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弃卒保帅
    ( )一秒记住,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凤舞

    八根雷亟木得自东夷人,为了筹集这八根有着千年树龄的雷亟木,东夷人各大族部耗费了很大精力。

    将八根雷亟木带入神葬场的东夷人,是为了囚禁雷电渊潭内的雷晶兽,得到那些无垢魂泉和众多魂晶。

    能吸纳雷霆闪电的雷亟木,在雷电渊潭内,的确大幅度遏制了雷晶兽的力量,让雷晶兽都不能为所欲为。

    神葬场争斗结束后,八根雷亟木被秦烈所夺,他并没有煞费心思研究雷亟木的玄妙。

    蕴含暴烈雷霆闪电的雷亟木,太过于沉重,运转不便,很难作为灵器来攻击敌人。

    因为敌人不会傻傻站着不动。

    然而,青月谷的寒月之盾作为护宗大阵,并不能活动变化,只能被动防御。

    恰恰是停留不动!

    如此一来八根雷亟木自然而然派上了用场。

    水晶战车内,秦烈神情肃穆,眼中电光激射,臂膀上如缠绕着雷电灵蛇,随着两手的扭动变幻,一条条炫目闪电飞了出去。

    每一道闪电中,都蕴含着一缕秦烈的意识,那些意识扭结着电芒,一落入雷亟木内,就如同催化剂般让雷亟木内部的狂暴雷霆之力点燃。

    于是八根雷亟木疯狂释放着雷霆闪电!

    寒月之盾表层缠满炫目电芒,又不断被炸雷轰击,短短时间已缩小了数倍。

    渐渐地,被罩在内部的青月谷,因寒月之盾的迅速收缩。开始向外界暴露。

    几栋最宏伟的建筑。尖尖的顶端。率先从寒月之盾突了出来。

    秦烈眼睛一亮,眸中一缕电芒,敏锐地捕捉到那些建筑的尖端。

    “轰隆隆!”

    密集的雷霆,如瞬间找到了宣泄口,疯狂朝着那些区域轰炸,诸多青幽电芒,也纷纷顺着建筑的尖端冲击下来。

    一阵“劈哩啪啦”的轰鸣后。

    突出寒月之盾的建筑,顶端被轰碎。瓦片、沙石爆碎激射,随着电芒的渗透,不少驻守的苗家族人,皆是大叫着从中冲离出来。

    “秦烈!又是那个秦烈!”苗泰咬牙切齿。

    “闻长老!”苗阳煦急道。

    潜藏在暗处的闻河,眼见局势逐渐不妙,也只能阴沉着脸从密室内走出。

    一抹紫色幽光,从闻河眼瞳深处闪现出来,霎那间,闻河周身紫色光晕缭绕,形成氤氲紫气。美轮美奂。

    一轮淡紫色月盘,袅袅从闻河天灵盖浮上天穹。紫色月盘悠悠旋动,挥洒出诸多玄妙难辨的符号。

    “紫月禁空!”闻河指向寒月之盾上方天空。

    那一轮紫色月盘,陡然间收缩了一下。

    只见紫月下方的寒月之盾,多年凝炼的寒月之能,忽然被紫月吸引,竟一下子涌入月盘之内。

    紫色月盘陡然释放出夺目神辉!

    一圈圈紫色月华,从紫月上扩散开来,如一层层紫海波浪,荡漾着,推挤着,将八根雷亟木托上云端。

    秦烈眼中电光一乱。

    下一刻,八股汹涌巨浪从八根雷亟木上倒卷而来,那种猛烈霸道的压迫感,几欲令他窒息。

    那是闻河的力量!

    洪博文、蒙奉忽视一眼,纷纷变色,突地就在秦烈身旁出现。

    两人同时伸手按在秦烈肩膀上。

    两股充满血腥味的暴戾力量,形成一层血色薄膜,将秦烈的血肉之身层层裹住。

    来自于雷亟木的反噬之力,八次冲入秦烈血肉,都被那血色薄膜给截了下来。

    秦烈身躯经过八次小幅度颤抖,终于慢慢平稳下来,低头再看闻河之时,他眼中迸射出冰冷杀机。

    他知道,如果没有洪博文、蒙奉出手,他会被雷亟木内涌现的反噬力,给摧毁身躯。

    由紫月上透射的力量,轰在雷亟木上,令雷亟木陡然升天,艰难掌控雷亟木的他,因为自身和雷亟木的联系,首当其冲被当成第一目标。

    他和闻河境界相差太远,就算他天赋再强,也绝无可能硬扛下这一击。

    “闻河!”洪博文眼中血光一闪,“你竟然对一个通幽境的小辈痛下杀手,知不知羞耻?”

    火凤上,众多金阳岛武者都是神色阴沉,同仇敌忾。

    然而,青月谷内的苗家族人,这时候也没有一丝喜色,许多人表情也颇为幽暗。

    尤其是苗家五位谷主。

    以苗阳煦为首的苗家谷主,眼睛深深看着闻河,脸色显得很差。

    他们留意到,从闻河天灵盖浮升出来的紫色月盘,轻而易举将苗家护宗大阵上的寒月之能,给一瞬间抽离的干干净净。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闻河要对苗家动手,苗家的寒月之盾,不但无法防御闻河,还会被闻河借助于寒月之盾的月能,对苗家尽情屠戮!

    寒月之盾,根本就是闻河可以随意扭转,用来攻击和防御的一件利器!

    然而,为了组建寒月之盾,苗家不但花费了大量时间,还耗费了无数灵材。

    他们是希望通过寒月之盾,将来让苗家,进阶到白银级势力,从而摆脱别人的束缚。

    “哎……”苗文凡深深叹息。

    他终于意识到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青月谷的寒月之盾,在筑造的时候,闻家兄弟极其关心,闻河当年亲自过来,提供了众多精妙的主意,这才让寒月之盾成功形成,通过吸收月能,来储藏能量,用来庇护青月谷的安危。

    当年,就是因为闻河的善意,苗家才选择亲近闻滨。

    直到今天,他们才知道闻河的善意,还暗藏着别的玄妙。

    有了闻河的帮助,苗家的寒月之盾。威力大大增强。神妙程度也有着大幅度提升。

    然而。如果他们有朝一日背叛了闻家兄弟,和闻家兄弟走向了对立面,这寒月之盾不但不能成为苗家的安全保障,还会变成夺取他们性命的凶器!

    闻河当初在建造寒月之盾时,就暗存着私心,悄悄做了手脚。

    “白银级势力,白银级势力……”苗阳煦摇了摇头,眼神黯然。忽然知道苗家如果真的想独立,想以百年时间进阶到白银级势力,必将在最后时刻,迎来闻家兄弟血腥冲击,从而被灭族。

    “洪博文!蒙奉!”闻河走了出来,以涅槃境二重天的修为,虚空踏步,一步步来到紫月上方站定,道:“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里是青月谷,是幻魔宗的附庸势力。你们胆敢侵入此地,可想过会给你们血煞宗惹来多大的祸端?”

    不等洪博文、蒙奉讲话。闻河又是喝道:“血煞宗能存活至今,都是因为我们幻魔宗的接济!你们不知恩图报也就罢了,竟然还恩将仇报?刚刚在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打击下存活下来,马上又来挑衅幻魔宗,你们难道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还有你们!”闻河一指邢宇邈、邢宇远兄弟,阴森森道:“你们兄弟活腻了不成?你们脱离幻魔宗的时候,可曾得到幻魔宗明面上的允许?如果没有,而是擅长背叛幻魔宗,金阳岛将会遭遇幻魔宗的彻底抹杀!”

    一冒头,闻河便咄咄逼人,气势睥睨,指着众人一顿指责。

    金阳岛和血煞宗的人,在他一番大骂下,皆是脸色阴沉,眸中怒意滔滔。

    “管贤侵入落日群岛之前,准确地前往血煞宗潜藏之地,将我们血煞宗的许多门人屠戮一空!”蒙奉满脸血光,厉声道:“管贤亲口承认,那消息来自于青月谷,由苗家族人释放!我们血煞宗的藏身之地,只有我们和幻魔宗知道,你今天就在谷内,那消息恐怕出自你的口中!”

    蒙奉也不是善类,不管事实怎样,一口咬定通风报信者就是闻河,先在大义上站稳。

    “我今日刚到青月谷!你休想往我身上泼污水!”闻河脸色不变,“你怎知管贤说的是真是假?他和你们血煞宗乃是敌人,青月谷最近将天海阁、黑云宫的矿山霸占,他怀恨在心,故意来挑拨离间,让你们和青月谷厮杀,如此明显的小计,你蒙奉活了一把年纪了竟然都看不透,难怪血煞宗会没落到今天地步!”

    蒙奉脸色涨得通红,张口又要反驳,这时候洪博文摆摆手。

    “苗家以前就是我们血煞宗的附庸,在我们血煞宗重新站出来以后,苗家自然归我们血煞宗主宰!”洪博文满脸堆笑,说出来的话,却让闻河和苗家族人火冒八丈,差点直接跳将起来。

    “现在还是你们血煞宗附庸?”闻河哈哈大笑,“谁告诉你们的?”

    “你们幻魔宗的雨宗主!”洪博文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收敛起来,“雨宗主曾亲口向我们道明!不信?你可以去向雨宗主求证!今天,我们血煞宗处理宗门内事,还请你闻河不要干涉,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苗家族人纷纷色变。

    不等闻河反驳,洪博文挥挥手,下令道:“动手!”

    早就不耐的邢宇邈、邢宇远、项西等人,二话不说,立即从天上降落,杀向青月谷。

    “老蒙,你帮衬帮衬就行了。”洪博文知会了一声,一下子和闻河拉近距离,眯着眼,说道:“我现在等你向雨宗主求证!”

    闻河一脸铁青。

    他早知道雨凌薇和沫灵夜关系紧密,这一点,从雨凌薇受雪蓦炎为徒,多年来一直照顾血煞宗就能看出。

    而闻家的闻滨,又和雨凌薇存在着暗斗,目前还落在下风,让他去求证雨凌薇,只会让事情更加糟糕。

    闻河暗恨血煞宗来人太快,快到他们没有时间做好准备,导致此战一开始就处于不利。

    “将消息传递出去的,是苗家的苗泰,我们并不知情!”就在此时,苗阳煦突然沉喝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我们苗家。只有苗泰知道你们血煞宗的潜藏之地!他之前禁锢了江燕。逼迫江燕将消息传递出去,和我们苗家没有关系!”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愕然。

    就连准备大开杀戒的邢家兄弟,还有那蒙奉,都是一呆。

    如今的邢宇邈,已踏入涅槃初期境界,蒙奉在涅槃二重天,还有不少血煞宗破碎境的强者。也混杂在金阳岛武者中央。

    就算是苗家那一位涅槃境的潜藏者,也冒出来抵御,此战青月谷也注定要落败。

    所以一旦战斗掀开,这次,苗家必定要吞下苦果。

    “家,家主……”苗泰呆呆看向苗阳煦,满脸错愕,显得难以接受。

    他如何也料不到,在关键时刻,苗阳煦竟如此果断。要通过舍弃他来避免此战。

    “苗泰是你们苗家族人!你苗家如何脱离干系?”洪博文脸色深沉。

    “他只是姓苗而已,却算不得我们苗家族人。”苗阳煦神情镇定。“他从小就在幻魔宗长大,修炼的也是幻魔宗秘术。他的师傅,是幻魔宗的闻滨大长老,从他踏入幻魔宗,成为闻滨大长老徒弟的那一天,苗泰就不算是苗家族人了。”

    话到这里,苗阳煦坚决道:“苗泰的所作所为,都是他自己的选择,不是受我们苗家指使!所以,此事和我们苗家无关,你们就算是要追究下去,也只要对苗泰一人动手即可!而我,还有苗家,不会去阻拦!”

    “家主!”苗美瑜失声惊叫。

    苗泰脸色苍白,仿佛一时间不能接受事实,呆呆看着苗阳煦,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甘心。

    他又去看苗文凡、苗康等谷主。

    这四大谷主都纷纷别过头,不去看他,显然意见统一舍弃他!

    苗泰最后看向闻河。

    闻河微微皱眉,眼神幽幽地想了一会儿,忽然道:“苗泰的所作所为,和我堂哥没有关系,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所以,他真做过什么,也是他独自承担后果!”

    “不!”苗泰绝望叫道。

    他终于意识到,在家族遭遇生死存亡之际时,他苗泰可以随时牺牲,根本不如他所想的那么重要。

    这趟,明明是闻河自己失算,没有料到血煞宗能那么快到来,以至于强者调度不够。

    当秦烈以八根雷亟木,帮洪博文、蒙奉破掉寒月之盾,让两人没有消耗太多力量后,闻河显然没有信心能力抗洪博文和蒙奉。

    他不想为苗家放手一搏。

    苗家五位谷主,知道此战不利,所以想尽办法避免,于是把他拎出来牺牲。

    “所有的错误,都是苗泰一人造就的,我们苗家不会包庇他,你们就看着办吧。”苗阳煦脸色漠然道。

    洪博文、蒙奉忽视一眼。

    沉吟了一下,洪博文重重点头,道:“苗阳煦,你比你爹他们还要狠绝!苗家能迅速重新强大,能快速积累到今天的浑厚实力,果然是有一手!”

    这般说着,他伸手遥遥抓向苗泰。

    泣血鬼爪突地落下,搭在苗泰的身体上,在苗泰恐惧的尖叫声中,血淋琳的鬼爪猛一撕扯,就将苗泰给四分五裂。

    “我们走!”洪博文喝道。

    呼啸着下来的水晶战车,又重新飞上火凤,一个个杀气腾腾的血煞宗、金阳岛武者,不情不愿地重返天际,仇恨地目光依然死死瞪着青月谷的苗家族人。

    “这个苗阳煦不简单。”蒙奉传讯洪博文,“要不,随便找个借口,将青月谷给血洗了?苗家的五位谷主,比起当年的苗家家主,还要团结狠绝,留着以后可能会酿成后患!”

    “不,不用那样。”洪博文暗暗摇头,也传音道:“苗家的寒月之盾,被闻河做了手脚,如今苗家五位谷主都心知肚明了。苗泰是闻滨的徒弟,他们毫不犹豫舍弃了闻滨,显然也是对闻家人有了意见,他们间的裂痕已形成,连接他们的苗泰也死了,他们和闻家的关系再也无法愈合。”

    “苗家,很有可能被闻滨舍弃!那样的话,苗家在附近孤立无援,没有幻魔宗的后盾,以后处境必然不妙!随着落日群岛的壮大,随着血煞宗恢复元气,他们有朝一日,还可能重返我们的怀抱。”

    洪博文有他自己的打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