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47宝贝,你真棒!
    看到纳塔丽这个如小狗狗一样的表情,庫比圆满了,他如今宁愿喜欢狗也不喜欢人。

    人太坏了,放在身边太危险,只有狗才无条件的听他的话,做他喜欢做的事,还不会对他有异心。

    接着庫比又放进去了几个,直到纳塔丽的嘴鼓起来的时候,他才放下把盆子又放回冰库里,然后回到纳塔丽的身边。

    由于纳塔丽被他吊得半蹲在地上,而他身上也是什么都没有穿,所以走过来的时候,他的那个正好对上了纳塔丽鼓起来的小嘴。

    纳塔丽终于知道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了,吓得把嘴里的冰水给吞了下去。

    “咳咳……”由于吞的太快,呛到了。

    “宝贝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好呢?”庫比说着一把抓住纳塔丽的头发,狠狠地往上一拽,“最好不要惹恼我,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弟弟了。”

    “我……”

    “听话!”

    庫比根本不给纳塔丽说话的机会,他要的是纳塔丽乖顺,不是叛逆,他讨厌叛逆,讨厌,非常讨厌!

    “我错了……”纳塔丽最终还是屈服了,此时此刻的她真的有点怀念张果劳那个时候了。

    张果劳已经够BT了,她没有想到这个庫比比张果劳还要BT。

    强忍着委屈的泪水,一半流进了心里,但是还有一半不小心从眼眶里掉落出来。

    “宝贝,别哭,你这样我会心疼的。”庫比把纳塔丽又往上提了提,让纳塔丽的整个小脸都对着他。

    纳塔丽只感觉头皮快要被他给拉掉了,被绑着的双腿也已经无法再提高了,这样的姿势让她很难受,非常的难受,难受得她好想在这一刻死去。

    “痛……”

    “你要乖一点就不痛了。”庫比说着伸出舌头把纳塔丽脸上的泪水给舔去了。

    纳塔丽的泪水被舔干净之后她也不敢再哭了,只能把一切都忍住了,因为此刻哭不但没有用,还很有可能会让庫比生气。

    “嗯,这才乖,记住,要一直这么乖,要听话,否则后面还会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了。”庫比放开纳塔丽的头发,纳塔丽又恢复了半蹲着的姿势了。

    再次走到冰柜前,拿出冰球,这次的冰球要结实一点了,放进嘴里并没有马上融化,为了不让冰球融化太快,庫比加快了速度,再次把纳塔丽的嘴里塞满了。

    放好剩下的冰球之后,庫比站在纳塔丽的面前,并没有马上动作,而是看着纳塔丽的眼睛阴冷的说道,“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再敢吞下去我就不客气了。”

    纳塔丽含着冰球连一点冰水都不敢吞下去,努力的憋着气,朝庫比点点头。

    庫比这才慢慢地扶住纳塔丽的头,对准了他的那个地方,从纳塔丽塞满冰球的嘴里慢慢地推了进去。

    “唔……”纳塔丽的嘴又被一根火、棒塞了进来,说不出来的难受,但是她一点都不敢反抗。

    “宝贝,真舒服,我要动了,记住,千万别吞下去。”庫比却感觉到了非常的舒服,真舒服。

    又是冰,又是火,还有豆豆随着他的进出在他的那个上面磨蹭,真是舒服透了。

    即使把纳塔丽嘴里的冰全部化成了水,还有豆豆随着水来回的翻滚,又是别样的爽。

    在没有了冰块之后,庫比那个却进更深,直抵纳塔丽的咽喉,有好几次纳塔丽都差点忍不住连火、棒带水的吞进肚子了。

    “宝贝,你真棒!”庫比却使劲的按住纳塔丽的头部,狠狠地把自己递到最深处,直到……

    “吞下去!”在庫比释放出来的时候,依然把那个抵在纳塔丽的咽喉边,要纳塔丽把冰水和他的精华全部吞噬到她的肚子里。

    纳塔丽强忍着眼泪,狠狠地把嘴里的一切都给吞了进去,哪怕是呛得不行,她也忍住了。

    被呛得不停地咳嗽,即使这样,庫比在纳塔丽没有完全吞噬干净的情况下,还是没有把那个拿出来,而是往更深处推了推。

    “味道怎么样?”直到感觉到纳塔丽嘴里再也没有水的时候,庫比才把他的那个拿出来。

    纳塔丽低垂这头没有说话,此刻她的口腔和咽喉如火烧一般的疼痛,哪里还说得出来。

    “宝贝,上面吃饱了,我再来喂你下面的好不好?”庫比也没有等纳塔丽回答,又去拿冰球了。

    纳塔丽这次由惊慌变得恐惧了,她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好想说不要,可喉咙肿痛得厉害,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结果果然和纳塔丽的想的差不多,不管她如何恐慌,庫比还是没有放过她,甚至一个晚上各种姿势,疯狂的反复做了好几次,才解下已经瘫软的纳塔丽。

    不过他也没有食言,天亮的时候他就喊纳塔丽起床,说是带纳塔丽去见她的弟弟,即使现在纳塔丽还是不能说话,但是能见弟弟她还是很高兴的忍着全身由内到外的不舒服爬起来床。

    纳塔丽把自己收拾得很清爽,她不想她弟弟看到她狼狈的模样,庫比也好像非常的体贴,一手揽着纳塔丽的腰,一手牵着他的那条狗就出门了。

    出门不久,就有人跟了上去,谁呢,是华智和小吉林。

    这是凌寒昨天出门之后给安排的,他知道庫比有秘密,什么秘密在庫比的地盘不好说,所以才带着暗香出了门。

    暗香不理解,出了门之后就忍不住了,“凌寒,你说了带我来看纳塔丽的,怎么还没有见到就走了呢?”

    “老婆,你没有看见大厅里一个女人都没有吗。”凌寒手在暗香的腰身上轻轻地捏了一下,“那就说明他很有可能真的把女人都给遣散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张谦,交给你了。”凌寒又很轻易的就把一个大难题丢给张谦了。

    “凌寒,你不在的时候他们欺负我,你回来了怎么还是欺负我呢?”张谦不服气,为什么这么多人就偏偏叫他去查呢。

    “你可以不去,但是,你要是不去的话就不要再回出租屋了,我们人多住不下了。”凌寒淡淡地扫了张谦一眼,一副你爱去不去的样子,气得张谦只吹胡子,如果他有胡子的话。

    “算了,我算是认识你们了,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