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万家灯火除夕夜
    激天是除夕。!

    万家灯火之日。

    昨晚一夜欢娱过后的苏沐,真的是没有什么过多的心理负担。因为想到杨小翠在他离开时候说的话,苏沐就知道杨小翠是真的没有想着捆绑住自己的意思。

    还真的是意志力不够坚定!

    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都是没有办法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欲望。难道说这是和修炼的功法有关系吗?难道说形意拳还能够让纯阳之力被刺激成这样吗?

    苏沐现在真的是很想要找到商庭问清楚。

    但绝对不是现在!

    今天是除夕,明天就是要大年初一,想到明天就要跟随着商庭闭关修炼十天。苏沐真的是有种说不出的激动,现在的他对古武术的兴趣已经是调动起来。

    之前的苏沐对古武术是没有什么概念的,而现在知道了内力十三级之后的他,就是想要弄明白这古武术十三级,到底每级和每级之间都有着什么样的差距。

    当然就算再着急,也不差现在这一会。

    “哥,咱们去放烟花吧!”苏可笑着道。

    砰!

    当房间外面传来一阵阵激烈的鞭炮声时,苏可蹦着喊道。这时候的她怎么瞧着都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姑娘,哪里有着半点已经是身为大学生的模样。

    “你呀,就知道放烟花,好,走,我陪着你放!”苏沐笑道。

    不像是殷玄县那样,这边的苏庄空气真的是很好,每年也就是过年的时候放点鞭炮和烟花。作为一种传统习惯,这样的庆祝方式是没有可能禁止住的!

    就算是在殷玄县那边,苏沐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将所谓的放烟花给彻底的禁止了,真的要是那样的话,就有点太过分了。

    砰砰!

    一朵朵烟花在空中绽放出最为美丽的花瓣来·苏老实和叶翠兰看着一双儿女高兴的在外面放着烟花,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让苏沐坐多高的官,只要能够像是这样,苏沐和苏可永远高兴着·永远开心着,两人就知足了。

    叮铃铃!

    和以往不同,以往全都是苏沐主动拜年,但今天却是别人给他打电话拜年。这里面除却属于他的女人外,就是各地的下属们。只要是苏沐曾经工作过的地方,那些人都会想着给苏沐拜年。

    其实今天一整天,聂越都想要找机会见上苏沐一面·但苏沐却是摆明了告诉他,自己没有时间。面对着苏沐的如此态度,聂越非但是没有任何愤怒的意思·而且隐约中心情还十分的惴惴不安着。

    要知道聂越在杏唐县尽管说现在还是掌握着主动权的,但要是苏沐做通了青林市的工作,想要将他调走还真的是很为简单的事情。如果说真要是那样的话,聂越在这里打下的基础就会毁于一旦。

    聂越自信没有可能像是苏沐那样,离开这里之后,对这里还有着那么深远的影响力。影响力和掌控力这样的事情,是要看人的。聂越显然是没有可能再有前途的,所以聂越也知道自家事。

    这个年,别看苏庄是在杏唐县里面·但却真的是因为这个苏庄,杏唐县的很多人都开始变的有些惊惧着。

    青林市市委家属院。

    距离苏庄是最近的青林市,这时候的周瓷是和周丛澜在一起吃饭的。别管平日里如何的忙碌·别管平日里是如何的关系,周瓷总会在这一天陪着周丛澜吃饭的。

    “爸,您的工作都忙完了吧?尝尝我给您准备好的笋尖茶·绝对是正宗的货色!爸,您是不知道,这些笋尖茶可都是我亲手炒制出来的,为的就是孝敬您。”周瓷笑着道。

    “那我真的好好尝尝了!”周丛澜道。

    “爸,你听说没有?”周瓷问道。

    “什么事情?”周丛澜慢条斯理的喝着茶。

    “就是杏唐县那边又发生事情了,听说是苏沐在昨天大闹了县公安局,而且事情还挺大的。现在那边的县公安局局长都已经被停职了·你说这事会不会影响到苏沐那?”周瓷旁敲侧击着问道。

    周丛澜心底暗暗一叹!

    依着周丛澜的政治智慧是如何能够看不出来周瓷和苏沐的关系,但只要周瓷能够快乐的活着·周丛澜是真的不会有很多想法的。在他的脑海中,这时候就真的是为周瓷而活着。

    不过苏沐倒也真的是让周丛澜佩服着,是真的佩服,而并非是那种应付差事的。能够让周丛澜对其进行着佩服,可想而知苏沐是真的有着真才实学,让周丛澜为之认可着。

    “放心吧,别人或许会有事,但苏沐却不会有事。再说苏沐办事真的是有理有据,整件事情就不是他有错在先,所以他是能够站住脚跟的。再说这事情杏唐县方面已经给出了处理结果,你说还能有什么大?”周丛澜淡然道。

    “没事就好!”周岚笑眯眯着。

    周丛澜看着周瓷脸上露出来的那种真诚笑容,心底刚才升起的那一抹忧虑,彻底的荡然无存。

    燕北省石都市省委家属院。

    叶惜就算是再忙,都会陪伴着叶安邦吃这个年夜饭的。要是说连这样的年夜饭都不吃的话,叶惜心底会感觉到过意不去的。毕竟在天朝春节的地位是牢不可破的,是没有什么样的节日能够凌驾其上的。

    “给苏沐打了电话?”叶安邦问道。

    “是的!”叶惜笑道。

    “就是,像是这样多好。如果说有可能的话,明年,确切的说就是今年,你们就准备下,就算是不正式办事,也要将订婚仪式办的庄重点。要知道苏沐如今毕竟已经是副厅级的干部了!”叶安邦说道。

    “都听爸您的!”叶惜笑道。

    “那就好!”叶安邦舒心的笑起来。

    江南省盛京市省委家属院。

    除夕之夜在这里同样是正在吃着团圆饭,忙了一天的郑问知这时候总算是能够松闲下来,在阎倾之的陪伴下,在郑牧和郑豆豆的绕膝之下,吃着幸福的晚饭。

    “爸,您听说没有?”郑牧问道。

    “听说什么?你不会说的是苏沐的事情吧?”郑问知淡然道。

    “呀,爸您真的是神了,这样的事情都能够未卜先知吗?还是说苏沐你一直都关注着,不然他的事情您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那?”郑牧有些意外的问道。

    郑牧是真的很为意外!

    要知道依着郑问知的身份,每天需要处理的事情真的是很多很多,像是苏沐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在郑问知这里真的是不能够叫做什么大事。哪怕他是所谓的副厅级干部,都别想能够引起郑问知的任何兴趣。

    除非是郑问知主动的留意着。

    事实证明,郑问知的确是主动留意着的,而郑牧也想要从郑问知这里探听下他对这事的态度。怎么说这都是能够影响到苏沐前途的,他可不希望这事坏了苏沐的大好前途。

    “放心吧,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心里的那些小九九我是门清的很,苏沐这次做的事情看似是鲁莽,实则是步步精妙-,从最开始到结束,都将自己摆在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他是没事的。”郑问知缓缓道。

    “杏唐县那边的人也真够可以的,竟然能够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还是苏沐以前是在杏唐县工作过的,难不成换做是别人的话,这件事情就要换成默认了吗?”阎倾之冷漠着。

    说起来这事阎倾之就是站在苏沐这边的,人走茶凉的事情,阎倾之是最看不过眼的。

    “是啊,像是这样的事情是该整顿下了!苏沐对杏唐县的发展是有过大功劳的。而且在苏沐的努力之下,杏唐县也的确是涌现出来一批可造之才,是应该考虑统筹安排下了!”郑问知点头道。

    就冲着郑问知所说的话,郑牧就知道苏沐的事情成了!

    京城姜家。

    几家欢乐几家愁!

    和幸福的家庭相比,现在的姜家是真的没有任何喜悦的事情发生着。

    姜桃李尽管也是一大家子吃着晚宴,但看着每个人脸上露出来的那种,自以为是,自私自利的神情时,他就感觉到一阵心寒。

    这就是他为之奋斗着的姜家吗?

    这难道要成为他守护的姜家吗?

    想到这些,姜桃李就感觉到心烦意乱,胸口处突然传来一阵揪心般的疼痛。就在吃饭的时候,姜桃李眉头紧缩着,然后咣当下便从椅子上摔下去,直接昏迷了。

    “爷爷!”

    “爸!”

    姜桃李的这种突然昏厥,当场就让这里闹翻了天,姜慕芝他们是赶紧将姜桃李抬到房间中后,就派人前去邀请陈四季。在等待着陈四季的过程中,姜慕芝看着昏迷中的姜桃李,最终还是有些颤抖的拿起手机,拨通了记忆中熟悉的不能熟悉的号码。

    姜慕芝知道像是今天自己是应该给苏沐打电话拜年的,但想到自己曾经带给苏沐的伤害,姜慕芝就迟疑了。但眼前的事情让姜慕芝再没有任何退路,她知道苏沐曾经说过姜桃李只有一年的期限。

    一年之内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想到这个所谓的一年,姜慕芝就再没有任何想法,只是当这个电话拨出去的瞬间,那边传来的却是一阵阵占线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