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556不作死就不会死
    “是什么,你有话就直接说吧。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凌夫人看到了暗香的犹豫,也没有想以前那样横眉冷眼了,而是非常的温和。

    “她男朋友来了,今天晚上不回来了。”暗香接受到了凌寒点头的信息,便不再犹豫。

    “什么?她有男朋友了?”凌夫人被惊倒了,“不会又是孙大本那样的男人吧。”

    “不是,他们明天就过来,你见到了也许会喜欢的。”暗香想到了凌夫人看到秦军的那一幕,也许不止是喜欢吧,有可能是非常的喜欢。

    “你们都知道?”凌夫人问着心里不禁又有点自责了,她这么多年来只顾着吃醋,却没有能关心子女们的问题,现在女人又有男朋友了,她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嗯,你也认识的。”暗香看着凌夫人,要是以往的凌夫人她肯定会替凌玥隐瞒的,但是现在她试着去相信凌夫人。

    “谁?”

    “就是来带凌玥去上班的那个男人。”

    “他啊,嗯,不错的一个小伙子。”凌夫人在说到秦军的时候,脸上果然是满意之色。

    “妈,你认识他?”凌寒也不禁奇怪,这秦军的本事看来还挺大的,连他的母亲都喜欢他。

    “见过,凌玥工作的事就是他给安排的。”

    此刻的凌夫人完全改变了原来的模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非常的开心。

    只有巴松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一旁。

    暗香和凌寒对看了一眼,推了推凌寒,凌寒看了巴松一眼,不愿意过去。

    最后还是耐不住小女人无声的撒娇,朝着巴松走了过去,然后在巴松身边坐了下来。

    “怎么啦?”暗香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巴松转过身背对着暗香,他不想说了,该说的他都已经说过了,结果大家都是成双成对的,只有他一个人还是这样。

    “对不起啊。”暗香看到巴松这样心里也不好受,要不是她给忘记了,此刻巴松身边也会有女人了吧。

    “哼!”巴松突然孩子气的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暗香连忙拉着凌寒跟了上去,为了怕大家担心,暗香回头喊了一句,“我们出去玩一会,很快就回来。”

    除了大门,凌寒立刻就拉着巴松朝着远处走去,巴松也不挣扎,他也是憋了一肚子的话要说,可是在蒙古包里实在是不好说。

    直到他们确定蒙古包里面的人听不见的时候,他们才停下脚步。

    “巴松,你什么意思,你别搞得我们功亏一篑。”凌寒把巴松狠狠地甩开,现在他们看起来关系很融洽,他妈妈对暗香的态度也改变了很多,这么关键的时候,巴松却闹脾气。

    “我什么意思,这要问你们啊。”巴松也在气头上,恨不得想要找人打一架。

    他气自己,为什么又看上了一个有心上人的人,接到心上人的电话之后就把他给抛弃了。

    连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都不给他。

    不行,他要看看那个男人是谁,他要找那个男人挑战一下,如果打得过他就算了,如果打不过他得把凌玥给抢过来,只有强者才能配做凌寒的姐夫。

    “你要是为凌玥的事跟我们发脾气,我觉得没有必要,所以你就乖一点,你要是敢让这事办砸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凌寒瞪了巴松一眼,随后骂了一句,“没出息。”

    “你说谁没出息?”这下巴松又爆了,冲上来就要打凌寒。

    凌寒抬起一脚狠狠地把巴松给踹了出去,“就说你没有出息,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吗?”

    “你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要是……算了,跟你这种用蛮力解决问题的人说不明白。”巴松说着干脆就躺倒了草地上。

    是,他没出息,从小就没有出息,从小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为了保护妹妹把所有靠近他的女人都给推开,生怕那些女人会伤害妹妹。

    好不容易把妹妹给嫁了出去,他又觉得他的人生好像什么都没有了,空荡荡的一片,而对女人却已经挑习惯了,一般的已经入不了他的眼了,可怎么办。

    现在看上的,却一个两个都是别的男人的女人,叫他情何以堪。

    “老公……”暗香拉了拉凌寒,觉得凌寒这样对待巴松是不是太过分了,是他们有错在先。

    凌寒看了暗香一眼,走到巴松面前,在巴松身边躺了下来,“我知道这次是我们的不对,我们不是说好了,这次回去就给你安排了吗,你为什么越来越没有耐心了。”

    “他怎么样?”巴松回应凌寒,却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

    “嗯?”

    “就是凌玥现在的男人。”巴松有点没好气的说。

    “说不好,你见见他也许就知道了。”对于秦军那个人,亦正亦邪的,还真的说不好。

    “真想现在就见到,然后和他打一架。”巴松说着伸手狠狠地拽了一把身边的青草。

    “不是我看扁你,你可能不是他的对手。”凌寒淡淡地说着,还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巴松。

    “你为什么总是打压我。”巴松写了凌寒一眼移了移身体,离凌寒远了一点点。

    “我是实话实说,你觉得跟我打你几个可以打得过我。”凌寒也同意写了巴松一眼。

    “那他跟你打几个可以打得过你。”巴松却也聪明的没有回答。

    “如果真打很有可能会平手。”凌寒想了想,给了巴松一个答案。

    这点凌寒倒是也没有夸张,再说了他也不会夸张。

    巴松却不信凌寒,他朝暗香看了过去,暗香却朝巴松点点头。

    她不知道秦军的身手是不是跟凌寒说的那样,但是她相信凌寒,既然凌寒都这样说了,肯定就是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巴松还是不相信,能和凌寒打平手的这世界上好像没有几个吧。

    “巴松,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试了。”凌寒不是替巴松担忧,这巴松去了也只会自取其辱,他作为巴松的朋友有必要劝一句。

    “凌寒,我还就跟你说了,我非得试试不可。”巴松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很不爽的看着凌寒。

    对于凌寒的好言相劝,他就是听着刺耳,连人都没有见到就叫他退缩,这好像不是他的风格吧。

    “有句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送给你。”凌寒也跟着坐了起来,淡淡地扫了巴松一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