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惨胜
    据他所知,镇魂珠至少也有四层空间,越往内,越是神秘莫测。

    第一层,苍茫无际,浩浩荡荡的空间不存一物。

    第二层,则是四幅基础古阵图,还有极寒意境图。

    第三层,一个繁密复杂到极致的蛛网,内部镶嵌着一个个中型古阵图。

    第四层,还有再往内的空间,他就不得而知了。

    他只知道,如今虚浑之灵就在更深处,当初熔炼虚浑之灵也是在最内部的空间进行。

    被拜月教教徒一度尊称为“月神”的那个邪恶灵魂,这时候,也被镇魂珠吸入第三层之后的空间,不知具体几层。

    这让秦烈回忆起当年的吞魂兽。

    他和谢静璇以前征战石林,遇到一头幽冥界的吞魂兽,那吞魂兽的灵魂,最终就是被镇魂珠镇压吞没。

    最后吞魂兽的灵魂甚至被彻底炼化。

    这个奇异的“月魔”,曾经闹的拜月教天翻地覆,然后被拜月教的至宝“月之冕”封印起来,属于那种极为棘手的至邪生灵。

    可即便如此,这个邪恶生灵,也被镇魂珠给镇压了起来。

    秦烈再次为镇魂珠的神奇而震惊。

    当年,他爷爷离开之前,曾叮嘱他,一定要慎重保护好镇魂珠,说是他以后至关重要之物。

    他已渐渐明白了这个珠子的奇妙之处。

    “秦烈!赶紧将那东西丢掉啊!”

    在他发愣,怔怔出神之际,林凉儿急忙叫嚷道。

    这时候,他还手提着“月之冕”,在林凉儿的眼中,“月之冕”封印的“月魔”或许还会作怪。

    “没关系。这东西……”秦烈看着“月之冕”,表情古怪,说道:“应该不会再对我们造成麻烦了。”

    “呼哧。”

    也在此刻,尸妖蒲泽终于站在那口白骨棺材上赶来。重新落到他身旁。

    “大祭司!”

    “大祭司你怎么了?”

    更远处。何乾,董辰。还有那些都灵洞的武者,终于发现了反常之处,大声叫嚷起来。

    秦烈和赫连峥激斗之时,何乾、董辰那些人。退的远远的,生怕变成“月魔”的血肉祭品。

    这让他们也不知道在秦烈和“月之冕”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如今只看到赫连峥两眼爆碎,满脸都是血污,倒地后一蹶不起。

    “过去追杀他们。”

    秦烈冷哼一声,又摇晃起铃铛,命令尸妖蒲泽继续下手。

    站在白骨棺材上的尸妖忽然冲出。

    “你怎么样?”林凉儿关切道。

    “没事。骨头被赫连峥捏碎了几根,不过不要紧,以我的血脉之力,很容易恢复过来。”秦烈暗暗咬牙。

    这时候。他身上传来锥心的痛苦,肩膀和手臂骨骼的碎裂,让他活动都有些艰难。

    他只能在水晶战车内默坐下来。

    “都灵洞的人,将再也无法阻止我们,估计一会儿就要逃离此处。”沉吟了一下,他从林凉儿说道:“你去将卢毅弄过来。”

    “你呢?”林凉儿不太放心。

    “不会有不开眼的都灵洞武者,敢在这时候找我麻烦,尤其是……尸妖还在大开杀戒。”秦烈表态。

    “那好。”林凉儿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就怎么走了出去。

    秦烈坐在水晶战车,一边默默恢复,一边打量着外界的动静。

    随着尸妖蒲泽的冲出,何乾、董辰又看到赫连峥奄奄一息,立即意识到都灵洞已经一败涂地。

    没了赫连峥,谁也无法抗衡尸妖蒲泽,有“烈焰玄雷”在手,再多的都灵洞武者都没办法围殴秦烈。

    这导致他们已全部处在下风。

    “带着大祭司离开此地!”何乾突然下令。

    一时间,所有都灵洞的武者,包括董辰都流露出憋屈无奈的表情。

    不过这只是一霎。

    等他们看到尸妖蒲泽,凶戾哞叫着,从天上俯冲下来以后,都纷纷变色。

    于是他们迅速将赫连峥抬起来,再也不敢多言一句,急匆匆逃离向外界。

    他们一逃,许许多多的都灵洞的武者,也意识到不妙,同样纷纷撤离。

    一时间,整个都灵洞的武者,都在亡命跑路。

    再也没有人顾得上秦烈,林凉儿,还有卢毅。

    “林凉儿,逮住几个都灵洞的武者,询问拉普被关押之处!”秦烈突然叫道。

    “知道了。”林凉儿轻轻点头。

    在她身旁,乃是虚弱不堪的卢毅,随着“月魔”消失,赫连峥被重创,卢毅身上种种束缚也神奇地失去了踪影。

    卢毅如今只是受了重创,加上流血过多,一时间无法恢复过来。

    他的灵魂,还有魂坛,并没有在此战出现破损。

    这也意味着,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他能很容易恢复过来。

    卢毅一屁股坐在水晶战车内,脸色苍白如纸,眼睛怪异地看向他。

    “诺,这是你要的‘月之冕’,我现在给你。”秦烈有些吃力的,将那“月之冕”扔了出去。

    “月之冕”滴溜溜滚动着,一直滚到了卢毅的脚边,才停了下来。

    望着“月之冕”,卢毅眼中浮现出一丝深深惧意,他略显颤抖的伸出手,轻轻按在上面。

    下一刻,他脸上浮现出深深地错愕,“怎么没了月魔的气息?”

    然后卢毅突然恐惧起来,禁不住失声尖叫,“封印也破掉了!‘月之冕’的封印已不复存在,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月魔’已经破开封印走了出来?!”

    他之所以千里迢迢来都灵洞,要拿回“月之冕”,就是害怕何乾将“月魔”释放,从而残害更多的拜月教门徒。

    他知道“月魔”能轻而易举将所有身怀月能的拜月教教徒体内力量剥离出来。

    “怎会这样?怎会这样?”卢毅惊慌失措。

    “里面的‘月魔’,应该不会继续作怪,你放心好了。”秦烈劝慰道。

    “不会做怪?什么意思?”卢毅一脸茫然,“难道‘月魔’已经被斩灭?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就连我祖父他们,当年也仅仅只能将‘月魔’封印起来,并没有能力灭杀他!”

    他不断摇头。

    “月魔被重新封印了起来。”秦烈道。

    “封印?秦烈,是谁,是什么东西封印了他?”卢毅急忙问。

    “比‘月之冕’更加厉害的东西。”秦烈脸色平静,并且极为肯定地说道:“我可以保证‘月魔’再也无法作恶,也可以保证,不会有拜月教的教徒,能再一次触碰到他!”

    卢毅愣了一会儿。

    许久许久之后,他深深看向秦烈,轻轻点了点头,在没有多问下去。

    他只是默默将“月之冕”收起,将起放进自己的空间戒,眼中浮现出一个解脱的目光。

    “也好,这样也好,这样……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卢毅喃喃低语。

    两人各怀心思地同时沉默下来。

    须臾后,林凉儿从远处飞回来,说道:“拉普真就在我们之前进出的那个山腹内。”

    “走!”秦烈点了点头。

    摇晃了一下铃铛,正在漫天追杀都灵洞武者的尸妖蒲泽,也重新飞回。

    三人一尸妖,乘坐着一辆水晶战车,重新往原先逃离的那个山峰而去。

    沿途,许多战车,巨辇,还有灵禽急匆匆逃离都灵洞。

    更远处,一架架大型的飞行灵器,也接连飞天而起。

    都灵洞的武者,全部收到溃败的消息,再也不敢久留。

    他们这次顺顺此次到了那个山洞口。

    在秦烈心神命令之下,尸妖蒲泽跟随林凉儿,一同深入了山洞。

    半个时辰后,林凉儿和尸妖蒲泽,将全身被金丝银线穿透的拉普带了出来。

    “何乾、董辰他们走得匆忙,都灵洞还有很多珍贵的灵材,有很多灵石应该没有被带上。”何乾突然道。

    秦烈眼睛一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