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39喂,你干嘛?
    “暗香,别急,也许他没听见。”张谦见暗香一遍一遍的拨电话,不用问的就知道是打给凌寒的了。

    凌寒倒不是故意不接,他习惯把手机调成振动的了,因为在出任务的时候手机铃声还是很不方便。

    所以暗香打电话的时候,凌寒的手机就一遍一遍的在他衣服的口袋里振动,而凌寒自己却在浴室里洗澡。

    这是他洗澡用时最长的一次,试想,五天五夜躲在雪地里,没有和水沾过边,然后又走了很久很久,才走出雪地。

    他不敢用交通工具,更不敢走大路,怕被查到,到时候跑起来都不方便。

    给暗香发信息的时候他还在另外一个地方,说在H市碰头,那也是因为H市离那里比较远,他比较放心一点。

    但是这段路程却全是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整整用了四五个小时,才走到了H市。

    这才找个地方,先洗个澡,然后出去吃点东西,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的吃东西了。

    这才刚进去洗澡不久,暗香就来电话了,他没有想到暗香他们会来得这么快。

    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拿出那件换下来的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准备下楼去吃饭,发现手机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凌寒打开一看,全是暗香打来的,他勾起嘴角笑了,拿起电话回拨了过去。

    “老婆,没有想到你们来这么快,我刚刚在洗澡,你们在哪里?”电话通了之后,不等暗香说话,凌寒已经把他愉快的声音传递给暗香了。

    “我们已经上来了,你在房间里等我们。”听到凌寒的声音,暗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一行人快速的来到凌寒的房间,暗香在凌寒房门打开的时候,第一时间冲了进去。

    “凌寒……”一声凌寒之后,暗香又把自己狠狠地投进了凌寒的怀里。

    “老婆,终于又见到你了!”凌寒也紧紧的抱着暗香,恨不得把暗香和他合为一体,这样就不会再分开了。

    “凌寒,你怎么一个人来这个地方了,为什么不多带几个人来?”抱了很久,暗香才从凌寒的怀里轻轻地退开一点点,看着凌寒的眼神满是关怀和淡淡地责备。

    如果多带几个人也就不会那么寂寞了,不是么。

    “我们回去再说。”凌寒轻柔的在暗香的头上揉了揉,然后对站在门口的华智说道,“进来把我东西收拾一下,我们现在就回去。”

    “是,老大!”华智高兴的跑进了房间,小吉林也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有他们两个整理行李凌寒也放心了,就带着暗香先出去了。

    在凌寒走过张谦身边的时候,对张谦由衷的说了一声,“谢谢!”

    “不客气。”张谦摸了摸鼻子,感觉凌寒对他的敌意消失了一些。

    凌寒也就真的没有再客气,搂着暗香的腰肢朝外走去。

    看着凌寒和暗香的背影,张谦不禁蹙起眉头,他们好成这个样子,估计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分开他们了吧。

    张谦不觉淡淡地笑了笑,也抬腿跟着凌寒而去。

    这次没有做什么停留,直接就上了飞机,依旧由张谦来驾驶。

    华智和小吉林包裹在一起,躲在一边,绝对给凌寒和暗香足够的空间。

    对于他们的表现,凌寒非常的满意,他也把暗香和他一起包裹在被子里。

    暗香则拿过一边好多吃的递给凌寒,“你饿了吧,来,吃一点。”

    凌寒对暗香笑了笑,他确实饿了,所以他挑了一块面包吃了起来,面包对付饥饿算是最不错的食品了。

    吃了一块面包之后,凌寒就感觉肚子饱了,他不敢吃太多,因为人在饥饿的情况下,如果暴饮暴食的话,会导致肠胃不好,肠胃不好就代表身体不好,身体不好拿什么保护祖国,保护暗香。

    暗香却埋头在袋子里又找出一根火腿肠递给凌寒,“再吃一根这个。”

    “这个要给你来吃。”凌寒却突然低头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暗香的小脸一红,这丫的怎么还有心情说这么色的话。

    “怎么啦,我说错了吗?”凌寒拉起被子,把双手隐藏在被子底下,然后抱住暗香,双手很自然的就放在了暗香的两处柔软之上。

    “喂,你干嘛?有人呢。”暗香瞪了凌寒一眼,这飞机上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呢。

    “老婆,这几天没有帮你按摩,你在这里都变小了。”凌寒不但没有停手,还把手伸进了暗香的衣服里面,推开了贴身的内衣。

    “把手拿开,被看见了多不好。”暗香在被子底下捏了凌寒一下。

    “不要,他们都在睡觉,看不见的。”凌寒不但没有拿走,还得寸进尺,在暗香的柔软上狠狠地捏了一下。

    “嗯……”暗香差一点就发出声音了,凌寒却把那根火腿肠快速的放进了暗香的嘴里。

    “老婆,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暧昧的声音也同时在暗香的耳边响起。

    暗香瞪了凌寒一眼,狠狠地咬了火腿肠一口,忍了!

    看到暗香吞吃火腿肠的样子,凌寒浑身一震,他手不敢乱动了,因为他发现他的某处竟然又了反应。

    在终于把那个忍下去的时候,凌寒才沙哑着声音说,“老婆,我累了,睡一会。”

    说完他就抱着暗香,靠在椅子上睡去了,睡着了,那双手却还放在暗香的那对柔软上,偶尔的还动一动。

    暗香有点无语,再次把被子往上拉一拉,也就随他去了。

    等暗香感觉到热的时候,飞机已经飞出北方的天空了,暗香在被子里把凌寒放在她胸上的手拿到了腰上面,又把自己的衣服给整理好了,然后继续保持这个姿势直到飞机飞上了边城的上空。

    “凌寒,醒醒了,我们已经到了。”暗香轻轻地喊醒了凌寒,凌寒随即睁开了双眼,睡过一觉的凌寒看起来脸色好了很多,那淡淡地苍白也不见了。

    下了飞机,暗香看着这一片她不喜欢的土地,对凌寒说道,“张果劳死了,现在变成换人了。”

    “我知道。”凌寒淡淡地回答,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你知道?”暗香不解,凌寒是如何知道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