不过无所谓了。我反正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能够和你一起蹲大狱,或许还真的是不错的事情。”

    “蹲大狱?你想蹲也得能蹲再说。”苏沐笑道。

    “我知道,我得罪了李建新,就算是能够出去也没有好果子吃的。你不知道的,李建新仗着侯柏凉的后台,在这殷玄县之内是为非作歹的很。至于我的话,就算是能够出去。也是被免职,然后找个理由,在外面再被人狂殴一顿。像是这样的事情,我以前见过好几次,习惯了!”慕白苦笑道。

    “为什么不报警?”苏沐问道。高品质更新就在

    “报警有用吗?你也不是没有看到,刑警队的队长都是严宽的朋友,而严宽却不过是跟随着李建新混的而已。你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报警只能够自取其辱而已。”慕白惨笑着。

    这就是现实!

    这就是社会!

    没有谁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所谓的美好,全都是勾勒在画纸上的梦幻世界。在现实社会中,像是这样的事情。是压根不会存在的。

    “你年纪轻轻的,倒是有种看破世间红尘的感觉。”苏沐说道。

    “看破世间红尘?我哪里能够看破,我要是能够看破红尘的话,还怎么会留在这里?”慕白淡然道:“其实我知道你是有办法出去的,只要你给孙迎清打电话解释清楚就成。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在这里耗着,那样的话对你是没有什么好处的。等到他们真正下黑手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倒血霉。”

    “行了,我答应你,会给你一个未来的。”苏沐说道。

    “给我未来?我的未来在哪里?”慕白的情绪明显是低沉着。

    看着慕白的神情,苏沐微微一笑,今天的事情从他走进这个县公安局的瞬间,就已经是入局了。就像是慕白所说的那样,他是没有必要留在这里继续闹腾着。因为和苗力峰没有这个必要,苗力峰没有这个和自己掰手腕的资本。整个殷玄县都没有谁有这样的资格!

    被关押进来就成,下面就要轮到自己表演了。

    是你们不让我低调的,那样的话,我就高调的亮相殷玄县,让今晚的事情成为悬挂在你们众人脑袋之上的一柄铡刀,看看这铡刀什么时候会落下,会落在谁的脑袋之上。

    咣当!

    就在这时那扇紧闭着的大门被轰然推开,苗力峰的身影闪现进来,而紧随着苗力峰出现的,竟然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今天这出闹剧的策划者李建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全都是李建新在背后鼓捣着。如果不是李建新非要收拾苏沐的话,苏沐怎么会被抓进这里来。

    只是现在的李建新脸上涌现出来的,分明是一种嚣张跋扈的神情,瞧着苏沐的眼光,是那样的不屑。捎带着扫过慕白的时候,便变为厌恶。

    “小子,咱们又见面了!”李建新冷然道。

    “苗力峰,这个人是你们县公安局的吗?”苏沐问道。

    “你什么意思?”苗力峰低喝道。

    “他如果不是你们县公安局的话,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就像是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们这次过来是配合你们进行调查的。但是你们是怎么做的?将我们撂在这里,一撂就是半个小时。这也就算了,我想要请问下,那个所谓的严宽,他到底在没有在这里?他也是当事人的。”苏沐神情冷静着问道。

    这家伙不是善茬儿!

    苗力峰心底是断定着,但这样的断定归断定,身边有着李建新在,他这时候的底气不是一般的强。要知道只要李建新在,有任何事情发生,都是能够解决掉的。

    因为这次李建新是代表着大师过来的,是代表着张眸大师的意志。再确切点说的话,就是代表着侯柏凉前来解决这事的。

    没有资格?

    谁规定没有资格就不能够进来!

    “你无权发问!”苗力峰直接一句话就给彻底的打回去。

    无权发问?苏沐眼底闪过一抹嘲讽般的笑容,果然和自己所猜测的一样。像是这样的一幕,作为从基层走出来的苏沐,是熟悉的很。所以他也就没有准备在这里耗下去的意思。

    “我能不能打个电话?”苏沐问道。

    “打电话?你想要打电话求救吗?哈哈!”李建新像是听到大笑话大笑起来。

    “你想要打给谁,我听听。没准,我听到你说的那个名字,真的是会吓趴下的。那样的话,也不用你打电话,我会直接将你放掉的。”

    “你放我?”苏沐不屑道:“我不是你抓进来的,也就没有必要让你放。至于你的问题,我出去之后会慢慢的和你清算。在那之前,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我自求多福?你什么意思?”李建新阴森道。

    苏沐懒得理会李建新,直接瞧向苗力峰,久居上位者养成的那种气势,使他将苗力峰当场就压制住。随即漠然的掏出手机,想了下,还是没有准备过分的惊动市级层面,毕竟自己以后还是要在这里混着的。

    要是直接让市级出面的话,那以后苏沐的工作肯定是会不好做的。没有必要还没有上任那,就这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所以苏沐按照自己的想法,将电话拨打给了一个人。

    谁都能够不知道自己的事情,但这个人是肯定知道的。因为就在苏沐上任之前,他便主动给苏沐打电话联系过。

    这个人就是殷玄县的县委办主任,孟尝直。

    这个时间点,孟尝直是刚刚准备吃晚饭,都端起了碗,自己的手机刺耳般的响起来。要知道这是他的私人手机,一般情况下,是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号码的,所以孟尝直便起身去拿手机。

    “该吃饭了,不要再接电话了,哪有这么忙。”孟尝直媳妇在旁边嘟囔着。

    “就好就好!”孟尝直随意的拿起手机,不过当他看到手机上显示出来的是谁的名字后,脸色当场一变。

    之前的漫不经心,这时候被严阵以待替换,变脸之迅速,让他媳妇看着都为之惊叹。

    只是是谁?

    是谁能够让孟尝直做出这样的变脸举动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