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一片胸衣
    “给我出来!”

    韩茜看也没看四面,只是站在她那魂坛上,以漫天水汽感知天地。

    以她为中心,八方四面,每一片空间都被茫茫水汽覆盖,以灵魂感知的话,可以看到条条亮银色的水帘,将天和地都给充满。

    那条条亮银色的水线,都烙印着她的一丝精魂,帮助她窥视天地。

    一片水汽中,秦烈隐去的身影,骤然凝现出来。

    “哗啦啦!”

    他听到水流涌动的声音。

    一道道由水之力量形成的亮银色利箭,带着海妖的吟唱,又一次冲击而来。

    “还来……”

    秦烈哼了一声,眼睛变成冰冷的银白色,全身都冒着寒气。

    他要以极寒力量,将那一道道利箭,跟直接冻得炸裂开来。

    “没那么简单了。”

    韩茜念头一动,她身下的那座一层魂坛,忽地朝着秦烈漂浮而来。

    这一刻,在秦烈的灵魂感知中,仿佛有一个辽阔的深海,猛地从她身上灌落而来。

    万钧重力,携带着惊涛骇浪,无穷无尽的深海狂波,汹涌盖顶。

    “轰!”

    秦烈悬浮虚空的雄伟身子,如被无形的巨山冲击了正着,陨石般狠狠地撞击在那座黑曜石宫殿。

    “喀喀喀!”

    精铁般坚固的黑曜石岩壁,像是巨大的镜面裂开,绽现出蜘蛛网般的细密裂痕。

    韩茜则是高高端坐在水莹莹的魂坛上,柔静如水的月光下,她如画的眉目中,缭绕着森森寒气,冷冷看向淹没在黑曜石宫殿内的秦烈。

    她眼中的傲然之色,比三百年前。还要显得盛气凌人。

    “你的确比以前长进了很多,可惜你血脉觉醒的时间太迟了,你的境界也没有达到不灭。最重要的是……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够聪明!”

    她倏地冷笑起来。

    “我要是你。就如老鼠一样老老实实地躲起来,等体内血脉突破到八阶。等跨入不灭境,筑造出魂坛以后,再出来找我报仇。”

    她环顾四周,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个优美却冷酷的弧度。

    “而且你还傻的和当年一样,只是孤身一人来见我,可见你在三百年以后,也仅仅只是模样和实力提升了。至于智商……依旧没有太多的改变!”

    她高高在上,冷眼嘲讽,极尽讽刺。

    她已经以灵魂意识窥探了八方天穹,她肯定附近应该没有秦烈带来的强者,所以她忽地觉得秦烈和当年一样可笑。

    孤身一人独创虎穴,在她的眼中,根本就是毛头小子才会有的表现。

    三百年了,死过一次的秦烈,竟然还是如此的天真鲁莽,令她自然而然又将秦烈看低了下去。

    而且。她刚刚动用了魂坛力量和血脉力量的一击,威力足以将大多数同级别的不灭境初期武者,都给轰成重伤。

    她觉得秦烈已经失去再战之力。

    自认为胜券在握的她。自然要以胜利者的姿态,来宣泄一下近期的郁闷和烦躁。

    远处,那些韩家和九重天的不灭境武者,在附近活动了一番,也没有搜查到外来者。

    韩茜这边,又明显不需要他们操心,他们也都放松下来,以一种戏谑的目光,望着韩茜猫捉老鼠般戏弄秦烈。

    “不灭境。八阶的海族血脉,也没多了不起。”

    一堆黑曜石碎块中。秦烈冒出头来,仰望着盛气凌人。月光下艳光四射的韩茜。

    “贱人,你的确比韩磊那个窝囊废强大一点,不过……这并不能改变什么。”说话间,他不急不缓地从乱石堆内飞出来,平静地说道:“你低贱的出身,还有身上海族那低贱的血脉,永远不可能将你带到我所能达到的高度。而我,不会着急杀死你,我会先从你们韩家开始,将你的那些亲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斩杀。”

    “不久后的将来,我要你赤身裸体跪在我面前,求着我,让我狠狠地操你!”

    秦烈身披闪电,嘿嘿怪笑着,冲上了和韩茜齐高的天空,赤裸裸的眼神直勾勾盯在她身上。

    在他丝毫不加掩饰目光下,韩茜禁不住身子一冷,有种被地狱恶魔给盯上的可怕感。

    不知为何,面对秦烈如此放肆的恶毒目光,她竟然不敢与其对视。

    “小姐!杀了他!”

    远处,韩家的那些族人,听到他恶毒的诅咒和威胁,也都心生一股寒意,突然厉喝道。

    九重天的那些武者,则是暗暗皱眉,对秦烈毫发无损的冒出,流露出凝重的表情。

    “神族血脉,果然非同小可……”他们警惕起来。

    几人忽视一眼,决定要小心提防,一定不能让秦烈活着从此地离开。

    “我马上就撕烂你的那张嘴!”

    韩茜明眸寒光如冰刀,玉指一点身下的魂坛,将一柄银灿灿的三叉戟灵器取出。

    这是她突破到不灭境以后,被九重天赐予的一件天级三品灵器,三叉戟还是适合她血脉和灵诀的专属灵器。

    “海之三重浪!”

    三叉戟的三根棱刺之中,骤然狂飙出三道凌厉的银光,那些银光一脱离三叉戟,突然化为层层叠叠的海浪。

    海浪当中,许许多多的幻象,如海市蜃楼般浮现出来。

    韩茜和她的那一层魂坛,在幻象叠生以后,倏地消失不见。

    可她身上的恐怖气息,却像是在突然之间,充满了每一个幻象,每一片空间。

    “哗哗哗!”

    秦烈只听到周边传来的水流涌动声,可是已看不见韩茜的踪影,甚至也感知不到她的一丝灵魂波荡。

    就在他暗暗惊异之时,突然间,那层层叠叠的众多幻象,全部化身为韩茜的模样。

    成千数万的韩茜,如在同一时间,朝着他杀了过来。

    与此同时,达到天级三品的三叉戟,也如擎天巨矛,突然就从他头顶疾射而下。

    如天神用来惩治罪孽者的凶刃。

    “灵器么……”秦烈咧嘴,笑容显得有些古怪,“和秦家比拼灵器,可真就是班门弄斧了!”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倏然从他的肩膀浮上天空,泪珠绽放着明净的光芒,渐渐凝为月牙的形状。

    圣洁,璀璨,明耀,清冷浩淼的力量,从每一个月牙上透露出来。

    九个月牙在半空滴溜溜旋转着,挥洒出层层月光,似令招魂岛的天空,一下子多出了九轮弯月。

    “天!他不会是将环绕在泊罗界外空的九个月星炼化成灵器了吧!”

    一名去过泊罗界,对那儿夜间九个月亮有所了解的九重天武者,一看天空九月浮现,突然失声尖叫起来。

    “月泪”一出,那种神器独有的气息,瞬间就镇住了他们,让他们一下子误会了。

    “神器!”

    韩茜也骇然失色,震惊地看着“月泪”,一时间呆住。

    整个灵域的中央世界,神器也是屈指可数,只有九大黄金级势力的域始境强者,才够资格持有神器。

    仅仅只有涅槃境的秦烈,突然拿出一件神器出来,令他们都是大惊失色。

    “嘭!”

    从天上狠狠轰击下来的三叉戟,重重撞击在一层如水月光上,三叉戟上的光芒突然黯淡下来。

    秦烈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金辉!”

    同时,来源于阿特金斯的血脉天赋,也突然爆发。

    千万道刺目的金耀光芒,如一束束金色锐剑,将那些韩茜的众多幻象,给一一击成碎光。

    九阶深渊领主洞彻天地力量真谛形成的血脉天赋,化为的金色芒光,继续冲击,令藏身在众多幻象身后的韩茜,也给暴露出来。

    她不得不凝炼全部的力量,将那些金芒给一一化解。

    “贱人!你确定要和我比灵器?”

    灿灿耀目金光中,秦烈狞笑着,忽地欺身而进,一下子就来到了韩茜身前。

    他伸手,凝成“泣血鬼爪”,狠狠地抓向韩茜的高耸胸口。

    “你找死!”

    韩茜脸色森寒,两手如穿花蝴蝶一般,飞快地变幻着灵诀。

    一束束冰蓝色的光芒,从她身下的魂坛激射而出,利刺般戳在秦烈鬼爪般的手掌上。

    “噗哧!噗哧!”

    秦烈的那只手,瞬间变得血肉模糊,但在电光一闪间,却还是传出了衣襟撕裂的声音。

    “哧啦!”

    韩茜胸前水蓝色的裹胸锦衣,被他血淋琳的那只手撕下了一片,令韩茜高耸的酥胸,浮露出一大片白皙柔嫩出来。

    “哈哈哈!”秦烈拧着那片水蓝色布片,狂笑着,道:“我先讨点利息!以后我们每一次见面,我都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

    “别让他逃掉!”韩家老仆厉声道。

    一众九重天强者,还有那些韩家的武者,立即蜂拥而上。

    可惜,从韩茜魂坛处倒飞而回的秦烈,头顶突然闪现出一扇星门。

    在那些人不甘心的目光中,秦烈猖狂怪笑着,倏然隐入了星门。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