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假戏真做
    秦烈生出策马奔腾在无边旷野的畅快淋漓感。

    蚀骨销魂的浪涛,一叠连着一叠,不断冲击着他,极致的愉悦感渗透到他的灵魂,血肉,每一根毛孔,每一个细胞,让他体悟到从未有过的美妙酣畅。

    这种感觉,犹如饥饿了无数年的人,对着满座琳琅满目的美食吞吃。

    又像是快要被冻死的人,忽然浸泡在温泉中,全身说不出的舒泰。

    在他身下,宋婷玉高耸双峰被挤压的变形,一双美的令人窒息的丰腴长腿,无意识地大大张开,好方便他纵横驰骋,易于他长驱直入。

    垂头去看,他发现身下玉人明眸迷离,娇艳欲滴的美艳脸庞上,流露出让任何男人都要心魂失守的惊人媚态。

    这让他为之疯狂。

    “吱呀,吱呀,唔……”

    木床不堪重负的奇异声音,与宋婷玉一声声令他情欲高涨的低吟混在一起,让他化身为野兽,再没有一丝理智可言。

    追寻着身体和内心本能的索求,秦烈发出蛮兽般的低吼,仿佛永不会休止的狂暴冲击着。

    隔壁厢房。

    雪蓦炎和谢静璇两女,面面相窥,褪下面具的两张精美脸庞,像是充血了一般,红的吓人。

    两女眼神有些无措,呆呆看着隔壁房间,芳心被巨大的震惊淹没。

    “不会,不会……假戏真做了吧?”许久后,雪蓦炎反应过来,捂着嘴。像是被惊吓住一样轻呼道。

    谢静璇脸上的羞红,已蔓延到脖颈,渐渐往全身扩散,她低声啐骂:“真是,真是……”她一时找不到形容词了。

    另一边。邢瑶耳朵紧紧贴在墙壁上,也在用心聆听。

    不多时,她脸颊渐渐泛出惊人红潮,明眸流露出羞恼之色,咬着银牙低声道:“真是淫荡无耻!”

    羞红了脸的邢瑶,意识到秦烈和宋婷玉正在进行不堪目睹丑事后,有些气急败坏,想返回自己的修炼室,隔绝声音不再关注,又忍不住想继续偷听一会儿。

    在犹豫挣扎的时候。她身子牢牢钉在原地,耳朵也没有从墙壁上收回。

    一边犹豫着,她一边红着脸偷偷聆听,还不时啐骂:“无耻,淫贱无比。奸夫淫妇……”

    长廊内。

    邢胜男的脚步停了下来。她乃破碎境修为,秦烈和宋婷玉所在的厢房,并不是修炼室,没有做过特殊的隔音处理。

    因此,秦烈和宋婷玉发出的鼻音,包括木床的“吱呀”声,她都听的清清楚楚。

    邢胜男胖胖的脸上,浮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说道:“那个丫头还真是胆大。是个好孩子……小弟能娶到她,也当真是好福气。”她越来越欣赏宋婷玉了。

    就在至少三方的明暗关注下,被宋婷玉不断捉弄挑动的秦烈,忽然间失控,也不顾多方的窥视,将她给就地给正法了。

    那间不大的厢房,不大的木床上,两个赤裸的身影叠合在一块儿,肢体紧紧纠缠着,抵死缠绵。

    “相公,你要早点回来呀,奴家会一直等着你……”

    迷迷糊糊中,秦烈仿佛听到了宋婷玉的深情叮嘱,如踏入以前曾经历过的一段段经历。

    那像是连续两世的情缘。

    第一世,他是即将踏上征程的战士,宋婷玉乃是他新婚的娇妻,在他即将远行前,深情款款地叮嘱他,嘱托他小心,定要平安回来。

    第二世,他是金榜题名的状元,宋婷玉乃是日日在家期盼他的妻子。

    他很清楚,那是当年初见宋婷玉的时候,宋婷玉对他施展出来的魅惑意境。

    当时,他和宋婷玉同时生出极其真实的感觉,事后,他从中走了出来,宋婷玉反而有些沦陷。

    今日,在他和宋婷玉身心合一,正在行鱼水之欢,感知到从未经历过的美妙之时,曾经有过的两段经历,又浮现出来,让他重新经历了一番。

    ……

    许久许久之后,经过长时间激烈缠绵的两人,扭动的身子渐渐平息下来。

    这时候,已换成秦烈仰面躺着,宋婷玉则是赤裸着身子,懒散如猫般趴在他身上,一双春潮未散的娇艳美脸上,蕴满惊人的媚色。

    秦烈的大手在她绸缎一般光滑的身子上下摩挲着,从后背,到纤细丰腴的腰肢,又到高高隆起的丰臀,继续往下滑动……

    不多时,秦烈从她两腿之间抽出手来,看了一下指头上的血迹,嘴角悄悄勾起一个欣然笑意。

    “这下满意了?”宋婷玉千娇百媚地白了他一眼,玉指也在他胸前轻轻滑动,在他米粒般的两点上打着圈儿,脸上洋溢着灿然笑容。

    “从未有过的美妙经历!没想到……这种事如此的销魂蚀骨,如此的……”眯着眼,秦烈想了一下,道:“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

    见秦烈这个模样,宋婷玉脸上媚态横生,她在秦烈身上游动的手指,一路下滑,很快落在秦烈最敏感之处上,轻轻握紧后,柔声问道:“以后还舍得丢下我么?”

    秦烈舒泰地轻呼一声,“打死也不会丢下你了。”

    “算你识相。”宋婷玉满意瞥了他一眼,得意道:“不管以后怎样,至少,我先得到了你,比任何人都要早!”

    从秦烈青涩不太娴熟的动作,几个最普通的姿势,她也看得出来,这次的经历,秦烈和她一样都只是初次。

    一想到这,她就生出胜利的感觉,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已经胜过了凌语诗。

    这让她心情愉快。

    “在想什么呢?你的手……怎么不动了?”秦烈不满起来。

    “你这混蛋……”白了他一眼,宋婷玉五指又轻轻活动起来。

    秦烈旋即闭上眼,一脸地享用。暗暗感叹以前真是白活了。

    当夜,习惯将漫长夜晚用来修炼的秦烈和宋婷玉,没有再一味苦修。

    两人从那间厢房出来,悄悄进入修炼室,在隔音效果极佳的修炼室。两人愈发没有顾忌,初尝美妙滋味的他们,有点食髓知味,很是难以控制,于是连番酣战。

    同在一屋的雪蓦炎和谢静璇,一整夜都没有静下心来,没有能好好修炼。

    虽然修炼室隔音,但是两人清楚明白秦烈和宋婷玉躲在里面在做什么,她们会下意识地去想,一想到旁边的修炼室内。那对狗男女正不知廉耻地做着没羞没躁的事情,她们就心烦意燥,内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这一夜,同样失眠的还有邢瑶。

    只有邢胜男,心满意足的离开。满心愉悦。

    第二天。天色还没全亮,宋婷玉便偷偷摸摸从修炼室走出,去梳洗间冲洗。

    当她沐浴更衣后,神采奕奕出来,要回屋歇息时,恰巧看到雪蓦炎、谢静璇结伴而出,也来漱洗。

    三女六目相对,突觉无比的尴尬。

    雪蓦炎、谢静璇两女率先红着脸败下阵来,心中也是暗暗奇怪,“折腾了一夜。怎还神采飞扬?不但没有一丝疲态,还显得容光焕发,连美貌都仿佛要上升一层?”

    她们并不知道,经过一夜的胡天胡帝,宋婷玉魅惑意境的“结”真正被解开了。

    当年,她以魅惑意境诱惑秦烈,自己却中招,事后她不断剔除秦烈对她的影响力,她以为她完全不受影响,其实并没有真正扫清掉。

    昨夜两人坦诚相待,在抵死缠绵之际,两人重新踏入往昔迷镜。

    这次,两人心中都有真情,纵情之时,宋婷玉意境不但再不受以前的影响,还因此有了长足突破。这一点只有她心知肚明,连秦烈都不知道。

    因为魅惑意境的突破,她即将顺势踏入如意境,迈入新的层次,所以整个人容光焕发,精神奕奕。

    这是雪蓦炎、谢静璇无法理解的。

    宋婷玉心中欢喜,笑盈盈看向两女,忽地大惊小怪地轻呼道:“呀,两位妹妹精神似乎不太好,怎么都有黑眼圈了?难道,昨天一夜没睡?”

    雪蓦炎和谢静璇一呆,下意识地看向对方,然后就发现宋婷玉并没有胡说八道。

    宋婷玉一夜荒唐后,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她们倒是眼神灰暗,都有了黑眼圈,身心仿佛被摧残了一遍。

    两女心中暗骂,狠狠瞪了她一眼,心道还不都是你们害的?

    “婷玉姐,以后我和雪姐一间房,另外那间房腾出来给你们,给你们……”谢静璇清雅的脸上,浮现浓浓红晕,后面的话着实说不出来。

    “腾出来给你们生孩子。”雪蓦炎咬着牙接话。

    落落大方的宋婷玉,因为这句话,也脸色一红,轻咳一声,没有接话就回了房,暗道雪蓦炎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也在此时,算着时间觉得宋婷玉应该出来的秦烈,也准备去冲洗一番,于是赤裸着大半个身子,只穿着一条短裤从修炼室走出。

    又是六目相对。

    两女清晰地看到,秦烈雄健的赤裸身上,有着极其明显的齿痕,通过那些淡淡血迹,她们可以想象昨夜的战斗有多么的激烈。

    两女才恢复的脸庞,又重新被洪霞涂染,啐骂了一句,赶紧钻入了修炼室。

    秦烈也略显尴尬,打了个哈哈,说道:“今天大家起的都挺早啊。”

    他并不知道,两女并不是起得早,而是根本就一夜没睡。

    他更加不知道,这时候,两女在心中已经把他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

    ps:求一张月票冲入总榜前四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