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87天黑……请闭眼!
    凌寒也意识到裸、露这上身有点不雅,刚刚也是一时冲动,所以接过暗香裹在他身上的衣服,穿好,在对着暗香的耳边轻轻地说,“我去那个那个垫子来。请使用访问本站。”

    说着,凌寒就跑回去拿出两个垫子,一个给耶夫娜,一个给了暗香,而他自己也和那些年轻人一样,盘腿坐在了沙滩上。

    大家都坐定之后就开始玩游戏,年轻人在一起,玩的游戏花样就是多,唱歌跳舞已经不是他们喜欢玩的游戏了,只见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从身上拿出一副牌。

    然后对着众人说,“我们来玩天黑请闭眼。”然后他又看向凌寒和暗香,“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玩?”

    凌寒和暗香互相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说真的,他们很少接触这些东西,哪里知道‘天黑请闭眼’怎么玩啊。

    “凌寒哥哥,你笨死了,这个都不会玩,你看我们玩一场你就会了。”坐在凌寒另一边的耶夫娜嗔了凌寒一眼。

    凌寒只好耸耸肩,表示非常无奈,这是第一个骂他笨的人,还是一个小屁孩。

    “对,你们不会玩就看我们玩,会了就跟着我们一起玩,现在我是法官,你们一人拿一张牌,不许给其他的人看见。”

    法官说着把牌挨个的发了下去,一局看下来之后,凌寒和暗香就都会了,毕竟是两个聪明人,这点小游戏又怎么会难道他们。

    “我会了,我要求一起玩。”暗香在一局结束之后立刻举手表决。

    “好,那位呢?”法官看向凌寒。

    “我也会了。”凌寒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觉得这游戏弱爆了。

    “好,那就大家一起玩,继续发牌。”

    这次暗香拿了一个平民,她把牌藏好之后就想要去看看凌寒是什么牌,凌寒却对着暗香淡淡地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暗香要遵守游戏规则。

    暗香嘟嘟嘴嗔了凌寒一眼,并看向法官,等着法官开口。

    “大家都做好准备,天黑……请闭眼!”法官开口之后,大家都自觉的把眼睛全都闭了起来。

    这个时候法官再次开口,“杀手请睁眼。”

    一副牌有两个杀手,两个警察,其余的都是平民,当法官说杀手请睁眼的时候,有两个人睁开了双眼。

    法官看了他们一眼之后又开口道,“杀手请杀人。”

    于是一个悲催的人被杀手给杀死了。

    杀手杀死人之后,法官再次开口,“杀手请闭眼,警察请指认。”

    在警察睁开眼睛指认谁是杀手之后,法官面无表情的说,“大家都请可以睁开眼睛了。”

    等大家都睁开眼睛的时候,暗香第一个看向凌寒,凌寒却一副淡淡地表情,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既看不出他是杀手,也看不出他是经常,更看不出他像平民。

    “小天,你死了,你发表一下临死感言,猜测一下谁是杀你的杀手。”法官在等大家都睁开眼的时候对着其中一个年轻人说道。

    “啊,我死了?”小天感叹,“我就是一个小平民,你们为何要杀死我,我觉得肯定是小伟,小伟最喜欢杀我了。”

    “你们呢?”法官在小天发表临时感言之后,看向大家,请大家指认谁的杀手,被指认得多的那个人,那个人就会死去,不管他是杀手还是警察亦或是平民。

    于是大家你指我我指他的,乱成了一团,法官见大家都指认好了之后,出声道,“停,大家都别动,指好就别动了。”

    然后指认看了看自己指认的对象,被指的那个人多的,悲催的出局了。

    那个被指死的人大声喊冤,却依旧要宣布死亡,游戏继续。

    几次下来之后,杀手还没有出来,警察却被杀死了一个。

    “现在请你们指认杀手。”

    场地里只剩下八个人,暗香,凌寒,耶夫娜都还活着。

    暗香不禁再次看向凌寒,越发的觉得凌寒不是杀手就是警察,绝对不是平民。

    而那些年轻人看到暗香把眼睛看向凌寒,也都朝凌寒看去,凌寒却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于是大家一同指向了凌寒,“他是杀手。”

    暗香不禁摸了摸鼻子,有点歉意,她只是看了一眼,不会就这样把凌寒给害死了吧。

    凌寒却依旧风轻云淡,笑而不语。

    法官只好宣布最后的结果,“游戏结束,杀手赢了,警察死了。”

    “啊?他是经常?”所有指认他的人都后悔了,不禁全都看向暗香,责怪暗香给了他们不实的暗示。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是谁,我只是平民。”暗香不好意思的把手中的牌翻给大家看。

    “那谁是杀手?”大家都挺好奇的,全都把自己手中的牌翻了开来。

    只有耶夫娜没有翻牌,坐在凌寒的身边相当的得意。

    “靠,一个小孩子是杀手,谁会指认她啊,失策啊失策。”一个人嚎叫起来,谁都没有想到杀手会是耶夫娜,只有凌寒依旧淡淡地笑着,好像他早就知道了一样。

    确实,耶夫娜就坐在他的身边,每次法官说杀手请睁眼的时候,他都能感受得到耶夫娜会动了一下,并且呼吸也不一样,但是他却一直没有指认她,也因为她是个孩子,这只不过是个游戏而已,也不用太当真了。

    “凌寒,你这是什么表情?”暗香不禁贴到凌寒的身边,她总觉得凌寒的笑容有点诡异。

    “我在笑啊,难道我笑得不好看?”凌寒却转头无辜的看着暗香,勾起嘴角再次笑了笑。

    “切,谁不知道你在笑,只不过觉得你这笑很诡异嘛,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耶夫娜是杀手了?”暗香大着胆子猜测,当然,她的声音放得很小,尽量不让第三个人听见。

    “继续玩吧,下次注意你的眼神,没事别老是看着我,我就是被你给看死的。”凌寒却没有回答暗香,而且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行,继续玩。”暗香也不再问了,因为法官已经在开始发牌了。

    暗香拿了一个警察,凌寒却是杀手,耶夫娜是平民,几轮下来之后,又就剩下几个人了。

    “现在请你们指认杀手。”

    暗香又是朝凌寒看去,这次她强烈的感觉到凌寒就是杀手,但是这次没有人相信她了。

    “请你们再相信我一次,他这次绝对是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