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七层魂坛!
    一艘船由远至近,伴随着一缕缕粘稠的血腥味,如鲜血飞溅的流星飞逝而来。

    李牧一向从容淡漠的脸色,稍稍为之一变,轻声说道:“让我有些意外啊……”

    岛上,秦烈一行人纷纷抬头远眺。

    一艘由白骨砌成的巨船,长三百多米,宽七八十米,在云层中如巨兽嘶啸而来。

    白骨巨船上插满了鲜红色锦旗,锦旗随风飘荡,上面一团团血光颇为显眼。

    仔细去看,会发现那血光为血池,血池内冒着血水,升腾着血雾,血雾中一头头凶厉恶煞疯狂咆哮着,释放着无尽张狂。

    那是血煞宗独有的标志。

    十来名面容枯槁,体形干瘦的老者,呈环形端坐在骨船前端。

    这些老者,身穿血红长袍,眼瞳血光熠熠,仿佛他们刚被从血水内捞出来,身上浓稠的血腥味极其刺鼻。

    在他们中央,有着一个小小的血池,血池内血水沸腾,蒸腾出血色氤氲光华。

    当中,血厉半个灵魂,如红彤彤的鬼火摇曳不定。

    骨船有七层,每一层都有不少武者东张西望,探头探脑,每个人身上都有着浓烈的血腥气息。

    秦烈试着以灵魂意识感知。

    然而,当他的灵魂触手,离骨船还有十米的时候,骨船上便有一股无形血气轰然迸发。

    秦烈闷哼一声,那一缕灵魂意识立即收回。

    只见,在骨船周边,虚无的地方。一团团血光爆炸开来。

    宋婷玉、谢静璇、冯蓉等人。一个个如被当胸锤击了一拳。都是禁不住轻哼一声。

    和秦烈一样,他们也试着以灵魂感知,结果被骨船周边的血气动荡自然而然抗拒,灵魂意识如撞击在弹性十足的皮球上,纷纷被反弹回来。

    “轰!”

    骨船就在两岛之间的海面上降落,那十来个干瘦的老者,化为一道道血光,倏然射向这边。

    其中。血厉那半个灵魂,被十个老者围在中央,小心谨慎地保护着。

    道道血光掠来,除去李牧外,所有人都觉得气血一窒,生出要被汪洋血海淹没的感觉。

    “秦烈!”

    血厉嘿嘿怪笑着,从十个老者的保护中飞出,凝为一缕幽魂,一下子飞了过来。

    秦烈飒然一笑。

    “这位是……天剑山的李牧?”血厉惊声道。

    “见过血厉前辈。”李牧笑了笑。

    “不敢当啊。”血厉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有千年的被禁。我还敢自认前辈,现在……我不如你。”

    “和境界实力无关。”李牧诚恳道:“您成名在一千年前。自然当得起前辈两字。”

    两人讲话时,雪蓦炎从骨船的船舱内走出,清澈的眼眸中,缭绕着淡淡哀愁。

    秦烈只是看了一眼,就猜测出她的烦恼来源,旋即对谢静璇使了个眼色。

    谢静璇犹豫了一下,才朝着她走去,到了她身旁后,低声说了几句话。

    雪蓦炎突地失声惊叫:“此言当真?”

    谢静璇轻轻点头,将盛放生命之泉的瓶子拿出,递了上去,补充道:“这不是送的,你要记得拿等价的东西偿还。”

    雪蓦炎惊喜若狂,连连点头,差点喜极而泣,忙道:“当然,那是当然,我一定会偿还!”她眼眶渐渐湿润了,道:“母亲,母亲有救了……”

    血厉那半个灵魂,倏地剧烈扭动起来,深深看了谢静璇一眼,说道:“谢丫头,这个恩情我血厉会记在心里!”

    “你要谢就谢秦烈吧。”谢静璇淡然道:“剥离生命之泉的木族族人,是他从神葬场带回来的,那人身上的禁制,也是他解开的。我只是,利用我得来的传出之力,将那人血液内的生命之泉凝炼出来罢了。”

    “我不用去谢秦烈,因为我当他半个徒弟,半个……孩子。”血厉神色认真。

    秦烈微微一震。

    “血大哥,有了生命之泉,我们就可以唤醒嫂夫人了!”漠峻激动不已。

    “秦烈,还有……李牧,我们过段时间再聊其它。”血厉声音微颤。

    李牧笑了笑,说道:“能理解。”

    “你看看能否融合血祖之身?”秦烈心神一动,立即就将血祖之身唤出。

    十来名血煞宗的干瘦老者,一双双猩红如血的目光,马上全部凝聚在血祖的遗体上。

    这些人眼睛都如血钻,晶莹透亮,给人一种看透人心的邪异能力。

    “血祖之身,中间发生了一些变故,和我……隐约有了点联系。”秦烈想解释。

    “不用解释,我从蓦炎那儿已经听说了。”血厉截断他的话,沉吟了一下,道:“秦烈,血祖的遗体你也可以用,你将灵魂沉落后,能短时间大幅度提升力量,能当成一件强悍的灵器来用。我想,你或许应该留着,而不是由我来融合。”

    “我境界不够,无法将血祖的力量发挥出来,而且我有身体,还有更漫长的成长时间。”秦烈摇了摇头。

    血厉还欲劝说。

    一旁观望的李牧,突然插话:“血之始祖的这具遗体,内部有七层魂坛。”

    此言一出,所有血煞宗的老者,包括血厉自己,全部轰然巨震。

    一时间,一众武者都噤声了,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

    一道道视线,犹如一束束血光,全部凝聚在那具血祖之身上。

    李牧又道:“这里所有太古生灵的遗骸,全部加起来的价值,也不如一具血祖的遗体。”

    顿了一下,李牧摇了摇头,叹道:“七层的魂坛,完整的躯体,连我……都要心动了。”

    秦烈众人,则是一脸愕然,显然还没有明白七层魂坛意味着什么。

    “血祖的脑海之中,为汪洋血海,血海内坐落着七层的灵魂宝塔,那是魂坛?”秦烈惊奇道:“魂坛是什么?七层的魂坛,又代表着什么?”

    李牧看了血厉一眼。

    血厉的灵魂,还在剧烈动荡着,到现在还没有平复下来,他不断喃喃低语:“七层魂坛,七层……”他有种处于梦境般的感觉。

    “修炼一途,据我所知为炼体、开元、万象、通幽、如意、破碎、涅槃、不灭、虚空、域始十个等阶,只有突破到不灭境,才能筑造魂坛,魂坛……是武者终极梦想,也是真正巅峰强者的专属标志!”漠峻深吸一口气,向一众小辈解释,“我并不知道魂坛的奥妙,也不清楚如何筑造,我只知道魂坛玄奥无比,蕴藏着难以想象的神奇。”

    漠峻继续道:“不灭境初期,魂坛为一层,从此开始,境界每提升一次,魂坛就能多出一层,每多一层魂坛,武者身体、灵魂、灵力、对力量的认知,都会全面提升,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不灭境后期,魂坛三层,虚空境后期,魂坛为六层。七层魂坛……乃是域始境初期!”

    秦烈脑中轰隆隆作响。

    七层魂坛,域始境初期!

    偌大一个暴乱之地,最强大的武者,也只是不灭境后期巅峰,也仅仅只是三层魂坛而已!

    七层魂坛意味着什么?

    所有人都沉默了。

    “魂坛的筑造,超乎想像的奢侈,仅仅只是一层的魂坛,想要成功筑造出来,需要耗费的灵材已经是天文数字。”

    李牧看向众人,平静地说道:“附近的青月谷,在幻魔宗下属的赤铜级势力中排名前三,他们在苍青岛发展了数百年时间,拥有众多大大小小的矿区,每年的收益都极其可观。但是,以青月谷如今的财力,每年的收益都全部储藏起来,一块灵石不用,也需要将近三百年时间,才有可能为一名涅槃境巅峰的族人,准备好筑造魂坛的材料,让他踏入不灭境。”

    顿了一下,李牧又道:“以后,魂坛每一次的筑造,每一层的增高,所需要的灵材,又要数倍于上一次,甚至十倍以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