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京城,姜家大院。

    今天的阳光真的是相当给面子的,从清晨起来开始就是这样温暖的笼罩着整座小院。姜桃李是不会将自己闷在房间中的,那样不是他的性格,好不容易遇到这样的天气,如此难得,他就坐在轮椅之上,在小院中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爷爷,您怎么就这样出来了?”

    姜慕芝过来之后,看到姜桃李就这样坐在轮椅上,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不怎么厚后,赶紧冲进房间中,拿着一个毛毯出来,便披在姜桃李的双腿之上,随即就开始嘟囔起来。

    “爷爷,您现在是属于病人的,你难道不知道吗?作为一个病人,你是不能够胡乱走动的。你难道没有听到医生说吗?幸好我这次过来,还将陈爷爷也顺便捎过来了。陈爷爷,你看看,这就是我爷爷,您好好的说说他吧!”

    就在姜慕芝的嘟囔声中,陈四季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这对祖孙之后,脸上不由露出一种柔和的笑容。

    姜慕芝并非是姜家的纯血统子弟,只是当初姜桃李收养的。但偏偏这个收养的孙女,和姜桃李是那样的对脾气。这无所谓是讨好不讨好姜桃李,而是因为姜慕芝的确就是如此真诚的对待着姜桃李。

    像是姜之山他们这些嫡系的儿子孙子们,却没有谁愿意实打实的陪着姜桃李说会话。他们每次过来肯定都是因为有事,没有求到姜桃李的事情。他们很少是有谁会过来的。

    陈四季喜欢姜慕芝,也是相中了她这种真诚,相中了她那颗赤子之心。所以在听到姜慕芝的话之后,陈四季就微笑着开口。

    “你都不能够说服这个老家伙,你以为我能吗?别忘记我有时候还会被这个老家伙给说服的,你难道忘了你爷爷是靠什么起家的吗?那张嘴皮子说起话来是不饶人的。”

    “陈爷爷,您怎么能够这样说爷爷那!”姜慕芝嗔怒道。

    “哈哈!”

    姜桃李瞧着陈四季憋屈的脸色,忍不住大声笑起来,“我说陈老鬼,你想要挑拨我和慕芝之间的关系。你算是挑拨错了。你别忘记了,慕芝是我姜桃李的孙女,他是跟着我姓的。”

    陈四季无奈的耸耸肩,径直走到一边。“好吧。好吧。算我刚才什么话都没有说。现在伸出来手,我给你把把脉,看看你这个老家伙最近的身体怎么样。”

    “好!”姜桃李说着就伸出手。只是就在陈四季刚刚把上脉,都还没有来及如何仔细诊断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一个中年男子闪身走了进来。

    陈四季知道这是谁,他叫做田慕,是姜桃李身边的秘书,在很多时候很多场合下,田慕的出现就代表着姜桃李的态度。只不过现在的田慕,脸上布满着的是一种肃穆的神情。

    “什么事?”姜桃李低声问道。

    “是之山。”田慕沉声道,依着田慕的年龄和地位,喊一声姜之山的名字,丝毫不为过。在整个姜家,谁都知道田慕才是姜桃李的绝对心腹,是姜老最为依赖信任之人。

    “什么意思?”姜桃李皱眉道。

    “您看看这个先!”田慕说着就拿出一份报纸,在报纸后面还放着几张打印好的报纸。

    当姜桃李扫过去之后,脸色倏的就阴沉下来,越看神情越是愤怒。正坐在旁边把脉的陈四季,能够感受到他身体之中现在传出来的那种愤怒,急忙说道:“老伙计,别着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宜着急,小心急火攻心,克制,克制啊!”

    姜桃李直接收回右手,双手拿着报纸,放到一边之后,冲着田慕继续伸手。

    “那几份相信也是吧?”

    “是的,这几份也是相同的内容,只不过全都是我从网上打印下来的。现在整个网络都在流传着这样的帖子,而且最为重要的是,目前已经引起了纪委那边的关注。”田慕低声道。

    引起纪委的关注?

    姜慕芝就站在旁边,从桌上拿起报纸扫了一眼之后,眼神顿时紧张起来。这张报纸竟然在最为显眼的位置上,报道着一篇所谓的大学反腐文章。而最为重要的是,文章竟然是毫不客气的将矛头对准了姜之山。

    通篇报道就是说的姜之山,如何借助着自身所在的权位,为自己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而最为有意思的是,这篇报道除却姜之山外,提到的只有陆乘。除却这两个人外,其余人的人名一概都是隐藏着。

    越是这样,越是诛心。

    和报纸上的这种报道相比,在网上流传着的性质就要更为眼中。所罗列出来的全都是姜之山的罪证不说,每一项罪证都是有着最为确切证据的,是你姜之山想要辩解都没有可能的。

    是谁给予了这样的人如此大的权力?

    他又如何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收受回扣?

    如此之人建造起来的楼房十座塌掉九座,有关部门为何不追查?

    学生的性命难道就是这样的一文不值吗?

    ……

    面对着那些血淋淋的照片,面对着那种最为真实的报道,姜桃李猛地拍向桌子,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脸色越来越难堪不说,最为重要的是,瞧着那样子,随时都有着抽过去的架势。

    “爷爷!”姜慕芝急忙喊叫着。

    陈四季就站在旁边,瞧着姜桃李的情绪如此激动,赶紧出手,随着他的按摩,在一股股暖流的流动中,姜桃李身上的那种怨气那种愤怒,总算是稍微克制住。

    “老伙计,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情形吗?你这样的状态是绝对不能够激动的!”陈四季沉声道。

    “落实了吗?”姜桃李盯着田慕问道。

    田慕脸色闪过一抹犹豫。

    “老实说!”姜桃李大声道。

    “虽然说没有全部落实,但相当多的都已经落实,的确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其中真的是有着姜之山的影子在。”田慕低声道。

    “孽子!”

    姜桃李这辈子都是在教育界混着,他的座右铭就是为了天朝的教育界,不惜付出一切。但现在那?这样的丑闻报道出来,简直就是狠狠的扇了姜老一巴掌,这让姜桃李如何能够忍受。

    “是谁做的?”姜桃李喘息着问道。

    叮铃铃!

    就在这时候姜慕芝的手机刺耳的响起来,眼瞅着这里的气氛不对,姜慕芝说着就看都没看便挂了电话。只是没有想到挂掉之后,再次响起来,这让姜慕芝也开始愤怒起来。

    “是谁?”姜桃李转身问道。

    姜慕芝看了一眼之后,有些意外的说道:“是苏沐!”

    “接吧!”姜桃李淡然道。

    “好!”姜慕芝就赶紧接通,“苏沐,你有什么事情没有?没有什么大事的话,我一会再给你打过去。”

    “你现在是和姜老在一起的吧?”苏沐平静着道。

    “是的!”姜慕芝没有听出来任何不对劲说道。

    “那就好,将手机给了姜老吧,有些话,我想要亲自给姜老说!”苏沐淡然道。

    不知道为什么姜慕芝突然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感,紧握着手机的手也开始变的有些颤抖起来,她声音带出一种急切。

    “苏沐,你不会是想要给我说,这件事情是你做的吧?”

    “给了姜老吧!”苏沐平静着道。

    姜慕芝瞧向姜桃李,后者则是点点头,接过手机之后,脸上露出一种刻意保持着的笑容。

    “姜老,我是苏沐!”

    “苏沐,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想要问问我最近的身体怎么样那?我好的很,有着老陈在我身边,不会出事的。”姜桃李底气十足的说道。

    “姜老,我打电话有着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问候下您,看看您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您既然说没事,那就肯定是没事了,这是我最应该感到高兴的。不过第二件事情说出来,我怕您就不会像是现在这样高兴着了。”苏沐说道。

    “是吗?为什么会这样说?是什么事情?”姜桃李淡然道。

    “姜老,原本我是想着亲自过去向您说明的,但考虑到您的身体状况,我就没有过去。相信您现在也应该知道了,如今外面的报纸和网络上都在流传着一些报道。”苏沐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何?”姜桃李的声音已经开始带出一种质问的味道。

    “没有什么,我就是想要给您说下,这些东西恐怕会影响到姜之山姜叔叔。而现在燕北省省公安厅已经开始针对陆乘进行调查,我是觉得要是可以的话,就让姜叔叔离开燕北省再说。毕竟真的要是留在这里,恐怕会有所麻烦的。”苏沐说道。

    “就这事?”姜桃李问道。

    “是的,就是这事!姜老,真的是抱歉,打扰到您休息了,您继续休息吧,我没事了!”苏沐说道。

    “那就这样!”姜桃李挂掉了电话之后,脸上的神情已经是变的越发阴沉的可怕。

    “姜之山现在在哪里?”

    “在燕北省的石都市!”田慕说道。

    “他在那里做什么?还有,田慕,你给我说说,姜之山到底过去之后做了什么事情?”姜桃李沉声问道。

    “这个…”

    “说!”(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