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新生灵!
    天裂大陆。

    一座座喷涌着炽烈焰火的火山口,不少天器宗的炼器师在活动着,借助于熊熊烈火淬炼灵器。

    此地隶属于天器宗,乃天器宗的炼器重地,属于核心禁区。

    广阔的火山群,有一片极为偏僻之地,坐落着一座座死火山,地心再没有烈焰可用。

    一座荒寂的火山内部。

    十来具修罗族、木族、人族强者、太古生灵的庞大遗体,放在空旷的巨大山洞,数百名眼睛猩红,头顶一道道血红光芒射出的武者,扑在那些遗体身上,提炼尸身内残留的精血。

    那些人,目显残暴嗜杀的神情,身上涌现出浓烈的血腥味道。

    姜铸哲和姜天兴父子,站在山洞入口处,静静看着这些血煞宗的门人。

    “可惜只拿到十五具太古生灵尸骨。”姜天兴遗憾道。

    姜铸哲脸色平静如水,吩咐道:“你留在这儿看护,我去见见天器宗的宗主。”

    “爹,冯毅会不会出卖我们?”姜天兴有些担忧。

    “他不会。”姜铸哲摇头。

    话罢,姜铸哲便从这个巨型山洞走出,化为一道血光远去。

    就在这片死火山,和那些喷涌着炎火的活火山中央,有一个僻静山谷。

    天器宗的宗主冯毅,罗翰,还有几名发须皆白,步入耄耋之年的垂暮老者,一起在这个山谷等候着。

    这里乃天器宗的禁地,就连普通的门人都不被允许进入,外人更加不可能来到此处。

    “宗主。姜铸哲真肯将《器典》的中卷给我们?”罗翰浑浊的眼睛,绽出一道精光,“他从何处弄来的《器典》典籍?”

    “谁也不知道。”冯毅摇头。

    百年前,姜铸哲忽然找到天器宗的宗主冯毅,拿出一本名为《器典》的炼器典籍。将其交到冯毅手中,要寻求合作。

    天器宗乃是一个以炼器为核心,甚至武道的进阶都和炼器密不可分的特殊势力,所有天器宗的门人,长老,炼器宗师,皆是沉迷于炼器。

    姜铸哲给出的那一部《器典》,虽然仅仅只是上卷,但却莫测高深,蕴含着炼器的至理和大道。将包括冯毅在内的一众天器宗的炼制大师全部镇住。

    也是因为这一卷《器典》,冯毅才肯和姜铸哲合作,甚至将那片死火山区域割让给姜铸哲,允许姜铸哲和麾下藏身,以此为据点秘密修炼。

    帮姜铸哲找寻神尸。洞开神葬场。举行试炼会等一连串的行为,也是冯毅和姜铸哲的约定,其目的就是为了《器典》中卷。

    “因为和姜铸哲有来往,别的势力对我们意见很大。”一名长老忧心忡忡道。

    “如果能将《器典》上中下三卷都拿到,就算是为血煞宗正名,让姜铸哲光明正大行走天地,也值得!”冯毅决心坚定。

    “不错!”罗翰点头。

    一道血光倏地降落。

    姜铸哲从血光中走出,看了冯毅一眼,一言不发将一本暗黄色的古书抛出。

    冯毅眼神激动,赶紧以双手接住。马上翻了几页认真去看,旋即,在罗翰等人期待的目光下,他轻轻点头,道:“正是《器典》中卷!”

    罗翰众人一脸欣慰,皆是放下心来。

    “冯一尤回到天器宗了吧?”姜铸哲这才讲话。

    冯毅表情古怪,点了点头,说道:“一尤告诉我,在神葬场爆碎之前,是你以血光护着他和郁门,助他们逃过了空间破碎的锋刃切割。”

    冯一尤在三天前回到天器宗,将他在神葬场所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告诉了姜铸哲。

    “那你现在应该相信,我并不是最大的获利者了?”姜铸哲冷哼一声。

    “那个叫秦烈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还有,他为何能得到封魔碑的认可?”冯毅沉声道。

    “我也不清楚。”姜铸哲摇了摇头,说道:“总之,封魔碑,无垢魂泉,二十多具太古生灵的遗骸,甚至六大神尸,应该都在此人手中。幻魔宗的雪蓦炎,还有天剑山一个叫洛尘,一个叫杜向阳的小辈,也和这人一道儿。”

    “他们最后撕裂神葬场,遁落的区域,大致方位你现在弄明白了没有?”冯毅再问。

    “我只看到一片茫茫深海,见到几座孤零零的海岛,之后空间就彻底炸碎,我也失去了他们的动向。”姜铸哲皱着眉头,又道:“肯定是在暴乱之地,在各个大陆中央的辽阔海域,你们继续搜查就是了。”

    “关于《器典》的后卷?”冯毅又问。

    “这就是另外的一笔生意了,以后再说吧。”丢下这句话,姜铸哲化为一道血光,迅速消失不见。

    不多时,姜铸哲重新在那个巨大的死火山山腹现身,没有知会姜天兴一句,他独自进入一间密室。

    这间密室由血玉筑造而成,充满了浓烈刺鼻的血腥味,密室中央一个血池中,血水中“汩汩”冒着血泊。

    此地,姜铸哲不允许任何人踏入,连他亲儿子姜天兴,也从未来过。

    姜铸哲在血池旁边坐下,取出血典下部,又滴落一滴鲜血在血池中。

    倏地,从血典内冒逸出一片血色光幕,照耀在那血池当中。

    血池的池水诡异沸腾起来,一缕犹如踏破虚空而来的模糊意识,悄悄渗透进血池,借助于血池内的血水一点点凝结,慢慢衍变为一个没有面容的高大血人出来。

    “主人。”姜铸哲毕恭毕敬道。

    “事情办的怎样?”血人张口讲话。

    “没有拿到封魔碑,也没有拿到无垢魂泉,没有拿到血祖遗体,就连太古生灵的遗体,也只是得到十五具。”姜铸哲垂头答话。

    “我赐你半部血典,给你上卷和中卷器典,又告知你神葬场的进出方法,将各种奥妙都说明清楚,你竟然还是没有成功?”血人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你做事的能力?你在不灭境界,迈入神葬场以后,连七大灵体也不能和你抗衡,一群进入的通幽境小辈,谁可以阻碍你的道路?姜铸哲,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一名小辈得到了封魔碑的认可,让封魔碑发挥出了全部力量,那里又是神葬场,我……”姜铸哲低着头,不敢反驳,只是详细道明事实。

    “得到了封魔碑的认可?封魔碑乃是搏天族炼制出来,专门为了……”话到这儿,血人停顿了一下,问道:“那小辈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秦烈,他还不是暴乱之地的人,听犬子说,他从赤澜大陆而来。他在途中的时候,恰恰碰到犬子去取封魔碑,犬子无能,竟然让他将封魔碑拿走了。”姜铸哲解释了一番,道:“请主人恕罪。”

    姜铸哲垂着头,不敢去看血人,内心充满了惶恐不安。

    他只知道,当他这番话讲完后,血人沉默了许久许久。

    久到他都以为血人已经离开了。

    “先这样吧。”好一会儿后,血人重新开口,“那个秦烈……若是你能找到,你记着,我要活的,一定是要活的!你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姜铸哲沉喝。

    “嗯,让你的人尽快将太古生灵遗体残留的精血吸收炼化,等候我下一步的命令。”血人逐渐消失,重新化为血水,融入了血池不见。

    一丝破空而来的灵魂意识,也遁入了虚空,消失的干干净净。

    ……

    茫茫深海,一艘艘大船乘风破浪,朝着金阳岛而去。

    秦烈在修炼室静坐着,全力来炼化九滴从封魔碑飞逸出来的金灵、土灵、水灵精血,要融入自身血液。

    “轰!”

    突地,一股猛烈无比的动荡,从他眉心镇魂珠内传来。

    镇魂珠如第三眼,从眉心皮肉内浮现,三个和秦烈灵魂共通,有着他身上气息的奇妙生灵,如初生的婴儿,欢快地从镇魂珠内飘飞出来。

    一头火焰麒麟,一个浑身布满天然木纹的小人,一头小小的雷晶兽。

    三个生灵都只有拳头大小,袖珍形态,眼睛纯净无暇,灵魂洁净透亮,躯体更是神奇,竟不断变幻着,一会儿凝为实质,一会儿犹如虚幻魂体,在虚实之间来回转变。

    “咿呀!咿呀……”

    三个小小的生灵,从镇魂珠内一出来,马上亲昵地贴在他脸颊脖颈上,硬往他身上凑,还不时发出婴儿学话的声音。

    他能感觉到这三个小生灵对他毫无保留的信赖和亲昵。

    在这三个小生灵的身上,有着他精血的气味,有着他灵魂的气息。

    “这,这是……”秦烈愕然。

    神葬场时,他体内被炼化的火灵、木灵、雷灵的精血,被镇魂珠抽走,六个无垢魂泉,也被抽离。

    之后,他体内的鲜血,魂力,不断被镇魂珠一次次抽掉,令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伤创状态。

    火灵、木灵、雷灵被炼化的精血,三个无垢魂泉,自己的鲜血魂力,在镇魂珠深处经过长时间的融合凝炼,竟在今天孕育出三个混合了他、金灵、木灵、雷灵鲜血,混合了他的魂力,和无垢魂泉的澄净灵魂的神异生命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