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这分明是找死的节奏!
    是非皆因强出头。

    真的要是细心研究下这些古话的话,你真的会受益匪浅的。像是这样的话,每一句说出来,能够流传千年,绝对都是经得起考验的。有些是非,是你能够干涉的,你一言就能够决定之。

    但有些是非,真的不是说你想要干涉就能够干涉的。真的要是那样的话,你不但会被收拾,而且严重的话,还会遭受到最为无情的打击。只是这样的打击,在没有真正遇到之前,又有谁会想着躲避?

    包厢之内。

    当苏沐和叶惜走进来的时候,叶惜脸上的那种愤怒仍然是没有消失。叶安邦现在的心情也是颇好,一下就看出来叶惜的不对劲,笑着问道:“怎么了?这是谁竟然敢欺负我的宝贝闺女了?”

    “真是倒霉。”叶惜说道。

    “怎么?真的有人欺负你了吗?”叶安邦的说笑表情一下严肃起来。

    “不是我,是苏沐。”叶惜道。

    “是苏沐?什么事情?”叶安邦知道苏沐一向都是比较懂事的,能够是引起他那样的事情,绝对不会是小事。

    “伯父,我在京城的时候给你说过的,就是在保隶市的燕北大学之内…”

    那件事情叶安邦的确是知道的,苏沐之所以会说出来,完全是因为那次动手的就是龙震天。想着这么一个省政法委书记,怎么都对即将到任的叶安邦有着点吸引力,果然当时叶安邦就很感兴趣。

    只不过叶安邦认为当时龙震天已经将事情解决了的,怎么现在听着苏沐的意思,好像那个所谓的副市长的儿子,非但没有被惩罚,还比以前更加嚣张着,在这石都市内都敢再次挑衅。

    “他应该是不知道我是谁。”苏沐解释了下。

    “知道不知道都另说着,他敢这样做,就是不对。”叶安邦皱眉道。

    苏沐瞧着叶安邦的眼珠开始转动起来,就知道他心里面肯定是在想着些什么。自己也就乖乖的闭上嘴,没有多说。而就在这时候,紧闭着的包厢大门轰然之间给踢开,随即几道身影鱼贯着走了进来。

    为首的自然便是满脸是伤的应监录。

    身后有着老爹老妈还有林江礼的撑腰,这时候的应监录那是底气十足的很。所以没有理会这燕春楼是什么地方,就那样一脚踢开进来。

    “小子,没有想到吧,我找上门了。”

    叶安邦的神情当场yin沉下来!

    叶惜的脸sè也开始变冷!

    钟泉更是蹭的便从座位之上站起来,眼神冷漠的扫向应监录!

    倒是苏沐这时候瞧着应监录的眼神,是那样的感到可笑。这样的人真的是无药可救了,竟然如此的鲁莽和无知。也不瞧瞧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敢一脚踢开。。

    暂且不说你不知道这里面的客人是谁,就单说这里是燕春楼,你这样做,就是不给燕春楼面子。

    燕春楼能够在这省会屹立多年不倒,你以为靠的是什么?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不知道敲门?不知道问过吗?”钟泉径直站起,站在应监录的面前冷声问道。这时候钟泉出来处理这样的事情是最为合适不过的。

    应监录瞥了一眼钟泉,眼神之中带着一种不屑。

    “你算哪根葱?敢管我的事情,你知道我是谁吗?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不,你现在就算是想要罢手都没有可能,你已经插手了。我是连你也不会放过的,还有这包厢之中的人,我都不会放过。我怀疑你们,就是跟随这个骗子一起合伙诈骗的。”

    这一顶帽子说扣就扣了下来!

    “放肆!”钟泉是真的愤怒了。

    竟然敢说叶安邦是什么诈骗犯,见过嚣张的,却没有见过这种没有理智没有脑子的嚣张。难道不知道这样的行为,真的是会带给他带给他背后的后台多大的灾难吗?

    在这燕北省内,哪怕是省委书记都不敢如此说叶安邦!

    “放肆?谁敢说出这样大的话。怎么?你们打了人,将人打成这样,还在这里说我们放肆吗?”

    没有等到应监录说话,应兰燕的话便在包厢之外响起,随后便走了进来。她出现在包厢之中后,瞧着钟泉,满脸恼怒的神情。

    “是你动的手吗?”

    应兰燕是真的不知道钟泉是谁!

    没办法,谁让钟泉跟随着叶安邦前来这燕北省,这才是第二天。真的要是说谁都认识钟泉的话,那也不现实。但是当应兰燕瞧向旁边的时候,发现坐在那里的人是谁之时,神情当场大变。

    叶安邦的任职典礼,应兰燕是知道的,也清楚眼前这位是谁。毕竟作为燕北省官场之内的人,省内省zhèngfu的一号人物进行交接,就算是再忙,她都必须留意的。

    应兰燕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叶安邦,见到这位燕北省省zhèngfu的执掌者。

    叶安邦就那样安然的坐着,冷眼扫视着应兰燕,没有开口说话。一个能够教育出这样的孩子,一个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就敢如此破口大喊的人,又怎么会是一个优秀的母亲?

    没有办法成为一个优秀的母亲,又怎么会成为一个合格的zhèngfu公职人员那?

    “老妈,动手的人不是他,是那个人,是坐在那里的那个!就是他动手打得我,妈,你给我收拾他吧。他们这群人都是诈骗犯,你赶紧让林叔叔把他们全都抓起来吧!”应监录大声道。

    “你给我闭嘴!”应兰燕听到儿子的这种喊叫,顿时一阵激灵,赶紧呵斥道,这次真的是要被应监录给坑死了!

    “妈?”应监录疑惑着。

    “是谁这么大的口气,竟然敢如此说我陆乘的儿子!”

    要死不死的是就在这时候陆乘紧跟随着进来,扫向钟泉的眼神是那样的倨傲。在林江礼面前,他是会保持着谦恭的心情,但在别人面前,他可是陆氏集团的董事长,谁敢小瞧他?

    叶安邦眼神玩味着。

    应兰燕听到陆乘的话,赶紧上前拉住他的手臂,冲着他低声喝道:“还不赶紧闭嘴!”

    “闭嘴?闭什么嘴?兰燕,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那?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蠢话那?”陆乘仍然是不知道事情的轻重,自顾自的说道。

    这也难怪陆乘,他虽然知道燕北省省zhèngfu是换了省长,却真的是不知道是谁。只是知道名字叫做叶安邦,却连照片都没有见过。毕竟那是昨天的事情,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他还没有来及研究。

    再说省长不省长的,那对陆乘来说都是太过遥远的事情,他没有必要去研究。他只要紧随着林江礼的脚步就成了,其余的人是没有必要关注的。

    “闭嘴!”应兰燕是真的要疯了。

    她现在又不敢当着叶安邦的面,公然给陆乘介绍这是谁。因为她真的担心,自己要是这样做了的话,会惹得叶安邦越发的惦记上她。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应兰燕真的是不想要被这把火给烧着。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候,紧随着这一家三口后面的林江礼也出现了。他作为最大的底牌,自然是要有着份量的,是肯定会最后出现进行压轴的。如果说没有必要的话,林江礼也是不想着露面的,毕竟他的身份地位是不同的。

    但站在门口的林江礼瞧着里面的情形好像是有些不对劲,所以这才慢条斯理的走了进来。

    “吵吵什么那吵吵!”林江礼沉声道。

    “林副市长!”当林江礼走进来之后,钟泉瞧过去,微微惊讶着。

    难怪这一家人敢如此嚣张,原来是攀上了这个所谓的省会城市的常务副市长。难怪刚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原来如此。而对林江礼,钟泉是知道的。这样的知道,并非是那种所谓的多么了解。只不过是作为一个秘书,应该有的职责。

    知道叶安邦要成为燕北省的代省长,钟泉自然是早早的就将这里的重要人物都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像是林江礼这种省会城市的常务副市长,自然在名单之中。

    所以钟泉才能够第一眼就喊出林江礼来,但也只是喊出来,像是林江礼这样的人,吓唬别人还行,但在这里,就在这个包厢之内还远远不够分量。

    “钟秘书!”林江礼也吃惊的喊道。

    只是这样的吃惊过后,在林江礼心底浮现出来的就是震惊。尼玛啊,自己怎么摊上了这样的事情。钟泉坐在这里,本身便代表着一种身份,是绝对不能够忽视的,谁让钟泉是省zhèngfu一号的秘书那!

    而当林江礼顺着钟泉的身子瞧过去,发现坐在那里巍然不动的叶安邦的时候,神情更是大骇。

    钟泉就够吓人的,而现在坐在这里的赫然是叶安邦。

    自己这次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碰上这样的事情。叶安邦刚刚上任第一天,自己前来触他的霉头,这不是上杆子找收拾的吗?

    这分明是找死的节奏啊!

    林江礼一时之间胆颤心惊着,随着他的震惊,整个包厢之中陷入到一种诡异的安静气氛中。

    没有谁开口!

    没有谁说话!(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