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389你是……大灰狼
    在电脑里见到了凌寒之后,暗香的心情也好了很多,面带微笑,抱着电脑,想着凌寒,慢慢地闭上眼睛,此刻她的大脑里全是凌寒,也就不觉得长夜漫漫了。(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暗香竟然想着凌寒的脸睡着了。

    黑暗中,一直注视着暗香一举一动的张谦,见暗香终于睡着了,他也不觉松了一口气。

    他怕暗香不习惯这样睡,也怕暗香明天早上起来顶着黑眼圈,会被张果劳出端倪。

    第二天一早,暗香是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的,她从沙发爬了起来,第一个反应就是下张谦。

    此刻张谦也坐了起来,并没有打算下床去开门,而是同样着暗香,然后对着门外喊了一声,“谁?”

    “是我。”门外传来华智的声音,暗香和张谦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暗香听到是华智,立刻从沙发上爬了下来,把房门给打开了。

    见到暗香开门,华智溜了进去,把房间里全部打量了一遍,到一个睡床,一个睡沙发,他心定了。

    老大叫他保护好嫂子,只可惜来到这种鬼地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也不得不把暗香暂时的给张谦来保护了。(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要发现张谦有什么不轨的行为,他肯定不会客气的。

    “暗香,那个家伙没有欺负你吧?”华智心里虽然有了答案,却还是很想暗香亲口说出来。

    “没有,我身上有你给我的毒针,他要是敢欺负我不用等你来给我报仇,我就先把他给解决了。”

    暗香也知道华智这样问是因为担心她,她便那华智的毒针来说事,也只有这样华智才能更加的放心。

    “对,我的毒针很好用的,见血封侯,你尽管用,我这里还有很多,用完了我再给你。”

    华智说着了张谦一眼,他就是说给张谦听的,要是张谦有不轨的行为试试。

    张谦却不以为然的一笑,他是不想对暗香有什么不轨的行为,要真的想,他还真的不怕那什么毒针呢,他有的是办法。

    “知道了,你先出去,我梳洗一下就来。”暗香是怕华智在这个房间里呆得太久会引起张果劳的怀疑,所以先把华智给支走。

    “你不跟我一起走吗?我就是来带你走的。”华智却不想先走,既然晚上保护不了暗香,那就让他白天全天候的保护好了。

    “华智,如果我跟你出去,而把张谦丢在这里,势必会让张果劳出来我们是假的,这样他要是问起来,我们也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所以你先出去,我跟张谦一起出去就好,你放心,一个晚上都没事,难道你还怕白天这么一会就出事吗?”

    暗香见华智不走,只好对华智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把其中的关键解释给华智听,华智一听也是,一个晚上都过来了,还怕这么一会吗?

    所以他就先出去了。

    到华智走了,坐在床上的张谦苦着脸轻笑了起来,“你们这些人,除了过河会拆桥之外,还防我跟防狼一样,我怎么就那么悲催呢,利用完了就一脚给踹了。”

    “对你跟防狼一样有什么错吗?利用你那是你心甘情愿的被我们利用,你要是不愿意,谁敢利用你啊。”

    暗香着张谦妆模作样哭笑不得的样子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这家伙就喜欢装,其实人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

    “呵呵,也是,谢谢你如此的懂我,这样吧,你做我的红颜知己好了。”张谦大笑,笑暗香穿了他,其实他并没有刻意去隐瞒什么,暗香能穿说明暗香相信他。

    华智他们不穿,说明华智他们不相信他,道理就是如此的简单。

    “谁要跟狼做红颜知己,你还是省省吧。”暗香一边整理沙发一边回了张谦一句。

    “对了,你老是说我是狼,我想问一下,我是什么狼?”

    军人本来就是狼,有狼一样的敏锐,有狼一样的嗅觉,有狼一样的团结精神,有狼一样的攻击力,所以张谦并不排斥狼这个称号。

    “你是……”暗香想了想,想要找一个合适的狼来形容张谦,说是色狼,实在又不像,说是凶猛的狼就更加的不像了,用什么狼来形容张谦比较合适呢?

    “千万别说我的色狼,不然就侮辱了你的美貌哦,你想,我要是一个色狼,对着如此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却没有去色,这不是给色狼家族丢脸吗?”张谦笑得很邪恶,很欠扁,却又让人恨不起来。

    “你是大灰狼。”暗香想起来一个小故事。

    说是一个大灰狼想要吃小羊,却不敢明目张胆的吃,会找很多借口,找到小羊都无法回答了,他就会一口把小羊给吃了,不知道张谦是不是这样的。

    其实有时候想想,张谦还是蛮有意思的,明里好像是在欺负他,暗里却是在帮助她,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有时候有点不习惯,毕竟他不是凌寒,再怎么对她好,她都找不到她和凌寒的那种感觉。

    “为什么要叫大灰狼,说来听听。”张谦觉得有点兴趣了,要是说他是灰太狼也好像比大灰狼好一些吧,可为什么暗香偏偏选了大灰狼呢。

    “呵呵,你自己去想吧。”这时暗香把沙发也整理好了,把被子也给送回到了床上。

    见张谦还坐在床上不动,暗香忍不住狠狠地打了张谦一下,“快点起来啦,我今天还要出去有事呢,你得想办法给我安排好了。”

    “哟,有你这么求人的吗?求人不说点好听的,还用这种口气。”拉住暗香打他的手,着暗香的唇,很想做点什么,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免得以后跟暗香连朋友都没得做。

    “放开,我先去梳洗,要是我梳洗好了你还没有起来我就用毒针扎你。”暗香挣脱张谦的手,到洗漱间去了。

    等暗香洗漱好出来的时候,张谦也已经穿戴整齐了。

    还别说,张谦的气质其实也不差,但是气质再好对暗香来说都没有用了。

    她现在的眼里心里全是凌寒,怎么比都觉得凌寒是最好的。

    来到餐厅,张果劳给大家准备的早餐果然都是丰盛的,暗香等人互相了,怕张果劳在早餐里下毒什么,这事他能做得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