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一十一章 不敢不从
    就在他和姜铸哲交流的时候,苗风天所处之地的森白尸气,由浓郁渐渐变得稀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将人生命磁场消融的恐怖波荡,逐渐平息,苗风天的灵魂气息先消失了一阵子,旋即变得愈发汹涌明显。

    尸气浓雾最终全部散尽。

    空间传送阵旁边,尸之始祖的眼瞳之中,浮现出点点白芒。

    神采一点点从他脸上流露出来。

    反观苗风天本体,则是像没有炼化的尸妖,变得死气沉沉,就连缭绕的尸气都在慢慢从他身上游离。

    众人皆是远远看向他。

    刚刚完成“魂移”的苗风天,在尸之始祖的躯体之中,还显得有些不太适应。

    他眼中满是困惑之色。

    过了一会儿,他仿佛渐渐适应,开始缓慢的移动四肢。

    这时候,他这儿已再没有危险,四散的众人又重聚而来。

    “我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始祖之身。”苗风天扭动着脖颈,看向自己的本体,神情复杂,道:“我的身子……我会将其炼成尸妖。”

    秦烈和姜铸哲此时也飞驰而来。

    他看了姜铸哲一眼,又看向秦烈,内心一叹,垂头冲着秦烈,恭声道:“主人。”

    此言一出,一众魂坛强者,皆是愣了一下。

    秦烈倒是自然而然,摆摆手,自若道:“你以后还是和姜前辈一道儿,大多数情况下,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我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联系你。”

    “我明白了。”苗风天点头。

    这般说着。他带上自己的本体。从此处飞身离开,去了那些尸妖悬浮之处。

    姜铸哲略一犹豫,对秦烈道:“此次针对东夷人的行动,他会驱使尸妖打头阵,尸妖……虽然炼制不已,可毕竟只是傀儡。事后,你只需要将东夷人的尸骨,弄一些给我们做补偿即可。”

    “行。”秦烈应承下来。

    姜铸哲不再多言。也和苗风天一道儿,去了那白骨巨船。

    “传讯万兽山的祁阳,还有天器宗的冯毅,就说我活着回来了,请他们来炎日岛商讨对付东夷人的要事。”秦烈对宋婷玉说道。

    宋婷玉讶然,“东夷人和三鬼族进犯幻魔宗时,我曾派人通知万兽山和天器宗,可他们并没有反应。”

    “重新通知一番。”秦烈道。

    “好。”宋婷玉乖巧道。

    ……

    天器宗。

    连绵火山群内,一条条流淌着地火的沟壑蜿蜒扭动,汇入许多火焰熔炉。

    不少天器宗的炼器师。就在那些火焰熔炉旁边,以天器宗的秘术熔炼成种种等阶的器物。

    冯毅。罗翰,还有万兽山的祁阳,就在一个火焰山谷口。

    “冯兄,炎日岛传来的讯息,想必你也收到了,你怎么看待此事?”祁阳表情凝重道。

    他接到宋婷玉的讯息以后,立即率领万兽山的强者,以传送阵匆匆来到此处,找冯毅商议此事。

    “山主为何着急前来?”冯毅不答反问。

    “因为秦烈回来了。”祁阳叹道。

    冯毅深吸一口气,眼中浮现出一丝苦涩,点了点头,道:“不错,因为秦烈回来了,所以一切都不同了。”

    秦烈没有归来之前,两人达成默契,不理会炎日岛的事端,也不想参合炎日岛、寂灭宗、天剑山、血煞宗和东夷人天鬼族间的血战,想静观其变。

    所以他们并没有理会宋婷玉之前的传讯。

    然而,如今秦烈重返炎日岛,让人重新传递讯息过来,令他们不得不慎重对待此事。

    秦烈……虽只有破碎境的修为,个人实力看起来不足一提,却往往在关键之役发挥出令人夺目的特殊作用。

    除此之外,他还是连接天剑山、寂灭宗、血煞宗的纽带。

    他没有归来之前,冯毅和祁阳都不觉得天剑山、寂灭宗、血煞宗会和炎日岛死死抱成一团,不认为宋婷玉执掌的炎日岛有能力镇住各方魂坛强者。

    可秦烈不同。

    秦烈一回来,冯毅和祁阳便知道,天剑山,寂灭宗和血煞宗这三股势力,包括姜铸哲一脉,还有不知名的异族族人,都将拧成一股绳,将会真正连成一线。

    另外,秦烈总能创造奇迹……

    即便是冯毅和祁阳,如今也都将秦烈当成暴乱之地,最不容忽视的那个人物!

    “他回来和不回来,区别很大。”祁阳沉吟了一下,道:“我决定带着万兽山的强者前往炎日岛,我们万兽山杀了不少天鬼族的族人,天鬼族不亡……我们也将不得安宁。”

    冯毅点了点头,道:“那我们一道便是。”

    祁阳目显惊诧之色。

    他知道冯毅已将灰岛当成最大敌人,恨不得灰岛的炼器师全部死绝才好,此时,得知秦烈归来,冯毅竟然也要带着天器宗的强者,前往炎日岛,令他大为疑惑。

    “没办法,天鬼族是整个暴乱之地的敌人,另外……我也不敢真正和秦烈撕破脸皮。”冯毅苦笑不迭。

    祁阳愣了一下,突然叹道:“我也不敢和秦烈真正交恶。”

    ……

    黑巫教。

    巫毒烟雾浓郁的护教大阵深处,将岸和公冶兄弟,还有几名黑巫教的强者,一同站在一个毒水腥臭的黑潭。

    不久后,巫之始祖的躯体,一点点从黑水潭内浮露出来。

    巫祖眼瞳之中,“碧血玉蟾”的虫影无比清晰,身为“第一巫虫”,他如今已彻底拥有了巫之始祖躯骸的主宰权。

    如血厉融入血祖,苗风天融合尸祖一般,第一巫虫也融入了巫祖魂坛和躯体。

    而且他融合的速度远超血厉和苗风天。

    黑水潭旁边,将岸和公冶兄弟等黑巫教长老,看向他的时候,都是又惊又惧。

    这些人,体内都有巫虫性命相修,在巫祖躯体从黑水潭出来之后,他们都感觉到体内的巫虫,本能的感觉到恐惧。

    这让他们意识到第一巫虫和巫祖的融合已越来越深。

    “始祖,你现在能调用几层魂坛之力?”将岸恭声道。

    “四层。”第一巫虫声音尖锐,“上次,如果不是暗影族的鲁兹在,我就飞出来帮你们将血厉和那个姜铸哲一并灭杀了。那个血厉不用担心,他融合血祖的时间太短,又过于急切,早晚会酿成大祸。”

    “东夷人和鬼族派人和我沟通,希望能和您见一见,想和你谈一谈。”将岸请示道。

    “找我谈?谈什么?”第一巫虫尖啸道。

    “谈对付血煞宗的事情。”将岸恭敬地说道。

    他知道第一巫虫和巫祖一样,一直将血之始祖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巫祖虽陨灭,可第一巫虫在融入巫祖遗骸之后,依然会将巫祖的遗愿给实现毁灭血之始祖一脉所有传承。

    第一巫虫也不止一次说过要将血煞宗赶尽杀绝。

    因此,将岸故意提起血煞宗,就是要引起他的注意。

    “所有灭掉血之始祖一脉传承的事情,我都有兴趣。”第一巫虫怪啸,啸声震的众人耳膜隐隐生痛,一些境界低微者,眼瞳中都流出乌黑的鲜血。

    “那我请他们过来?”将岸询问。

    “嗯。”第一巫虫点头。

    将岸转身离去。

    黑水潭内,一具具浮尸慢悠悠从潭水中露出来,那些浮尸五脏六腑都被吞吃,只剩一层皮包着骨头。

    “我需要更多的肉食!”第一巫虫厉啸。

    以公冶兄弟为首的黑巫教教徒,都是颤颤巍巍,连忙表态,会尽快送来更多肉食。

    “你们所有人体内的巫虫,都受命于我,那些巫虫和你们性命相修,巫虫一旦出了问题,你们谁也休想好好活下去!”第一巫虫威胁道。

    “我们绝不敢违背始祖命令!”公冶兄弟等人赶紧躬身以示谦卑。

    不久后,地鬼族刚觉醒不久的族老伊斯坦,带领着地鬼族强者,还有东夷人三大部落的族长,一同在这黑水潭现身。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