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七百零八章 你要负责!
    所谓的神葬场,根本不是什么葬神之地,也不是为了埋葬太古强者的尸体,保持那些尸身不灭不腐朽。

    神葬场,只是搏天族建造出来的神坛,内部由七灵体镇守的七大禁地,只是搏天族用来培育后裔,用来磨砺后裔的地方。

    太古生灵的尸身,六道无垢魂泉,还有葬神之地内血之始祖、巫之始祖的遗体,都只是搏天族用来奖赏后裔的战利品。

    搏天族的后裔,在七大禁地内磨砺,一点点成长,经历了种种考验了,成功者,能拿到无垢魂泉,那些太古生灵的尸身,包括血祖和巫之始祖的躯体。

    其中,血祖和巫祖之身,还有六道无垢魂泉,算是最丰厚的奖励。

    血祖和巫祖之身,不但躯体保存完整,脑海深处还有着魂坛。

    七层的魂坛!

    对搏天族的后裔而言,六道无垢魂泉,还有七层的完整魂坛,依然是珍贵无比。

    七具神尸的尸身,和存放在神葬场内的头颅,只是以前维持神葬场运作的一种能量枢纽,用来提供一部分能量,保持神葬场能永久运作下去。

    封魔碑,则是开启神葬场的钥匙。

    待到一个神葬场的试炼结束,最终成功完成试炼的搏天族后裔,就能以钥匙将七灵体封印起来。

    这也意味着一次试炼的真正终结。

    拿到封魔碑的搏天族后裔,就是公认的成功者,可以通过封魔碑向搏天族的老辈证明自己,得到那些人的信赖和认可后,还能通过钥匙换取别的利益。

    “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么多,至于封魔碑有什么别的用途,它们六个被封印后,为什么不能出来,会变成什么样,就不是我能了解到了。”寒冰凤凰将她所知道的。关于神葬场的奥妙,仔细向秦烈解释清楚。

    秦烈也隐隐明白,他能够在海月岛附近的海域,恰恰碰到一个无头神尸,能得到封魔碑,可能不仅仅只是意外。

    他猜测,或许是因为他的到来,因为他的血脉才引起那具神尸的异常,令他暴躁的大开杀戒。

    也就是说,各方四处找寻的最后一具神尸。如果不是因为他。可能还深藏在海底不出。

    是因为他的到来。惊醒了封魔碑,才让神尸暴躁而出。

    联系起他得到封魔碑的时候,一口鲜血喷溅出来,然后封魔碑才安分的异常。他的思路越来越清晰。

    是他的鲜血得到了封魔碑的认可!

    这也是,在封魔碑易手,被洛尘夺取后,为何洛尘使尽了所有手段,都没办法引起封魔碑的反应,自己还被反噬震的受伤的缘由。

    踏入神葬场后,落在洛尘手中的封魔碑,一感知他在炎火之地,也立即舍弃了洛尘。朝着他飞逸而来。

    种种一切,一连串的联系,奥妙,说白了,皆因他有着搏天族的血脉。

    即便是没有觉醒。还没有释放出“烈焰”神文,没有展现可怕之处的血脉,那依然也是搏天族血脉!

    “原来,这个暴乱之地神葬场的试炼,从一开始起,就是单独为我一人开放的!”秦烈明悟于心。

    手持封魔碑的他,相当于拿着钥匙,开启了神葬场的试炼。

    也是因为他,神葬场才运作起来,发挥种种妙用。

    如果不是他,如果没有他拿着封魔碑踏入神葬场,或许,那神葬场根本不会有异常,不会发生变化。

    其余九大白银级势力的参与者,从始到终,都只是凑数者,都只是陪着他在神葬场内试炼。

    他才是神葬场能运转,能奇变,能引发种种变化的关键!

    想通了这些,他终于释然了,明白了神葬场和他的奇妙联系,也多少知道了一点自身血脉的神奇。

    “我和那巫虫的约定,说起来也没什么,它和我一样,都希望能从神葬场内逃离。封魔碑是封印的关键,我,还有它,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搏天族后裔获胜的战利品,我们自然不甘心,就有默契地联合起来对付封魔碑的力量。”寒冰凤凰继续说。

    “在冰之禁地内,我身为冰灵,能运用那儿的极寒之力,所以我有着不弱的力量。那巫虫智慧很高,一直潜藏在巫祖的体内,还以假死骗过了搏天族的人,让搏天族的人以为它和巫祖一起陨灭了,等巫祖尸身被仍进来,搏天族的族人离开,它就悄悄苏醒了微弱的意识,身为冰灵的我立即感知到了,我和它交流后,发现它和我一样迫切想要离开,又知道它有着不少神秘之处,自然就有了默契,容许它存在冰之禁地。”

    “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

    秦烈凝神听着,眉头皱着,想了一会儿,他取出那根从木之禁地得来的木雕,问道:“见过这个东西吗?”

    “没有。”寒冰凤凰摇头。

    “你成为冰灵的漫长时间内,可曾见过有外人踏入神葬场,在里面活动?”秦烈再问。

    “有,有别的种族的生灵,通过特殊的手段,没有拿着封魔碑这把钥匙,从某些空间裂缝内走了进来。”寒冰凤凰思考了一下,才说道:“没有持有封魔碑进来,神葬场会处于反常状态,几种搏天族施加的可怕禁制会激活。那些以非常手段进入的生灵,散落在七大禁地内,几乎无能人幸免,都被搏天族留下的后手轰杀致死。”

    秦烈愕然。

    这么来看,拿着木雕从外界进来的木族族人,也是以非常手段进入。

    结果,却迎来神葬场内可怕的禁制力量降落,从而被直接抹杀掉。

    寒冰凤凰的这番话,意味着他想要通过木雕,将木族那个族人身份弄清楚,从而找寻他爷爷的线索,至此又中断了。

    接下来,他又询问了一番,关于搏天族的其它零零碎碎的问题。

    寒冰凤凰都一一回答,将自己的事情,没有遗漏的说明出来。

    对她的合作,秦烈算是颇为满意,等发现想知道的,都知道了,该问的问题,也都问完了以后,秦烈沉吟了一下,突然说道:“你可以走了。”

    寒冰凤凰反而愣了愣,寒晶一般的眼瞳深处,浮现出剔透冰光。

    她眼神有些复杂地看向秦烈,沉默许久后,说道:“我可以离开了?”

    “嗯。”秦烈语气平静。

    “人族在高等阶智慧种族的印象中,口碑一直很差,言而无信,阴险狡诈,背信弃义,不讲规矩,忘恩负义,眼中只有利益,一个个穷凶极恶……”寒冰凤凰将她对人族的认知阐述出来,然后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你不和人族那些家伙一样,在得到想要的答案后,将我以封魔碑封印,或是生擒活捉我?就算你没有灵力将我变成你的灵宠,也能拿我换取你享用不尽的财富,你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废话少说,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你还是早点离开的好。以你的本事,只要掩饰好,花个十年八年的时间,早晚可以恢复过来。到时候,你以人族之身生活在暴乱之地,除非碰到二层、三层魂坛的巅峰存在,谁都看不出你的异常,你就能真正拥有你所要的自由了。”秦烈催促道。

    “你是不是忘了,我从你的身上得到了冰帝的核心传承,还截取了本该属于你的另外一段传承?”寒冰凤凰眼神越来越怪异。

    “对我而言,那些东西算不得特别珍贵,冰帝遗留的传承也化为了寒冰诀被我修炼。那一幅极寒意境图,只是传承的后续,要领悟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并不是拿到了,以后就百分百可以全部掌握。”秦烈神态随意。

    事实上,在意识到血脉之中的力量为滔天烈焰以后,发现血脉之力无法和寒冰诀相容起,他就打算以后少花费时间精力在寒冰诀的修炼上。

    冰火不相容,他担心过多的修炼寒冰诀,会对他的血脉力量产生影响。

    也是因为如此,对寒冰凤凰截取的那一幅极寒意境图,他也没有非要重新夺回不可的强烈念头。

    “你肯定不要回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寒冰凤凰冰晶眼眸内,流露出越来越奇异的冰光。

    “肯定。”秦烈脸色不耐,“你究竟走还是不走?怎么突然那么多废话?”

    “我暂时不想走。”寒冰凤凰突地道。

    秦烈哑然,愣愣地看了她一会儿,点了点头,“那好,你就留在这座枯岛吧,我走。”

    这般说着,没有继续搭理她,秦烈径直向停在不远处的水晶战车走去。

    出奇地,寒冰凤凰一言不发,就在他身后亦步亦趋跟随着。

    他还没有走上水晶战车的时候,一道冰光闪过,寒冰凤凰竟已先一步进入战车里面,还一屁股坐了下来。

    “你搞什么?”秦烈脸色一沉。

    “和你在寒冰宫殿一战后,我灵魂受了重创,现在实力减弱的厉害,灵魂入体后,反而没办法遮掩身上的灵兽气息。一旦和你分开,遇到别的武者,他们很容易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所以……”寒冰凤凰停了一下,一副赖上他的架势,“所以你要负责!”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