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挪用公款罪,你担得起吗?
    两袖清风这样的词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说出来,真的是让人不寒而栗着。

    更为让财政局的众人感到心惊肉跳的是,苏沐怎么会对财政局的事情知道的如此详细?要说这其中没有人通风报信的话,谁信?

    再加上就算是坐在这里的人,也有些是没有资格涉及财政的,他们只是知道县财政上不宽裕,却也是从没有想到过,会是如此的不宽裕。

    这甚至已经是不能用不宽裕形容,这简直就是一穷二白。

    这还是县财政局吗?

    当这样的想法升起之后,每个人全都随着苏沐的眼光,瞧向曲恒松。作为财政局的局长,财政上的事情,全都是他曲恒松说了算的。

    要真是这样的话,也就意味着他们这个月的工资还要继续欠着,这是在场的人,没有办法忍受的。

    曲恒松那?

    这时候的曲恒松心跳急速着,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苏沐会如此不顾身份,公然对他发飙。

    而且让曲恒松无奈的是,苏沐所说的话全都是事实。苏沐竟然连准确的数字都知道,这就说明财政局内,是肯定有人投靠了苏沐的。想到这个,曲恒松就越发的没有底气。

    “苏书记,这件事情我们财政局也都是按照县政府的规定去做的,我们是没有乱花一分钱的。每一笔支出都是有着严格的登记,是做不得假的。”曲恒松赶紧道。

    这时候曲恒松能做的便是咬死一点,那便是执行上级文件规定。只要这点在手,曲恒松就还有着翻盘的机会,否则就等着被往死的收拾吧。

    “是吗?”

    苏沐听到这话,脸上冷笑越发加重着,“你既然说是县政府的规定,那好,你们财政局的分管领导余副县长就在这里。我倒是要问问,余副县长。你们县政府就是这样安排县财政局做事的吗?”

    来了!

    总算是轮到我了!

    余顺能够成为殷玄县的常务副县长,别的不敢说,要是说到这官场之内的门道,那也是熟悉的很。

    从最开始就已经猜到苏沐是想要做什么的他,这时候等待着的便是这个机会。他知道苏沐是肯定会询问他的,而余顺也早就找准了切入点。

    这个切入点足以要了曲恒松的老命。

    “苏书记,我有问题想要问下曲恒松局长!”余顺说道。

    “问。今天就是要将问题搞清楚的,不但是你,任何人只要有问题都能够站起来发言。不将问题说透彻,还是不行的。”苏沐断然道。

    “是!”

    余顺盯着曲恒松,缓缓问道:“曲恒松局长你口口声声说是按照县政府的规定办事,那好我有个问题想要知道。按照县政府的财政规划。财政局的账面之上,用以拨给教育系统和公务员系统的工资那是要专款专用的。没有我的批准,是任何人不许擅自挪用的,现在这笔钱到底在哪?

    上个月是欠着工资,这是其一;这个月的工资,上级也是拨付了的,这是其二。这两笔工资加起来。总额应该会有着八百万之多。我想要问下,这笔钱你们县财政局是用到哪里了?难道私自挪用公款,这也是你们县财政局按照县政府的规定在办事的吗?”

    狠狠的一刀扎下!

    这两笔钱到底是怎么回事,余顺能不知道吗?当初的他是陪着余涛在外地看病的,而就在他没有在县里的时候,这两笔钱便全都通过县财政局划给了县一建。

    等到余顺回来的时候,就这个问题还向侯柏凉反应过的。认为这事这样做是有点过分和大胆,侯柏凉当时是没有将这个当回事的。

    现在恰好成为余顺攻击的武器!

    麻痹的余顺。这两笔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会不清楚吗?你之前什么都不说,今天苏沐前来这里,你却要公开质问,这是想要真正的撕破脸皮吗?

    知道不知道,真的要是这样做的话,对你并没有多少好处的。我的脸皮在这里丢下。你的脸皮也会被侯县长撕下来的。

    但是现在的曲恒松还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再说是县政府的规定,那苏沐要是问是谁的规定那?

    自己要不要将侯县长抬出来那?而要是不抬出来侯县长的话,县政府之内。还有谁有这样的资格,让县财政局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其余的副县长压根都没有这个资格!

    曲恒松的身份是超然的,仗着侯柏凉的心腹,仗着财政局局长的位置,别说是其余的副县长,就连是余顺他都敢公然抵抗。所以这时说其余的副县长,连他自己都会感觉到好笑的。

    到底该怎么说那?

    会议室内的气氛陷入到僵化之中。

    其余人瞧着曲恒松的神情是那样的复杂,没有谁能够想到原本在殷玄县之内呼风唤雨的曲恒松,会就这样败下阵来。而且败的是那样的利索,没有任何能够翻盘的机会。

    官大一级压死人,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形。

    假如说曲恒松的官职在苏沐之上的话,苏沐敢这样做吗?当然现在说这些都是没用的,其余人都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坐在那个位置之上,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苏沐的质问。

    挪用公款,这得多大的罪名啊。

    要是曲恒松没有合理的解释,光是这样的一个罪名,就足以让曲恒松进局子里面,这辈子都别想出来。

    苏沐神情平静着,这就是他想要的局面。

    真的认为苏沐从最开始就那样直接呵斥是鲁莽之举吗?不是,固然苏沐是愤怒的,那样做是有着发泄的成分在,但更多的却是因为现在这个局面。

    苏沐要的就是余顺的正面开炮,而余顺只要开炮成功,就再也没有能回到侯柏凉那系的可能,只能够乖乖的跟随着苏沐的脚步走。

    眼前的场面,无疑是最为理想的。

    “八百万的工资,你们县财政局的胆子真的是够大的,就这样便给拨了出去,连眼皮都不眨下。知道这是什么钱吗?这是每个教师生活的钱,是每个公务员活下去的钱。

    靠着这样的工资,他们要养活家庭,他们要吃要喝,他们要给孩子交上学的学费,他们要给父母买孝敬的食物。现在那?这笔钱就这样被挪用,而且一下就是两个月。

    你们县财政局的胆子真的是够大的,还有你们,真的认为这只是曲恒松的责任吗?你们扪心自问,身上就没有一点责任吗?要是被其余县直机关部门的同志们知道这种情况,你们还能够走出去吗?

    你们走在大街之上,难道就不怕被扔白菜叶子吗?你们要是不怕的话,我怕。我怕因为你们县财政局,而这样的丢脸,我怕因为你们而这样的感到羞辱!”

    苏沐冰冷的眼神扫过全场,在曲恒松的在沉默之中,没有任何掩饰的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这样的话别说是从苏沐嘴里说出来,哪怕是从一个副县长的嘴里面说出来,都够县财政局的人喝一壶。这时候苏沐如此说,那就是让他们更加的感到恐慌着。

    曲恒松心肝巨颤着!

    这时候的曲恒松是真的有种呼吸不畅的感觉,也就是没有心脏病,真的要是有心脏病的话,光是这样的压抑气氛,就足以让他当场昏到在地。

    “苏书记,这笔钱真的是按照县政府的规定那样做的,我们这里有着县政府出具的文件。苏书记,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拿过来给你看的。”曲恒松强自忍着恐惧说道。

    “所以那?所以你们就能够将这样的钱如此拿出去,直接交付给县一建吗?县政府又说让你们县财政局,挪用这样的专项资金吗?”苏沐步步紧逼着。

    “这个…”

    曲恒松真的是慌乱了,因为县政府的文件之上,只是让财政局进行拨款,却没有说动用那笔。这两笔工资是侯柏凉吩咐的,只是口头上的吩咐。有了侯柏凉的吩咐,曲恒松才敢那样做的。

    当初的曲恒松,哪里能够想到现在这种局面?

    这下可怎么办那?

    就在这时候,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所有人都抬头瞧过去,当他们发现进来的是谁之后,全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气氛实在是过于凝重,要是再没有办法调解下的话,真的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

    要知道有时候有些事情,其实初衷并不是那样的,但发展着发展着,因为被逼到那个份上,就会发生变化。

    而在这时候,敢这样进来的人,除了慕白之外,还真的是找不出其余的人。别的秘书,敢这样做吗?

    慕白的到来,苏沐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刚才的气氛的确是有点过于严肃,真的要是再发展下去,他难不成真的要在这里撤掉曲恒松吗?那样的话,实在是有些草率。

    慕白这时候进来,反而是让苏沐能够有个更好的解决的台阶。

    只是慕白这么急急忙忙的进来,有什么事情吗?不是大事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举动的。

    果然当慕白凑到苏沐耳边说出几句话之后,苏沐的心底便恼怒起来,但脸上的神情却是没有丝毫变化,完美的处于控制之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