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坐立不安
    看着雪蓦炎如卸下重担,一脸轻松地离开,秦烈微微皱眉。

    对雪蓦炎,他的确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神葬场的时候,他数次帮助雪蓦炎,也全然是因为血厉的嘱托。

    另外,不论是宋婷玉,亦或者凌语诗,气质美貌方面也都不逊色雪蓦炎。

    只是……深夜过来,她很明确地表明不想和秦烈有所牵扯的意图,还是让秦烈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这趟针对青月谷的摧毁行动,雪蓦炎因为以前的幻魔宗身份,其实不应该过来。

    沫灵夜、漠峻也都说过她不宜参与,让她不要离开落日群岛,可她还是执意要来。

    经过这番交谈,秦烈才明白雪蓦炎非要跟来,可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想道明先前那些话。

    “你不想和我有太深牵连,而我,也同样不想受血煞宗的羁绊,你只是……杞人忧天罢了。”秦烈暗暗道。

    ……

    暗月下,火凤翱翔在云端。

    雪蓦炎孤身一人返回。

    她刚刚从秦烈这栋木楼离开,才走出百米远,一眼看到一个胖胖的身影。

    “洪叔。”雪蓦炎轻呼。

    血煞十老的洪博文,脸上荡漾着和蔼笑容,朝着她挥挥手,“来我这边坐坐。”

    雪蓦炎轻轻点头。

    她知道,从小到大洪博文都非常疼爱她,和漠峻等人不同,洪博文没有子嗣,所以在沫灵夜沉眠之时。洪博文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

    她也非常敬重洪博文。

    她很快来到洪博文暂住的木楼。

    坐下后。洪博文施展了禁制。将木楼进行声音的隔绝,然后才问道:“你去见过秦烈了?”

    “嗯。”雪蓦炎微微垂头,在洪博文面前没有隐瞒内心想法,“我告诉秦师弟,我也有意中人,不想变成宗门联姻的工具,不想和他结合。”

    “我知道你没有什么意中人。”洪博文叹道。

    “总要找个说辞的。”雪蓦炎想了一会儿,又道:“秦师弟……太花心了。我接受不了。还有,我也知道他对我并没有想法,不想他因为宗门,因为要和血煞宗更加亲密,从而同意此事。这对他,对我,对婷玉姐都不是一件好事。”

    “我知道你不想自己的婚姻变成宗门工具。”洪博文轻轻点头,摸着下巴,“暂且不管那些。你对秦烈这个人……是否动过心?”

    雪蓦炎清丽的小脸上突然布满红霞,慌乱道:“没。没有。”

    洪博文深深看着她,眼中闪过一道异芒。沉吟了数秒,又道:“你是不是担心秦烈明明对你无情,却会为了在血煞宗有个合理且重要的身份,从而答应此事?这会让你打心眼里抗拒?”

    “我……”雪蓦炎愈发惊慌。

    “另外,你是不是还担心这样的结果,会伤害到宋婷玉?担心会让宋婷玉恼恨你?”洪博文继续道。

    雪蓦炎轻咬着下唇,没有答话。

    “你这丫头还是太单纯了一点。”洪博文轻叹。

    洪博文从小看着雪蓦炎长大,知道她心性善良,在男女之事上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经验。

    雪蓦炎去找秦烈之前,一直犹豫着,不断为自己打气,很久才鼓足勇气……

    洪博文在暗中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他了解雪蓦炎,知道这丫头总是习惯性为别人着想,对待感情的时候太过于软弱被动,会在不知不觉间将事情弄糟糕。

    “这世上好男人并不是一直有,适合你的,能让你动心的,更是少之又少。”洪博文摇了摇头,“有时候,一旦错过了,可能就再也找不回来。对待这样的男人,就算是他身边还有其它女人,该抢还是要抢!你看宋婷玉那女娃,她明知道秦烈和另外一个丫头关系紧密,依然主动出击,趁着另外一个丫头不在秦烈身边,硬是成功将秦烈心门打开,让自己的身影入驻了进去。”

    顿了一下,洪博文道:“她能将秦烈从别人手中抢来,你又担心什么?再说了,那丫头……心胸宽阔的很,未必就一定介意你和秦烈间有点什么。”

    “我,我可做不到婷玉姐那样。”雪蓦炎以蚊蝇声音答道。

    “那也不要急着将自己的后路给堵死啊?”洪博文瞪了她一眼,气道:“你今天过去把这番话一说,秦烈以前就算对你有点想法,这下子也没了。”

    “我……”雪蓦炎眼神黯然。

    “就算你不会主动,也不要未战先逃,以后一切顺其自然吧。”洪博文教诲道。

    “哦。”雪蓦炎轻轻点头。

    ……

    清晨,天色渐渐明亮起来。

    青月谷内的苗家族人,很多都早早起来,在谷内开辟的各大练武场淬炼灵技,打磨自己的躯体。

    苗家的五位谷主,深夜时分停止修炼,一直在陪同着从幻魔宗过来的一人。

    “血煞宗和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激战,已经在昨天结束。因姜铸哲的现身,黑巫教、三大家族无功而返,还伤亡惨重,短时期应该无法组织新一轮的攻势。”六十岁模样的闻河沉声道。

    闻河是闻滨堂弟,也是黑巫教的强者,多年来一直和青月谷来往密切。

    闻家,以前也是幻魔宗麾下的赤铜级势力,是一个强大的家族。

    随着闻滨入驻幻魔宗,渐渐在幻魔宗崭露头角,慢慢积蓄的强大势力,闻家的许多族人也纷纷沾光,都在幻魔宗有了一席之地。

    苗阳煦等人,听着闻河的讲述,一个个脸色阴沉。

    “黑巫教、三大家族真是令人失望,两位副教主都出动了,还有蒲泽参与,竟然没有能灭掉血煞宗和金阳岛!”苗文凡哼道。

    “姜铸哲不是和血厉一直不和吗?他为什么会在血煞宗被围剿的时候,潜藏多年后现身?”苗康费解道。

    “已经发生的事情暂且不谈。”闻河锁着眉头,看向苗家众人,道:“我收到一个消息,那消息……恐怕对你们苗家不利!”

    此言一出,苗阳煦立即变色,“什么消息?”

    “管贤开赴到落日群岛之前,曾收到一个消息,从而知道了血煞宗的千年潜藏之地。这让管贤临时做了一个决定,派遣高手去了那边,将那些血煞宗残留的老弱病残灭杀,还顺便将金阳岛上遗留的武者灭掉。”闻河看向众人,“那个消息,来自于你们青月谷,这是管贤亲口说的。”

    苗家的五位谷主,大惊失色,一个个惊叫起来。

    “不可能!我们绝对没有传递信息出去!”

    “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血煞宗的潜藏之地!”

    “绝不可能!管贤一定是在污蔑我们!”

    闻河看向他们,道:“苗泰知道血煞宗的潜藏之地。”

    “苗泰?啊?”苗文凡差点跳了起来,“他前段时间擒拿了江浩的女儿江燕,一直在亵玩,江燕以前负责和黑巫教联系,难道是通过江燕?”

    “十有**!”

    “糟糕!”

    “唤苗泰过来!”苗阳煦大喝道。

    外面,有苗家强者匆匆离去,很快又去而复返,将苗泰给带了过来。

    “闻师叔,您怎么来了?”苗泰一过来,就惊喜叫道。

    闻河沉着脸没答话

    “苗泰,我问你,你有没有通过江燕向黑巫教传递关于血煞宗潜藏之地的消息?此事至关重要,你一定要老实回答!”苗阳煦一脸寒霜道。

    “是我做的!”苗泰没有否认,厉笑道:“血煞宗和那个秦烈,狠狠羞辱了我,我要让他们全部死绝!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苗家五名谷主,听他承认了,皆是脸一黑。

    如果血煞宗和金阳岛,此战中被黑巫教、三大家族斩杀干净,被重新狠狠打压下去,那苗泰的传讯算不得大事。

    因为那样的血煞宗无力追究什么。

    可现在,血煞宗惨胜了,还保全了实力,完全具备找苗家算账的力量。

    这让知道真相的苗家五人坐立不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