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享尽荣耀,又怎甘再落魄?
    作为一县之长是不是应该坚定不移的走唯物主义的道理,相信唯物主义那?想必这样的问题,在被问出的时候,都会被对方毫不犹豫的告知,当然,必须,不然你以为那?只是现实是什么样的?现实就是最为残酷的,是最为难以让人置信的,是表面一套暗地里一套的。带着面具生活,已经成为一种潜规则。

    就像是这时候的侯柏凉。

    作为殷玄县土生土长起来的县长,侯柏凉是个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头发有些秃顶,容貌很为普通,确切的说像是他这样的人,如果说不是有着县长的身份作为光环,放到大街之上,是没有谁会多瞧一眼的,他就是会属于那种被直接无视掉的类型。

    但偏偏他却是县长,只要有着这个身份在,那一切就都将不同。要不怎么说,权势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外衣,有着这样的外衣在,真的是能够解决掉很多事情的。

    在这殷玄县之内,侯柏凉盯准的原本是县委书记的位置,但谁想到会变成这样。之前被张北夏挤下,现在好不容易将张北夏给拿下,又冒出来一个所谓的苏沐,这让侯柏凉真的是感到愤怒的很。

    殷玄县之内,谁不知道侯柏凉的权势是滔天的,作为从副镇长,镇长,镇党委书记,副县长,县长这样一路升上来的侯柏凉,你就算是用脚指头想,都能够知道他的势力在这殷玄县之内是如何的盘根错节。像是这样的情况,原本是不应该出现的,但偏偏阴差阳错之下,就这样形成了。

    等到上级发现之后,不断的开始想要派人进来,进行分化之时,殷玄县却已经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再加上侯柏凉那也是有后台的,所以殷玄县的情况,就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存在着。

    这和当初李隽在花海县之内的情形是截然不同的。李隽怎么说都不是地头蛇,是空降下来的。而侯柏凉却是拥有着本地话语权的本土势力代表,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你以为侯柏凉怎么敢甩开膀子,敢那样将张北夏给拉下来。虽然说没有人知道是他做的,但谁都能够猜到。

    这才是最为恐怖的。

    明明猜到,却没有足够的证据拿下侯柏凉。越发的刺激着侯柏凉的野心。

    现在的侯柏凉就坐在自己的别墅之内,眼前坐着的便是张眸。说起来张眸那的确是商禅市内的大师,在市区之内都有着一整套独栋别墅,并且被他命名为张府。没有谁知道侯柏凉和张眸之间的关系并非是表面上看着的那么简单,两人是一荣俱荣的,因为张眸就是侯柏凉扶持起来的。

    而侯柏凉的很多事情。张眸也是知道的,并且就是他代为办理的。

    “县长,不用担心,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就再像是对付张北夏那样,将那个什么新来的县委书记搞定。不过这次要是做的话,就不能够在殷玄县内动手。怎么都要将你的关系给撇开。”张眸说道。

    一系唐装的张眸,胡须发白,加上故意流露出来的那种气势,倒是真的有种仙风道骨的架势。只是知道他底细的人都会清楚,这家伙就是一个无所不为的活牲口。

    “不行,这事不能够操之过急。毕竟对方还没有上任,我们还不熟悉他的情况。等到他上任之后,咱们再说其余的事情吧。”侯柏凉说道。

    “也好!”张眸道。

    “这次让你过来是想着告诉你。最近市里面可能会有人找你过去帮着算卦之类,这是那人的资料,你熟悉下,到时候不要乱了阵脚。”侯柏凉递过去一个档案袋道。

    “明白!又不是第一次办这事,放心吧,不会出错的。”张眸笑道。

    “你办事我还是比较放心的。”侯柏凉笑着端起眼前的酒杯,就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电话陡然间刺耳的响起来。这个时候还有人打过来电话,侯柏凉眉头不由微皱,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底升起。

    “是什么事?”

    就在这样的猜测中,侯柏凉拿起电话。那边顿时传来李建新惊慌失措的声音,“姐夫,你真的要救我啊,我这次真的是办了错事了。”

    “慌什么慌,有什么话不能够好好说,给你说过多少次,做任何事说任何话都要冷静,你怎么就是记不住那!”侯柏凉漠然的冷喝着。

    侯柏凉天生就是一个生性薄凉之人,对侯家人尚且是不加言辞,更别说对李建新这样的外人。倘若说不是看在有些事情李建新办起来还算是靠谱的情况下,侯柏凉压根就不会正眼瞧他。

    “是,是,姐夫是这样的,苏沐现在就在县公安局这边!”李建新低声道。

    “谁?”侯柏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苏沐!新来的县委书记。”李建新赶紧解释道。

    苏沐在县公安局?他怎么会在县公安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侯柏凉冲着李建新就喝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出来。”

    “是,是这样的姐夫…”

    当李建新简单的将事情的由来说了一遍之后,侯柏凉的脸色已经是低沉的可怕,“蠢货!”

    侯柏凉怎么都没有想到,李建新会办出这样的事情,而这事却又是和眼前坐着的张眸有关系。而你张眸怎么能够这样强势?道路上超车就要打人?你以为你是谁?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我,都没有敢做出来!现在到好,闹成这样不说,还直接将事情闹到了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头上。

    我真的是要被你们折腾死了!

    侯柏凉握着电话便直接喝道:“在那边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说完侯柏凉便挂掉电话起身,准备离开,张眸则是有些不解的问道:“县长,怎么回事?出事了吗?”

    “出事?”

    侯柏凉想都没想一巴掌便冲着张眸扇过去,随即双眼血红着喊道:“张眸,你还真的是会给我惹事,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你能够有今天,全都是我包装起来的。你忘记了当初的你只不过就是一个外地算卦的,是一个乞丐都不如的东西。没有我的话,你哪里能够拥有现在的一切?”

    张眸是真的被扇傻了,一直以来随着地位的改变,张眸心中不由自主的就升起了一种傲意。这种傲意有时候让他对侯柏凉都是不屑一顾的。因为张眸经常能够和市里面的大领导见面,并且是相谈甚欢。但归根到底,张眸能够有今天,的确是靠着侯柏凉扶持起来的。

    但扶持归扶持,依着张眸现在的身份,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侯柏凉对他竟然说打就打,这让张眸心底猛地升起一股戾气。但这样的戾气很快却又消失掉,当他抬起头瞧向侯柏凉的时候,脸上浮现出来的是一种惊恐和茫然。

    “县长,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你真的是敢摆谱啊,在路上超车就要打人,张嘴就要一万块钱。如此不算,你还让李建新去给你办这事,还惊动了县公安局,你倒是够厉害的啊,这样的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但你知道吗?你拦下的那辆车里面坐着的是谁,那是苏沐,是殷玄县的新任县委书记。

    现在李建新那个蠢货,将事情给办砸了,竟然将苏沐给抓紧了县公安局之内。这时候孟尝直已经是赶过去,你让我如何说你?你还敢问我为什么打你?我要是不打你的话,你是不是真的认为在这殷玄县之内,我就能够一手遮天,你就能够随意妄为?你现在给我滚,马上回市里去,抓紧办好这事,至于其余的事情,我来处理!”侯柏凉冷声道。

    “是,是!”张眸赶紧点头。

    侯柏凉转身就走出别墅,脸上布满着一种焦急之情。

    等到侯柏凉消失在眼前之后,张眸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暴戾狰狞之情。

    “侯柏凉,你还真的是天生薄凉之人,我为你办了那么多事情,你却是丝毫都没有将我当成人看,对我这样想打就打。你真的认为现在的我,还是以前那个乞丐吗?那个乞丐已经是彻底不见了,现在的我,是商禅市的大师,是活跃在各行各界之内的张大师。

    你以为你掌握了我的所有资料,就能够掌握住我的命脉吗?告诉你,没有那么简单。我既然已经变成这样,就绝对不会再想着回到以前的那种状态。再想要让我落魄,你是没有这个资格的。你以为每次事情结束后,你从我这里取走的就是所有的佣金吗?

    你错了,你大错特错,我怎么会不给自己留条后路那?等着吧,你最好是祈祷着我不会出事,没有谁会对付我,否则的话,你这个县长也就坐不稳了。”

    张眸起身离开别墅,当他第一脚迈出去的时候,刚才脸上浮现出来的狰狞就全都消失不见,又重新变成仙风道骨般的模样。

    侯柏凉是不知道张眸心底如何想的,这时候的他刚刚坐进车内,还没有开动,他的手机便再次响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