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迎头痛击
    破裂的炎界内,秦烈看着就在身下的火锤,还有气势滔天的埃弗里,神情也凝重起来。

    埃弗里比起之前的维塔斯,血肉力量更加狂暴汹涌,那种吸收周边炎能瞬间形成的毁灭冲击天赋,似乎同样超出维塔斯一筹。

    也难怪维塔斯会避其锋芒。

    对灵魂力量一无所知,只专心于体内炎魔血脉的埃弗里,带给秦烈的威胁,也的确大于维塔斯不少。

    “大概知道深渊领主弗洛里斯的血脉天赋了,类似于吞炎,却不需要借助于火焰材料,而是面对周边一切环境,的确可怕啊。”

    一连串念头,电光火石一般,在他脑海内过了一遍。

    他一头火红长发,如火焰涌动,似在熊熊燃烧。

    他眼瞳内也是烈焰如火柱。

    “燃烧!”

    随着他一声沉喝,从他体表飞逸出一簇簇火苗,翩翩彩蝶一般,瞬间将炎界的破碎口堵住。

    “金甲护盾!”

    金灿灿的光芒,充斥他全身,他如金甲战士一般,重重踩在火锤尖端。

    脚下,炫目金辉如千百金色利剑,倏然刺入火锤内部。

    巨大的火锤,遭受重击之后,流星般坠落向火海。

    炎界彻底愈合。

    “呜……”

    炎界内,秦烈张开嘴,如长鲸吸水,将一丝丝肉眼可见的炎能吞入腹中。

    他这是利用火灵的吞炎天赋。

    虚浑之灵的吞炎天赋,初期时,需要蕴含火焰力量的灵材,并不能直接吞咽天地火焰。

    秦烈融合的吞炎,也是需要从灵材内,将炎能吞没。

    他也不能直接将天地间精纯的炎能和火焰吞服。

    然而。埃弗里的血脉天赋,似能在极短时间内,将周边天地的炎能融入躯骸。能形成惊天动地的一击。

    那些已深入他炎界的炎能,在炎界内奇妙的独属于他的规则之下。就可以被他用吞炎吸收。

    他长长吸入体内的炎能,已经令他体内火焰的力量,暴躁的如同即将喷涌的火山。

    在烈焰家族“燃烧”血脉天赋的力量加成下,他此刻神力暴涨,仿佛涂着金汁火水的神祗,倏地在埃弗里眼前现身。

    埃弗里大惊失色。

    “蓬!”

    秦烈周身的金光和火焰如瀑布,将埃弗里直接淹没,数不尽的金辉和不知名秘纹。如天神编织的囚牢,死死捆缚而来。

    埃弗里的身影,还有秦烈的身影,就在坠落火海之时,陡然神秘消失。

    火海中,很多普通的炎魔,狂暴嘶吼着,还准备陪同埃弗里血战。

    这时候,眼见秦烈和埃弗里,在星光一闪后不见。他们都茫然愣住。

    智慧并不够出众的他们,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其中的奥妙。

    极远处。刚刚看似离开的维塔斯,悄然浮现出来。

    他看着那片交战区,看着因秦烈离开,也化为虚无的炎界。

    “这个神族小子,不同于以前所见的任何一个,他身上的血脉变幻莫测,仿佛有着无穷奇妙……”

    维塔斯思索了一会儿,随口吩咐了几句,让他的那些麾下炎魔先回去。

    他本人。在周边游荡了一会儿,以他粗浅的灵魂秘术感应了一会儿。忽然从火海内走出来。

    在烈焰家族随时可能重新杀过来的敏感时刻,他竟然从他父亲的领地孤身离开。朝着外面凶险万分的天地行去。

    ……

    离弗洛里斯领地五千里的一片荒寂死火山。

    干裂的暗红大地上,一名只有不灭境后期的修罗族族人,静静的站着。

    “主人。”

    他看着以他为灵魂定位点,突然冒出来的秦烈,恭敬地行礼。

    秦烈摆摆手,没有和他答话,而是嘿嘿怪笑着,一双猩红眼睛,直勾勾落在埃弗里身上。

    身高体扩的埃弗里,即便是倒在地上,占地面积也很大。

    此刻,埃弗里如被凌迟,浑身骨肉遍布着血淋琳的伤痕,那些皆是“金辉”血脉天赋瞬间形成的力量。

    “嘿嘿,你的血脉天赋不错,不过在施展之后,有一段时间会极为虚弱。”秦烈怪笑道。

    他在炎界内,给予火锤重击,然后瞬间冲离炎界,又给予埃弗里迎头重创时,发现埃弗里竟不堪一击。

    数百道“金辉”形成的金锐之力,在那一刻,对埃弗里的血肉来了一番血腥的穿刺。

    埃弗里当时就重伤垂危了。

    那时,秦烈才突然意识到,埃弗里以血脉天赋,疯狂聚集天地炎能,将狂暴力量灌入火锤以后,他本体其实极为虚弱不堪。

    埃弗里带着火焰巨石疯狂冲来之时,只是外强中干,他只有在真正冲入炎界时,才能恢复一部分力量。

    他那个冲来的过程,其实是在蓄势,在全力恢复着,准备从火锤内收回力量。

    可是,却在力量尚未收回之前,就被秦烈迎头痛击。

    秦烈和他接触的那一霎,就明白了一个事实——动用那恐怖血脉秘术以后,埃弗里至少有几秒时间,处于极为疲惫虚弱状态。

    他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不等埃弗里恢复三成力量,就给予了毁灭性的一击。

    也是如此,埃弗里以奄奄一息的状态,被他扯入星门,给直接生擒活捉到这儿。

    秦烈站在埃弗里身旁,眼中雷电如灵蛇缠绕,一缕缕灵魂意识,化作云团暗流,在埃弗里体内缓缓游荡。

    全身布满数百道伤口,道道伤口都深刻入骨的埃弗里,处于重伤垂危状态。

    他已经很难给秦烈带来威胁。

    埃弗里的父亲,仅仅只是深渊领主,而不是深渊十阶血脉的真正统治者。

    所以埃弗里无法以灵魂呼唤弗洛里斯。

    弗洛里斯,也不知道他的这个儿子,就在数千里之外,正遭受着如此厄运。

    “你和以前的那些家伙不一样。”

    埃弗里忍受着血肉痛苦,似也知道难逃此劫,所以没有出言哀求。

    他很清楚,落在烈焰家族族人手中,他肯定不可能活下来。

    就像那些惨死在他手中的神族族人一样。

    数万年来,烈焰家族和极炎深渊的恶魔,永远都是如此对待对方。

    “我对你的血脉有兴趣。”

    秦烈一边以灵魂意识,在他体内游荡感受,一边淡然地讲话。

    一滴紫红色鲜血,从埃弗里胸前的伤口,被一道力量给带了出来。

    那一滴粘稠的鲜血,和深渊领主阿特金斯的不同,并不是晶体状。

    这是一滴液态鲜血。

    一丝丝寒意缠绕而来,那一滴粘稠的鲜血,被极寒力量冻结成晶莹冰块。

    秦烈伸手一抓。

    紫红色的鲜血冰晶,旋即从埃弗里胸口飞出,稳稳落在他掌心。

    他掌心骤然火焰升腾。

    那滴紫红色鲜血晶块,顷刻间化为无数血丝,渗透到他掌心。

    “嗤嗤嗤。”

    一缕缕轻烟,在他掌心升腾出来,轻烟内隐隐可见火光闪烁。

    埃弗里惊讶起来,他震惊地看着秦烈,感受着一股寒气的涌现,脸色越来越古怪。

    他的身体,却渐渐冰冻。

    寒气如一层霜白地毯,覆盖在他身上,将他这具伤口绽裂的血肉躯体,给活生生冰冻起来。

    他意识都渐渐被冻结。

    没有理会他的冰冻,秦烈眼神专注,一瞬不移地看在掌心。

    无数火焰游丝在他血脉内颤动着,他试着解析血液内的火焰天赋,试着融入烈焰血脉之中。

    然而,当他尝试着全力融合之时,却发现被他吸入体内的埃弗里的鲜血,残存的力量已溃散。

    埃弗里鲜血之中蕴藏的力量,只是化为血肉精气,令他精神微振。

    可也仅仅如此。

    “不行么……”

    一滴滴紫红色晶块,从埃弗里的体内,接连飞了出来。

    那些紫色血晶块,如碎小的雨滴涌入大海,在他掌心纷纷消失。

    他眼中电光如织。

    一滴滴来自于埃弗里的鲜血,只是在他体内存留数秒,就会消散为纯粹的血肉精气。

    并没有特殊的血脉天赋和他鲜血融合。

    他仅仅只是感觉精神越来越好而已。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