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我将沉默到底!
    苏沐不说话,是因为在这样的场合下,他是真的不知道!应a何说话。<-》

    孙梅古不说话,是因为他想要看看苏沐到底会不会明确的表态站队,但很可惜,苏沐还是没有表态。

    其实苏沐就这样沉默着,孙梅古倒也是松了一口气。假如说苏沐真的要是表态,要站到他这边来的话,孙梅古反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

    因为孙梅古是省委书记杜康龄的人,而苏沐是谁那?他是代省长叶安邦的准女婿。假如说苏沐真的表态要站到自己这队,你让孙梅古如何向着杜康龄解释这样的站队。

    要知道人心真的是很为奇妙-的,有时候原本不存在着的事情,稍加不慎,就会酿成滔天大祸的。孙梅古做官做到现在,靠的就是小心谨慎行事,绝对不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情。

    “这件事情我会督促着去解决的。”孙梅古想到苏沐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对自己表示明确的态度后,突然之间心思一转淡然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苏沐起身离开,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意思。

    孙梅古的想法是什么样的,苏沐能够不知道吗?就算是猜都能够猜到,无非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对他进行着配合而已。再加上自己和黄炜琛走的比较近,所以才会让孙梅古心生看法的。

    看来这就是政治的残酷,是不能够靠任何人能够改变的。苏沐最初还想着,因为孙迎清和孙梅古的关系不错,现在看起来,这样的不错,真的是那样脆弱,经不起任何考验的。

    等到苏沐走出市委大楼之后,已经是中午。

    “书记,咱们现在去哪?”慕白问道。

    去哪?前去找黄炜琛吗?苏沐想到刚才孙梅古的态度之后,就没有再想着前去找黄炜琛进行试探的意思·有时候有些事情只有靠着自己才能够解决的。

    想到这里,苏沐便已经拿定了主意。

    之所以前来这里向着孙梅古汇报,苏沐也是有着在上面进行下备案的意思,以免到时候自己真的要是做出了什么举动之后·孙梅古会以没有向上级汇报过作为理由进行处理。

    招呼是给你们打过了,你们没有谁想着理会,那么接下来的大戏,就要靠着我自己来唱了。

    “论迪,有件事情需要你小子帮下忙了!”

    苏沐将电话直接打给了黄论迪,这事尽管说没有主动找黄炜琛汇报,但只要是将黄论迪给拉扯进来的话·相信后续事情黄炜琛就算知道,也只能够最多是苦笑下。

    “苏哥,什么事情你吩咐!”黄论迪兴奋着道。

    “我现在这里有点东西·你帮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报纸,给我登报!”苏沐说道。

    “登报?”黄论迪意外道。

    “是的,就是登报。东西我可以现在就给你,你放心,这所谓的登报是不会将你给牵扯进来的,你也要保证这事做的比较低调,让别人也查不出来什么为好。”苏沐说道。

    “我现在就过去拿东西!”黄论迪直接道。

    “好,我在市公安局这边等着你!”苏沐说道。

    十分钟过后。

    当黄论迪拿着资料离开之后·慕白低声问道:“书记,你说他真的会帮着咱们登报吗?其实这事我也是能够做到的,真的要是让他坏事的话·那后果就不好了。”

    “慕白,你能够这样想问题,说真的我是感到很为满意的·这说明你是向着我的,而且你的思路也是比较广阔着的,只要能够多方面的想问题。但黄论迪这个人你是不了解的,这事对他是没有任何坏处的,他是不会干涉的。”苏沐平静道。

    “但真的登报的话就要到明天了,你不是说下午就将楚如玉楚总给弄出来吗?”慕白问道。

    “一下午一晚上的时间而已,楚总在里面关押的越久·这事咱们胜出的机会就越大。”苏沐神秘着道。

    “是!”慕白有些模棱两可的点点头。

    苏沐知道慕白是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说真的·他也没有想着现在就一把手的解释给慕白听的意思。真的要是那样的话,反而是会影响到慕白的钻研。

    言传身教,也要有个限度的。

    其实最开始苏沐就没有想着去临山县,真的要去了那边的话,反而是会给了焦琅治他们脸。如果说苏沐真的过去了,那边的公安局再不放人的话,苏沐岂不是会没面子。

    不玩是不玩,要玩的话,咱们就玩一次大发的。苏沐手中拿到的那些东西,原本是想着不这么轻易放出去的,但既然遇到了这事,也就没有必要再遮掩。

    焦琅治,我是给你打过电话的。杨万标,我也是通知过你们的。!

    是你们两个非要在那里给我打着太极拳,弄些有的没的事情,既然如此的话,为了我殷玄县的脸面,为了能够将楚如玉尽早的给弄出来,你们就等着吧。

    带走人时你们是那样的不合规矩,现在我就要让你们尝尝不合规矩的后果有多严重!

    临山县县公安局审讯室。

    楚如玉安静的坐着,说真的,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样的错,会被这样带到这里来。而且还是通过那种近乎野蛮的方式,将她从睡床上给拎起来。

    幸好楚如玉都有穿着睡衣睡觉的习惯,否则就是这样的一下,就够楚如玉受的。即便是现在,楚如玉都没有从之前的震惊中完全的清醒过来。

    身上披着一件军大衣的楚如玉,瞧着站在眼前的杨廖凯,眉宇之间露出着一种压抑的愤怒之情。

    “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临山县的公安局会那样将我带出来,你们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楚如玉愤怒难耐着。

    啪!

    还没有等到楚如玉继续说话,坐在前面审讯桌上的一个刑警就直接拍着桌子,满脸冷漠的神情,死死的盯着楚如玉,将审讯室的气氛搞的要多压抑有多压抑。

    “你再说一遍!你还敢这样顶嘴,楚如玉,你做的事情都已经犯了,赶紧的说出来吧。你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别以为你这么死犟嘴,我们就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实话告诉你,我们是掌握了一定证据的,没有这些证据的话,我们怎么敢将你从宾馆里面抓过来。你最好老实点,争取宽大处理,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我党的政策,依着你的身份,应该是有所了解的,所以你现在还是趁早说出来你是如何偷盗行窃的。靠着那些不法的赃物,如何成立的放心乳业。”

    这都什么和什么!

    什么盗窃财物!

    楚如玉越听越迷糊着,从她被带到审讯室到现在,对方翻来覆去的就是想要让她说出来自己是个窃贼。但自己已经是说过很多次,自己压根就不是贼。没有想到对方却是认准了这个,非要将自己弄成这样不行。

    换做是其余人的话,或许真的会服软,但楚如玉却是不同的。她是见过世面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别管是做什么,就是绝对不能够妥协认罪。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现在想要和我的律师打电话。”楚如玉说道。

    “你现在是嫌疑人,是没有资格提要求的!”

    “你们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这里还是公安局吗?我现在充其量就算是你们的一个犯罪嫌疑人,你们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再说我就算是嫌疑人,也是有权保持沉默,也是有权和我的律师对话的。

    你们真的要是这样做的话,从现在起,我不会不吃一顿饭,不喝一点水,不说一句话的。你们看着办吧!”楚如玉现在是真的愤怒了,面对着对方的近乎耍赖般的审讯,果断道。

    这下审讯室内的气氛真的是陷入到一种僵局中!

    当其余刑警看向杨廖凯的时候,他眉头也微微挑起,“楚如玉,你的问题真的是很为严重的,我们是不可能听着你的片面之语,就将你放出去的。所以你现在是最好能够老实交待,只要你交待了盗窃的问题,我保证绝对不会为难你的。”

    “你是谁?”楚如玉问道。

    “我是杨廖凯,是临山县县公安局局长!”杨廖凯说道。

    楚如玉是真的没有想到,杨廖凯这个县公安局的局长会出现在审讯室内。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对方现在好像是有点着急了。

    对啊,他们是没有不可能不着急的。

    自己怎么说都是殷玄县那边的投资商,就这么在大半夜被人带走,殷玄县那边怎么能够不管不问。肯定是殷玄县那边给临山县施压了,真的要是那样的话,我反而是更加不能够承认什么。

    我是相信苏沐能够有办法解决掉这个问题的!

    要是苏沐不行的话,我不介意动用下我家里的关系,临山县,你们真的认为我楚如玉就只是一个普通商人吗?

    真要是那样的话,你们就大错特错了。

    现在知道着急,那就继续着急吧!

    楚如玉直接闭上嘴,闭上双眼,开始选择了沉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