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歪理
    楚妙丹带着幻魔宗一众武者怒冲冲离开。

    沫灵夜和血煞十老的漠峻、洪博文、蒙奉,都是一脸的无可奈何,连拦都拦不住。

    “哎,这么一来,恐怕幻魔宗的那一座大型空间传送阵,我们都无法借用了。”洪博文苦涩一笑,摇了摇头,“看样子雨宗主对幻魔宗的控制力越来越弱了。”

    沫灵夜眉头深锁,叹息道:“也是因为我。”

    “沫前辈,你不会怪我们拒绝幻魔宗吧?”宋婷玉走上前,躬身施礼,“这位楚长老要以两万地级灵石的价格,继续从炎日岛购买烈焰玄雷,分明是强取豪夺了。更何况,她的气焰如此嚣张,从头到尾都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在如今幻魔宗形势堪忧的状况下,我真的不明白她哪里来的底气?”

    “别说你们炎日岛了,她先前对待我们血煞宗的态度……也不见得就好多少。”漠峻脸色一沉。

    “哦?她刚刚还和你们有了冲突?”宋婷玉讶然。

    “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血煞宗占了他们幻魔宗莫大便宜,说我们现今所拥有的一切,都属于他们幻魔宗!”漠峻哼了一声,道:“她这次过来,一是想要和炎日岛达成协议,要以低价购买更多烈焰玄雷。另外一方面,她要我们血煞宗派遣强者,帮助他们抵御青鬼族的入侵,要血煞十老全部过去!”

    “你们……”宋婷玉神情微动。

    “血煞宗和黑巫教、三大家族抗争之时,幻魔宗袖手旁观,并没有出手相救。”漠峻皱着眉头。“那一战刚刚结束两年,血煞宗也远远没有壮大起来。根本抽不出太多的力量,帮他们抗击青鬼族。”

    “所以你们拒绝了?”宋婷玉有点明白过来了。

    现如今幻魔宗形势堪忧,压力太大,所以楚妙丹亲临落日群岛,一方面要血煞宗出兵。另一方面,要炎日岛低价出售烈焰玄雷,好减轻幻魔宗对付异族的压力。

    她的两个要求,血煞宗委婉拒绝,炎日岛这边,连委婉都没有,很干净利落拒绝。

    楚妙丹碰了一鼻子灰,自然一肚子怨气怒火。事后一定会想尽办法制衡落日群岛。

    “凌薇在幻魔宗的影响力越来越弱了。”沫灵夜幽幽一叹。

    “雨宗主快控制不住局势了?”宋婷玉惊讶起来。

    “三棱大陆那一战,凌薇受了伤,状态不是很好。她座下忠心耿耿的高手,也在和三鬼族的战斗中,损兵折将。”沫灵夜轻声解释。

    “幻魔宗内部,以闻滨、闻河为首的那些人,责怪她擅自出兵三棱大陆,害的不少高手葬身。导致青鬼族入侵的时候。幻魔宗真正巅峰的强者,竟然在三棱大陆那边帮寂灭宗抗敌,令幻魔宗反而遭受了重创。”

    “另外。也不知道在三棱大陆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幻魔宗如今遭遇青鬼族入侵的时候,寂灭宗,天剑山,万兽山和天器宗,并没有派遣高手过来抗敌。”

    “幻魔宗的许多长老。如今都在怀疑凌薇的能力,加上凌薇又受了伤,她已经渐渐掌控不住局面了。”

    “这种情况的幻魔宗,我岂敢派遣血煞宗的武者,帮他们抗敌?”

    “在凌薇失去掌控力以后,我真要派遣血煞宗的精锐过去,恐怕都会变成闻滨、闻河这些人牺牲的炮灰。”

    “所以我只能拒绝。”

    沫灵夜深深叹了一口气,向宋婷玉说明她的为难,还有幻魔宗内部的不妙。

    “就这样楚妙丹还敢耀武扬威?”宋婷玉啼笑皆非。

    “因为她根本没有将今日的血煞宗放在眼里。”漠峻冷哼,“实际上,很多幻魔宗的长老,私下里都觉得我们血煞宗,应该是他们的附庸,应该唯他们马首是瞻,接受他们的调度!当他们发现,我们并没有听从他们的命令,没有和他们一同抵御异族的时候,他们就无法接受了。”

    “这些年来,虽然我们血煞宗的确潜藏在天戮大陆,但我们并不是什么都没有付出!”洪博文插话。

    “血煞宗有着悠久的历史,我们当年从血云山脉离开时,将宗门藏经楼内的典籍全部带上。到达天戮大陆后,那些典籍,许多和我们血煞宗无关的,我们都拓印了一份,送入了幻魔宗的藏书楼,变成他们的积累!”

    “这其实就是变相的报酬!”

    “原来还有这么一层秘辛。”宋婷玉惊讶起来。

    这边几人讲话的时候,有不少血煞宗,灰岛,血岛的武者,纷纷从空间传送阵走出。

    这些人满脸怒气。

    “幻魔宗竟然不允许我们借用他们的空间传送阵!我们又不是没有付出灵石?!”

    “他们这么做,就是不允许我们通过他们的空间传送阵,前往别的大陆活动了!”

    “这简直就是封锁我们的一切!”

    “……”

    从空间传送阵出来的那些人,一看到沫灵夜,宋婷玉,琅邪都在,不由地压低声音。

    许多人走上前,说明了情况,向宋婷玉,沫灵夜,还有琅邪来指责幻魔宗。

    “幻魔宗的师秀玲,在那边发话,以后不允许我们连通他们的空间传送阵!这么一来,我们就算是要去天戮大陆,都要乘坐飞行灵器,要耗费十倍的时间!”

    “幻魔宗这是要和我们彻底斩断联系么?”

    “我们的人都在被遣送回来!”

    他们讲话的时候,有更多血煞宗,灰岛,血岛的武者,分别从空间传送阵走出。

    这段时间,血煞宗,灰岛。血岛的武者,都是拿着盛满灵石的空间戒。通过幻魔宗那一座大型的跨大陆传送阵,前往别的大陆,收购各类灵材。

    落日群岛通过这种方式,缓慢的,聚集着一些紧缺灵材。

    如今。当幻魔宗连那一座空间传送阵,都不允许他们动用,而且不准他们通过传送阵达到天戮大陆以后。

    这意味着落日群岛和幻魔宗的连接只能依仗空间灵器了。

    “以后又没有灵材可用了。”

    “这可是才活络了十来天。”

    “哎,以后更加麻烦了。”

    很多人垂头丧气,对幻魔宗义愤填膺,却也没有办法。

    “李牧离开前,曾经说过,秦烈可能会在墟地中。建造一座和落日群岛连接的空间传送阵!”唐思琪突然说道。

    “墟地?”沫灵夜眼睛一亮。

    漠峻,洪博文,蒙奉,包括琅邪,都是神情一动。

    “墟地那个地方,虽然充满了杀戮凶险,但那儿却包罗万象,什么样的灵材都可以购买!”漠峻深吸一口气。脸色动容,“真要是能够和墟地建立起连通,我们只要灵石足够。可以购买许许多多灵材!包括一些,在五个大陆,在天器宗都无法购得的稀罕灵材!”

    “墟地那个位置,处在我们和天寂大陆中间,那里如果能建造一座中间空间传送阵,就能连接天寂大陆!而我们。通过墟地中转一下,甚至可以直达寂灭宗!”洪博文兴奋起来。

    “我们的烈焰玄雷,在别的地方价码是十万地级灵石,在墟地,却要十三万左右!那个地方,对烈焰玄雷有着很大的需求,据我所知,天器宗,寂灭宗,黑巫教,甚至万兽山和天剑山的这些势力,都和墟地有着微妙的联系。”蒙奉说道。

    沫灵夜看向众人,也是暗暗振奋,“如果秦烈可以在墟地,建立一座中级空间传送阵,我们就可以不需要在任何地方依赖幻魔宗!可以真正解决我们所有的麻烦!”

    “还有!一旦将来青鬼族的攻击范围越来越广,波及到落日群岛这一块,我们还可以通过传送阵去墟地,转向寂灭宗!真可谓进可攻退可守!”漠峻喝道。

    “希望秦烈可以成功,此事一旦达成,对落日群岛而言,简直就是最大的福音!落日群岛,血煞宗,炎日岛,一旦和墟地连通,立即可以迎来新的飞跃!”沫灵夜也难捺激动。

    “大家静候他的佳音吧。”宋婷玉轻笑起来,脸上有着一丝骄傲。

    ……

    墟地。

    三艘数千米长的血玉巨船,不知从何而来,船上缭绕着浓烈浑厚的血腥气息,直往墟地深处而去。

    沿途,许多海岛的岛主,都纷纷放开灵魂意识探测。

    然而,当他们的意识,渗透到血玉巨船的时候,那些人如生出被血妖攥住的可怕感。

    许多人惶恐的收回意识。

    “血煞宗!”

    “还不是落日群岛的血煞宗!”

    “姜铸哲!姜铸哲的那一支血煞宗!”

    许多邪魔巨枭暗暗惊惧。

    三艘血玉巨船一路开赴,一直来到白骨魔君所在的白骨岛,然后停泊下来。

    白骨魔君座下三大弟子,眼见血玉巨船而来,一个个脸色微变,不知道如何应付。

    白骨岛上静修的白骨魔君,也被惊动了,急急忙忙冲出。

    同时间,许许多多眼瞳猩红,周身流露出浓烈血腥味的武者,从血玉巨船上跳跃下来。

    “杀!”

    一个沉静如水的声音,从前方血玉巨船上传来,声音来自于姜铸哲。

    他麾下的嗜血者,马上盯着白骨魔君座下武者展开厮杀,那些嗜血者吼叫着,如全部化身血妖,眼瞳深处冒出来的血光,没有丝毫人类情感。

    白骨魔君座下的弟子和扈从瞬间溃败。

    许多人被那些嗜血者擒住,被咬破喉管,被大口大口吸食着精血。

    很多人被吸成人干。

    “住手!”

    白骨魔君怒吼着,驾驭着两层白骨铸就的魂坛而来,他两手猛烈挥舞着。

    许许多多骨朵,从他的白骨魂坛内飞逸出来,骨朵朵变幻着,化为骨箭,骨刀,骨锤,白骨战士,白骨巨斧,向嗜血者攻击而来。

    另有许多骨朵化为枷锁,白骨符文,令骨头爆炸的波荡,席卷八方。

    十来个嗜血者被骨箭骨刀砍的血肉模糊。

    一座血玉般的三层魂坛,从巨船内升腾出来,一系血衣,面色猩红,眼瞳如在滴血的姜铸哲,就端坐在三层魂坛之上。

    三层血玉魂坛的边沿,无数血滴滴落着,如血雨珠帘。

    天穹如在滴血。

    一种嗜杀,血腥,暴戾的疯狂气息,像是无形的天幕将整个白骨岛裹住,白骨岛的天空变的腥红如血。

    姜铸哲化身血人,驾驭着三层魂坛,到了白骨魔君身旁。

    漫天血河滚滚而来,血河中蠕动着许许多多血人,血人发出炼狱深处的厉叫,一从血河内飞出,就变成神秘的鲜血符号,要烙印到白骨魔君的白骨魂坛。

    从白骨魔君魂坛内飞出来的亿万骨箭,骨刀,骨锥,白骨战士,被那些血人一碰,马上炸成粉碎。

    “姜铸哲!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带人杀入我的白骨岛!”白骨魔君尖叫起来。

    “秦烈也和你无冤无仇,你不是一样围剿他?”姜铸哲嗤笑。

    白骨魔君勃然变色,“你难道是为秦烈报仇?他来自于落日群岛,他修炼的血灵诀,分明和你不同体系!就在两年前,你还带人杀入落日群岛,是那个秦烈拼命拦阻你!你们不应该是死敌么?你为什么要为他出头?!”

    “他虽然拦阻我,阻挡我的大事,但他毕竟修炼血灵诀,他是我师兄的徒弟,自然就是我血煞宗门人。”姜铸哲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和他的矛盾,那是血煞宗内部的纠纷,我自然会解决和他之间的矛盾。但是,你对他下手,那就是打我们血煞宗的脸,我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你这是什么歪理?!”白骨魔君咆哮。

    “他是血煞宗的人,所以,就算是他和我有矛盾,也是我们内部的事情,我自然会解决!但是,除我之外,谁要是胆敢乱来,我自然不放过他!他就算是要死,也是由我来杀,还轮不到你白骨放肆!”姜铸哲冷哼。

    讲话间,无数血滴,飘散向白骨魔君的徒子徒孙。

    那些白骨魔君的徒子徒孙,一被血滴子碰到,立即鲜血沸腾,暴体而亡。

    同时,漫天血网,从姜铸哲的三层魂坛罩落,遥遥束缚向白骨魔君的魂坛。

    白骨魔君脸色剧变,叫道:“姜铸哲!你究竟想怎么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