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认可
    在姜铸哲的笑声中,一道道浓烈的血腥气味,接连从外面涌现出来。

    “我让人带了一些东西过来。”姜铸哲道。

    秦烈传讯修罗族魂奴,让他们对外面的嗜血者放行。

    很快地,一个个只效忠姜铸哲的嗜血者,拖拽着一头头七阶、六阶的深渊恶魔尸身,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些深渊恶魔都被吸食了鲜血,身上没有一点点生命气息,但尸身皆是保存完整。

    没有一个缺胳膊少腿。

    这是炼制尸奴绝佳的材料。

    “专门送给苗风天的?”秦烈醒悟过来。

    姜铸哲笑着点头。

    苗风天表态:“以前在暴乱之地的时候,我和姜兄就合作无间,他们吸食生灵鲜血,对尸骨不会进行破坏。我和他各取所需,他要鲜血,我要完整尸身来炼制尸妖,这对我们都有利。”

    秦烈沉吟了一下,渐渐明白他的意思,“你是准备继续在深渊和他合作?”

    “嗯。”苗风天有些尴尬,说道:“但我已宣誓效忠于你,没有经过你的授意,我不好和姜兄来往太深。不过……”

    “在我也同样宣誓效忠以后,这一层顾虑也就没有了。”姜铸哲微笑着接话。

    他之所以在这个时间段,突然向秦烈一跪,就是为了打消秦烈的顾虑和猜忌,令他和苗风天继续密切合作。

    “那些尸妖……此时交给人族来战斗,或许还是太早一点。”他看着秦烈说道。

    秦烈也是轻轻点头。

    寂灭宗,天器宗,万兽山,天剑山这些势力,对那些尸妖一直有些恐惧和忌惮。

    他们目前依旧没有在心里认同尸妖。

    而且他们也没办法将尸妖的实力发挥出来。

    苗风天只有一人。他还需要将主要精力用来炼制尸妖,也不可能整日驱动着尸妖作战。

    只有熟悉尸妖的力量,曾经驱动尸妖作战的姜铸哲。不但不会恐惧尸妖,还能以尸妖进行新一轮的炼化。在尸妖体内充盈另外一股血煞气息。

    苗风天就是因为知道姜铸哲的厉害,所以才会在呼唤秦烈的时候,也同时呼唤了他。

    又因为别的一些原因,姜铸哲知道他其实早已和秦烈拴在一起,所以选择在此时突然投诚。

    只有这样,他才能和称呼秦烈为“主人”的苗风天,如以前那样深入合作。

    “你们俩还真是好战友啊。”秦烈意有所指道。

    “还请主人谅解。”苗风天深深躬身。

    他从秦烈的语气中,听出了一点不满。知道他的擅作主张,和姜铸哲的暗中来往,多多少少令秦烈有点不爽。

    “我们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你。”姜铸哲诚挚道。

    “算了。”秦烈挥挥手,“既然你们已经有了默契,对于深渊的征伐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就无需多管。我知道以你们的能力,精诚合作的话,必然能够在深渊有所斩获。但是,我要你们谨记一点,和我们一同过来的人族。修罗族,泊罗界的那些种族,你们不可对他们乱来!这些人。将来都是我身边的坚实力量,我不允许你们将手伸的太长!”

    他冷眼看向姜铸哲。

    姜铸哲此人,一旦疯狂起来,什么都不顾。

    此人在暴乱之地掀起了太多腥风血雨,也不知道吸食了多少人族强者的鲜血,才能拥有今天的境界和修为。

    他担心姜铸哲在深渊也会忘乎所以。

    “此一时彼一时,今时今日的我,绝不会和当年一样不知好歹。”姜铸哲肃然,郑重其事道:“你尽管放心。我只会对深渊恶魔动手!事实上,人族。修罗族,还有泊罗界各族族人的血肉。和深渊恶魔的血肉相比,蕴藏的血肉精气弱了太多!”他眼中分明有着一丝不屑。

    显然,他认为深渊恶魔的鲜血,对他们而言才是真正的大补之物。

    听他这么一解释,秦烈终于稍稍放心,表态道:“你们自己小心一点,深渊之中,那些真正强大的领主,任何一个都足以将你们碾成灰烬。”

    “我自然不会去找深渊领主送死。”姜铸哲嘿嘿笑道。

    秦烈点头,不再多言什么,将此地留给这两人商讨计划。

    走出这块区域,他以灵魂念头,去联系血厉,询问他和另外一脉血煞宗的动向。

    “我们都很好,不用担心。”血厉回讯。

    沫灵夜和血煞十老那些人,一进入深渊,就和同样在此地的血厉走到一块儿。

    被魂兽分身,将血之始祖残留的负面情绪,给彻底炼化以后,血厉已恢复清醒。

    秦烈知道这时的他可以带领沫灵夜等人在深渊存活下来。

    毕竟血厉已可以发挥出血祖四层魂坛的力量。

    听到血厉的回讯,知道他们也在深渊立足以后,秦烈也就放下心来。

    数日后。

    角魔族,暗影族,鬼目族的强者,在凌语诗的带领之下,终于踏上对巴特兹的猎杀之路。

    他们行动之前特意派人来通知秦烈。

    知晓幽冥界动向以后,秦烈只是安排一个修罗族的魂奴,让他全程跟随,注意凌语诗他们的举动。

    那边一旦出现异变,魂奴将会第一时间向他传讯,他会根据情况做出反应。

    就在凌语诗他们行动不久后,滕远也亲自找来,也要对临近另一个深渊领主动手。

    深渊领主,为九阶深渊恶魔血脉,强大无比。

    但泊罗界各族九阶血脉的家伙也有不少。

    滕远,尼维特,童嫣,巴雷特和班德拉斯,这些家伙也非善类。

    他们联合起来的实力,还要超过幽冥界的各族,他们对深渊领主动手的胜算其实比幽冥界各族还要大。

    秦烈自然没有阻止的理由。

    “你们也带上一个我的魂奴,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我或许能帮上忙。”他冲滕远说道。

    “好!”滕远一口应承下来。

    “等等。”在滕远要走的时候,他拦阻下来,沉吟了一下,伸手点向眉心。

    火麒麟形态的火灵,在他的灵魂呼唤之下,从镇魂珠内飞逸出来。

    他看着火灵,吩咐道:“三滴鲜血。”

    火灵红灿灿的眼睛内,满是肉痛和不舍,张嘴“咿咿呀呀”的抗议。

    “你夺了人家的生命炎晶,才让你给三滴鲜血,别这么小气嘛。”他好言劝说。

    火灵被逼无奈,只能从蹄足处,滴出三滴如炽烈太阳般的血滴。

    秦烈以特殊的器皿,将三滴七阶火属性虚浑之灵的鲜血,珍而重之地盛放起来,然后递给滕远,道:“交给九阶朱雀,这是我答应她的。”

    当年,火灵在炎族的圣地,从童嫣手中夺取了能够让炎族族人复活的生命炎晶。

    童嫣当时暴跳如雷。

    最终,他说服了童嫣,以三滴火灵的鲜血来弥补童嫣损失。

    那次事情后,童嫣再没有提起此事,可他却一直记在心里。

    如今火灵的血脉,突破到了七阶,人也在深渊,他理所当然要兑现当初的承诺。

    滕远接过那器皿,神情有些复杂,说道:“其实童嫣已经不打算要这三滴虚浑之灵的精血了。”

    “为何?”秦烈愕然。

    “你帮了泊罗界太多的忙,阻止了太阴殿和太阳宫的入侵,幽冥大陆那边,童嫣和别的朱雀联合起来,战败了苍炎府。她的那些族人,因为这次胜利得以重返朱雀界,这让她觉得已欠了你很多东西。”滕远思索着,又道:“这一次,你又主动开启深渊的域界之门,让我们泊罗界的各族族人,能够进入深渊来狩猎,又帮了我们大忙,她觉得欠你的东西太多了。”

    “所以那三滴虚浑之灵的精血她没打算要了。”

    秦烈笑了笑,说道:“我既然承诺了,就不可能不兑现,更何况火灵的精血有助于她血脉的突破,是不是?”

    滕远轻轻点头,“那是当然。”

    “这不就是对了。”秦烈道:“你将这三滴精血带给她就是了。”

    “好。”滕远也笑了起来。

    他深深看向秦烈,眼中满心欣慰,觉得没有看错人。

    他早就知道,秦烈和以前那些进入泊罗界的人族,完全不是一类人。

    今天的事,让他在内心更加认可了秦烈。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