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恶魔心脏
    泊罗界地底深处。

    深渊恶魔阿特金斯的巨大躯体,在魂兽分身,阿卡洛斯,还有柯蒂斯的分割之下,被切为三个血肉堆。

    其中,三分之一的血肉被交给阿卡洛斯,任由他吞食。

    另外一块血肉堆,秦烈以极寒之力冰冻着,准备交给烈焰魍来兑换神族功勋点。

    最后三分之一的血肉,秦烈在泊罗界的地底,取出血肉丰碑,以血肉丰碑来炼化。

    血肉丰碑悬浮着,七道神光贯射出来,垂落在那块巨大血肉上。

    一束束肉眼可见的血色精气,被神光输送着,一一汇入血肉丰碑。

    幽暗地底,秦烈脸色深沉,看着血肉丰碑将阿特金斯三分之一的血肉炼化。

    他能感觉到血肉丰碑内立即蕴藏了澎湃血肉能量。

    这股血肉能量之丰沛,简直超过他的想象,似乎无穷无尽一般。

    “主人,还有那些深渊恶魔的血肉。”

    柯蒂斯从旁边走来,拧着一头断首的八阶深渊恶魔,将其仍在血肉丰碑的光幕之下。

    另外几个修罗族族人,也将他们带入此地的深渊恶魔残肢,纷纷放在血肉丰碑笼罩的范围。 “烈焰家族遗失的血肉丰碑……”

    阿卡洛斯的眼中,冒出惊人的火芒,他舔了舔嘴角,脸色怪异至极。

    身为高阶恶魔,且生活在极炎深渊,他对烈焰家族相当了解。

    他很清楚。烈焰家族最近两万年之所以败落,除了上一任的家主失踪以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遗失了血肉丰碑。

    神族。一共拥有五块血肉丰碑,每一块血肉丰碑都能储藏几乎无限的血肉精气。

    烈焰家族要是还拥有血肉丰碑。他们就不需要将猎获的深渊恶魔给分割成一块块,只需要通过一块血肉丰碑,就能将所有血肉躯体内的血肉精气抽离干净。

    一块血肉丰碑,可以将一个深渊层面,所有深渊恶魔给炼化为血肉精气储藏起来。

    五块血肉丰碑要是集合起来,据说更能发挥出逆天凶威,令深渊大领主都要为之惊恐。

    可惜,烈焰家族持有的血肉丰碑。已遗失了太久。

    今天,烈焰家族遗失的那块血肉丰碑,突然在秦烈手中浮现出来,让阿卡洛斯深深为之震惊。 阿卡洛斯看了看秦烈本体,又看向魂兽分身,眼神流露出深思之色。

    在血肉丰碑的力量之下,深渊领主三分之一的血肉,还有众多八阶、七阶深渊恶魔的残肢。都被炼化。

    所有血肉精气都被抽离,血肉丰碑底下的那些尸身,变得如经受了千万年时光的侵蚀。竟在短短时间腐朽了。

    “主人,这是阿特金斯身上最为珍贵之物。”

    在他将血肉丰碑收回以后,柯蒂斯再次上前,将一根金灿灿的独角,一只巨大的金色眼瞳,还有一颗恶魔心脏呈上。

    “金角蛮魔的独角,这支眼睛,都蕴含金之锐意,全是价值连城的神物。”

    “深渊恶魔的心脏。为血脉之源,乃储藏精血之处。精血。为鲜血的精华,烙印着血脉天赋。力量无穷。”

    柯蒂斯一边讲话,那金色独角,金色眼瞳,和一颗巨大的心脏,都已漂浮在秦烈身前。

    金色独角,十几米长,如一杆金色长枪,通体闪烁着耀目金光。

    金色眼瞳,头颅一般大小,内部遍布着神秘莫测的金色纹络,仿佛蕴藏着规则道理。

    如磨盘般硕大的心脏,则是呈淡紫色,表层有紫色光晕缠绕着。

    秦烈凝神看向巨大的淡紫色心脏,发现那心脏之中,分明有着庞大的能量气息。

    旁边,阿卡洛斯看着金角,金目,还有暗紫色的心脏,呼吸都急促起来。

    他甩了甩头,不敢继续看下去,不敢再心生杂念。

    秦烈瞥了他一眼,说道:“这三样东西那一个最珍贵?”

    阿卡洛斯回过身,恭恭敬敬地垂头回答:“心脏。”

    顿了一下,他解释道:“每一个深渊领主的心脏,都是血脉力量的源头,都蕴藏着庞大力量。一头八阶的金角蛮魔,要是能吃掉这颗心脏,没有意外的话,会在很短时间内进阶到九阶血脉,变成新的深渊领主。心脏内的一滴滴精血,都是阿特金斯的血脉精华,烙印着他血脉内的天赋。”

    秦烈点了点头,突然看向魂兽分身。

    魂兽分身倏然收缩,以血脉秘术,凝成另外一个秦烈。

    这个秦烈一闪后就来到那颗硕大心脏处。

    他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心脏处,绿幽幽光芒缠绕在那根手指上,形成一股牵引力。

    一滴暗紫色精血,从心脏内凝结出来,被这根手指抽离出来。

    这滴暗紫色鲜血,粘稠如紫色光球,闪烁着晶莹光泽,有着淡淡血腥味。

    仔细去看,会发现紫色血滴之中,有无数不知名的文字一闪而逝。

    秦烈盯着看了一会儿,发现那些文字,乃是从深渊存在起,就烙印在那些强大深渊恶魔血脉内的文字。

    那文字和幽冥界的语言也有点相似。

    秦烈本体嘿嘿一笑,伸出了左手。

    那一滴暗紫色鲜血,漂浮而来,就这么落入他掌心。

    暗紫色鲜血,一入掌心,就如水滴般融入他体内。

    阿卡洛斯睁大眼看着,一脸的惊愕不明,旋即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喝道:“你不是我们深渊恶魔一族,你不可能融入阿特金斯的精血,而且你分身境界太低,你或许会因此死亡!”

    “呜嚎!”

    果然,那一滴暗紫色精血,一融入掌心,秦烈便撕心裂肺般嘶吼起来。

    阿卡洛斯愈发惊恐。

    “没事,你去将属于你的血肉堆吞食,准备蜕变九阶血脉吧。”由魂兽分身凝成的秦烈冷冷说道。

    阿卡洛斯呆愣了一会儿,心怀巨大疑惑,默不作声的走开。

    魂兽分身,从那一颗硕大的心脏,抽离了一滴阿特金斯的精血以后,也重新凝为魂兽形态。

    金色独角,金目,还有阿特金斯的心脏,被魂兽看了一眼,就消失在他眼瞳之中。

    幽暗的地底深处,秦烈剧烈颤抖着,发出凄厉嘶吼,在以血脉融合阿特金斯的一滴精血。

    那一滴暗紫色精血,一入他掌心,他就知道他的血脉能将其融合。

    只是,和他当年融合八目妖灵的血脉不同,这次对阿特金斯血脉的融合,充满着撕心裂肺的痛苦。

    这种痛苦,他当年在融合尼维特的一滴精血时,也曾经历过。

    在他体内,一根根血管之中,他的烈焰血脉沸腾着,闪烁出众多神文。

    那一滴阿特金斯的精血,在他鲜血之中,如一个金色太阳,释放着灼热的金光,金光之中无数深渊秘纹飞梭出来,开始和他的血脉冲击碰撞。

    每一次冲击碰撞,他都在承受着锥心痛苦,都在忍受着血脉如要爆炸的刺痛感。

    极炎深渊。

    姜铸哲领着那群嗜血者已经离开,苗风天御动的尸奴,也被送往寒寂深渊。

    戈登、格雷、鲁兹三人也早已返回。

    只有苗风天孤身留在原地,作为秦烈灵魂的定位点,等候着秦烈的归来。

    时间匆匆。

    这一日,烈焰魍带着几名八阶血脉的神族族人,领着乾煋等人,从远方天空浮现出来。

    一行人如驾驭着火焰云层缓缓漂浮而来。

    “就在前方!阿特金斯的领地!”乾煋道。

    雄伟如山的烈焰魍,远远看向一座座崩塌的山峰,点头评价道:“很惨烈的一战。”

    “秦烈和他的追随者最终赢得了胜利。”流漾笑吟吟地说道。

    “不容易,很不容易。”烈焰魍点了点头,说道:“后生可畏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