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九百零四章 神器
    清冷的月光下,秦烈凌空站着,冷冽的眼睛环顾四周。

    九轮月牙般的镰刀,以无匹的锋芒,向旁边聚集的幽月族族人划去。

    众多幽月族族人尸首分离,被切成一块块,血肉横飞。

    幽甫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悲痛和悔恨之色。

    刚刚苏醒的暗影族族老鲁兹,也是满脸杀机,盯着那些幽月族族人,想要痛下杀手。

    反倒是巴雷特,这时候皱起眉头,“可以了!”

    他伸手去抓一片月牙般的锋芒。

    “哧啦!”

    从银月印记飞逸出来的月芒,砍在巴雷特布满了鳞甲的左手上,竟在他左手上留下一道狭长见血的伤口。

    巴雷特脸色骤然一变。

    “这件幽月族的圣器,恐怕……达到灵域神级灵器的层次了。”袁文治惊叹。

    他深知巴雷特这具经过数万年淬炼的躯体,有多么的强壮,那“月泪”在破碎境初期修为的秦烈手中,能伤害到巴雷特,绝不是因为秦烈本身有多厉害。

    必然是因为这件器物锋锐至极。

    “神器!”华羽池低喝。

    洪钟和樊永福,也是眼睛一亮,看向秦烈身旁九轮月亮的表情,愈发凝重。

    就算是在灵域的中央世界,神器……也仅仅掌握在那些顶尖的黄金级势力手中,他们深知一件达到神级的灵器,一旦善用起来,将能发挥出何等恐怖的破坏力。

    神器。乃是黄金级势力,域始境强者都会垂涎的奇物。

    在他们来看,被幽月族称呼为“月泪”的这件器物,应该达到了神器的高度。

    “咦!”

    眼见巴雷特出手,处于兴奋状态的秦烈,稍稍冷静下来。

    心念一动,一轮轮月牙般的月芒,接连从八方飞逸回来。

    九束皎洁的月光,相继隐没银月印记。重新在印记核心的阵图内变化为明月高悬着。

    从九个月亮内,依然传来隐秘神妙的符文法决,将幽月族的九大传承秘技烙印向他灵魂识海。

    “你已经从他们身上得到了很多东西。”巴雷特站在那些幽月族族人身旁,皱着眉头,说道:“更何况,你得到的‘月泪’也是他们幽月族的圣器。不论怎么说,你和幽月族都有了渊源。这一支幽月族的族人,能在泊罗界存活至今并不容易,在秘境之门破开后,黑狱族不会放过他们,你就别将事情做绝了。”

    巴雷特求情。

    他看得出来。秦烈凭借着“月泪”,能够对幽月族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如今。古兽族、巨人族、黑狱族变成泊罗界最强的势力,幽月族就算是没有这次重创,也会举步维艰。

    秦烈真要将聚集在此地的幽月族精锐,给一次性斩杀干净,那幽月族很快就会被黑狱族灭族。

    这并不是巴雷特想要看到的结果。

    “好,我给你一个面子。”秦烈深深看了巴雷特一眼,从那些幽月族族人聚集之地。缓缓飞了回来。

    途径幽芸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咧嘴一笑,道:“你还想不想生擒活捉我,对我进行一番残酷折磨,好夺取圣器,逼问出秘境之门的位置么?”

    幽芸眼中满是恐惧,垂头哀求道:“请你饶过我们幽月族。”

    九个月亮充满月能,释放出神秘异力后,秦烈身上自然而然生出一种能震慑幽月族族人的气势。

    在这种气势面前,幽芸压根生不出抵抗之心,只想要跪下来臣服。

    这是幽月族传承圣器“月泪”对幽月族族人根深蒂固的威慑力。

    “你们好自为之。”冷哼一声,秦烈从幽月族族人聚集处,飞回到地面。

    “姚天,这是我们暗影族的大统领,鲁兹大人!”艾迪连忙介绍。

    “见过统领大人。”秦烈鞠身行礼。

    鲁兹深深看向秦烈,他已通过艾迪和尤莉亚的解释,知道了秦烈的真实身份,“你和你身后那人,对我们暗影族还有整个幽冥界种族所做的一切,我们会铭记于心!”

    此话一出,秦烈也马上知道,鲁兹什么都清楚。

    “嗯,有什么话,等我们回到灵域再说。”秦烈道。

    鲁兹轻轻点头。

    之后,众人没有理会那些幽月族族人,随着一头头魔龙冲上天空,这些在此地生活了很多年的暗影族族人,踏上了归途。

    许久后。

    幽甫,幽芸,还有众多幽月族的长者,无力地从天上下来。

    他们落到先前魔龙一族的所在地。

    “他,他明明不是我们幽月族的族人,为何能御动圣器?”幽千兰垂着头,情绪低落,弱弱地问道。

    幽甫等人脸色深沉,也是生出极深的挫败感,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圣器对我们有压制作用,必须要通过别的势力,将此人击杀夺回圣器!”幽芸一脸阴毒地说道。

    “啪!”

    幽甫挥手甩了她一巴掌。

    “族老?”幽芸眼神错愕。

    “你做的好事!”幽甫咆哮起来,“我最初吩咐你们的时候,是让你们将他请回我们幽月族的族地,而不是让你们得罪死他,不是让你们将他擒拿过来!都是你擅作主张,将他给得罪尽了,我们才不得不强行出手!”

    “我……”幽芸捂着红彤彤的脸,心里憋屈的要命,她在强行动手的时候,明明请示过幽甫,幽甫也同意了。

    如今,幽甫将一切责任都怪在她头上,好像自己从没有做出错误决定一样。

    “回到族地以后,你会被关押在地牢九年,九年不能见到一丝月光!”幽甫冷哼。

    不等幽芸反驳,他深吸一口气,又道:“月泪不仅仅是一件圣器,内部还有着我们幽月族的传承秘法,我们幽月族最精华最神妙的记忆和秘术,都在月泪之中!”

    众多幽月族族人,闻言都是神情大震,眼中流露出浓烈的渴望。

    “对他……我们不能再用强硬手段,千兰,蔺婕,你们俩给我好好想想,我们通过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扭转他对我们幽月族的态度?”幽甫摸着下巴,眼神闪烁着,说道:“权利,美女,丰厚的物资,还有什么?什么可以打动他的,只要我们幽月族拥有的,你们都可以拿给他!就算是我们从他的手中,将月泪夺回来,我们至少也要他将里面的九大秘技和传承法决告知我们!”

    “九大秘技和传承法决,不仅仅对我们幽月族,对你们太阴殿也有巨大好处!”

    蔺婕和幽千兰猛然一震。

    她们很清楚,幽月族虽然也有血脉之力,但幽月族并非最古老的那一类太古强族,所以她们并没有自己的“混沌血域”。

    没有“混沌血域”,就意味着这个种族的族人,无法通过血脉获取自古传承下来的秘技和法决。

    这一支生活在泊罗界的幽月族族部,修炼的血脉之力,知晓的秘技和法决并不全。

    真正精髓的传承,自古以来,都是由拥有“月泪”的幽月族族长把持。

    只有得到真正的传承秘技和法决,幽月族的族人,才能在力量进阶上获得更大的成长。

    这也是幽甫知道秦烈得到“月泪”后,会激动到无以复加的原因,因为“月泪”不仅仅只是一件器物。

    “我会想尽办法让他改变对幽月族的看法!”蔺婕认真道。

    “我也会尽力!”幽千兰暗暗发誓。

    “他就要离开泊罗界,你们要尽快有个主意,只要能得到九大秘技和传承法决,我们幽月族可以做出任何的牺牲!任何!”幽甫喝道。

    “任何的牺牲……”蔺婕眼神幽幽,她看了看幽千兰,又想了一下自己,嘴角忽然逸出苦意。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