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这水有点深
    晁玛啊,真的是坑爹啊!!

    差点就要被你这个乌龟王八蛋,将老子给坑死了!

    施连原本没有多少在意的神情,在这时候听到高峰的这话,顿时一阵激灵,脸sè倏的就紧张起来。什么?这事是苏沐亲自抓了现行的。廖武那时候正在进行盗墓?

    这是怎么回事那?

    尽管施连不知道为什么廖武会和盗墓给牵连上,但要是让苏沐知道,自己竟然会为了一个盗墓贼讲情的话,那是绝对会惦记上他的。

    施连很清楚,现在自己在县公安局内尽管说已经是常务副局长,但这个位置是徐炎给的,是苏沐给的。而自己毕竟又不是徐炎这样的,是苏沐的真正嫡系。

    施连真的要是出现了任何差错的话,苏沐收拾起来都是不带眨眼的。侯柏凉那样的人,都被苏沐给毫不犹豫的拿下,自己又算是什么样的,能够和苏沐相对抗吗?

    “高峰,你给我听好,我之所以打这个电话,就是因为有人举报说你们水桨镇近期有着一群盗墓贼在活动,我就是想要问下看看你们那边督察的如何,没有想到竟然就这样将廖武给抓住。

    廖武这个人虽然说是有点社会关系,但既然是落在咱们殷玄县,敢在咱们县闹事,那就是向咱们殷玄县县公安局进行挑衅。你们派出所一定要严查,确保不能够有任何情况被隐藏着。”施连果断道。

    “是!”高峰大声道。

    等到这个电话挂掉之后,高峰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施连是怎么回事,自己却是清楚的很。之所以这样提醒着施连,而没有给施连下套,完全是因为高峰现在也是追随着徐炎的,没有必要得罪施连这个县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

    高峰这样做,施连这之后是肯定会感激着的。到时候有了这样的一层关系,没准是能够帮着自己说说话,活动活动位置的。

    “怎么样?是你们县局的施连局长打过来的电话?是让你们将我给放了的!我就知道肯定会是这样的·早就给你们说过,我是有着关系的,你们竟然敢将我抓起来,你们就等着被收拾。

    还有·你现在就给我说说,抓我的那人到底是谁?等到我出去之后,你看看我能不能收拾的他不知道东南西北。”廖武趾高气扬的在审讯室中坐着喊道。

    “闭嘴!”

    谁想在高峰的脸上非但没有流露出任何讨好害怕的神情,反而是瞧着他是那样的肃穆。高峰直接呵斥着,“少在这里给我嬉皮笑脸的,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就是。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能够随便撒野的吗?信不信,我有着小百种办法·让你将我想知道的全都吐出来。”

    廖武当场就懵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说施连刚才那个电话不是给自己求情的吗?没有道理那!要是不是求情的话,他何至于会打这个电话那?绝对是有古怪。

    但高峰这时候已经是懒得再听廖武的胡言乱语,眉头皱起着·手指敲击着桌面。

    “一分钟之内不说出来的话,我就会让你品尝下我给你准备好的几道菜肴,你肯定会喜欢吃的。”

    廖武后背一阵发凉。

    商禅市。

    等到苏沐他们到这里的时候,天已经是黑了。尽管说才是五点半,但因为这原本就是yin天,再加上雾霾严重的原因,所以这时候是真的很黑了。这样的天气原本就会影响到人的心情,是会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所以在进入到酒店之后,龙鸾是没有任何迟疑·就在房间中准备着好好的洗个热水澡再说。

    虽然说今天是所谓的祭祖,但就算是祭祖,也没有必要让人的心情无限制的被影响着。真的要是那样的话·反而是有问题的。

    你见过有谁在祭祖的时候,会好久好久没有办法好喘过气来?更别说龙震天的父亲爷爷都还活着,祭拜的只是更加久远的祖宗。真要是无限制的yin沉着·绝对是有问题的。

    现在吃饭是真的有点早,所以苏沐也就自顾自的活动着,和龙震天订好七点半的吃饭时间后,他就前去找叶惜。只不过这时候的叶惜,竟然没有在酒店里面,打电话这么一问,才知道叶惜竟然是有事出去了·一个小时内就会回来。

    苏沐还没有到那种非要和叶惜每时每刻都厮磨的地步,真的要是那样的话·那没有叶惜的ri子,他岂不是都要疯掉了。

    但现在的确是有点无聊了!

    在这个酒店大厅的沙发里面坐着,想着自己应该去做点什么事情那。就在这时候,他的眼前突然一亮。随即就想要走上前的候脚步不由停顿下来,双眼也眯缝成一道线。!

    出现在大厅之中的是裴妃!

    只不过这时候的裴妃,并非是自己,身边是跟随着一个男子。这个男子的头发梳的是油光油光的,穿着打扮也很为入时,一看就知道是个非富即贵之人。

    最离谱的是,裴妃现在瞧着这个男子,没有任何厌恶的意思·两人是那样说说笑笑着不算,面对着男人别管是有心还是无意的故意占便宜,裴妃都没有任何明确拒绝的意思。

    这样的一幕,让苏沐看在眼里,是真的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自己说过的,别管是裴妃,还是骆琳她们,包括着苏沁在内。别管你们谁,只要你们真正的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想要成家了,他是绝对不会阻拦的。

    但这样的事情是有着一个前提的,你必须给我说清楚,你不能够将我蒙在鼓里面,将我当成傻小子涮着,真要是这样的话,是我绝对不会容忍的事情。

    两人有说有笑的,就这样从大厅之中消失。苏沐最后还是没有走出来当面质问,真的要是那样做的话,就相当于将最后的一点面子,全都给当场扔掉。

    难道说裴妃不知道这里是商禅市吗?

    难道说裴妃不知道自己就在这里工作吗?

    难道说裴妃已经忘记几天之前两人还在京城翻云覆雨吗?

    不对,这里面应该是有着古怪的。

    苏沐深吸口气,为裴妃找着解释。毕竟他不能够光是靠着这样的一幕,就贸然的下结论。真要是那样的话,是对裴妃的不公。苏沐一直奉行的就是,即便是要宣判对方的死刑,都要给她绝对的时间进行阐述。

    只是苏沐越是这样想,就越是感觉到不对劲着。没有听说裴妃有着什么兄弟,也自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男人让她如此亲近着。再说真的要是兄弟的话,又怎么会想着占裴妃的便宜那?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那?

    苏沐径直走向前台,“请问下,刚才登记的两位,我能不能看看他们的登记资料那?”

    “先生,不好意思,这是不行的,我们这里有着严格的规定,像是这样的客人资料,我们是绝对不能够外泄的!”前台微笑着道。

    “这样啊!”

    苏沐淡然一笑,“那我想要知道他们登记的是一间房还是两间房,这个总该没有问题?”

    “这个我…”

    就在前台刚想着继续拒绝回答的时候,苏沐瞧着这时候是没有多少人的,官榜的催眠威能瞬间施展开来。催眠是不会有着独特的针对xing一说的,是任何人都能的。

    “是这样吗?”

    苏沐很快就从前台的登记资料那里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只是这样的看到,让苏沐的神情非但没有任何高兴之意,反而是越发的yin沉着,yin沉的可怕。

    因为裴妃竟然用了假名字登记不说,最让苏沐生气的是,她竟然选择的是一间房!

    呼!

    苏沐径直的坐会原先的位置上去,深深的呼吸着几口气,将波动不安的心情暂时行的压制住,随后嘴角露出一抹嘲讽般的笑容。

    叶惜现在就住在这里,自己却为了裴妃而吃醋着。为什么就只能允许自己这样在私生活上如此,却要对裴妃如此近乎苛刻的要求着?

    这样的问题,看上去是很为不公平的,但却也是现在的现实,是没有谁能够忽视掉的。假如说裴妃真的选择跟随了别的男人,苏沐还能够对这样的情况默许着,他真的就不是男人了。

    男人和女人,在看待问题的上面,是绝对存在着不同的。这样的不同是不可能抹杀掉的,真的要是抹杀掉的话,那也就不是所谓的男女了!

    罢了,既然都住到这样一家酒店之内,没准真的是会遇到的。但苏沐却是没有想过裴妃会故意惹事,依着裴妃的jing明,就算是见到叶惜,都有着足够的办法蒙骗过去的。

    估摸着遇到这样的情况,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担心裴妃和叶惜撞上,不是为这样的问题而担心的人,估摸着就只有苏沐了。

    就在苏沐这边收拾起来各种各样的复杂念头,准备着干净利索面对这个现实的时候,突然之间手机刺耳的响起来。

    这个电话是徐炎打过来的!

    而徐炎所说出来的话,让苏沐憋着的那种愤怒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你亲自过去,将人带到县局,我倒要看看,有谁再敢求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