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惶惶不可终日
    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是现在这样茫然失措过!

    从来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加让人煎熬难受!

    侯柏凉拿着手机就那样呆呆的站立着,直到那边再次传来魏明的声音时候,他才从这样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随后侯柏凉便直接命令道:“现在开车过来,到…接我!”

    “是!”魏明果断道。

    侯柏凉挂掉电话之后,神情还是没有办法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彻底清醒过来。事情发展成这样,他知道这殷玄县真的是变天了。这要是放在以前,县里面有任何行动,怎么能够瞒过他?他又如何能够不知道。

    但现在那?

    这么大的事情,侯柏凉这个县长竟然是一点都不知道,要知道被抓的是侯数根,那可是自己的弟弟。县公安局那边竟然是那样的保密,没有谁给自己打招呼。

    或许不是没有人不想着打,是没有办法打。但别管是哪种,侯数根现在被抓,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苏沐,你这算是向我开战了吗?

    想到要是马文隽在的话,是断然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侯柏凉便心烦意乱起来。大脑极速转动开来,很快侯柏凉便拿定主意。别管怎么说,他现在都是县长,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必须弄清楚再说。

    今晚就要动身前往县公安局,我倒要看看徐炎你这个县公安局的局长,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不打一声招呼,就将侯数根给抓起来!

    要知道侯数根就算没有我的关系在,那也是县一建的老总。你们这样做,难道就不怕引起吗?

    对,就是!

    苏沐,你不要逼急了我,不然等到明天早上,我就会让侯数根进行安排,让县一建的那些人开始行动起来。不说别的,围堵住你的县委大楼,看看你怎么解决!

    县公安局。

    当侯柏凉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发现今晚的公安局的确是戒备森严的很,到处都是来回走动着的警察,每个人脸上都lu出着严肃的神情。当他们看到侯柏凉之后,全都恭敬的站下问候着。

    别管如何说,侯柏凉现在始终都是殷玄县的县长,只要这个身份一天没有发生改变,就足以压制住他们。

    “侯县长!”

    很为普通的问候,听在侯柏凉的耳中,却感觉像是要多刺耳有多刺耳般。那种感觉是很为奇妙的,就好像是故意在调侃着侯柏凉似的。

    大厅之中。

    当侯柏凉出现在县公安局门口的时候,徐炎便已经收到消息,所以才会带着局内的高层尽数出现在这里。

    “侯县长!”徐炎说道。

    “徐炎,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是谁让你敢这样做的?知道侯数根是谁吗?那是咱们殷玄县的企业家,你们县公安局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行动,社会影响是相当恶劣的,知道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算什么吗?”侯柏凉没有给脸直接呵斥道。

    徐炎站在那里,感受着侯柏凉的怒气,脸上却是没有流lu出任何诚惶诚恐的意思。和现在的这情况相比,他倒是早就预料到侯柏凉会这样,要是不这样的话,那才是怪事。

    在预料之中的事情,总是好的。

    “侯县长,这次我们是有着证据才抓人的,至于说到侯数根的身份,我认为既然是犯罪,就不必再考虑所谓的身份。难道说就因为他的身份,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犯罪不成?”徐炎平静着道。

    “什么叫做你们有证据?你们有什么证据?”侯柏凉眼神一狠,毫不犹豫着问道。

    “是的,我们就是有着证据的,至于说到详情的话,侯县长,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我们是会保密的。当然,如果说这个保密你是非要询问的话,行,我现在就可以汇报。”徐炎问道。

    侯柏凉能够听从汇报吗?

    真的要是在这里听从了汇报的话,徐炎拿出来真凭实据,自己能够怎么办?难道说要当场宣布,必须严肃处理吗?真的要是严肃处理的话,鬼知道徐炎手中都有着什么样的证据。

    依着徐炎现在身为政法系统一把手的身份,自己都是没有可能影响到的。侯数根那些证据一旦lu出来,那就是再没有可能成功周旋的余地。所以说徐炎想要汇报,自己都不能够允许。

    “我要见下侯数根,行吗?”侯柏凉问道。

    “不行!”徐炎毫不客气的顶撞回去。

    “你什么意思?”侯柏凉低喝道。

    “侯县长,按照我们的规定,像是这样的事情,你是没有权力见到侯数根的。毕竟你是他的哥哥,你和他之间有着这层关系在,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徐炎不为所动道。

    侯柏凉死死的盯着徐炎,直到旁边的所有人,都开始感觉到那种寒意的时候,他才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这里。

    魏明跟随在旁边,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灰溜溜的溜走。

    县公安局的这群高层是真的佩服徐炎了,如果说之前还是因为徐炎有着手段的话,现在更多的是佩服徐炎的胆识。敢这样顶撞侯柏凉的,只有徐炎。

    不过这也和徐炎的身份是有着关系的,谁都知道徐炎是苏沐的人,再加上徐炎又是县政法委副书记,只要占据着大义,还真的就是不会畏惧侯柏凉的。

    然而这样一来,侯柏凉的威名就真的是会一落千丈,以后想要在殷玄县之内继续耀武扬威着,是再没有可能的。

    “徐局,现在怎么办?”武匠上前问道。

    “武匠,我知道你是局里审讯的高手,这里又有着足够多的证据,要是今晚再搞不定侯数根的话,你就等着明天去扫大街吧!”徐炎转身神情漠然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武匠果断道。

    “你们都给我听清楚,我不管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你们只要知道只要我徐炎还在这里一天,你们就都要听我的命令。别管是谁,想要干涉县公安局的正常运转,都要问过我的意见。

    现在该下班的下班,该审案的审案,凡是今晚加班的,全都发三倍工资,让局里的食堂为他们准备好丰盛的夜宵。”徐炎扫过所有在场的每个人大声道。

    “是!”

    就在这样的高涨士气中,徐炎走到旁边,直接拨通了苏沐的电话,将这边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徐炎笑着道:“领导,这下估mo着侯柏凉是真的会狗急跳墙的。”

    “要的就是他这样,但越是这时候,越是不能够掉以轻心。侯数根的证据是绝对够份量的,所以必须将其彻底的搞定再说别的。”苏沐说道。

    “是!”

    苏沐这时候正在回县城的路上,接到徐炎的电话之后,他想了下,直接打给了段鹏。

    “鹏子,让你的人监视着侯柏凉。如果说过了今晚他还没有任何行动的话,就不必再监控了。他要是有任何异动,记着第一时间打电话联系我,绝对不能让他逃掉。”

    “是!”段鹏果断道。

    苏沐将车停靠在路边,点着一支香烟抽着,抬头看着看不到什么星星的夜空,脸上lu出一种复杂的神情。

    “等到侯柏凉的事情结束之后,希望真的像是周老所说的那样,能够让我一肩挑。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必太旧,哪怕只要有着半年,我都能够让这里的环境得到改善。”

    假如说夜晚,孩子们看不到头顶星空的繁星,他们的童年还会是完整的吗?

    假如说白天,孩子们都要在雾霾之中呼吸着学习,他们的学习又怎么会是幸福的?

    如此的严重雾霾,已经是迫在眉睫必须要改变,要整顿的事情,要是还听之任之放纵之的话,真的是会出现大问题的。

    当然这些是稍后要做的事情,今晚的重头戏就是在于所谓的侯柏凉。只要能够将他拿下的话,一切就都好说了。

    想到这里,苏沐为了预防万一,又掏出手机,拨打出去的一个电话,赫然是张北夏。

    “张书记,可以了!”

    “好!”

    就是这六个字从苏沐的嘴里说出来,却是一个信号,一个足以改变殷玄县官场的大信号。张北夏现在尽管是没有任何官职在身,没有在殷玄县之内,但要知道他真的想要弄出点动静的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苏沐很快就回到了县城,回去之后,他并没有去县公安局的意思,美酒那样回到了家中,很为简单的漱洗了下就开始睡觉。像是今天晚上所发生的这一切,压根就和他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苏沐能够这样安静的睡着,但有些人却是绝对不行的。侯柏凉这时候仍然是满脸愤怒着,坐在车后面,不断的抽着烟。魏明就坐在前面开着车,这时候却是不敢有任何过分的动静。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真的将我当成了案板上的肉吗?我是不会让你们如意的。魏明,你现在回去吧,将车子留下!”侯柏凉眼中闪过一抹冷光之后说道。

    “是!”魏明点头离开了车子。

    只是就在魏明看着那辆车从眼前消失之后,脸上涌现出来的竟然是一种不屑嘲讽之意。r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